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慈濟這條路,我們這樣一路走來
◎張瓊齡
《高雄分會啟用》之三•會務


「從前,嘉義以南的所在,攏是咱們高雄委員的『管區』。」     

「從前,咱們本會若是在台東發覺到病況特殊的低收入戶,就是送到高雄
入院,由咱們高雄委員來發落照顧。」

「從前,咱們高雄的委員只有三四個,絕大多數的人攏不知道『慈濟』,
很不容易,那時候的功德金,是從二十、三十元收起,一個月收到幾百塊
錢就很了不得。」

「剛開始,咱們在親戚朋友中介紹慈濟,可說是以個人的信用,以人格保
證在做慈濟。」




篳路藍縷,奔走救貧
民國五十九年──民國六十八年


☉高雄第一位委員/涂茂興

最初,是因為自幼喜歡親近佛寺的台南青年涂茂興,在遠赴花蓮服兵役期
間,巧遇一位在當地開設文具樂器行的同鄉──慈濟功德會三十位創始會
員之一,委員編號○○六的李時師姊,經由她的接引,涂茂興見到了在「
農場」(當地人稱呼當時的靜思精舍)修行,舉辦救濟工作的年輕比丘尼
,感受到一股攝人的氣質以及威儀萬千,就此續上他的慈濟法緣,當時是
民國五十九年。

涂師兄於民國六十二年正式出任慈濟委員,偕新婚妻子在高雄,隨緣宣介
慈濟。「我較不會說,都是把有心人帶到家裡面,讓師兄和他們談。」懿
馨師姊回憶。


☉廣結善緣/薛月

「屏東圓通寺的見慧師父與我在少女時代是結拜姊妹,有一天,他邀我幫
忙招會員,說是要幫助花蓮一位師父做救濟的工作……」從民國六十年開
始,家庭主婦薛月就走出了家庭,先在同學、鄰居、親友之中取得支持,
然後,在每個月固定前往收取功德金的過程中,漸漸有人因好奇而詢問,
因詢問而加入護持的行列;而世居左營的她,隨著收功德金的因緣,讓她
的足跡遍及高雄縣市。「薛月的會員多的是交三十、五十元的,但她收到
的會款,可不比人家少哦!」可見她廣結人緣。


☉勸募不分宗教/靜傑

靜傑師姊隨著夫婿的事業發展,從嘉義先後遷居花蓮、高雄,她的慈濟因
緣也要從這段歷程談起。

「民國六十年,我住在花蓮,鄰居一位太太告訴我,『農場』的師父要為
颱風災民蓋房子,問我願不願意參加。」她隨喜布施後,便淡忘了此事。
不久,她回台中省親,信仰天主教的父親交給她兩千元,要她回花蓮後把
這筆錢給這位發動賑災的師父。之後,她加入慈濟長期會員的行列,也隨
緣代收善款,直到民國六十五年,她與夫婿才一起進精舍,首次見到師父


民國六十七年搬到高雄,初來乍到,不太認得路,出門看個案、收會款,
她都是隨身帶地圖,搭計程車找路。天主教家庭出身的靜傑師姊,回憶當
年在向同是天主教徒的親友募款時,並未遭遇困難,想是濟貧救難的行動
原本超越宗教界限。

民國六十年代的慈濟功德會,在高雄地區的發展屬播種階段,莫說一段大
眾不識慈濟,連政民政單位都還不知有慈濟。「六十六年賽洛瑪颱風來襲
,當時慈濟即是抱持著『直接』的救災原則,然而從公所拿不到名單,於
是我們分組挨家挨戶勘災。」

