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萬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感恩的心
◎陳美羿
她出生在鄉下,一個貧苦的家庭。六、七歲就要煮飯做家事,小小年紀,
到處幫佣,賺取微薄的工錢,給父母貼補家用。

婚後,面對嚴厲的婆婆,還有大伯、小姑……一大家子,生活因窘。後來
,她開始批魚蝦販賣。曾經,她推著販車,老大跟在車後,背上揹著老二
,肚子裡懷著老三,在烈日下、風雨裡,沿門叫賣,吃盡苦頭。

百般困頓艱苦,難不倒堅強的她,憑著卓絕的毅力,走過坎坷歲用,她始
終抱持誠信、樂觀,和一顆感恩的心。從推車、擺攤、到大型冷凍水產批
發零售,她白手起家,建立一片事業,令人稱羨讚歎。

這不是日本連續劇「阿信」的故事。她叫「王來香」,慈濟功德會屏東區
委員。

很多人告訴她:妳的故事好像「阿信」喔!

她是台灣版的「阿信」,但是比日本的阿信幸運些,因為她遇到了生命的
導師──證嚴上人;遇見了真善美團體──慈濟世界。

去年底,她賣掉一塊土地,所得全部捐給慈濟;今年,她在先生和三個孩
子的支持下,毅然結束水產生意,全心投入社會義工的工作。


※※※


四十多年前的台灣,貧窮又落後,王來香出生在屏東鄉下一個孩子眾多的
家庭。

家中本就食指浩繁,加上父親嗜賭,經常弄得三餐不繼。「父親賭輸了,
債主就來家裡把唯一的一小袋米揹走,害得我們沒米下鍋。」

母親外出工作,六七歲的來香揹著弟弟生火煮,小小年紀就會體諒媽媽的
悲苦。



賣勞力、幫佣協助家計


就讀小學時,幾十塊錢的學費都是年頭到年尾,分期付完的。星期假日,
她跟著大人去打工,做的都是賣勞力的工作。

小學畢業當天,親戚帶她到屏東市幫佣。晚上,面對一對慈祥的老夫婦,
她吃不下飯,反而思念起破舊的家,以及家中的父母兄弟姊妹,於是,她
不告而別。「身上沒有錢,我就摸黑回家。」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走
了兩個多鐘頭的長路,半夜敲開家門,把父母嚇了一大跳。

第二天,她到另一家去幫佣。主人家的先生在警局上班,太太做洋裁,來
香要煮飯、洗衣、帶孩子、擦地板(一到三樓),還要接聽電話、上市場
、跑銀行,百忙之中還要幫女主人做衣服。靈巧的來香,不久就學會一手
精湛的裁縫,可以為全家人裁製新衣。

乖順的來香,把幫佣所得的工資原封不動交給母親。主人家裡也很疼愛她
,做了幾年,來香手腳連續長瘡,不但不能做家事,反倒是女主人為她煮
飯、洗衣、服侍她,無奈之餘,她才在萬般挽留下離職。

病好後,她跟著友伴到鳳梨工廠、汽水廠當女工,最後還到一家木材廠工
作。雖然她才小學畢業,但是聰明加上細心,廠裡複雜瑣碎的帳一經她的
手,筆筆都清清楚楚。老闆對她賞識有加,視她為得力助手,經常給她額
外的獎賞。



夫妻共同為生活打拚


十八歲那年,木材廠來了個羞澀稚氣的大男孩,來香好奇地問他:怎麼不
去讀書呢?怎麼那麼小就來工作呢?其實他不小了,甚至還大她一歲呢?
他叫「邱溪海」,因為家貧,連小學都沒唸。

共事了一段時間,廠裡傳出風聲:邱溪海對王來香有意思,想要娶她「做
某」。有人道:「唉呀!免談啦!第一、邱溪海不識字;第二、家裡那麼
窮;第三、他媽媽好厲害,來香才不會嫁給他。」

「前世姻緣,註定我該嫁他。」來香說:「聽了那些話,我想:第一,不
識字我可以教他;第二,人窮志不窮,錢是人賺的;第三,婆婆再厲害,
只要我乖,應該不會有問題。」於是來香開始教溪海讀書識字,待他服役
時,兩人已可書信往返。

