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見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開啟生命的另一扇窗
宜蘭沈寶妙師姊
◎揚歆
沈寶妙師姊,民國四十五年生,台灣省宜蘭縣人。高職畢,曾做過會計工
作。六十八年,礙於環境所迫,和新婚夫婿開始做起雞鴨買賣,直到七十
九年認識慈濟後,毅然結束雞鴨生意。原先處理雞鴨的所在,現在也提供
給宜蘭區的慈濟人作為環保站。八十一年初擔任慈濟委員,法號「慮忍」
,除了委員「濟貧教富」的工作外,並長期赴宜蘭少年觀護所輔導受管束
的青少年,孩子們皆膩稱她是「慈濟媽媽」。




俗語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學佛路上我才正要起步,但屠刀確實
是放下了;也才知道,原來放下屠刀,走入慈濟,會開展出這麼豐富美好
的生命風光。

踏入慈濟以前,我是做雞鴨買賣的。

會走入這一行,是在無可奈何下的選擇。民國六十八年,結婚都半年多了
,回來宜蘭學電機的先生居然找不到工作,我又懷有身孕,總不能老是坐
困愁城;不得已,在親戚介紹下,就在南管市場頂了個賣雞鴨的小攤位。

後來生意愈做愈大,項目也細分為肉雞、土雞、紅臉鴨、番婆仔和鵝。鵝
是獨門生意,供應宜蘭各大小市場,我養的鴨子還遠遠批到台北的環南市
場。

我的生意在宜蘭闖出了名號,賺進大把鈔票,人卻開始虛榮起來:逛百貨
公司、委託行,上茶館酒樓,不管吃的穿的,都要買最好最貴的。

對自己出手闊綽,對窮苦貧病的人家我同樣也很大方。市場有位黃師姊看
我很捨得布施,就來向我募款,她問我:「妳有沒有聽過花蓮的證嚴法師
?」

說真的,一心忙著賺錢的我哪有聽過呢?尤其聽到「法師」兩個字就很反
感。每次有法師來到市場化緣,總會留下勸人戒殺的小卡片;假如大家都
不殺生,我們作什麼營生去?我按月捐助五百元救濟,卻對瞭解「法師」
感到興味索然。

游登媛師姊開始每個月都來收功德款,隔壁攤位的好多人也都聞風響應。
我常常納悶;她長得恬恬靜靜的,氣質很好,為什麼要放下身段向人伸手
要錢?難道收款真有那麼多賺頭?這是個什麼樣的團體?

有天,游師姊帶著她的婆婆──林阿蝦師姑來看我。她談到上人做蠟燭、
豆元粉,早年還做嬰兒鞋救人的事;又提到惜福,她說師父們都用開水把
剩下菜汁殘羹的蜿燙過再喝下去;她勸我,三百六十行為什麼要選擇殺生
這一行業──我漸感不耐,卻對精舍心生好奇,很想去瞧個究竟。



有股想哭的感覺


一次的花蓮之旅,想不到也開啟了我生命中的另一扇門窗。

在精舍中庭聆聽上人開示時,奇怪的是一道熱流直竄心頭,有股想哭的感
覺;自以為平日也做了很多善事,怎麼卻和上人說的「無緣大慈,同體大
悲」的精神相去甚遠?另外,吸引我視線的,是高舉「肅靜」牌子在現場
穿梭逡巡的男士們,他們西裝畢挺,看來英挺而又威武;去到醫院參觀,
這些十足董事長架勢的男士們怎麼扛起便當,搬起資料來又像個工人?僱
用他們一定得花不少錢吧!還有穿上深藍滾邊旗袍的女士,個個氣質高雅
,定是捐很多錢,身份地位都很高貴的董事長夫人──愚癡如我,已在內
心分別層次高低了。

回程火車上,無意間聽到一位師姊讚歎另一位師姊捨得拿出十幾二十萬的
私房錢布施,那位師姊靦腆的回道:「別說啦!慚愧啊!這一點點錢算什
麼呢?」我當下汗顏無地,這不就是「為善不欲人知」嗎?相較之下,我
們賺進大把鈔票又高尚到那堜O?後來知道所有師兄師姊都是出錢又出力
的志工,我頓起恭敬之心,對委員那身旗袍更有著無限的嚮往。



收起雞鴨生意


回到家,我翻出了慈濟的書籍、錄音帶。聽了紀媽咪「無子西瓜」的錄音
帶,我熱淚直流;決定和先生商量轉業改行,好加入他們的行列。本就無
意在此行業的先生同意了。只是,轉行非易,像這麼賺錢的行業那塈銗h


