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吃苦才知甜滋味
◎泳思
蔡林美曾經是慈濟的照顧戶。
由於身承病痛,家人冷淡的臉色,一度讓她覺得生不如死。
在慈濟人悉心鼓勵下,她敞開心胸,接納許多的愛與祝福。
慈濟為她點燃生命的火燄,
她要用這支火燄,再點燃更多徬徨的生命……




四十九歲,是她生命中的轉捩點。前半生,她自卑、孤獨、恐懼,為了殘
廢沒有作用的身體、家人冷淡的臉色,覺得活著簡直生不如死;後半生,
她殘缺的身體依舊,不同的是她敞開心胸,容納好多好多朋友,男的、女
的、老的、小的,家庭主婦、老師、學生、小生意人、公務員、企業家都
有;每天,她的心都裝了滿滿的愛,她已經忘記什麼叫做煩惱、叫做恨了
。問起蔡林美此刻的感覺?她一定很興奮地告訴你:「做慈濟人好快樂!




首次接觸,費盡周折


蔡林美曾經是慈濟的照顧戶。

七十八年五月,住在木柵的施素英師姊,將每月兩千五百元的生活補助金
,送到安康社區給她時,可是費盡一番周折。施師姊在大門外叫了半天,
卻都沒有回應;經鄰居指點,向社區的社工員借鑰匙打開大門。走到臥室
門口,明明聽見裡面有微弱的呻吟聲,施師姊扣得手都酸了,蔡林美就是
相應不理,足足讓她在門外「罰站」說了半個小時的好話,才從門縫底下
遞出鑰匙,讓她開門進去。

門一打開,施師姊都傻眼了;蔡林美蜷縮地躺在床上,大小便和用過的衛
生紙滿地都是,臭味令人作嘔。見此情景,忽然想起上人說的:「菩薩道
要難行能行,難忍能忍。」收攝起不安的心情,她大步踏進門去。

一面和她閒聊,說起上人「普天三無」的理念;一面動手整理那些亂七八
糟的東西。知道社會局每個月補助她三千六百元,蔡林美花了三千元請一
位太太每星期來一次幫她洗澡、打掃、買菜和作飯。通常是煮一鍋菜放在
冰箱裡;蔡林美自己洗米,吃飯時就挖一點菜和米飯放在電鍋裡蒸。擔任
慈濟委員的施師姊直覺地認為:除了送錢來以外,必須繼續來關懷她、照
顧她。

從此,施師姊在服務的通用器材公司上完大夜班後,大約是清晨七點多,
就順道過來看她,陪她聊天,整理四周環境。一、兩次以後,蔡林美對自
己那天好久不開門表達了歉意。她說:從她搬來這裡以後,常常有很多人
來「看」她,各種宗教、各種團體,人群來來去去,什麼結果也沒有;看
看自己,倒像被關在籠子裡面的動物一樣,任人參觀。想起自己的身世,
她能不怨不嘆嗎?



命運乖舛,嘗盡苦楚


媽媽三十一歲才生她,當時爸爸也已經三十五歲了,父母把她當寶一樣疼
,偏偏她在兩歲時得了小兒麻痺症,父母揹著她到處找醫生,花的錢像流
水,也沒有把她治好。後來爸爸媽媽都走了,照顧她最多的妹妹也嫁人了
。四十一歲那年,瑞芳的老家因為興建北迴鐵路被政府徵收,住在木柵的
弟弟就把她接來同住。雖然手腳不大靈活,扶著圓凳子還是可以四處走動
,她幫弟弟一家煮飯,打理家庭,處得還算融洽。

到了四十三歲,先是左手愈來愈無力,接著身體的左半邊都僵硬了,然後
右邊也慢慢不靈光;什麼事都不能做,只能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醫
生說這種病叫做「肌肉萎縮症」,目前還無藥可醫。弟弟夫婦倆都上班,
沒有辦法照應到她,殘杯與冷炙,使她敏感的心大大地受創了。為了不想
成為別人的包袱,她要求搬出去,弟弟答應了,另租一屋給她居住。

七十三年,「六三大水災」,急驟而下的暴雨,使木柵、景美、南港一帶
遭受嚴重水患,本來就沒有裝設水電的房子,經過一夜風雨肆虐,已成危
房。風雨大作的時候,雨水從打開的窗洞灑進來,將榻榻米四周都淋濕了
;她又冷又濕又餓,風雨中向誰求助去?蔡林美覺得生命真是一場悲劇,
不幸自己成了劇中的主角,再苦也得演下去。

三個星期後,蔡林美搬離了那處傷心地,弟弟另租了一處所在讓她安身。
鄰居看她可憐,就將她的情形報給社會局;那已是七十四年元月的事了。
六月,社會局每個月補助一千五百元,開始對她伸出援手;十月,調整為
三千六百元。七十八年八月,又安排她住進安康社區;到此,才有一較安
定的落腳處。



