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人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全方位的環保媽媽
◎張瓊齡
向來省儉持家的林翠雲師姊,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
挖掘環保死角、實踐環保觀念,力行「在生活中時時學習,
在工作上處處修行」的生命信條。




「我的伯母是個回收ㄌㄩˇ ㄍㄨㄢˋ,還有ㄊㄧㄝˇ ㄍㄨㄢˋ、紙類
的人。她跟我說:『少用ㄌㄩˇ ㄅㄛˊ包、ㄅㄠˇ麗ㄌㄨㄥˊ,因為會
ㄨ ㄖㄢˇ ㄏㄨㄢˊ ㄐㄧㄥˋ。』我覺得伯母是一位愛ㄏㄨㄢˊ ㄐ
ㄧㄥˋ的人,我長大也要學習伯母,做個愛ㄏㄨㄢˊ ㄐㄧㄥˋ的人。」

這是一位住在花蓮美崙地區的小受友所寫的作文,文中所說的「伯母」,
名林翠雲,他們之間並沒有親戚關係,但是,由於這位「伯母」把鄰近的
孩子都當成自家子女來疼愛,相對地,孩子們也視她如親族長上,將她的
叮嚀銘念在心。



滿盈的慈母心


「結婚二十多年,只生了一個女兒,長久以來,心中總覺得遺憾。直到聽
聞證嚴上人開示:『把普天下年幼者皆視為子女』,這個心結才算真正解
開。」

過去,翠雲師姊見到別人家兒女成群,不免欣羨又悵惘,後來,隨著心的
轉換,坦然將滿盈卻沈潛的母愛播撒開來,於是落寞感消失了,她感到知
足。

一分慈母心,不僅展現在鄰里間的相對待,這樣的特質,落在工作領域也
展露無遺。

「民國七十五年,我們從『做土水』(泥水工)改行開洗衣店。創業初期
,生意有限,我繼續為人縫衣、修改衣服。有一次,一個阿兵哥知道這兒
也幫人洗衣,回去部隊裡帶了一大批衣服過來;接到這筆生意,除了心裡
高興,也想著要回饋顧客。」

那時候,她透過免費縫臂章、繡名字作為附帶的服務項目。漸漸地,因著
地緣關係,洗衣店的主要顧客,有不少來自軍警界人士,這些人又多是離
鄉背井的大男生,師姊在幫他們處理衣物時,看見磨了洞、脫了線、掉了
鈕扣的,是順手縫補起來,雖是小小的動作,卻大大地觸動男生們的心,
「這些出外的孩子,大概想起媽媽吧!他們習慣到我的洗衣店,也找我縫
縫補補的。」

這段好緣,延續到民國八十二年,當慈濟舉辦「福滿罐」集零錢籌醫學院
及醫療網的行動,阿兵哥們也從師姊這兒領了撲滿響應。



在家裡當志工


目前是花蓮地區培訓委員的林翠雲師姊,於八十年度慈濟大陸賑災之際,
在鄰家為人量製衣服時,恰逢委員前來收取功德款,從旁聽聞了慈濟事跡
,而主動發心加入菩薩道行列。

「我對於宗教頗有好感,過去也常受修女之邀,到教會一同唱聖歌、聚會
,或者去道場聽道。雖然我很樂意親近宗教,但從未曾像慈濟給予我的觸
動──當我第一次進精舍,就知道,我找到了!」

她喜歡到精舍,願意參與慈濟的活動,也期望能到慈院擔任志工……然而
,全由自家人經營的洗衣店少不了人手;他們為了方便顧客,營業時間更
長達十六小時;住了幾十年的老房子,因著營運的擴張,顯得不敷使用,
正蘊釀要改建……

「上人說過:『在生活中時時學習,在工作上處處修行。』我想,縱使無
法出門當志工,在家裡也可以當志工!」

從店裡面堆積的逾時未取衣物,她獲取了初步的靈感,「有些衣服的料子
不錯,稍加處理,即煥然如新。」於是,她展開長期性的舊衣義賣工作,
每一件洗燙好的衣服,就掛在門前騎樓的活動衣架上,來往的人們若是看
中意,便以五十、一百元的代價取走;好些人知道這項義賣活動,也源源
不斷地提供家中多餘的衣物,「較平常不適合義賣的衣服,洗淨後,我將
它們轉送給家扶中心,或是給外籍勞工當工作服。」

而素來儉樸的她,從此更沒有機會添購新裳了──她與唯一的掌上明珠,
就從義賣的舊衣中取得所需,把買衣服錢捐了出來。



全天候的環保志工


花蓮地區的慈濟委員,自八十一年七月份起,全面推動紙類資源回收,固
定於每月第一個星期日,在全市設置數十處臨時定點,以做為觀念宣導及
回收物集中處。

翠雲師姊除了響應這項活動,也在居所對街的空地設了一處常態定點,作
為平時鄰近地區回收物集中處;而有感於「餿衣桶」的消失匿跡,她則在
回收站旁的竹子林做堆肥,讓有機的菜葉果皮,化為大地的養分。

