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探索台灣人性之美
世界醫師聯盟代表慈濟行
◎徐祥明
去年元月,世界醫師聯盟的代表與慈濟簽定援助「衣索匹亞三年期醫療重
建方案」合約,據說,代表們回到法國巴黎的總部後,在內部高層會議裡
,這項合作關係曾引發常務董事們強烈的爭議,其中最主要的反對論點在
於──台灣在國際社會上聲名不佳,與台灣的組織合作,會不會損壞世界
醫師聯盟的聲譽?

事隔年餘,世界醫師聯盟總裁一行三人於今年十一月中旬,專程前來台灣
,以數日光陰專心了解慈濟,並於臨別前的聚會中,表達願與慈濟成為長
期的工作伙伴。

究竟,是經由怎樣的歷程,使得情勢扭轉,使得既存的成見改觀呢?



世界醫師聯盟總裁貝納.剛融醫師 (Dr.  Bernard  Granjon),在該聯盟亞
洲顧問米榭爾.郎頌醫師(Dr.  Michel  Lancon)及發展部主任菲利浦.勒
維格先生(Mr.  Philippe  Leveque)陪同下,於十一月十二日自法國巴黎飛
抵臺灣,專程前來慈濟進行為期六天正式訪問。來訪期間,除參訪慈濟各
志業體,與志業體主管及代表進行座談以外,並數度與證嚴上人交換慈善
工作的推展經驗。



愛,不受國界阻隔


慈濟於民國八十二年一月間與世界醫師聯盟共同簽定合作計畫,雙方攜手
對衣索匹亞進行三年期醫療重建工作,開啟雙方合作首頁。方案展開之後
,本會曾兩度派員前往衣索匹亞,隨著駐衣工作人員,深入方案中預訂進
行醫療站重建的區域,與世界醫師聯盟人員有過相處的經驗。  

世界醫師聯盟任務部門副主任比亞崔斯小姐與筆者在衣索匹亞工作時,曾
告訴我她的信念,她說:「人類的愛不該被抽象的國界所阻隔」;從那些
長年留駐衣國的工作人員身上,我感受到這樣的信念被具體地實踐。  

今年七月底,為了救助盧安達難民,雙方再度攜手合作,共同在薩伊邊城
戈馬鎮及盧安達首都附近敘仰基鎮設立臨時醫院及醫療站。  

在雙方併肩合作救助地球村苦難鄰居的過程中,無論是世界醫師聯盟的全
職工作人員或是志工群,對慈濟人的慈悲心與工作態度留下深刻印象,讓
法國人甚至其他國籍的醫療志工,對臺灣根深柢固的惡劣印象產生一百八
十度的轉變。  

而慈濟與世界醫師聯盟合作的消息披露之後,聯盟在法國巴黎的總部更陸
續接獲十六封來自台灣醫護人員的書信,表示願意投入救援前線,這些激
發他們親赴臺灣深入瞭解慈濟的強烈動機。



來台灣探尋愛的根源


曾與慈院家醫科王英偉主任及總管理中心秘書室徐祥明主任一同前往盧安
達的菲利浦,於訪台期間,特別提起一段深刻的記憶。  

他提到在盧安達工作時,有天晚上他與王英偉醫師工作告一段落,於返回
住宿處途中,遇見一位內戰後浴火殘存的小孩急需救治。當時他們不顧盧
安達首都吉佳利市黑夜裡的驚慄與危險,立刻將小孩送到醫院。當時醫院
已是漆黑無人,王英偉醫師在簡陋的設備中進行急救工作,而菲利浦則在
旁充做助手,經過一陣忙亂,終於幫這位可憐的孩子度過危險期。菲利浦
說,當時他望著懸掛蒼穹的星斗,內心無限悸動──想著一位來自東方的
醫師,一位來自西方的慈善工作人員,在此之前互不相識,卻能同時奮不
顧身地在非洲大地上,救活了一位從不相識的盧安達劫後孤雛,這是多麼
感人的一刻!這樣的結合真是不可思議,唯一能解釋的理由便是──「愛
」。



因相同奉獻的心而相遇


為了探尋這分愛的根源,促成了他們的遠東之行。
  
在前後六天的行程堙AM•D•M•的友人們用了三天半的時間待在花蓮
,半天的時間在台北參訪,並參與外語隊共修。這是他們三人首度的台灣
行,此行的行程安排,他們希望全用以瞭解慈濟。  

