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智慧播種,慈悲耕耘
「視病人皆是佛」的閻雲醫師
◎慮道
閻雲──一位行醫美國,悲心深切的腫瘤專科醫師,
目睹慈濟人「眾生平等」的信念,並且創造了「愛的循環」,
毅然走出學術的殿堂,加入美國慈濟義診中心志工行列,進一步深入苦難
他說:「我看病人皆是佛,唯我一人是凡夫。」這樣一位良醫,
即將自美返台,拜訪他心靈的故鄉……




帶著促成「慈濟台灣地區骨髓捐贈資料中心」與國際骨髓資料庫連線的使
命,即將啟程回花蓮拜見證嚴上人的閻雲醫師,雖然一年來,在慈濟美國
分會盡心獻力,以能體貼上人的心意自期,仍難掩近鄉情怯的一分期待與
興奮。

一年了,因為從事癌症研究,得知慈濟有一個「骨髓資料庫」,而與慈濟
結下深緣的閻醫師回憶說:「記得剛接觸慈濟這麼一個美善的團體時,內
心深深被震撼了,難以相信人間有這樣一批人,無怨無悔地奉獻,藉此來
自勉修行。」

這一年來,閻醫師認真地體會上人的靜思法語,感受那來自台灣悠遠的暮
鼓晨鐘,聲聲真切地落在長久以來渴求真理的心靈。



病人眼中的好醫師


曾經有一位罹患淋巴癌的朋友告訢我,當他在希望城國家醫學中心( City
of Hope National Medical Center),因為語言不通,無法瞭解自己的現,熱
病情,以及保險公司醫療給付的問題而幾乎延誤診療時,閻醫師適時地出
心地為他和主治醫師溝通說明。這位朋友感動地說:「我們完全不認識,
他甚至不是我的主治大夫,可是卻主動伸出援手,真是一位好醫師。」

然而閻醫師卻謙虛地說:「希望城醫學中心裡的每一位醫師都是這樣的,
不止希望城醫學中心,美國許多好的醫院,醫師的態度都十分謙和,常常
主動關懷病人,這真的沒有什麼。」

我們卻知道,一位好醫師的養成是多麼不容易,尤其是閻醫師,他是經歷
多麼深刻的思想啟蒙,以及醫學與哲學的薰陶,而有今日悲天憫人的態度




窮究經典,尋訪人生真義


原來,少年時期的閻醫師,即對生命的意義、存在的價值等哲學問題,產
生濃厚興趣,他研究齊克果、歌德,研究存在主義,研究佛洛依德。他想
,人體科學加上精神醫學,再加上生物化學,應該可以完全解答人類和宇
宙的關係,於是他決定先從人體的研究開始,他要當一位醫師。那年,他
十五歲。

進入台北醫學院就讀的七年時光,是他思潮最澎湃的時期。由於研讀西洋
哲學,他開始探索聖經的道理,聖經上的一則故事,讓他印象深刻──那
是耶穌的門徒問耶穌,要怎樣才能成為一位基督徒?耶穌告訴他:「把財
富布施給別人,背上十字架跟我走。」當閻醫師在精神上決定「把財富布
施給別人」、決定「背上十字架」時,卻遇到一個極大的震撼。

家境稱不上富裕的閻醫師,讀書費用倒不虞匱乏,自幼就讀學費高昂的私
立學校,他一直過著「只管自個兒讀書,不知人間疾苦」的生活;當他看
到同學為籌措學費而焦頭爛額時,桎梏的心靈忽然啟開了另一扇窗,這是
一個陌生的,卻是真實的世界,他於是走出思想的象牙塔,開始體貼周圍
不同背景的人。因此,北醫的這一段期間,正是他體會生活的轉捩點。



徜徉於中國古典文學領域


二十歲時,閻醫師正處於醫學院功課最忙碌的階段,他卻失望地發現,藉
由人體解剖即使能明晰血管、神經、器官的分布狀況,還是不能解答「心
」、「人生的價值」等問題。他開始回到哲學的思維,涉獵中國古典文學
作品。有一段時間,他喜歡左氏春秋,試圖瞭解先民的社會結構與思想,
但還是不能窮究天人之際;於是轉而探索老莊、易經,去體會人與天的訊
息,這時,雖然也隨緣看了一兩本佛經,然終不得要領。

