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走出生命的幽暗與低落
◎張美蓮
她──徐阿婆,今年七十九歲,
從民國七十九年三月二十日慈濟給予第一次關懷至今,
歷經了四年多的歲月。
這個曾讓眾人充滿無力感,好幾次幾乎要宣告放棄的個案,
終究在委員們鍥而不捨、無怨無悔的耐心輔導下,
有了令人欣慰的結局。




望著靜臥在病榻前的她,那麼樣的安分,沒有半句怨言和苦水,不像一般
臥病的老人,常會嘮叨的數說陳年舊帳;慈祥和藹的面容,乾乾淨淨的身
體,怎麼也想像不出,她曾是令后里的師兄、師姊們傷透腦筋,讓眾人倍
受考驗的人物。


封閉的心靈


徐阿婆在台中縣后里鄉南村曾是個風雲人物,早年環境不錯,夫婿去世亦
留下二、三分地和房舍給她,卻因酗酒、賭博而揮霍殆盡,民國七十九年
成為慈濟長期照顧戶。

回想八十年五月,大夥第一次去探望阿婆,順便幫她打掃房子,吳玉樓師
兄記憶最深的是:「從早上八點打掃到下午四點,阿婆一直對我們罵個不
停。」

原來,阿婆對屋裡的髒亂早已習以為常,更重要的因素是她對任何外人的
關懷,充滿了不信任和懷疑,深怕別人拿了她的東西,更捨不得丟棄一些
已腐爛發臭、堆積如山的雜物。

民國八十一年七月,她遭逢一場車禍,經中視「愛心」節目報導披露,很
多善心人士給予金錢幫助;由於其金錢不虞匱乏,慈濟於八十一年八月停
止了每月給阿婆的生活補助金。可是阿婆年老體衰,眼睛罹患白內障,家
中僅有一智障養子相依為命,車禍腿傷亦未痊癒,因此師兄、師姊決定繼
續給予居家關懷。然而,停止金錢濟助,使得阿婆對慈濟的師兄、師姊相
當不諒解,也造成師兄、姊們於結案後仍持續前往關懷,卻不受阿婆歡迎



老鼠從腋下竄出


提起今年元旦在阿婆家的大掃除,張碧珠師姊驚魂未定的說:「蘇打水灑
下去後,老鼠四處亂竄,少說也有四、五十隻左右,從阿婆身體腋下突然
竄出,其中一隻還直衝到我身上來!一時之間,老鼠的吱叫聲、師姊們的
驚叫聲,混成一片,真的是會嚇破膽。」

阿婆的吃、喝、拉、撒,全在屋內,陳登仕師兄說:「要是沒有相當勇氣
,是無法踏進阿婆房舍的。」每次打掃,都是滿滿三卡車的廢物、垃圾。

八十二年六月,阿婆家中曾遭瓦斯爆炸;今年元旦過後,阿婆又跌倒摔傷
,使得先前車禍的舊傷益形嚴重。陳有師姊前往探望時,發覺阿婆的腿潰
爛發膿,傷口居然有蟲在蠕動(柯國壽師兄形容那蟲是五彩顏色的),除
了立即為阿婆找尋社會資源──呈報鄉公所請求社會福利救助外,碧珠師
姊也為阿婆尋求醫療救助。

無奈,因阿婆身上的惡臭和髒亂,讓醫師們退避三舍,師姊們竟然找不到
醫師願意出診,且就近的醫院亦不願收留。碧珠師姊耐心的尋求,幾番折
騰,總算省立豐原醫院的吳建庭醫師答應為阿婆醫治。

猶記得,當鄉公所民政課的人員隨著救護車來到阿婆住處,接她赴醫院,
民政課的小姐僅僅站在救護車旁未入房內,即忍不住嘔吐。


從關懷自我到放眼周遭


在送醫之前,有段小插曲,據鳳嬌師姊說,阿婆把錢看得比生命還重要,
早先有師兄、姊為她剪髮、沐浴,換尿布或擦拭傷口,她唯一惦記的是她
的錢有沒有收好;在病得幾乎奄奄一息之際,她擔心的仍然是她的錢會不
會不見了。

一個對金錢如此執著的人,竟在今年三月七日那天,當著大家的面,高高
舉起一張五百元大鈔,煞有其事,用宣讀聖旨般慎重的語氣說:「阿彌陀
佛作主,證嚴法師在上,我徐某某捐五百元,幫助比我更窮苦的人,請保
祐我的腳快點好起來。」

或許是巧合,又有點不可思議,多日來,原本找不到醫院肯收留她,卻在
隔天,阿婆順利的住進省立豐原醫院;原先預測需截肢治療的她,居然可
以不用截肢,且快速地復原中。

看護張小姐說:「阿婆剛來時,她同房的病床空了一個星期,沒人敢和她
住在一起。但我發現,她是一個很配合、忍耐力相當強的好病人,也會關
心別的患者,見了人不是『謝謝』,就是『阿彌陀佛』。」

看到現在的她,很難令人相信,過往的她,曾那樣地排拒外人對她的關心



菩薩訓練場


這四年多來,曾參與、關懷過阿婆的師兄、姊,人數超過五十人,從中也
成就了不少位菩薩,諸如后里的吳玉樓、古秀娥、吳鳳嬌、陳永和、秀鳳
等,他們都是經由關懷阿婆的過程,才進一步認識慈濟;積極參與後,正
式授證成為委員。我們也曾安排一些行為偏差少年、吸毒者,來這兒探望
阿婆,大家從探望阿婆的過程中,習得了感恩和知足。她──就像菩薩示
現,一點一滴在說法,啟發了大家的善心、良知,成就了更多人來行菩薩
道。

由於阿婆的住處係違建,現已被拆除,她出院後,即將住進彰化療養院。
然而,后里的慈濟人都不會忘記──曾經有這麼一處菩薩訓練場,在那兒
,我們與阿婆一同走出生命的幽暗與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