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停靠在大愛懷抱
◎陳玉芳
一個本來游離在失落邊緣的孩子,因著眾人的關懷和付出,
又回到生活的正軌,正認真地用雙手創造出一條自己的路來。
一個自以為被遺棄的孤兒,因著眾多的祝福和接納,
反而成為大家的孩子,擁有無盡的溫暖。

  


芳興,一個眉清目秀的十五歲男孩。

媽媽在他出生滿周歲時就離開了家;爸爸是遊覽車司機,只得帶著襁褓中
的他到處雲遊,亦或留著年幼的他守著家。除了孤單的感覺襲擄,蚊蟲則
在他的身上留下一堆「紅豆冰」的捻記,紅紅腫腫又帶著癢。

七歲那年,唯一的家人──爸爸因病離開人世,芳興成為孤兒。從來,叔
叔和嬸嬸收養了他,待如親生的孩子。

小時候的芳興,乖巧而文靜,放學回家即安靜地待在家中,大門不出二門
不邁的。升上國二時,芳興卻開始逃學翹家,理由是──想外出工作,因
為「嬸嬸很疼我,所以我要賺錢養她……」他如此說道。

如此單純的想法和行為,卻讓嬸嬸心碎無比,因為,在她心中,早已把自
己當成芳興的「媽媽」,如此怎捨得讓年歲仍稚嫩的孩子去流浪?

今年二月,慈濟人發現嬸嬸這一家人,男主人因病往生,全家生活陷入困
境。經實地訪查後,決定將其納為慈濟長期照顧戶,提供適切的生活補助
;更藉由這般機會,慈濟人的陪伴和關懷,讓芳興重新有個美好的開始。



潔淨溫馨的小屋


在一個秋陽流亮的午后,和三位師姊驅車探訪嬸嬸。車行繞過許多窄街小
巷後,停在一家突出的大門前。

師姊呼喚著一聲聲徐嬸嬸的名,一陣陣助走杖撞地的聲響傳來,原來是老
奶奶前來開門。師姊忙道:「阿嬤,慢慢仔來。」入得門內,睡眼惺忪的
嬸嬸正整著衣裳迎向前來。大白天的,怎個是安寢度過?原來,嬸嬸為著
婆婆白日無人陪伴,改上工廠的大夜班,每天晚出早歸的。「伊真孝順,
驚阮無當吃(怕我沒得吃),攏省起來給阮吃。」阿嬤急著告訴人嬸嬸對
她的好。

斗室內,光線昏暗不明,暈黃燈下的客廳卻是溫暖而整齊,地面無一散落
的家具紙屑,顯見女主人的用心。就在眾人的期盼下,嬸嬸再次回憶往事




將姪兒視如己出


當大伯嚥下最後一口氣時,她就明瞭,這個孩子將是她一生的守候。

六歲的孩子,有些更事,有些懵懂,在還弄不懂人世間的愛恨別離、生老
病死時,就得面對找不到媽媽,喚不著爸爸的生活。嬸嬸和叔叔在心疼之
際,即使自身的生活並不寬裕,仍把芳興帶回家中,悉心呵護照顧。

「伊若給伊囝仔十元銀(給自己的孩子十元),一定也給芳興十元。伊有
夠好啦!」老奶奶講著在旁觀察到的情景。嬸嬸自己也有三名孩子,但心
中卻從未有過差別,孩子擁有的東西,一定也不會少芳興一份,絕不讓他
受到一絲不平或委屈。

芳興怎麼稱呼嬸嬸呢?「他都是叫我阿姨,可是他小時候有一次,跑來問
我說:『阿姨,我以後可不可以叫你媽媽?』我聽了好高興,滿心歡喜答
應了,只是他從此沒有再提過……可能害羞吧……」聽得出口氣中有絲絲
的期待和失望。想不到多年前的一句童言,竟讓嬸嬸記掛至今。



堅毅對人世滄桑


嬸嬸的先生本是一名油漆工,收入不多,卻也足夠一家子平淡過日子。但
三年前的一場病,卻奪走先生的健康,幾年來,不斷地進進出出醫院,又
或四處求醫求藥。這期間,生活困頓無著落,嬸嬸只得不停的接家庭代工
,沒命的縫製旅行袋,因為家中的孩子嗷嗷待哺、婆婆中風待照料,先生
的生命待延續……這一切,她都平靜沈穩地承受下來,只為了──保全這
個家。

今年二月,丈夫終究不敵病魔的摧殘而撒手人間。嬸嬸一下子頓失心中依
靠,那個支持自己咬緊關走下去的親密伴侶就這樣走了,留下她一個人獨
自面對人世的滄桑和磨難。

雖然孤單,但她從未倒下去,毅然扛起生活的擔子,走入電子工廠當女工
;更為了陪伴害怕寂寞又需人照料的老奶奶,於是選擇了能夠晨昏定省,
卻日夜顛倒的夜班生活。每當夜幕低垂,星月掛空,大多數的人正欲沈浸
夢鄉時,卻是她開始打點準備上班之際。騎上那輛舊蛌爾}踏車,一路踩
踏著,從板橋越過大漢橋到座落在中和的工廠。

嬸嬸說,只要半個小時即達,路程不算遠啦。但是,一個人在暮黑之中踩
著單車,路上人影鮮少的,卻是一種冒險。果然,前不久嬸嬸還被輛小客
車追撞,腳上的傷仍痛著。為什麼不改搭公車呢?原來是來回須轉搭四班
車,車費要五十元,心疼哪,這些錢可以省起來當生活費呢。