在此之前,慈濟在高雄地區的個案分布較零散,從這次風災急難救助中,
布高屏地區發掘出一些日後列為長期照顧的個案,其中又以小港大林埔一
帶漁戶普遍受災,為方便案主領取生活津貼起見,獲小港鳳林觀音寺悟文
法師慈允,得以借用寺內場地作為每月發放定點;次年,則在市內的提寺
菩另設一處定點,從此本地委員輪番在兩寺辦理定期發放。至八十三年六
月,小港個案因環境改善,件已逐年大幅減少,遂結束在觀音寺長期的借
用場地;在菩提寺的發放工作,也因著本會高雄分會的啟用,而在同年十
月告一段落。

在民國六十八年,慈濟呼籲建設醫院以前,會務重盡在慈善,慈濟委員們
的歡喜悲愁,全與扶困濟貧有關。

「那時候,我們夫妻倆,小孩一抱、帶著奶粉就上路,半路上孩子餓了,
就向沿途住家借開水沖奶粉。」涂師兄說:「當時我一個月薪水五、六千
元,單是花在訪貧的車資就有八百多元;尋找一個個案經常都花費很大的
工夫,待找到案主,詳細瞭解後,若是發現對方實在不符合濟助的程度時
,心中感覺頗為失落,那種心情,和現今惟恐社會資源過分集中,而嚴密
把關的感受全然不同。」

早年男眾委員甚少,上人亦不輕易接受皈依,涂師兄永遠記得,自己鍥而
不捨地請求了七年,才在民國六十九年獲上人首肯,親自為其皈依並取法
號「思毅」;就在那一年年底,上人西來行腳時,他一舉推薦十人出任委
員,不僅為當時的高雄委員陣容增添生力軍,隨著這些人的投入,也將當
地的慈濟史,帶入另一個階段。




秉持師志,為建院募款
民國六十八年──七十五年


☉由善門入佛門/陳文全

陳文全師兄是個典型由善門入佛門的例子。

在陳何鎮台師兄的印社裡見到「功德箱」,勾起他過去接受十方襄助完滿
慈母後事,曾許下救貧濟困的願望,於是陳文全積極探詢設立「功德箱」
的源頭,終於成為涂茂興師兄的太太徐懿馨師姊的會員,並在六十八年於
涂府見到上人。

他請回上人甫講解完畢的地藏經錄音帶,用了一整年的時間,用心體會上
人開示的要旨,從此,他開始由內自外調整自己,往昔深陷耽溺的娛樂消
遣再不能吸引他;平素內向寡言的他,碰見做路邊生意的同行,即邀集他
們參與慈濟,開口閉口便是與人分享他自地藏經中吸取的法益。自投入慈
濟行列以來,在每個收市返家的午後,他那位於中正四路的住家裡,藉事
論法的人們不曾少過。

某年除夕,在菩提寺的冬令發放有幾位人士未來領取,師兄姊們趕緊一一
送去。執掌方向盤的陳師兄在竹寺候期間,一邊看顧車子,一邊望著潮來
潮往趕辦年貨的人群,心中突然興起奇妙感受──自己絲毫不著急自家年
貨未辦,甚至也沒把過年這件事和自己聯想在一起,卻是一心記掛著照顧
戶,希望趕快把物資送到他們手上,好安度新年。

在陳師兄所經驗過的事事物物,他總讓自己超越事相,去體受背後的事理
,就連面對自己的健康狀況,亦能如此,「師兄姊們總是善意關懷著我,
但我自己從不感覺自己身體不好;每一回躺下、再起來的時候,我總告訴
自己:又過了一關!我讓自己把握當下,不把過去的病拿來自我障礙;該
我做的事沒少做,不該我做的事不多做,好好完成本分事,也就是報答眾
人對我的恩情。」


☉繪畫藝術結緣/夏雪幸

「我在民國七十年赴精舍參與冬令發放時,向師父表明願出任委員。由於
年少未婚,師父說只能算是半個委員,於是和另一位師姊合收一本勸募簿
。」當時的高雄委員十多位,均是夫妻同行,年輕且從事繪畫創作的夏雪
幸師姊又因家住旗津,向來是在「邊緣地帶」從事慈濟工作;她記得當年
上人僅提醒她──「發心容易,恆心難」。

