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關懷與祝福之旅
柬埔寨發放行記
◎靜淇
帶著慈濟人的愛心和祝福來到柬埔寨,
也帶著災民們無奈及苦難的神情回到台灣;
想到那綿延無盡、崎嶇顛簸的黃沙路、用樹糖葉和竹子搭建成的高架屋,
還有全身光溜溜望著陌生人直看的孩子,還有……




在柬埔寨發放的現場,我問災民:最大的願望是什麼?「希望大家都能吃
得飽!」他們說。  

看災民走了好幾公里的路,餓著肚子坐在炙熱的太陽下,問他們是否支持
得住?  

「只要可以領到米就很高興了,我們不怕熱。」人們告訴我。



☉十二月五日
  
清晨六點自台北分會前往桃園中正國際機場,搭乘泰航班機經曼谷轉機,
於當地時間下午三時五十分(台灣時間下午四時五十分)抵達柬埔寨金邊
市波士東機場。


關懷與祝福之旅

  
從機艙往外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柬國國王施亞努 (Sihanouk)伉儷的巨
幅照片;波士東機場雖是國際機場,但規模及設備尚不及台北松山機場。
十一月三十日抵達柬國的發放先遣人員羅明憲、陳金發、陳義明、楊明達
等四位師兄,已在機場等候多時,看到他們黝黑的臉龐不亞於「黑人牙膏
」,就不難想像位處於熱帶地區的柬國,驕陽是如何的熱情了。  

柬國內政部副部長何速將軍等官員以及華僑張豐隆、台商黃福得先生,均
在機場熱烈歡迎我們。為了感謝慈濟的援助,柬國政府以貴賓儀式迎接賑
災團,連每人二十元美金的落地簽證費也免了。在等候落地簽證的同時,
王副總執行長與何將軍在機場簡單的貴賓室中,對此次發放的行程做了一
番晤談。  

何將軍轉達了柬國兩位總理對慈濟雪中送炭義舉的感恩與謝意。王副總執
行長除了表達慈濟人視救苦救難的工作為本分事之外,也強調慈濟的救災
工作一向是本著「重點、直接、尊重、務實」的原則,深入災區實地堪察
,經過審慎評估,親自發放。  

王副總執行長並關心地問及上個月慈濟所捐贈抽水馬達使用情形。何將軍
雙手合十感恩的說,二十部抽水馬達分發在五個區域使用,三個多星期來
已搶救了七百多公頃秧苗。眾人聽了這項消息都感到非常欣慰。  

王副總執行長也表示,柬國有豐富的資源、礦藏,人民善良、純樸,相信
只要內亂不再、社會安定,國家便能循序發展,建設一方樂土;而慈濟此
行前來,不單是提供物資的援助,也帶來精神上的祝福。  

貴賓室內洋溢著溫馨、感恩、關懷,等候在外的賑災團成員們,也忙著和
十七位協助此次發放事宜的華文翻譯人員親切交談著;雖然彼此住在不同
的國度堙A過著不一樣的人生,但源自同文同種的血脈,在異地相匯,分
外熱切。


內戰造成百姓生活匱乏


辦好簽證,一行人分成六部車前往下榻的獨立飯店。沿路觸目所及的景象
,令人深深感到這個國家宛如大病初癒般,是那麼的虛弱、無力,似乎不
堪一擊。  

我們所居住的獨立飯店在金邊市算是據普通水準的,但設備簡陋,且沒有
供餐;由於該飯店的通訊設備及房間不足,部分工作人員為了作業需要,
住另外一家設備較齊全且供餐的旅館-金門酒店。  

在金門酒店用過晚餐後,王副總執行長及羅明憲師兄接著對往後三天的發
放工作,向大家做了一番說明。由於先遣人員對事前的準備工作及行走路
線做了完善的規畫,使得在分組及交付任務方面進行得很順利。

餐後,何速將軍拿著當天下午五點多剛從德旺省傳過來的文件,向王副總
執行長說明。位處柬國北方與泰國邊境的馬德旺省,住著從紅色高棉(
Khmer  Rouge) 逃出來的難民約十二萬人,目前已完全斷糧,甚至有一戶
十四口人家,因受不了飢餓而自殺,希望慈濟能再伸援手。王副總執行長
決定後天親往馬德旺省勘災。



☉十二月六、七、八日
  
此行,我們將以三天的時間,分十二組赴婆羅門省及茶膠省發放,每組配
有兩位翻譯人員,柬國的軍隊並隨行保護、維持發放秩序。


當地幣值一日數貶


各個發放地點距離賑災團下塌的金邊市,最近的也要兩個小時以上的車程
,為配合工作所需,團員們每天早上四點起床,五點摸黑出門;且為爭取
時效,團員均在車上用早餐。  

當地時間慢台灣一個小時,每天清晨六時,曙光漸露時,想到幾天前的此
刻,我正奔馳在上班途中,而現在竟置身萬里外一個語言不通、生活習慣
完全不同的國度裡行菩薩道,不禁感歎科技的發達,縮短了世界的距離,
這是所謂的「地球村」吧!  