當上人在早課時間見到他們,事後詢問是否習慣早起,是否覺得疲累時,
剛融總裁告訴大家:住在法國南部的他,經常要搭四小時的高速火車到巴
黎M•D•M•總部參與早上八點的會議,出門的時候,還看得見星星呢


十一月十五日在慈濟醫院第一會議室的正式簡報會中,世界醫師聯盟總裁
剛融醫師臨時決定送給上人一份特別的禮物。  

他從西裝前緣取下了一枚跟了他十五年的世界醫師聯盟徽章,這個徽章打
從世界醫師聯盟起創之初便跟著他,甚至跟著走遍所有他曾參與賑災工作
的地方,這徽章對他而言自是彌足珍貴,但唯有這麼珍貴的禮物,才足以
充分表達他對慈濟的感動與敬意。  

這幕感人的畫面,除了展現剛融先生的至情至性,也更令人體會到:一個
抱持犧牲奉獻精神,義務推動慈善工作的長者,當他遇見證嚴上人,有緣
與同道知音攜手合作時,他內心是多麼地興奮與踏實。



尊重生命,肯定人性


在隨後的致辭中,剛融總裁就他對於慈濟理念的認識與體會,理出四項與
M•D•M•的共同特質:  

首先,雙方均是獨立於政府體系的組織,所從事的工作,常是政府力所不
及的範圍。救援者與救援的對象之間,不牽涉任何利益關係,也決不基於
利益去從事援救,救援的對象均是苦難的人們,且不分國籍、種族。  

其次,「尊重」原則是雙方共同強調的,希望給予對方合乎需要的援助,
而不是基於錯誤認知的給予;並且,著重對方日後是否可因此而自立,可
繼續讓硬體設備發揮功能並完好地維護。  

第三,是對於責任感的堅持。所有的行動均抱持著負責任的態度,尤其是
在基金的運用方面,更要用其所當用,發揮每一分錢的作用。  

第四,是一種慷慨的心。彼此的成員,絕大多數是志工,即使有少部分的
人,因著行政組織運作的需要,而成為支薪的工作人員,然而,由於他們
的工作量及工作態度,遠超過於薪水所能夠給予的程度,因著這分志願的
心,參與者均被視之為志工。這份慷慨,也展現在廣邀有心人來共襄盛舉
的行動中──不是只有我們自己去從事救援,也希望有志一同的人都可以
同來參與。

M•D•M•雖然不是一個宗教團體,參與者也不見得都有宗教信仰,然
而,志工們均是基於人道主義及對於人的價值的肯定而相聚集,這些,從
信仰佛教的慈濟人身上,也感受得到。



多角度省思國際賑災


筆者在世界醫師聯盟代表來訪期間,主要協助部分翻譯工作,並安排各項
參訪與會議行程;在六天的相處中,筆者除了在會議中,就正式的議題與
代表們進行討論,私下也廣泛地與他們交換各類觀念與心得,個人覺得獲
益良多,在此僅就他們所提出的若干國際賑災工作心得,與諸位分享,希
望能藉此給予彼此多角度省思國際賑災的機會。



☉尊重原則

「賑災工作的目標,是為了解決被幫助者的困難,而不是為了遂行捐助者
的行善動機」──這是亟須倡導的觀念。  

賑災必須尊重被幫助者的生活模式、意識型態及文化背景,以被幫助者最
覺受尊重的模式賑災,且針對所需提供援助,這才是正確的國際賑災態度
;否則解決了災民物質的困難,卻造成災民心靈創痕,這樣的賑災意義何
在?  

美國政府是目前全世界參與國際賑災工作最為盡力的政府,我們卻也發現
,曾接受美國政府幫助過的許多地區,當地民眾不但沒有感謝美國政府,
反倒是掀起強烈反美情緒,這是值得深思的現象。  

國際賑災涉及不同地區的種族、文化、宗教、語言、意識型態、生活水平
及習俗等等差異,我們必須尊重其間的差異,而不能一味地或一廂情願地
以自我模式,強加諸於受助者身上。美國政府在賑災同時,過分強調其民
主制度與人權思想的優越性,或許在無形中讓受助者感到難堪,甚至忽略
了受助者的自尊心。



☉慈悲要有智慧

國際賑災工作的方法必須特別講究,如果不經深思熟慮,貿然進行,常常
會發生愛之適足以害之的結果。  

舉例來說,非洲一些地區發生饑荒,某些知名國際賑災組織立即運送大量
食米前往,糧食供應量非常充沛,幾乎可以滿足每個居民一年的糧食需求
,這表面看起來似乎是件功德圓滿的好事,實則造成了這個地區第二年發
生更大規模、更嚴重的饑荒,餓死了更多的居民。  