十多年來,她仍單身,但已不再是半個委員,目前,她正朝向把慈濟精神
落實到社區裡,「從前,我只是關起門來,不斷不斷地畫畫,有一天,我
想到若是在社區裡授畫,經由這樣的機緣,或許能讓有心人多瞭解慈濟。
」於是,她的工作室成為開放的聚點,隨時有人來此尋找支援與關懷,並
有會員定期聚集抄經。


☉夫妻同修/邱國權、林金貴

「在二十八歲認識師父之前,我是個天主教徒。當時我陷溺在丈夫事業不
順意志消沉,婚姻亮起紅燈的關卡,覺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折磨。
有一回,我向師父吐露苦水後,他問我家裡有多少人?我說,有先生、孩
子與我三人。師父接著說:我一家兩千多人,這些人與我無親、無故、無
因、無緣。在那當下,我突然覺得不該再執迷於一家小我的愛恨情仇,當
追隨師父的腳步去愛天下人。」

美髮師林金貴原為解決家庭問題而向外求援,而自發下利益眾生的宏願之
後,自性逐漸清明而能勉力化解問題,並悉心安排機會讓先生逐步投入慈
悲法業。民國七十年起,夫妻二人終於同心為接引更多道侶而奔走。

其先生即高雄地區首任活動組長邱國權,兩人接任委員組長六年期間,帶
出委員百餘人,近三、四年間並透過策畫大型講座、茶會、環保活動,帶
動屏東里港、高縣旗山、楠梓、岡山、鳳山、小港等區域的人脈。


☉擅長規畫統籌/陳也春

民國七十四年,因太太孫紫與薛月委員為手帕之交而加入慈濟會員達十餘
年的陳也春師兄,終於出任委員。平素沈默寡言但發言即別有見地的陳師
兄,於規畫統籌事務方面尤具才能,稍後委員組第四組組長出缺,即由他
接任。

民國七十八年,逢護專開學典禮,有感於男眾護法的缺乏,當時,為應典
禮幕後工作所需,他特地從高雄招募一車男眾赴花。事後,越發感到慈濟
宜建立常備男眾組織的迫切性,即順此構想與台北黃永存師兄等人籌設保
全組──即現今慈誠隊之前身,亦可謂原始發起人之一。

民國七十年代前期,慈濟團體上下均承受著自純然的慈善工作中催生出醫
療志業的漫漫陣痛期。

「早年為濟貧勸募,有人會說:『高雄的貧戶都救不完了,還救到花蓮去
!』到這個階段,為籌募建院基金,又有聲音傳出:『醫院為什麼不蓋在
高雄?本地人又享用不到!』」化消凡夫強烈的地域觀念,始終是委員們
要時時面對的課題。

這個時期的高雄委員,人數五六十人之間,且多面臨三四十歲家業負擔正
重的考驗,所幸,本地委員男眾比例頗高,猶能夫妻同修共同成就志業與
家業。

在會務轄域方面,嘉義地區已有台東資深委員思安、靜觀之子王壽榮、嚴
玉真伉儷在當地負責;台南方面,則經由陳文全師兄的因緣,接引出黃勝
璧師兄等人,已可獨力運作;屏東方面,則有圓通寺諸位師父及陳榮慶師
兄等人就近關照,高雄委員始名符其實,以「高雄地區」為專責區域。此
時,委員仍屬居住在市區者為多數,會員的分布亦然。




濟貧教富,淨化人心
民國七十六──民國七十九年


☉浪子回頭/林永祥

做路邊生意,以好賭著稱於同業之間的「塑膠林仔」林永祥師兄,經常巡
迴全省賣塑膠用品,花蓮也是他常去的地方,當資深委員邀他回精舍參訪
,他總是興趣缺缺,最後才在抱著遊玩度假的心情下,接受了上人的法音
洗滌,當下戒除三十多年習性,以五十二歲之齡浪子回頭。