天未亮的街頭,四周一片幽暗。路過鐵橋頭市場,這是一處類似台灣的批
發市場,但見熙熙攘攘的人群已在進行交易。他們所交易的物品,經常只
是幾把蔬菜、幾粒椰子,但對生活簡樸、長期窮困的柬國人民來說,已足
以換取生活所需了。  

沿途到處可見大水洗劫後的殘痕,有些地方的積水仍未退;眼目所及之處
,無論是馬路、住屋的建材、人民的穿著……一切,似乎尚不及四十年前
的台灣。  

透過翻譯人員熱心的介紹,大家對柬國的風土民情、社會環境,有了些許
的認識。歷經了二十幾年的內亂,原有的建設破壞殆盡,也阻礙了工商的
發展及人民受教育的機會;通貨膨脹的結果,導致柬幣的幣值一日數貶,
人民普遍存有「持美金最保險」的危機意識。


三雙手交會的剎那


湄公河的河良渡口是金邊市(位於干拉省)往婆羅門省的唯一通道,來往
的人車定要渡船過河,行程約十分鐘。我們經此渡口抵婆羅門省的發放地
點Tirocam時,已是八時二十五分了。  

發放前舉行簡單的儀式,省長儂得利先生致詞時表示,他代表所有的省民
對台灣慈濟表示萬分感謝,除了感謝慈濟及時送來大米和穀種外,上個月
所捐贈的抽水馬達,已發揮效用,他們對於慈濟的大恩大德將銘念在心。

王副總執行長表示,世界各地,只要有苦難的地方,慈濟都願伸出援手,
雖然物資援助的力量有限,但祝福的心意是無量的,我們以最誠懇的心祝
福大家。  

接著,德安師父和王副總執行長親自將第一份糧票送到災民手中,當我目
睹三雙手交會的那一刻,淚水不聽使喚地流下來──這一刻,是為歷史點
燈的時刻,也是台灣同胞對沒有邦交的國家、不同膚色的人民,再次發揮
清淨大愛的一刻。


迫不及待就地炊煮


也許是民風的純樸,也許是長期的苦難,災民們個個穿著破爛,面露飢容
,但他們知足、溫馴、聽天由命。當他們領到一大包一大包的白米時,黝
黑削瘦的臉上露出驚喜、感激的表情,有位老婆婆甚至還直要向德安師父
下跪禮拜!  

有災民一拿到米,馬上迫不及待地就地炊煮,一鍋飯配一包鹽,就吃將起
來,那種滿足的表情,令我們汗顏──想想生長在富裕的台灣,在不知不
覺中,我們浪費了多少資源?  

第二天的路程不但遙遠而且黃沙滾滾,路況的顛簸就如陳金發師兄形容像
「百摺裙」一樣,李宗隆師兄還因此而扭傷了腰。除了陸路之外,有些地
方需要水陸並行......雖然路途如此險阻,但慈濟人總是難行能行。  

即便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春桂、美華師姊們還是有辦法和災民唱歌同樂
,比手畫腳的談天,災民們綻出的笑容,就如當地的陽光般燦爛。  

發放現場,曾經看到一個光著身子的小男孩在撿掉落地上的米粒,後來見
著他累得在椅子上睡著了,手中卻還緊抓著那包米,酸楚不禁湧上心頭;
記得前不久才在援助盧安達的照片中看到這樣的景象,而今卻活生生的呈
現在眼前,戰火無情,稚子何辜?


災民跳起舞來


十二月八日,全體團員分成五組赴茶膠省進行最後一天的發放工作,沿途
路況更加難行了,有水路、陸路;陸路好像坐跳跳車,水路的船是迷你船
,每部都僅能容納六、七人,大夥兒得爬著進去,腳彎腰地坐著才成。 

茶膠省的發放總點在 Borey Cholsa ,省長蘇培倫先生看到慈濟為省民們送
來大米,直說:「今天是個好日子!」並在發放現場即興編了一首歌曲,
表達他心中的謝意,希望能藉由慈濟所送的大米,讓柬國的人民盡快站起
來。許多等候發放的民眾也情不自禁跳起舞來,整個現場氣氛相當熱絡。
雖說語言隔閡,種族不同,但超越國界的「愛」,已將彼此的心交融在一
起了!  