慈濟人走入生活


一個年屆四十的女子,要獨力負擔家中六口的生活,還得打理老老少少點
點滴滴的瑣碎小事,雖然嬸嬸未曾喊過苦,看在慈濟人的眼中,卻是不忍
。於是,今年二月,經由培訓委員林榮助師兄提報,三月訪查,四月即開
始補助。從此,嬸嬸成為慈濟的照顧戶,也才教許多慈濟人見識到嬸嬸面
對人世無常和滄桑時,那種堅毅的生命力。。

嬸嬸一家子現在有個水泥造的堅固的家,慈濟的補助恰好可抵每月的房屋
貸款。在有著三房的公寓一樓,嬸嬸將附有的地下室也隔成房間,讓每個
孩子都有屬於自己的的天地。我們拜訪時,才發現嬸嬸正清理地下室,怕
不通風的水泥地飛灰塵揚損及孩子的呼吸順暢,於是自己準備材料,向人
詢問方法,一個人就把家具搬來移去,仔仔細細的貼著地磚,細心呵護著
這個溫暖的城堡。不禁想問她苦嗎?累嗎?「痛苦也是過日子,歡喜也是
過,何苦愁眉不展終日自傷?精神可以醫病!」嬸嬸臉上釋懷的笑說明了
一切。



芳興的心事


唯一令嬸嬸記掛得緊的是芳興這孩子。他從讀國二開始,已逃學翹家好幾
回,最長的一次竟長達十一天。每次都讓嬸嬸焦急不已,騎車四處尋找失
去蹤影的孩子,就像找尋遺落的心肝寶貝般。有一次,還是託社工員找回
來的。

在芳興的執意下,社工員將他送往孤兒院。嬸嬸只說得出一句話:「小的
時候,都未曾想過帶你去孤兒院,都帶這麼大了……。」嬸嬸講起這段事
總忍不住哽咽。但芳興待一天罷,即打電話回來說想回家了。

在芳興的流浪記中,總有一、兩個夥伴同行,有的孩子來自破碎的家庭,
因為得不到足夠的溫暖而出走;有的孩子則是想出來追尋「自由」。他們
共同一致的目標,是找一份工作來養活自己,途中常得露宿街頭、「石頭
公園」、或小學操場。「最痛苦的事是沒得吃、沒得睡,還有成群的飛蚊
追著咬!」芳興說。

流浪的過程如此辛苦,為什麼還捨棄衣暖食飽的家而活找罪受呢?除了可
以躲開奶奶叨叨絮絮的責罵外,芳興說:「因為嬸嬸很疼我,所以我要賺
錢養她,我要讓她過得快活!」一個在師長眼中翹課逃家的問題學生,初
發心竟是基於如此善良美好的心思。



停靠在愛的懷抱


芳興和慈濟人結的緣也真深。曾有一次,在流浪的途中巧遇靜幸師姊,於
是師姊帶他回家,煮了頓好飯菜給他解飢,還外加一場佛法的因緣果報以
及一番人生大道理宣講。七月,張慧貞師姊將此案訪查工作,交予同住板
橋的蘇足師姊以就近照顧。更由於蘇師姊有親身經歷的親子問題,於是開
始和芳興熱絡互動起來。

「『同理』孩子的心很重要!」她從不告訴芳興該怎麼做,也不談為人處
世的道理,她只是耐心地去瞭解他的想法和需要。在得知芳興有想回饋嬸
嬸的念頭時,師姊只對他說:「你既不愛唸書,也不工作,那要如何報答
嬸嬸呢?想想你最有興趣的事是什麼?」過沒幾天,芳興決定從事修理摩
托車的工作。師姊則和他分享當學徒和業務員的差別和限制。鼓勵而不放
縱,尊重而不強制,扮演諮詢而非主導的角色,加上朋友般的立場,所以
贏得芳興的信任。

現在的芳興已在一家機車行落腳,師傅是蘇足師姊先生熟識,對待這個小
徒弟也好,供吃給住,且讓芳興和自己年紀相彷的小兒子同睡一塊兒。甚
至擔心他會無聊,一有空時,還自個兒開著車載芳興出去玩逛呢!

蘇足師姊三天兩頭就往車行跑,看著芳興日益豐腴的臉頰和笑靨,心中歡
喜就不止息;女兒和兒子偶爾也會帶個課外讀物,不時的探望這個可愛的
小弟弟。難得的是,芳興也常主動打電話給師姊,報告最近的適應情況和
心情。嬸嬸更是三不五時就過去看孩子,有時只是站得遠遠的,定定的看
著芳興埋首苦幹的模樣,也就安了心。但嬸嬸仍隨時把電話號碼帶在貼身
的小包包內,絲毫不敢馬虎。



無私無求的大愛


一個本游離在失落邊緣的孩子,因著眾人的關懷和付出,又回到生活的正
軌,正認真地用雙手黑滋滋地抹出一條自己的路來。一個自以為被遺棄的
孤兒,因著眾多的祝福和接納,反而成為大家的孩子,擁有盡的溫暖。

這世上,有一種愛,是無私的、無所求的,是清淨無塵染的,名叫「大愛
」。從嬸嬸、芳興和慈濟人的互動之間,我真看到了這分此情不渝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