▲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世間無常,國土危脆
美國加州大地震目擊記
◎多倫多慈青
一位全身髒兮兮,手上緊緊摟著一個破舊、沒有頭髮的洋娃娃
的墨西哥小女孩,出現在我眼前;
孩子睜著無辜的雙眼,臉上失去童稚的笑顏……
如果不是這場浩劫,有多少人知道,
一向被視為「人間天堂」的洛杉磯,
也同樣有被遺忘在暗角的眾生?




也許是愛上了加州藍藍的天空和白雲,以及亮麗的陽光吧!本應屬於北國
──加拿大多倫多的我,卻被一種莫名的因緣緊緊地牽引,讓我暫時停留
在大家口中所稱的人間天堂──美國洛杉磯。

每當凝視著慈濟美國分會靜思堂佛堂內的佛像,心中總是澎湃不能自已─
─望著慈目微垂的佛陀、手持淨水瓶遍灑甘露水的觀世音菩薩,心中很明
白地知道:我又重回到「心靈故鄉」。


天崩地裂


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七日,凌晨四點三十一分,一陣撼人的震動,硬是把我
從睡夢中搖醒過來。先是一陣恐懼,躺在地鋪上絲毫不敢動彈;隨後在心
中默念佛號,這一場空前大地震,也許又是貧苦眾生的一場浩劫啊!

大約五分鐘,我摸索著走向寮房的一樓叫道:「顏師伯,顏師伯,地震哪
!」此時顏師伯已走到停車場,細心檢查瓦斯是否漏氣。向窗外望去,斷
壁殘垣,一片狼籍,心中感到一陣莫名的酸楚……,此時,才真真切切地
體會到為何師公每每提及孟加拉、尼泊爾、大陸災情的時候,總是悲心哽
咽。


第一波賑災


地震當天晚上大約六點鐘,黃思賢和陳建、潘鳴以及顏秋雄、辜思浩等多
位師伯,攜帶了一百多瓶的蒸餾水入災區──北嶺。整個城市因為斷電而
一片漆黑,就好像一座廢城,沒有紅綠燈,沒有商店的招牌燈,只有因地
震而迸裂的玻璃碎落滿地。陣陣響徹雲霄警車鈴聲,夾在商店的警報聲中
,街上只見一些待命而動的人,以及政府加派的國民兵(NATIONAL 
GUARD ) 走動著,整個城市籠罩在肅靜的緊張氣氛下──由於深恐不肖
之徒在地震之後,伺機發動攻擊掠奪商家物品,所以群眾與政府國民兵的
制衡,形成一種天災之後的緊張對峙氣氛。

一位師伯熟諳北嶺區的大街小巷,因他的帶領,使得慈濟的救急補給隊伍
,得以避開交通混亂及嚴重災區的隔離,而能將乾淨的飲用水,快速、直
接地送給留宿在公園的災民。師伯們搬水的搬水、看路的看路,完全沒有
顧慮自己的安全,都以搶時間幫助災民為首要目的。直到晚上十一點,才
結束我們第一波的救災活動。

回到寮房之後,我很自然的翻開日記本,寫下這令人難忘的一頁,試著記
錄這世紀大地震為「人間天堂」所帶來的省思。深夜時分,空氣中的瓦斯
味已逐漸散去,但這場大地震所帶來的後遺症,將不會因為時間的過去而
消失,所遺留下來需要面對的問題,將是政府以及災民的最大考驗,同時
,也是慈濟美國分會菩薩們最大的訓練機會。


可愛的慈濟人


第二天一大早,近三十位師伯師姑們在黃執行長的帶領之下,再次深入災
區。我們今天前往RICHBRIDGE區探望一位會員──DORIS師姑。

我們先去接一位師姑同行,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當我們抵達時看到廖陳阿
淑師姑,她不在意自己家中被地震震得東倒西歪,以及正在準備的早餐、
正待整理的家具,卻捲起袖子馬上加入我們賑災行列。雖然自己也是「災
民」,但仍樂觀地願做一個能幫助別人的人,她說:「比起他人,我很幸
運了,因為有很多人必須在公園媟f起帳篷,席地而睡;而我仍有車子、
毛毯可以禦寒。」這就是慈濟人可愛的地方!