三天的發放工作順利圓滿地結束,十二月九日晚上八時二十分與近二十位
台商在金門酒店舉行聯誼茶會,陳金發、溫春蘆、林智慧等人與大家分享
慈濟人歡喜自在的人生觀;雖然只有短短一小時,卻滿室法喜。  

何速將軍告訴大家:這次的賑災,慈濟人不管在秩序或是行程安排、做事
的方法及態度,都帶給他們很大的教育和啟示,慈濟精神正是他們在行政
上必須學習的,希望能以慈濟精神,來帶動柬國的行政革新。


娑婆世間示現苦相的菩薩


帶著慈濟人的愛心和祝福來到柬埔寨,也帶著災民們無奈及苦難的神情回
到台灣;想到那綿延無盡、崎嶇顛簸的黃沙路,用樹糖葉和竹子搭建成的
高架屋,還有全身光溜溜望著陌生人直看的孩子,還有……再也不忍心繼
續回顧了。 

我終於瞭解到「一枝草一點露」的道理,在那麼惡劣的環境中,他們仍能
善良、樂天知命的生存下去,我想這就是趙文瑞師兄所說的:「他們不是
上帝遺棄的子民,而是娑婆世界示現苦相的菩薩。」  

每天我們都在行走,也處處留下足跡,雖然一步的腳印剎那間即消失,可
是我知道,慈濟踏在柬埔寨的足跡,是不磨滅的,將永遠烙印在柬國人民
的心版上,也永達留在慈濟的史冊中……

柬埔寨王國位於中南半島上,三面環山,北與泰寮兩國毗鄰,東南緊接越
南,西南面臨暹邏灣;湄公河發源於中國大陸青海省,全長四千五百公里
,貫穿柬國中央平原,是該國生命動脈。  

柬國總面積十八萬一千一百二十五平方公里,約為台灣的五倍大,目前全
國總人口數約九百萬人,其中百分之二十為華裔,行政區域畫分為二十一
省、三市、一百七十三縣。


帝國主義下的殖民地


柬埔寨(Cambodia),原為東南亞中南半島的古國,在西元第九至十三世
紀時期,勢力達到鼎盛,整個中南半島(含越南、泰國)均為其文化披被
的範圍。高棉 (Khmer)是該國最主要的民族,由其演繹的文化型態,亦
是該國的文化主流,是以「柬埔寨」與「高棉」,幾乎是同義詞。十四世
紀之後,該國曾淪為葡萄牙、荷蘭、英國殖民地,西元一八六三年起為法
國所統轄。  

一九三O年代,中南半島上的共產勢力建立,越南、寮國、柬埔寨等地的
共產勢力結合起來,為反抗帝國主義而戰。

歷經了二次世界大戰、越戰,列強顧此失彼,柬埔寨遂趁機逐漸脫離殖民
母國求獨立,然而,這段時期也是該國內部不同陣營的勢力為取得領導權
,而形成內戰的開端。


紅色高棉時代


一九七○年,儂諾將軍(General Lon No1)取代柬國皇室施亞努(
Sihanouk )執政;而具有左傾意識的流亡皇室施亞努,則在共產勢力「紅
色高棉」(Khmer Rouge)支持下,東山再起。

一九七二年,由施亞努領導的「柬埔寨國家統一陣線」(NUFK) 控制了
全國百分之八十五的領域。一九七五年,「紅色高棉」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於次年成立民主共和國;從此,施行了十六年的閉鎖政策,與外界杜絕
往來,對內,則極力脫離殖民地依賴式經濟生態,並將大量的都市人口遷
往農村,強行回歸自給自足式農業生活。在這段全面整肅時期,政局又幾
經嬗遞,死於饑饉、病癘、客死異鄉者,少說有百萬人。  

一九八九年,實行共產主義十多年的高棉,開始容許非軍方的企業成立,
集中式的農業允許變成小農耕作,土地可以代代相傳,並有民營交通運輸
;同年六月一日,更改國名為「柬埔寨王國」(State of Cambodia)。


結束閉關自守組成聯合政府


一九九一年之後,該國創設國會,並在聯合國協助下,正式結束了「紅色
高棉」時代,於一九九三年舉行大選,由自由獨立黨和人民黨組成聯合政
府,該國也重回世界舞台,結束閉關自守的時代。  

柬國擁有豐富的礦藏,以及肥沃的土地和無限的天然資源,然而,二十幾
年的內戰和天災,足以使該國經濟、建設破壞殆盡,民不聊生。  

今年六月起,柬埔寨豪雨不斷,造成湄公河氾濫,全國有十三省低窪地區
頓成水鄉澤國,尤有甚者,大水淹過的農田禁不起強勁東北風的吹襲,土
地嚴重龜裂,下種的秧苗幾近枯黃;這對方才走過長年內亂,百廢待舉的
苦難國家而言,無異是雪上加霜。柬埔寨政府雖全面展開救援,然而卻無
力負擔龐大復建工作,因此柬國內政部透過「中柬文經貿發展協會」轉來
求援信函。  

本著「尊重生命」的理念,慈濟總管理中心王副總執行長、德然師父等人
,十一月九日首次前往柬國實地勘災。在瞭解災情的嚴重性後,緊急捐贈
柬國二十部抽水馬達及一萬公升的柴油、機油,及時施水灌溉稻田、搶救
秧苗。  

懷抱著上人對國際慈善工作的理念和叮嚀,也帶著慈濟人對災民無限的祝
福,慈濟賑災團一行三十九人,在王端正副總執行長率領下,十二月五日
來到了遙遠又陌生的柬埔寨。在短短的幾天內親手遍布施,發放了一百六
十四萬八千公斤的大米與六百公噸的穀種,和婆羅門省、茶膠省八萬多人
結下了異國的善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