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沒有掌聲的舞台 
向一位勇敢的捐髓者致敬
◎靜憪
《國內首宗成功非親屬骨髓移植》.之三 


我想到天下做母親的,經過漫長的十月懷胎,
在臨盆的那一刻,無論多麼撕心裂肺的痛楚,
她都心甘情願承受,無怨無悔;甚至,
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忍受臨盆之苦。
無量義經言:「能捨一切諸難捨,頭目髓腦悉施人。」
Y小姐為了讓眾生離苦得樂,心甘情願布施骨髓,
她痛得無怨無悔,這不正是媽媽的心、菩薩的情嗎?




從去年九月,本會開始著手籌設「台灣地區骨髓捐贈資料中心」以來,到
目前(六月底)為止,已有四萬多位志願捐髓者;從國內以至海外如香港
、韓國、加拿大……等地,向本中心尋求配對的患者,已有一百七十人。
很幸運地,第一位經由本中心配對成功的患者,已在五月七日進行骨髓移
植手術。


病患的一線生機


患者是位十七歲的壯碩男孩,兩年前病發辦理休學,治療一段時間又再復
學,今年病況轉劇再度住院。兩年來,他的家人為了治療他的病已經心力
交瘁,好在「慈濟台灣地區骨髓捐贈資料中心」適時成立,給陷入愁雲慘
霧的全家帶來一線希望。

至於勇敢捐出骨髓的這位有緣人,是在某大學就讀的女生Y小姐,她那種
仁慈堅毅的大無畏精神,至今還鮮明地活躍在我的腦際。

最初的HLA配對,共篩選出T小姐與Y小姐兩位符合條件的捐髓者,原
本係先與T小姐聯繫,經T小姐同意,依照商定之時程進行各項捐髓相關
事宜,本會並立即為捐髓者洽商投保意外保險事宜。

經醫師再次與捐髓者商議,確認捐髓意願及時程無誤後,於是依時間表,
醫師在四月二十九日開始對病患施行治療,增加劑量來破壞白血球細胞,
以備五月七日進行骨髓移植手術。

四月三十日到五月二日,事出突然,T小姐因故無法配合捐髓事宜,緊急
聯絡上第二位配對符合的Y小姐。當Y小姐明白如果患者不在五月七日當
天完成移植手術,一個年輕的生命就要殞落時,平靜的對陪同她來的哥哥
說道:「我有什麼理由說『不』?」Y小姐提出的唯一要求,是希望能在
週日當天出院,因為那天是母親節,她要回家陪伴媽媽共度佳節。


清澈的長情大愛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五月三日,Y小姐進行各項檢查確定可捐贈後,在五
月六日晚上由同學陪同住進醫院,準備第二天捐髓。忽然,沒來由的,她
忍不住害怕而哭泣起來;但很快的,害怕的情緒被救人的心念所替代。那
晚,她甜甜的睡了一覺,隔天早上八點,Y小姐準時被送進開刀房。

因為患者的身高有一百七十五公分,體重七十公斤,所以在Y小姐身上總
共抽取了一千西西骨髓液;每扎一針只能抽取五西西,交替抽取;總計,
在她身上的針孔就有三十五處之多。而且抽取骨髓的針頭比平常的注射針
頭都要粗大;麻醉過後的那種痠、痛,是不可言喻的。民國六十七年,我
因為左腳足踝兩度開刀,在台北中心診所住了將近兩個月,所以我很能體
會加諸在她身上的痛楚。

五月七日晚上,我從北京趕回台灣,立即與主治大夫聯絡,關心捐髓者現
況;知道一切無恙,始心安就寢。隔天一大早趕去醫院探望Y小姐,我問
她:「痛嗎?」她回答:「說不痛是騙人的,但如果病患能獲救,要我再
捐十次,我都願意!」剎那間,我內心受到莫名的震撼;好勇敢的女孩!
換成我,也有這般勇氣嗎?

什麼叫做菩薩?應眾生的苦難而現身的就是菩薩。我又想到天下做母親的
,經過漫長的十月懷胎,在臨盆的那一刻,無論多麼撕心裂肺的痛楚,她
都心甘情願承受,無怨無悔,甚至,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忍受臨盆之
苦。佛在無量義經裡說道:「能捨一切諸難捨,頭目髓腦悉施人。」Y小
姐為了讓眾生離苦得樂,這不正是媽媽的心、菩薩的情嗎?

在Y小姐身上,我看到了人間清澈的長情至愛,體驗了「無緣大慈,同體
大悲」的真義──上了寶貴的一課,帶給我無限的省思。


三輪體空菩薩情


接著,我去探望病患。醫師說:「真是神奇!病得奄奄一息的病患,在輸
入骨髓當天傍晚,居然就吵著要吃牛肉麵!」患者的父母拉著我的手流著
淚一再表示感謝,並陳述自孩子罹病兩年來,過著好似水深火熱的日子;
那分憂慮、悲痛,幾度從失望中掉入絕望。尤其是這次若沒有移植骨髓,
據醫師判斷:其子只有三個月左右的生命。慈濟成立骨髓捐贈資料中心,
讓他們在絕望的深淵中看到光明的曙光。因此他們熱切希望見到他們兒子
的再生父母──當面向這位捐髓者表達感恩之情。他們說:「很不公平啊
!她對我們全家恩同再造,我們卻不能走到她的面前,向她說一聲『謝謝
!』。」

為了保護捐髓者,至少一年內還不能安排他們雙方見面,因此可以說,Y
小姐是在冷清的、寂寞的、沒有大眾掌聲的情況下,完成了菩薩偉大的行
儀。

五月十日,病患有點發燒,醫師通知Y小姐再到醫院一趟,這次是要分離
白血球給病患,她毫不遲疑的一口答應了。事後,Y小姐告訴我,母親節
那天下午她回到家裡,晚上還幫媽媽洗碗,並且又去擔任一堂家教;在媽
媽面前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因為媽媽對她說過,就算她自己的親
弟弟患病,也捨不得讓她捐出骨髓。瞞著媽媽,Y小姐獻出了她的愛心,
同時也盡到孝道。

我問她可有什麼願望和請求?「沒有,完全沒有」,她只覺得生命很奧妙
,並對我說出此刻她的想法,她說:「林阿姨!我說出來你可別見笑,我
覺得我好像是和一群人一起被推出去競選中國小姐,結果爆出冷門,在還
有會意過來的情況下,就被推上后冠,這種結果是我原先沒有料想到的!
」榮登寶座,總是值得歡喜和讚歎;差別就在現實的舞台上,下面並沒有
爭睹風采的群眾。

現在Y小姐每天提早兩小時入睡,並且努力加餐飯,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
恢復體力。對於經歷捐髓的苦痛,似乎手畫虛空般的了無掛礙。從她身上
,我真正看到一位大無畏菩薩展現出「三輪體空」的境界,這是何等令人
欽佩!


用行動對我現身說法


本會自積極推動成立「骨髓捐贈資料中心」至今,我感到自己也是其中獲
益者,我看到一位大慈大悲大喜大捨的人間菩薩──Y小姐為一條生命的
復生而不惜一痛,她痛得甘願、痛得甜蜜;那種痛是大愛的延長、是慧命
的提昇,她用她的行動對我現身說法;她讓我的心靈得到一番洗滌,她引
導我找到自我。每想到這裡,我就禁不住合十默禱:感恩上人!感恩一切
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