閻醫師說,蘇東坡是影響他最深的古典文學作家,他的「為文要行於當行
,止於所不可不止」,使閻醫師體會到做人亦當是「行於當行,止於不可
不止」,進退有據、收放自如。

徜徉在古典文學的領域裡,幾乎要以寫作為志的閻醫師,萬萬沒有想到,
進入醫院實習的那一年,扭轉了他的思想與生命。



矢志成為腫瘤專科醫師


那是一個輪到他值班的夜晚,一位大量出血的病人被送到醫院來,他手忙
腳亂地費了一番工夫,最後在護士一聲聲「笨蛋!」的責備聲中,他無能
為力而眼睜睜地看著病人死亡,剎時警覺──輕忽的學醫態度,讓他完全
不能善盡醫師的職責。

在另一個晚上,一位罹患肺癌的女士,在醫院裡痛苦辭世,她的家人一路
哭喊呼喚她的魂魄:「秀蘭,回家吧!秀蘭,回家吧!」淒厲無奈的哭聲
,在寂靜的醫院長廊上,直直地震入閻醫師的心裡……他發現,自己苦思
人天之際,老天卻不聲不響奪走年輕的生命,留下年幼的稚子,「天何言
哉?斯爾殘酷!」那麼,他將何去從呢?終於,他明白他一生的使命──
他要向癌症挑戰,他要成為腫瘤專科醫師。

這一個決定,使他繼續學業,前往美國深造。一九八四年,至賓州費城杰
佛遜大學醫學院就讀,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之後,他明白只是知道病理還
是不夠,必須再回到臨床醫學,於是先後任天普醫院住院和耶魯大學專科
醫師。



對患者身心靈全面照顧


在賓州的三年,他看到許多好醫師待人親切、治學嚴謹,尤其是對人、對
病、對生命的嚴肅態度,讓他深深感動,他驚悟到一位好醫師的職責不止
在於「治病」,更應當「瞭解病」。

一九九三年,閻醫師進入「希望城國家醫學中心」,成為該中心唯一的華
人腫瘤科醫師。這是一個注重研究、不以營利為目的私立醫院,也是全美
第二大骨髓移植中心,建院的名言是──「當你治療一個病人的身體,卻
傷害了他的靈魂,那麼,這樣的治療是毫無意義的。」

閻醫師完全明白,一位好的醫師,應該給予病人全身心的照顧,因此,如
果病人採取不合作的態度而延誤病情,閻醫師忍不住說了重話時,事後都
會打電話到病人家裡,對「不太乖」的病人說:「我是不是說得太重,傷
了你的心?」



走出學術殿堂進入貧苦心靈


去年三月,閻醫師因為他的一位華裔病人找不到合適的骨髓可以移植,經
人介紹,認識了慈濟骨髓資料庫。令他驚訝的是,世界各國的骨髓庫,都
是由國家的力量推動,何以「慈濟」這一個民間團體,能夠在短期內成立
擁有數萬人資料的骨髓庫?

閻醫師開始閱讀證嚴上人的《靜思語》。彷如雲霓乍現,上人智慧的滂沱
大雨,澆灌他渴求真理的心靈,他淚流不止,有種「找到家」的感覺,也
讓他終於領悟,以往追求的「一個微笑,就是一個小天國的開始」,在證
嚴上人「化人間為淨土」的具體實踐中,得到圓滿的解答。

不久,希望城醫學中心來了兩位癌症病人,其一是貧窮人家,另一位是富
貴人士,閻醫師應病家要求,請慈濟美國分會協助。分會志工一接到電話
,立刻到病房為貧苦病人作臨終助念。閻醫師看到慈濟人一心為病人誦念
佛號,他無法平息自己被深深震動的心弦,淚流滿面。尤其在貧者往生後
,志工又轉往富人病房,並為遲到致歉時,富人連說「沒關係」,還拿出
美金二百元請慈濟人轉交給窮困人家。閻醫師親眼目睹慈濟人「眾生平等
」的信念,並且創造了「愛的循環」,他無法再給自己任何忙碌的藉口,
他決心成為慈濟的一分子。

一向佩戴耶魯大學領帶的閻醫師,在一次慈濟人的聚會上,特別慎重地換
上慈濟領帶,正式宣布成為慈濟志工。他帶著虔敬的心,從學術的殿堂走
出,進入苦難貧病的心靈。



推動中美骨髓資料庫合作


樂為慈濟志工的閻醫師,比以前更忙碌了,除了協助美國慈濟義診中心推
動「骨髓捐贈」的作業,還成為癌症病患的諮詢者,忙著為癌症病人尋找
合適的醫院。

去年感恩節前夕,德州達拉斯一位七歲的李小弟,極需骨髓移植,他的主
治大夫傅利曼醫師經由閻醫師的介紹,知道台灣有一亞洲最大的骨髓資料
庫,他特地到台灣為李小弟取救命骨髓。慈濟之行,讓傅利曼醫師印象深
刻,也願意在返美之後,與閻醫師合作,推動中美骨髓庫的合作。