二十二歲結婚,溪海尚未退役。來香與婆婆、大伯、小姑共住在租來的破
屋裡,那是屋簷延伸搭建的。她挺著大肚子,挑水、煮飯、洗全家人的衣
服,苦日子中有一絲盼望,盼望夫婿退伍還鄉的日子。

先生退役了,沒有一技之長,只能到處打零工,日子依舊不好過。孩子相
繼出世,來香跟先生商量:「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來嘗試做做小本生
意。」

於是透過朋友的幫忙,來香批了一藍鮮蝦來賣。第一次做生意,就賺了七
十幾塊,夫婦倆興奮極了。陸陸續續,有時賣魚,有時賣蝦。來香挽著籃
子沿街叫賣,後來買了一輛腳踏車,就比較輕鬆了。

先生天性羞澀,到海邊批了魚貨回來,販賣的事情就教給太太。「那時候
想錢真是想瘋了。一大早揹著孩子出去做生意,過了中午回到家才把孩子
解下來,孩子餓得軟趴趴的,連吃奶的力氣都沒有。」來香說。

懷老三的時候,她照常出去做生意。老二揹在背上,老大跟在車子後頭,
母子三四個,一起頂著烈日,冒著風雨討生活。



勤奮賺錢「置產」


她賣的魚蝦一定品質新鮮,價錢公道。賣出口碑後,她在屏東後站公勇路
做定點販賣,減少奔波辛苦。民國六十八年,正式進駐和生市場,生意更
加穩固。

勤快又節儉的來香在老大上小學時,就勇猛的買了一間房子。「沒有自己
的房子太不安定了。」搬家搬到害怕的來香如此說道。很有投資概念的她
搭民間互助會,又向銀行貸款,把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變為可能。

真正促使她把金錢作為最有效利用的事是:被倒了錢。

朋友向她周轉金錢,來香一向來者不拒,終於在七十二年的時候,被倒了
二百多萬;不但要不回來,還被債務人奚落一番。來香痛定思痛,心想若
身邊有錢,眼見他人有困難,不借心不安,借了反傷友誼,不如就把錢「
用掉」。

她用錢的方法是搭會、買房子、買土地,向銀行貸款。漸漸的,她的資產
多於負債,沒有現金,卻有很多不動產。

民國七十三年,她建了個大型的冷凍庫;批進遠洋漁船的花枝、小卷,一
次進貨資金達千萬元以上。有中小盤商向她批貨,也有大宗的顧客,如軍
營、餐廳、辦桌外燴的,當然她更努力的投入市場零售。

「晚上我把魚貨拿出來退冰解凍,凌晨兩點鐘起來清洗整理,天未亮就要
載到市場去賣。」冰冷的水使得手指都凍僵凍裂,但能吃苦的來香還是甘
之如飴。

有人說:賣貨頭,削貨尾──賣到最後剩的就便宜賣掉。但來香捨不得,
她把「貨底」一一洗好、切好,送自助餐店,可以賣更好的價錢。朋友都
說她:何必那麼辛苦!但她認為:這是賺工錢,只要多用點心,就可以賺
合理合法的錢,為何要放棄呢?

「媽媽她是一個人當兩個人用,一天當兩天用。」來香的么兒邱國力為她
做了最好的註釋。

婆婆中風後,來香把她接到家裡奉養照料。除了延醫治療外,也聽一些學
佛的朋友建議,為婆婆「做功德」,舉凡水懺、梁皇寶懺、水陸法會等,
來香皆布施結緣。

民國七十五年,她聽別人說,子女吃素能回向長輩健康。於是她想起時常
呼喊:「來香啊!救救我!」的婆婆,當下開始茹素。她一邊販賣花枝、
小卷,一邊吃素,自己也不覺有任何衝突,只一心希望婆婆能少受一點病
苦而已。



「我找到了!」


有一次,她到素食館買素菜,看見有人交錢給一位女士,說是捐入「花蓮
慈濟功德會」,相詢之下,她主動表示願意參加,每月二千元。這是民國
七十八年。

八十年四月,屏東分會落成,委員邀她參加啟用典禮。第一次來到屏東分
會靜思堂,她覺得很訝異──怎麼是那麼素雅的建築,而不是習見富麗堂
皇的大雄寶殿?