DORIS師姑更是可愛,我們剛到她家的時候,她左手拿著衛生紙,右手用
手背拭去流在臉頰上的淚水,淚眼婆娑地告訴我們她的恐懼。望著她家龜
裂的牆壁、塌了一半的浴室以及碎裂的玻璃,我們可以想像她的恐懼,全
家大小因害怕餘震危及已傾塌的房屋而在前院搭起帳蓬,可是因為深夜的
低溫,又迫使他們全家移回室內,在客廳打地鋪。但當DORIS知道我們是
來慰問受災者以及幫助居民整理環境時,她也自告奮勇地帶領我們到鄰居
家,一一詢問他們的需要。此時,她已破涕為笑地說:「出去走一趟之後
,才知道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而且,我的損失還算是少的啊!」這不就
是善解的人生嗎?

「請您們把熱水爐扶正。」

「可不可以再請您把我的鋼琴推回去?」

我們那些可敬的師伯們個個捲起袖子,推的推、整理東西的整理東西,一
點也不在乎被人家呼來喚去的「發號施令」,誰說「富貴學道難」?知難
而行,正是慈濟人的一大特色啊!在彼此的慈心帶動下,每一個人都走出
了自己的豪華美宅,進入鄰居家堙A也走入人與人之間的溫暖小窩──愛
的世界。


全面動員


第三天一大早,「加州賑災緊急籌備會議」,在各位師伯、師姑連夜奔相
走告之下,各大隊長、中隊長集合在交誼廳內準時舉行。在一個多小時的
緊鑼密鼓討論下,完成了賑災方針草案,各組積極進行細節討論。

在下午六點以前,所有該草擬的大方針、計畫,都匯總回來,顏師伯通宵
加班,到凌晨五點中文電腦輸入工作已全部完成,正式傳給全美各大支會
、聯絡處;效率快速,賑災訊息的傳遞就在大家一人身兼數職的情況下,
圓滿完成。所謂「就地取材,自力更生」,都在大家身上實踐了出來,明
明白白的展現在眼前。

次日,我們一行人遠至 TAHITIAN 和LOS OLIVOIS 兩處汽車活動房屋集中
地發放慰問金。地震所引發的大火燒盡了近六十戶的汽車房屋,所幸無人
傷亡。當我們在發放慰問金時,災民雙眼顯露驚魂未定的恐懼,直教人心
酸。當我們輕拍他們肩膀時,他們淚如泉湧,緊緊抱著我們,在聲聲的
THANK   YOUR (謝謝)聲中,拉近了東方與西方因為文化與空間隔閡所
造成的距離。

只記得 MR. PAUL 發紅的雙眼,淚水透過他厚厚的鏡片,不聽話地在眼眶
中打轉,這位老先生頻頻用他那陳舊而粗糙的花格子襯衫,拭去爬滿臉上
的淚水,我們的手緊緊互握著,真心期望慈濟的愛可以溫暖他冰冷的手和
心。


成住壞空


站在那一片被大火蹂躪過的汽車房屋中,看到融化的鋁罐、燒焦的冰箱,
無不示現人生的無常、成住壞空的道理。「是日已過,命亦隨減」,深深
體會只要把握當下,剎那即是永恆,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一天!