「師父所遇過的『歹子』(浪蕩子),我大概是頭一個吧!」林師兄除了
以勇於懺悔過往、發心向善為人津津樂道,他那會員突破萬人的紀錄,恐
怕在慈濟史中也是首創。

「我是做路邊生意的,那麼多賭友裡面,就只度了弘都(陳弘都)和阿沛
(張金沛)兩人。」林師兄認為,個人的因緣終究有限,若能多推舉有心
會員擔任幕後,則隨著幕後的增長,人脈的拓展既廣且深。「在帶領幕後
方面,我肯下工夫,手中維持有四梯次人員在培訓。起碼得在我的小組裡
待上三年,才有資格出來授證。」年初才出來擔任第九組組長的林永祥師
兄,組員全是他一手帶出來的,總共是「七代同堂」!

為了方便組員來家中聚會,林師兄毅然搬離小港,遷到市中心居住,「咱
是歹子出身的,做事較阿沙力(乾脆),一想到師父的身體那麼瘦弱,大
家辛苦建立的慈濟醫院,我連一粒沙都沒有參與,就覺得自己不能再浪費
時間。」

參加慈濟十一年,當委員七年,把生意結束全心做慈濟已四年多,林永祥
師兄說:「我沒什麼過人之處,贏在時間比人家多,天天專心在做,除了
慈濟,我沒有別的話題可說。」


☉慈誠大隊長/王榮輝

王榮輝正巧在慈濟醫院啟業當天清晨,因著一張意外的車票獨自來到花蓮
。第一次接觸慈濟,到了會場,見到人家在忙,他就很自然地一起動手,
走的時候,捐出了出差費,留下地址。一個月後,收到一封參與冬令救濟
的邀請函;就那麼湊巧,他在冬令救濟前夕,到台北出差,回程的時候,
特地自東部南返,參與了精舍與阿公阿婆大團圓的場面,深受觸動。第三
次,又是乘出差的因緣來到了精舍,待要離去時,卻與多年好友顏惠美照
面;從此,他成了慈濟委員。

王師兄在民國七十六年出任委員的時候,全省慈濟會員十萬人左右,其中
一萬四千人出自高雄。最初,他只有十七個會員,之後,每月成倍數增加
,如今,他的會員當中,電信局的同仁佔了百分之四十以上。

民國七十八年籌組男眾保全組織時,王榮輝師兄擔任副大隊長;八十一年
度,男眾組織慈誠隊正式授證,逐漸確立起制度,王師兄始出任首任南區
大隊長;兩年前,南區慈誠隊(含見習)總數有四百八十位,而今,單高
雄一地即有逾四百位的隊員,正式授證者逾兩百位。


☉全心奉獻/湯吉美

七十九年出任委員的湯吉美師姊,曾經在生死的關卡邊緣奮戰,學佛多年
的她原本交代好一切,也將多年的積蓄為先生和自己圓滿慈濟榮董,但她
有願──若是安然過關,則餘生全是慈濟志業的。

她活了下來,辭了工作,上人說屏東分會需要人手,於是她去屏東,幾乎
天天去;本會總有差事做,她每次回去總待上好些天;高雄開始動員做資
源回收的時候,她也在居家附近設了定點;到台中參加榮董會,需要人帶
車,她也照辦,那怕自覺不擅言詞,只管找適當的人搭配即是。她的話總
是不多,不太容易知道她到底做了多少事。

大女兒在慈院當護士多年,如今嫁在花蓮;小女兒也如願上了慈濟護專,
她總算放了心。

她今後會常常待在高雄分會裡,繼續做她該做的事。

民國七十年代後五年,教育、文化成為志業目標。因著醫療志業走過斑斑
血淚從絕處覓出生路,終能發揮救人活命的功能,以及長期不輟的慈善志
業所延展「濟貧教富」的實質顯現,使得慈濟一經媒體批露,便教社會大
眾視為濁世中的明燈,會員驟然暴增。民國七十六年慈院啟業滿一年,始
有十萬會員;至七十九年,護持者已破百萬人。於七十九年起,證嚴上人
開始應公益團體及官方邀請,展開全省性對外大型演講。