她聽說上人來了,心裡很想拜見,但委員說現在上人要休息了。她很失望
的說:「我只要看一看就好。」

上人在裡面聽見了說:「要看一看就進來吧!」

委員帶她進去,她五體投地頂禮下去,抬起頭,淚水再也止不住,心裡吶
喊: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她留在分會用餐,晚上聽上人開示。回家後興奮的睡不著,凌晨起來做生
意,忍不住就向市場的朋友們介紹慈濟。那天收工後,又趕到高雄參加幸
福人生講座,聽上人演講,第三天,她又追到台南去……。

法喜充滿的來香,開始向周遭的每一個人介紹、勸募。不多久,她每個月
可以收到五萬元的善款。

為了要更加瞭解慈濟,她回花蓮實地參訪,爾後更把會員也帶來。她認為
:百聞不如一見,更瞭解更發心,而且道心也會更堅固。

「每次到花蓮,我都悄悄的來,悄悄的去,不敢驚擾上人。」來香說。每
月農曆初三、十七市場公休日,她收完攤,下午一點出發,來到花蓮已晚
上九點鐘了。次日進精舍,然後帶大家參觀慈院、靜思堂、護專、醫學院
,下午四點鐘返回屏東已是子夜,接下來開始做生意,時間都沒有浪費,
只是沒休息而已。

八十一年出任委員後,來香更忙了,資源回收、助念、公祭、訪貧,忙得
先生孩子都抗議,怕她身體撐不住。可是當他們也進入慈濟後,他們就不
再講話了,因為慈濟是「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超人用」,來香的精進,
他們只有讚嘆並引以為豪了。

人生無常,慧命永在。上人一腔悲願救世濟難,把握因緣及時成就慈濟志
業;來香瞭解因緣稍縱即逝,於是在八十一年底,徵得家人的同意,做了
一件重大的決定──她賣掉一塊土地,把所得悉以先生名義捐給慈濟。

市場裡的朋友沒有人相信,以為她在開玩笑。有人知道她不是口頭說說而
己,都認為不可思議:「天底下怎麼有那麼傻的人?」

她先生的一個朋友更是想不通,說:「要是我太太把那麼多錢送給別人,
一定把她打死。」

「也是她辛苦賺的,」她的先生說:「何況她做的沒有錯。」



捨事業投入志業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不知怎地,來香覺得時間愈來愈迫切。「捨下
吧!」她和先生孩子商量,打算結束生意。全家人都無異議贊同。

結束二十多年的魚貨生意,這下子全市場曄然,一時間疑雲滿天飛。

「來香生意這麼好,為什麼要放棄?」

也有人竊竊私語:做慈濟一定更好「賺」,否則,來香那麼打拼賺錢的人
會捨得不做生意?

面對旁人的疑惑,來香篤定的笑笑,自己心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毫不
遲疑、毫不動搖。

她用更多的時間回花蓮當志工,參加營隊服務。今年暑假,小兒子也在慈
濟夏令營當幹部,他利用志工座談時間發言:「請媽媽站起來──我要當
著師公和師姑師伯的面,前說我有一位了不起的媽媽。媽媽,我愛您!」

來香想不到兒子有此意外之舉,不禁喜極而泣。「我真的很好命!」來香
滿足的說「雖然小的時候貧困,成家後奮鬥、吃苦,如今總算熬出頭來。




台灣的「阿幸」


樸實、不施脂粉的來香,兒子心目中卻是最神聖、最美麗的。「媽媽從來
就不重視外表,也不重物質,只一味的工作、工作。宛如一位苦行者。」
國力說:「現在她找到慈濟來安身立命,可說是最好的安排和報償。」

她不是日本的「阿信」,她是台灣的「阿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