她經常一早起來清掃街道;在忙完了十六小時的店務後,又乘著夜晚去做
資源回收;每每垃圾車收過垃圾後,她都還要跟在後頭收拾善後,「垃圾
車總難收拾得徹底,也有人錯過了時間又把東西亂扔,我想,若是多付出
一些心力,把環境維持住,久了,大家總有感覺的。」說也奇妙,倒垃圾
的人們看著垃圾集中處似乎乾淨了起來,大家便也自然地形成「垃圾傾倒
倫理」,髒亂的情形日益減少。

平日,師姊也提供「到府收載」回收物的服務,店裡那部送貨用的廂型車
,除了載送整理好的衣物給客戶,回程的時候也擔任把客戶家中的回收物
載返的功能;只要知道哪兒有東西可收,再遠她都願專程前往。

有一天,在花蓮女中念書的女兒告訴她,塑膠袋是垃圾場的頭號毒瘤,既
不宜焚燒,掩埋之後又是千年不壞,而在生產製造的過程亦形成環境污染
。致力資源回收再利用的翠雲師姊,此刻意識到,恐怕那些不能回收的東
西,更是環境的大問題呢!

即知即行的她,馬上又把矛頭指向自家的洗衣店,明知道紙袋的成本高於
塑膠袋,且必須大批訂製,廠商才肯承包,但著眼於整體環境問題的改善
,她毅然改採再生製造的牛皮紙製作包裝提袋,並在提袋兩面印上環保漫
畫及說明,呼籲客戶隨手同來維護環境;至於不得不用來包裝長衫、西服
套裝的大型塑膠套,她則斥資購買有經濟效益的包裝機,並選用較薄的材
質,以減少塑膠的用量。

店裡的顧客,都認同這樣的作法,不僅自動重複使用紙袋,有的更自備袋
子,連紙袋都省了下來。想起那一大批堆在家堙A老是用不完的紙袋,翠
雲師姊的心情,總歸是歡喜的。

順著女兒的因緣,她也進一步結識了幾位任教於花蓮女中,有志於推動環
保行動老師,並經常配合由這群老師、家庭主婦為班底組成的「環保工作
隊」,進行理念的宣導及實踐的行動,從而拓寬了她「在家裡當志工」的
視野。



大處著眼˙小處著手


已經習慣於「用過即丟」、「汰舊換新」、「眼不見為淨」的人,提起做
環保,只要興起「麻煩」、「哪有閒功夫」、「個人起不了大作用」的念
頭,就怎麼也跨不出腳步;但是,對於真正實踐把環保和生活相結合的人
來說,無非是重新養成具有環保觀的生活習慣,初時需要刻意調整,久而
久之,習慣成自然,既是習慣,豈有麻煩可言?

向來儉省持家的林翠雲師姊,要成為一名生活環保實踐者,在心態上、在
行動上,並不需要經過太大的「掙扎」,便能夠勝任愉快;難得的是,她
能夠「大處著眼、小處著手」,把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環保死角」給挖掘
出來。

「新房子建好了,舊家具我一件也沒扔,舊房子的建材,我特別代要仔細
拆卸,保持完整,以便再運用。」翠雲師姊沿著樓層,一一介紹每件家當
的來歷:這是垃圾堆撿回的古董桌子那是當年結婚陪嫁的衣櫃、和室的木
拉門是從舊房子移置過來的、桌巾是一件大圓裙所改製……步上頂樓,眼
前景象更教人歎為觀止-原來的老平房,竟在透天樓房的頂層復活了,「
我們親手把老家重新搭建起來,可以曬衣服,也可以隔熱。」「做土水」
原是他們的老本行,於是,夫妻倆花了幾個月的工夫,乘著餘暇,一切自
己來,連鋪設頂樓地板的石材,都是來自友人現成免費的材料。

近午時分,翠雲師姊帶著幾個大大小小的便當盒去市場買些現成的素菜,
「晚點過來的話,老闆還會多給我一些,大家很熟了,都迶意算算。」其
實,她並不是貪佔便宜,只是想到那些販售不完的菜餚,與其被丟棄處理
,還不如多少幫著消化掉。



生活、工作皆修行


在講求分工的現代社會裡,洗衣店已是不可或缺的街景之一。從北到南,
從西到東,所有的洗衣店,幾乎都會安上幾面落地大玻璃作為門面,教人
遠遠地便能直透玻璃門,看見那一套一套,洗燙得服服貼貼,等著被人取
回、穿著,以標示身分的「門面」。

在翠雲師姊開設的洗衣店裡,自然也少不了幾扇這樣的大玻璃門,只不過
,那教人過目難忘的,不是門後琳瑯滿目的衣衫,而是那一列鐫在玻璃門
上:「在生活中時時學習,在工作上處處修行」的生命信條。




附記:

花蓮市政府清潔隊已正式於八十三年八月份起,於每週日推行全面資源回
收行動。欣見官方能夠承擔收載大任,往後,慈濟人除了平日繼續從事定
點回收、受理機動性收載服務,另將朝向認養道路、淨街等項目,以善盡
花蓮市民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