這段時期,高雄委員由四組擴編為七組,在各個組長不同風格的帶領下,
委員們也在與日擴增的慈濟事務裡,找尋適合自己的著力點。各組之中,
以陳文全師兄所帶領的第二組,以及邱國權師兄的第六組,致力於新委員
的養成,並於數年後的擴編分組,由這兩組各分撥出第十組及第八、第九
組。

「高雄地區最早辦慈濟茶、慈濟飯活動的是陳文全師兄,後來因故停辦,
第六組卻是吸收了這個構想,辦得有聲有色。」邱國權師兄接任組長時,
心中只有一個想法:要把小組帶動起來,成為高雄地區整體會務躍升的力
量。於是,對內,他致力於凝聚委員,對外,則勇於朝偏遠鄉鎮開發,早
在六年前,已遠征屏東里港、高雄縣岡山、旗山等地開茶會,可謂今日「
文化下鄉」活動之先驅。

然而,地緣、因緣使然,上人到高雄行腳的次數,依舊是屈指可數,會員
回花蓮參訪的行動,不僅不能偏廢,還必須更有規畫地執行。此外,委員
們也感受到主動回花蓮充電,才是扭轉因緣的轉機,於是,有些人藉著回
慈院當志工,回本會幫忙,親自回本會繳簿子,擔任懿德媽媽等機會,化
被動為主動,以長養慧命。




尊重生命,全球齊步
民國八十年──民國八十三年


☉新生代組長/蔡榮東

「從事建築業多年,在錢財流轉之間,總感覺賺到的錢並不屬於我。也曾
經失敗過;在失敗的谷底,我立過誓願,假如有朝東山再起,便要將賺來
的錢回饋善業。」於八十年初出任委員的蔡榮東師兄,是繼林永祥師兄之
後,又一位會員超過萬人的委員,並且是在他出任委員後一年左右即達成


蔡師兄在三年多的時間內,從一名基層的新生代委員,成為委員組長。之
前,他擔任慈誠隊副中隊長,得以緊緊掌握志業脈動,各方面均衡發展無
偏廢,主要是能夠在關鍵處多用心,把許多人都知曉、也都在運用的老辦
法施展得淋漓盡致。「做慈濟不能怕麻煩,我堅持每月親自拜訪會員收會
款,同時把最新消息清楚告知。」因而,他的會員對慈濟基本精神多能掌
握。

自出任委員起,蔡師兄伉儷即把各自的工作告一段落,全心投入志業,每
月必有十天相偕回精舍充電,八十年底在自家一樓設文物流通處,每月有
一萬五千本慈濟月刊在此流通;自八十一年起,每月帶會員回花蓮參訪,
也常義務幫其他組或有心瞭解慈濟的單位帶車,於是有人笑稱蔡師兄是「
綜合組」。「我總是避開發放、聯誼會、特殊慶典等時段,特意安排在平
日回去參訪,如此能夠讓會員很清靜、很詳細地聆聽、感受。」

然而,在十月十六日慈濟醫學院開學那天,以帶車鞏固會員的蔡師兄,卻
只帶了兩部車,且全是委員、培訓委員,並聲明皆不帶小孩。「七十五年
慈院啟業,七十八年護專開學,這兩場盛會我來不及參與,甚為遺憾,怎
能讓我的組員們重蹈覆轍呢?而委員、培訓委員平日為志業奔走,回花蓮
也都要照顧會員,自身不及去多吸收、多感受,這一次,就是要讓他們好
好地體認一番。」