原因是救援組織給了當地太多糧食,造成這些習慣了難民生活的民眾不再
從事耕作──他們以為外國人還會再來救助,接受外援比自己耕作有保障
,因為即使辛勤耕作,如果遇到旱災依舊化為烏有,索性不耕種了。結果
田野荒蕪,土質惡化,耕地淪為瘠土,造成萬劫不復的後果。  

從這例證我們可以瞭解,做任何一件事,確實要從多角度深思熟慮,不可
率意而為,這也是上人經常提醒弟子要「多用心」的原因。



☉效率考量

不但商業公司須考量效率,賑災工作更是如此,在有限資源條件下,如何
讓最多難民得到適時適量幫助,是從事賑災工作者必須費心思量的。效率
考量包括「賑災管道」的效率。  

所謂賑災項目的效率,世界醫師聯盟認為,慈善組織應提供給難民的是最
基本的需求,協助難民度過最困難的關卡,以便將有限的資源救助最大多
數的難民。  

至於賑災管道的效率,便是要考慮賑災管道的客觀配合條件。例如國際對
索馬利亞的救援工作顯得非常沒有效率,原因是索馬利亞內戰不止,國際
大量供應的物資不是淪為軍頭們的後援物資,便是大量棄置於模加迪修港
外,可憐的災民們得不到援助,而國際資源也形成嚴重浪費。  

因此,從事賑災工作者如果無法高效率地運用慈善資源,對多數的難民而
言,是非常殘忍的;證嚴上人經常開示賑災工作的基本要素便是──眼看
得到、腳走得到、手伸得到,這也正是許多現代管理大師所倡議的效率化




☉賑災與教育

世界醫師聯盟總裁剛融先生說,當他們開始進行一項賑災工作時,必須同
時想到當賑災方案結束時,受助者能否繼續維持賑災的成果,進而能靠自
己的力量站立起來,改善自己的生活?因此賑災過程中也必須加入教育的
工作,這也正符合慈濟所強調的「給米吃不如教他如何種稻」。  

世界醫師聯盟在非洲所執行的醫療重建工作,便非常重視教育工作,除了
對當地醫護人員進行專業訓練、對民眾進行衛生教育外,更透過不斷地交
涉及溝通,影響當地官員的行政方式,同時也要求當地民眾一同加入重建
工作,讓居民不會將醫療站或醫療資源當成外來的禮物,而是當地民眾共
同努力的心血結晶,如此民眾自然會將這些投資當成自己的家產般愛護,
也會長久地持續維護這些建築與設備,當國際組織離開時,這些醫療設施
方能永續性地正常運作。  

慈濟在推動賑災工作上,不但重視有形的教育,更重視對災民們的精神感
化,我們希望能透過對災民的愛與尊重,在他們內心深處植入愛的種子,
有朝一日發芽茁壯,使這些曾受幫助的人們,也能本此愛心去關懷其他需
要幫助的人們。



盧安達悲劇值得世人警惕


世界醫師聯盟代表一行三人,在與證嚴上人交換工作經驗過程中,他們非
常驚訝許多國際知名慈善組織可能犯的錯誤,或經歷許多失敗所匯聚的經
驗,在慈濟不但是知之甚稔,而且運作熟暢,讓這三位遠來的朋友不得不
佩服上人的智慧。  

剛融總裁曾四度前往盧安達實地參與賑災工作,當他返回法國時,曾經向
法國總統密特朗面報盧安達情勢。他說,盧安達在內戰前是「非洲的瑞士
」,人民生活條件比一般非洲國家好,是非洲人豔羨的淨土樂園;誰料只
因政客的野心及社會族群的對立,短短四個月中爆發內亂,天堂樂土淪為
本世紀人類最悲慘的煉獄。剛融總裁對密特朗總統提出警告:如果法國人
不團結、社會不和諧,難保法國不會成為第二個盧安達。  

的確,放眼世界各地災難,有許多地方不是導源於天災或外力侵略,而是
內部不和使然。臺灣是個寶島,在這塊土地上的兩千萬人民所過的生活,
與地球上其他地區相比較,真值得知福惜福。  

但是近年來,過度的泛政治化訴求,讓寶島浮現了一些令人不安的現象,
世界醫師聯盟的來訪,除了交換賑災工作經驗以外,剛融總裁以盧安達為
警喻的一段話,對此時此刻的臺灣,也正是我們的社會所應該引為省思與
警惕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