接受關愛,轉變心念


「妳有沒有聽過佛法?」施師姊溫柔地問道。她覺得蔡林美不只貧在物質
匱乏、貧在身體殘缺,心靈更是貧乏得可憐;她願意盡其所有付出愛,讓
蔡林美真正感受到慈濟的愛──慈濟的愛是很持續、很長久的,不只照顧
她、關懷她,還要和她作朋友。

隔了一星期,施師姊帶來一部全新的收音機,連包裝的紙盒都沒拆就一起
帶來。師姊教她開關如何按,頻率怎麼調;還帶來好多上人的錄音帶,鼓
勵她收聽「慈濟世界」廣播。就這樣,好多年了,收聽「慈濟世界」成為
蔡林美的早晚課。此後,不斷的有慈濟人來關心她;有的師姊對她說:「
妳躺在這裡,是活生生的現身說法,比我們用嘴巴去對人家講的功德還要
大。」蔡林美忽然覺得,原來她還有用,在這個世界上她並不寂寞。

七十八年八月,有一天聽到上人開示:「人生在這個世間,凡事都不是偶
然的,任何一件事的發生,都有他的前因。」「業來就要歡喜受;歡喜受
,業才會快消,煩惱要放下。」

這段話讓她很受用。蔡林美覺悟到:如果她這一身病是前世罪業的果報,
那她還能怨什麼?是的,她應讓歡喜受業,受業消業啊!聽了上人的話,
她把所有的煩惱統統放下。從那時起,她似乎沒有煩惱了。

同時,社會局給她的救濟金也提高到六千元,還派一位社工員一週來三次
幫她打理一切;蔡林美就把花錢請人的三千元省下來了。隔年九月,施師
姊送去當月慈濟的三千元生活補助金時,她請師姊把這筆錢退回去,拿去
幫助比她更需要的人。



衷心盼望,親炙上人


聽廣播說,慈濟醫院二期大樓還要增添許多設備,護專校舍也要陸續擴充
,蔡林美就發願要捐一張病床。到八十年過完舊曆年,錢就湊足了,請施
師姊來收款時,師姊感動得淚流不止;覺得捧在手上的一萬五千元,簡直
比一千五百萬還要沉重。

天天聆聽上人的法語開示,每句話都像寶一樣,讓她好生受用、好歡喜。
仰視上人的法照,既慈悲又莊嚴,蔡林美衷心盼望:有一天拜見她心目中
的證嚴法師。

機會來了,五月母親節,上人為「預約人間淨土」的活動,要在台大運動
場開示,施師姊打電話給融師父轉達蔡林美想見上人的心願。

那天,陽光和煦,施師姊請一位莊師兄負責載她到台大,再用輪椅推進會
場。此時上人的座車剛好駛進來,施師姊打開車門,上人轉身就往後走,
一直走到蔡林美面前,握住她的雙手說:「妳想看師父哦?現在已讓妳看
到了。妳要多念佛啊!天氣熱,快到樹下休息,別熱著了。」她太高興了
,瞪大了雙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直到聽完開示上了車,仍是興奮得說
不出話。為了要和最崇仰的上人見面,好幾天前她就開始持素;一直延續
到今天。而每到冬天就會緊閉的牙關,竟在持素後自然消失了。



慈濟朋友,熱心呵護


到了八月,施師姊由於忙碌,已經有一個多月沒去探望蔡林美,那天去看
她時著實嚇了一跳。原來社會局派來照顧她的義工,可能家裡忙碌,有一
個多星期沒有來;蔡林美說她餓了三天沒有吃飯了。施師姊聽了好憐惜,
決定找一位住在附近有愛心、肯發心照料蔡林美的有心人。對了!她想到
冬天,他們幫蔡林美換上新床舖時,培訓委員黃仙女師姊手腳很俐落,也
非常有愛心,而且她就住不遠。施師姊和黃師姊商量過後,黃師姊很快就
答應了,先生黃孔明師兄也樂意出一份力量。

施師姊每想到大家的愛心就感動不已,像做木工師傅的高金融師兄,聽到
她在描述蔡林美為了怕弄髒床,下半身垂在地下不敢蓋棉被的情形;立刻
為她設計一張有活動抽屜,可置放排洩物的木板床,事後不但不肯拿工資
,還發心幫蔡林美釘製可以放衣服雜物的櫥櫃,讓她簡單的家更舒適些。

蔡林美她熱愛慈濟,也被慈濟人所呵護疼愛。



敞開心門,以身說法


她的示現,像座燈塔,指引在歧路上徘徊的人迷途而知返。曾經有位在情
感上受挫折的會員痛苦得想自殺,施師姊帶她去看蔡林美,她對她說:「
妳看我這個樣子不是也很快樂嗎?歡喜過一天,生氣煩惱也是過一天,為
什麼不要每天歡歡喜喜地過日子?有什麼事是放不下的?」鼓舞她重新面
對人生的勇氣。在回家路上,那位會員笑得和蔡林美一樣開心,已經忘記
想自殺這回事了。