目前,閻醫師花費最大的心力在中美骨髓資料庫連線上。慈濟骨髓資料庫
還沒有自己的測試中心,因此測試的問題、捐贈者的資格,甚至保險的問
題,閻醫師都希望符合國際骨髓資料庫的標準,如此,亞洲最大的骨髓資
料庫,才能與國際連線,發揮最大的救人功能。

今年二月,閻醫師親臨慈濟義診中心指揮抽血。這是為一位韓裔朋友發起
的抽血驗血活動,也是慈濟骨髓資料庫第一次與韓國骨髓資料庫合作,這
一次合作,深具意義,將來可能促成與亞洲國家骨髓資料庫連線。



家──支持他前行的動力


在忙碌的工作之外,閻醫師得閱讀許多醫學文獻,繼續他的研究工作,他
固然可以不為自己的衣食多費心思,但他不能不為他從耶魯大學帶來的兩
位助手爭取研究經費;此外,他還成立基金會,讓醫療費用籌措無著落的
人,擁有一線希望。

在一旁默默支持閻醫師從事骨髓移植研究的人是誰呢?就是他的妻子、他
的家人。與他相識八年、結為連理的閻醫師夫人,來美後,跟著他吃苦,
但閻夫人從不要求他離醫學研究工作,執業賺錢。閻醫師說:「我的聰明
才智和努力,也許在一百人當中,只能排名三十;然而我的幸運,卻是一
百名中的前五名,因為我娶了一位支持我追求理想的太太。」當然,閻醫
師更感謝他的父母,是他們開明的教導,讓他勇敢地做他自己。

喜歡易經闡釋宇宙哲理的閻醫師,為他兩個女兒取名為「閻復」和「閻巽
」。復者,取由剝而復的意思,大女兒的出世,正是自己的生活漸入穩定
之時;取名為「巽」,是採「馬行如風」、「剛健不息」的意義。閻醫師
最喜歡在下班之後,陪著女兒彈琴,享受琴音撥動親情的快樂。而他的醫
院研究室的牆上,貼著幾張小女兒生動活潑的圖畫,正閃動著五顏六色的
花彩向父親撒嬌,安慰父親的辛勞。



將佛法融入醫療態度


《金剛經》和《心經》是閻醫師喜愛閱讀的兩部佛經;進入慈濟之後,他
對於學佛有更深的體認。他最敬佩上人的是上人從不以小乘的功德福德來
做為慈濟精神,而是要慈濟人走入社會,經由對生、老、病、死、苦的體
認,學「慈悲濟世」之心,再由此心反觀自照,進而體會諸法空相,把握
當下,建立人間淨土,因此他認為慈濟人是「惜福甚於修福,修心進而生
慧。」

閻醫師將慈濟精神運用在他的醫學研究工作,使心胸更為開闊,因此,當
有人問他:「經常接觸癌症重症病人,會不會失去生活的樂趣呢?」閻醫
師肯定地回答:「不會!」他感受到病人教給他的,遠比他付出的多。他
常把病人的故事、臨終病人所說的話、病人在治療過程中所顯示的文化意
義,在慈濟茶會上,說給大家聽,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啟示,進而把握人生
的使用權。



禮敬病苦


閻醫師對病人有深切的愛心,在他的眼裡,殘障者、腦性痲痺病人……都
是人類的瑰寶,他們美麗的心靈,藏在不起眼的外表內,只有具智慧的人
,才體會得到。殘障者竭力發揮「生命」的意義,透過不方便的肢體,教
育大家許多真理,是上天藉著他們,讓我們更懂得「愛」。

不久前,閻醫師閱讀《法華經》,常不輕菩薩說:「我看眾生皆是佛,唯
我一人是凡夫。」如五雷轟頂般,內心顫動不已,他領悟到「我看病人皆
是佛,唯我一人是凡夫。」



慈濟人的善知識


閻醫師謙虛地表示,他憂慮慈濟給了他太多的榮譽,他決不願意因此而迷
失本性,因此,他常常戒慎警惕,安靜地思考,務必清清楚楚自己的一言
一行。

自認不曾離開上人的閻醫師,實際上與上人素昧謀面,然而他常常認真地
體會上人的深心,依教奉行,在自己的職務上恪盡本分,他是許多慈濟人
的善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