甫於年初接任第十組組長,組員大多是最資淺的新委員,蔡師兄一上任便
一一到府拜訪,「要讓大家有發表的機會,在組堶惘野籉饇暋D都可以提
出討論;倘若我有不周全的地方,當眾道歉亦無妨。」蔡師兄說,做任何
事,都把著眼點放在整個慈濟團體,不是為個人,便無得失心。

蔡師兄除了擅於接引會員,他也樂意舉用人才、培植新委,他培訓的委員
當中也有不少人發心做榮董,「推舉新委,我首重時間與慈濟理念,兩者
必須兼具,才能言及授證。」

蔡師兄做慈濟的心態,就是以身作則,在時間、用心度以及布施喜捨方面
,都以誠、正,抱持歡喜心、無所求地做,全力以赴,就對了。

進入八十年代的慈濟功德會,四大志業並立發展的目標已眾所周知,各縣
市分會、聯絡處漸次成立,海內各地委員們除了在地方上從深度、廣度方
面加以耕耘外,並經由大型活動,增進各地彼此間的交流、互動與合作以
統一整體形象,亦是明顯趨勢。

八十年夏,上人宣布全體總動員大陸救災,高雄委員走上街頭修行,呼籲
救災,舉辦義賣。

八十一年八月起,高雄慈濟人配合上人呼籲,全面推動資源回收。

同年秋冬之交,高雄榮董聯誼會成立,由電子工程博士杜俊元師兄任召集
人,將本地慈濟人成員層面,往另一方向拓廣。

八十二年度,慈濟國際救災工作進一步展開,除了原有的濟貧、建設基金
,高雄委員們亦配合本會步調,為籌募國際急難基金奔走。

同年十月,慈濟承辦台灣地區骨隨捐贈資料中心,高雄委員在年底的「尊
重生命,全球齊步走」義賣會上,宣導骨髓捐贈觀念。

八十三年元月,高雄地區首場骨髓捐贈驗血活動中,共獲3334人響應。當
地委員林榮宗醫師支援南部地區各場捐贈宣導會的說明工作。八月,第二
次捐髓驗血活動2444人響應。

三月起,高雄委員陳神發中醫師,於每月澎湖發放日為照顧戶義診。

五月間,本地委員負責慰訪「華航名古屋空難」高雄地區罹難者家屬近二
十戶。

八、九月份,投入道格等連續颱風襲擊高雄地區的緊急救災、發放、慰問
工作。十月下旬,為岡山、路竹鄉道路風災全倒戶建屋完成。

十月三十一日,高雄分會正式啟用。十一月一日,在分會辦理發放,上人
首次對本地長期照顧戶開示。





「帶車」經驗


◎編輯部

無論是那個年代進入慈濟的高雄委員,在回溯個人的慈濟史,都會述及「
帶車」(帶會員回花蓮參訪)這一個環節,顯然地,這是身為高雄委員的
必要經驗。

而在不同的年代裡,迥異的社會環境下,各人帶起車來,當然是別有滋味




讓會員實地瞭解


薛月師姊推想自己恐怕是高雄頭一個帶遊覽車回去的委員。那是民國六十
二年,她特地安排發心支持慈濟達兩年的會員,前去看看那個他們從未親
眼見到,就肯贊助的功德會。

涂茂興師兄經常和幾位特別有心的會員聊慈濟聊到深更半夜,然後在最興
頭的時候,提議連夜趕去花蓮;幾個人花半小時理妥行囊,就立即出發,
到花蓮正好天亮。

早年遊覽車車資不低,司機的素質又難要求,涂師兄索性去考取了大客車
駕照,打算有必要的時候,乾脆自己開遊覽車載會員回去!不過,這張七
十一年即考下的駕照至今沒派上用場。「從前路況不佳不說,部分東部公
車路和火車路根本就是同一條,坐在車上,眼睛順著鐵軌前進,一路上可
說是驚險萬分!」