終於,機會來了,高中時候的死黨摯交回來宜蘭找我合夥開設補習班,地
點就在我家。首次招生,報名的學生出乎意料的十分踴躍,同學一個人應
付不來;我在中午收攤後,也執起教鞭,教導中低年級的小朋友國語和數
學;並且成績斐然,獲得家長肯定,也帶給我莫大的信心。

必須要面臨抉擇了。農曆七月轉眼就到,往常祭神普度要宰殺一萬多隻雞
鴨;認識慈濟後,我再也下不了手。「放著四、五十萬的利潤不賺,妳不
心疼嗎?」先生試探似地問我,我仍堅持無悔,決定就此收攤。於是,在
七十九年農曆六月正式告別雞鴨生意,開始了我的另一段生涯。



踏出訪貧步伐


加入慈濟,橫在我面前的第一道難題是「訪貧」。慈濟委員的宗旨是「濟
貧」和「教富」,師姊說,必須親自投入訪貧救苦的工作,源源不斷的悲
心才能被啟發出來。走到這堙A我又躊躇了!別看我殺雞拔毛,身手俐落
得很,卻很怕「髒」怕「污穢」,平常連掃廁所、倒垃圾的小事都要先生
代勞了,我如何跨過那道關卡?

在師兄師姊不斷的鼓勵下,加上自己一向不服輸的個性。那天,我終於鼓
足勇氣出訪貧工作的第一步。

第一位是探訪七、八十歲的阿媽。在門外遠遠的就聞到臭氣薰天的味道,
阿媽灰白的頭髮糾結在一起,精神有點異常,大家決定幫她打掃。我憋住
氣勉強跟人家撿了兩大袋垃圾,就直反胃,跑到溪邊嘔吐,好一會兒,才
回到屋內。恰好看到阿媽舉起拐杖揮向師兄說:「給我錢就好!給我錢就
好!不用打掃啦!」師兄邊躲邊道:「來消災哦!」一副很感恩的樣子,
看得我目瞪口呆。

第二個照顧戶,是一對患了肌肉萎縮症躺在床上幾十年的兄弟;如非親眼
所見,怎相信世上會有如此悲苦的人生?第三位呂先生,雙腳病殘,常年
穿著一件破舊的衣裳。師兄姊又開始打掃,為他沐浴……

那一幕幕景象,在在都讓我省思不已。對照我過去的人生,奢侈又浪費,
簡直是在虛耗生命。那天,我才深刻體會到「惜福」的道理。



做得好歡喜


至於怕髒畏臭的習性,在我的組長──李美慶師姊用身體行動的默默引導
下,對於滿身臭穢的流浪漢或淌著口水的智障兒,我已經不再遲疑,很自
然地伸出手為他們撫肩、拍背、拭去口水;這大概是慈悲的啟發吧!真的
!我做得好歡喜。

投入慈濟,參與訪貧,也讓我的教學生涯豐富多采起來。因為補習的成績
不惡,有小學校長請我和同學去代課。有次校長要我代理音樂課,我有點
慌,忽然靈機一動,搬出了在慈濟學到的手語歌,從「感恩歌」到「快樂
的慈濟人」都有;最後講述我在訪貧經驗中看到的真實故事,學生都聽得
津津有味,欲罷不能,連調皮搗蛋的學生也都服服貼貼的,沒有出什麼狀
況。只有高中學歷的我,居然成為學校頗受歡迎的代課老師。



春風吹進我家


慈濟的春風也吹進我的家庭。從前只會命令先生做這做那,現在最常掛在
我嘴邊的是:「請」、「謝謝」、「感恩」,夫妻相互感恩,彼此包容,
先生說我們好像進入慈濟才開始談戀愛。至於孩子的教育,老大在今年省
中落榜,考進羅東高工。我安慰他說:「不錯呢!還有學校可讀哪!」如
果是我過去爭強好勝的心,非讓他讀國四班,好進大學不可!

我甚至也將婆婆和媽媽接來一起住,兩位老人家同睡同吃同念佛,我不在
家時,媽媽幫我接電話,婆婆幫我做家事;我的家人全力支持我投入慈濟
的工作。感恩啊!真是感恩。

有朋友好奇的問我,十幾二十年沒有碰過書本,教起書來居然也能融通無
礙;此中秘訣何在?我想,是慈濟給予我汨汨不絕的智慧吧!上人說:「
經,就是道路。所以誦經不如讀經,讀經不如行經」,我不斷的做,虛心
的學習,走在慈濟的菩薩道上,我一往而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