此次世紀大地震對加州所造成的傷害,可能在短時間內不易恢復,因此經
初步商討後,決定先走向街頭勸募籌集賑災款。只見近二百位志工,個個
捧著「愛心箱」,都珍惜與美國朋友結緣的機會,每看到一位客人從超級
市場出來,就有二、三位志工向前說:「請伸出您的援手!」偶而有五分
錢、一塊錢(合台幣十元、二十五元)投入愛心箱時,他們都會滿臉笑容
,行九十度鞠躬禮說:「謝謝您的愛心,謝謝您!」每一次的微笑、鞠躬
作揖,並不因為來往的行人只捐五毛、一元、或者一百元的支票而有所分
別;尤其是從早上十點就一直堅守崗位到下午四點的  AMY ,在活動結束
之後清點善款時,以興奮的聲音加上燦爛的笑容報數字,令人感受到每個
人的歡喜,就好似擁有了全世界一般。每個人的心,透過這些因震災而受
苦的眾生,更加緊密連成一顆心,而這一顆心正隔著太平洋與遙遠的花蓮
那一顆菩薩的心,相互輝映。

那晚,室外下著傾盆大雨,思及露宿的災民,執行長思賢師伯眼中的淚光
、哽咽的聲音──「體貼上人的心」「辛苦一點也值得」在在令我們動容
,滴答的鐘聲似乎在空中停滯。「外面下著大雨,我們有房屋遮雨,有床
鋪、棉被可以禦寒,可是在公園夜宿的那些嬰兒們,沒有乾的尿布可換,
沒有足夠的毛毯可用,沒有水可以洗手,導致大人、嬰兒生病,也沒有藥
吃。」誰能想像:身在人間天堂的美國,怎麼也會有如此堪憐的景況呢?

實物發放的時候,有的一家有六、七個小孩,雖沒有像尼泊爾小孩腹脹如
鼓,但臉上、手上都沾滿泥土,衣不暖身;許多跟隨父母非法移民來的墨
西哥小孩,睜著無辜的雙眼,沒有任何笑容,眼神呆滯地,似乎沒有任何
希望。當他們接過我們手中的毛毯時,眼神交會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他
們眼中綻放的一絲光芒──那原本應是屬於一般家庭中幸福小孩應有的燦
爛。

一位年輕的母親,老遠看到我,就請一位鄰居的小孩充當我們的翻譯,原
來她大約八個月大的嬰孩,因為重感冒咳嗽、流鼻涕、嘔吐,等了三天,
仍不見紅十字會的醫師前來,看到我們時,誤以為我們是醫師。當時我手
中雖握著義診中心藥局的藥,可是我不能給她的嬰孩吃,因為美國的法律
不允許非醫護人員施以醫藥,那種愛莫能助的心情,令我好難過!多麼希
望我有很多尿布、很多食物,並在他們感冒的時候,能夠給他們藥吃──
我真的不忍看到那種失落的眼神,也真的不忍見到全身骯髒、手上緊緊地
摟住一個已破舊、沒有頭髮的破洋娃娃的墨西哥小女孩……。


把握當下


眾生平等,又有誰知道,被視為人間天堂的美國,也同樣有生活在暗角的
眾生?尤其是那些沒有身分、不諳英文、沒有經濟來源的非法移民;經歷
這次災難,誰也不知道,他們未來所要面臨的困難有多少。

來到美國洛杉磯已有一個半月了,從森林大火之後的滿目瘡痍,到一月十
七日的六點六級世紀大地震,讓我真切的看到世間萬物的成住壞空。昨天
的華廈美屋在一場大地震後,頓成今天的一片廢墟;昨晚的山腰別墅,一
場大火之後,或人或屋,面目全非。世間事物何能免於無常?這一切的一
切,沒有永恆,只有當下的把握啊?誰能保證明天的我們,不會成為在公
園媕\風飲露、席地而住的災民?誰能向我們保證,下一秒鐘我們仍能做
一個能幫助別人的人?所以「把握當下」,時時刻刻善用生命,即是惜緣
,而能珍惜每一次的緣分、善結每一次的好緣,這正是慈濟的真善美境界
啊!


(編案:根據慈濟「重點救災」原則,美國分會數度深入災區實勘後,擇
定以洛杉磯地震震央附近的聖塔克拉瑞塔市為重點救災區,元月二十六日
己發放慰問金及物資,二月五日慈濟義診中心派員前往為災民進行義診,
並連續數次租借活動澡堂,為災民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