也曾經有次師姊們在陽明醫學院舉辦茶會,特地請蔡林美上台,用她的身
體對大眾現身說法。茶會末了,有位同學站起來道出心聲說:他聽到蔡師
姑一個月只須兩千元就能生活,剩下的錢都捐出來幫助別人;比照自己手
上的兩千塊錢,卻為了買什麼名牌的球鞋較好而煩惱,自己實在感到很慚
愧。那天茶會,好多同學都感動而流淚了。



愛如潮水,泉湧而來


蔡林美用她殘缺的身體,豐盈的愛心,擁抱社會,而社會回報給她的愛,
也愈來愈多了。

自八十一年九月起,紅心字會派一位社工員每天來照顧蔡林美,大家都誇
說該會的徐小姐很用心,服務得很周到。另外,社會局照顧重殘的補助金
也在八十三年八月起調整到一萬二千元;負責安康社區的社工員李小姐很
注意蔡林美的居家生活和健康,和蔡林美的主治醫師何醫師保持很密切的
聯繫;稍有不舒服,何醫師立刻過來為她看病。

仙女師姊疼惜蔡林美就像愛自己的女兒一樣無微不至,為她梳頭、剪指甲
的動作好輕好柔,不時地對她拍拍撫撫,好促進她身上的血液循環,還用
痱子粉搓揉她的手心;原來夏天出汗手心有點破皮了,蔡林美也樂得在她
懷裡撒嬌。連抱她上輪椅、下樓梯的工作,也都習慣由黃孔明師兄擔任,
別人做來生疏、手勢不對,蔡林美不舒服,抱的人也累得滿頭大汗。

有次,經常為她剪髮的崇光女中張老師帶一大群學生來,一屋子二十幾個
人擠得連個轉身的空間都沒有,仙女師姊一聲令下:「走!到樓下去!」
全體轉移陣地。在空地上,一群女生吱吱喳喳圍著她唱歌、說話,蔡林美
笑得更燦爛了。大家搶著要為她剪指甲,結果一個人只分配到一隻指頭;
會剪頭髮的人也有小試身手的機會,最後再由老師善後,結果仍是個漂亮
的赫本頭。午後溫暖的陽光透過樹梢,灑在每個人綻放笑容的臉龐上,所
有人都陶醉在這愛的氛圍裡了。

還有慈濟兒童精進班的小菩薩們,也寫來卡片向他們尊敬的蔡奶奶致意:
「心中有愛,才會人見人愛。」一封署名慮享的小朋友說他因為接觸慈濟
、認識上人而改變一生,他在卡片上寫道:「這世界上總有比我們悲慘的
人,能為別人服務比被服務的人有福;並非有錢就快樂,問心無愧心最安
,能夠付出,能助人、救人最是快樂!」蔡林美不識字,但她知道小朋友
都在衷心為她祝福,她很珍惜地收藏著這些卡片。



愛心鑼響,圓滿布施


八十二年底,慈濟發起為尼泊爾災民興建一千八百戶愛心屋,在全國各地
舉辦「尊重生命,全球齊步走」的愛心義賣活動。因為「六三大水災」的
慘痛記憶,她能夠感同身受,她儉儉省省的湊足了五萬元。義賣前一晚,
仙女師姊趕來為她洗澡時,她交給她五萬元,仙女師姊感動得摟著她哭個
不停。隔天下午,特意請師兄回來載她到中和四號公園的會場敲響愛心鑼
,好圓滿她布施的心願。蔡林美說:「我已留下足夠生活的費用,剩下的
布施出去幫助人,我好開心哦!」到現在為止,她捐給慈濟的善款已達十
七萬之數了。

雖說外在環境改善了,內心園地更充實了,就是惱人的肌肉萎縮症仍在持
續,痙孿的手掌,僵硬得扳不開了。如果報身已盡,她好想快去快回,再
回來做個快樂的慈濟人。蔡林美曾經將她的想法說給施素英師姊聽。師姊
告訴她一個「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故事:有位年輕人一出生就罹患小兒麻
痺症,每聽到人家講「天生我材必有用」這句話就好恨,父母生他這一身
有什麼用?直到聽到李炳南老居士講「阿彌陀經」,知道阿彌陀佛發了四
十八大願,願願救度眾生,內心恍然大悟,深信此生示現病苦,必有其意
義,因而放下身殘的掛礙。



盡此報身,點燃生命


是的,天生我材必有用。蔡林美還會繼續用她這副身體對人家說:「你的
苦並不算苦,世界上還有比你更悲慘的人,仍可以活出生命的真義來;仍
對社人群有所貢獻。現身在你面前的蔡林美,就是一個典範。」讓不快樂
的人快樂、讓酣睡的人醒來,讓消沉的人覺悟……她會一直努力下去。

慈濟為她點燃生命的火燄,她要用這支火燄再點燃更多徬徨的生命,蔡林
美想,這是她報答上人、報答慈濟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