邱國權、林金貴伉儷帶車已有十年的時間,始終維持在兩、三個月即帶一
次的頻率。在諸多的帶車經驗中,以八十年九月二十三日中秋節那天,因
遭遇颱風橋樑中斷,當下決定二十六部遊覽車改由北迴路線歷十九小時返
回高雄的經驗最殊勝,會員們一方面有面臨生死關卡之深切感受,一方面
在沿途用餐時刻,因享用到慈濟人細心準備的熱便當而感動莫名。「帶車
原本就能夠攝受不少人心,這次的特殊經驗,更一舉啟發出小港地區四對
夫妻檔加入委員行列。」林金貴師姊說。



坐遊覽車穿越南橫


王榮輝師兄認為,會員既然加入了慈濟,就要瞭解慈濟,因此,他若是帶
五部車,總要講五部車的話,從高雄一路講到花蓮,「我有個特點,就是
不會暈車。」一般來說,當人們坐車經南橫抵台東就已經覺得吃不消,有
豐富帶車經驗的師兄姊,會在容易暈車的路段,安排最動人的現身說法,
以轉移注意力。

林永祥師兄當初也是因為跟著遊覽車回精舍參訪,才有機會改寫了自己的
後半生,如今,他除了自己帶車有一套,並訓練旗下的子弟兵,在幕後培
訓階段,就要學習練就帶車的訣竅。「歷年來,我都會特別為上班族的會
員,在春節期間安排三天的尋根之旅,大家圍爐吃素食火鍋,人人倍感溫
馨。」

「我所帶的車班,臨下車時,前後門必安排六位女眾師姊站在門口,為老
人小孩服務。用餐時,必定是照應會員先入座,工作人員才入席。」進精
舍前,則先知會眾人保持肅靜,然後列隊進入,「有一回,帶一千五百人
回去,隨後師父出來的時候,笑問我們何時到達的,怎麼他一點也沒察覺
?」

林師兄也是每回帶車必「跳車」──輪流到各車現身說法。有兩次,因為
車班太多,他也忘了細數車次,而每部車的領隊都以為林師兄在另一部車
裡,跳車跳到最後,他竟被放鴿子在半途,連忙搭計程車趕上大家。



南迴鐵路通車縮短距離


八十年底,南迴鐵路通車之後,高雄委員的帶車項目增加了火車一項。音
響組的師兄們曾經先行在十節慈濟列車上事先安裝播音設備,然後,主講
者只要拿無線電麥克風,邊說話邊從第一節車漫步至第十車廂,如此既聞
聲音又見其人。「不過,搭火車回程必須中午就要到車站候車,聽不到上
人下午的開示,會員還是寧可搭遊覽車。」林師兄說。

早年參訪精舍的人少,加以路途遙遠,有心人不辭勞頓遠來親近法益,精
舍常住總是竭力配合各地委員來接待會員。無奈時空、人力有限,而今隨
著交通條件的改善,護持的人們也越加增多的情況下,為使參訪者能夠貼
切地感受精舍及各建設的平常風貌,不得不約限每月聯誼會各地慈濟列車
的數量,並於結夏安居期間停開列車。對於以「帶車」鞏固會員的高雄委
員來說,該如何配合這項措施, 又能不影響會員的成長呢?

近三年來,幾乎每月帶會員回去的蔡榮東師兄,就是靠著避開人潮擁擠的
時段,經由沿途八小時紮實的介紹,以及臨場清靜平實的感受,讓會員們
就此緊緊扣住慈濟的脈動。儘管目前高雄地區每組只分配到一年參加兩次
聯誼會各帶六車的限額(明年起更縮減為四車),但因為蔡師兄的帶車計
畫並不與之衝突,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而即使高雄分會已然成立,畢竟
慈濟根源在花蓮,因此,「每個月帶車回去的行動,照樣要持續!」蔡東
榮師兄肯定地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