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塵心蓮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健康的心
◎陳美羿
他是一個長期洗腎的人,但他活得輕安、自在。
「洗腎」已經和他「和平共處」三年多了,
他很自信的說:「我不是病人!」
他是一位身病而心不病的「健康人」。




「我是一個長期洗腎的人,但我不是病人。」

瘦挺、微黑,但充滿信心,樂觀、積極的張廣輝師兄,如果他不說,沒有
人看得出來他是「腎友」。

「洗腎」已經和張師兄「和平共處」三年多了。每週三次的洗腎,已經成
為張師兄生活上的例行公事,和吃飯、睡覺一樣自然。

「我感恩『它』,因為『它』時時提醒我,人生無常,所以我更珍惜每一
天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盲目追求身體健康


三十八歲的張廣輝,在台中加工區上班,有一個賢慧的太太,兩個可愛的
女兒,擁有個幸福的小家庭。

七十九年,張師兄罹患痛風症,幾乎每隔兩週就發作一次,痛苦難當。後
來經詳細檢查,尿毒素居高不下,榮總醫師告訴他,再過半年至一年,他
就必須靠洗腎維生。

他嚇壞了,那時小女兒才滿週歲。絕望與惶恐布滿他的心。

「我到處去尋找秘方,心想如果沒命了,要錢有什麼用?只要有人告知偏
方,也不管有效無效,我就來者不拒。不久,就把積蓄耗光了。」

曾經,一週四、五千元的草藥吃了半年,毫不見效。也曾到南投求「仙丹
」,一小包一千元,夫妻倆試吃一小匙,立即腹痛如絞,嘔吐不已。對方
說,這就是在清除毒素,但他們嚇得再也不敢領教了。

「也有人好心提供『免費』的草藥給我,說是做功德善事。吃了兩次,就
說他手邊沒藥了,若要繼續吃,得要一點工錢向朋友買……越敲越多,都
是在騙人的。」

除了遍訪秘方,因為內心惶惶不安,也四處求神問卜,或請法師加持。

八十年四月,鄰居朱良雄帶他參加慈誠隊的活動。

「起初其實是抱著有所求的心來的,看能不能『消業障』。」張師兄不好
意思的說:「進慈濟,如夢初醒。現在我知道想來慈濟『消業障』的想法
是不正確的,否則上人也不必蓋醫院了。病人一定要信任醫生,和醫生合
作。」



痛苦?越痛就越苦


八十年八月,他開始做洗腎治療,因為沒有正知正見,他怨天尤人,鎮日
問老天:為什麼會是我?為什麼會是我?

太太小心翼翼的,天天看他的臉色;喜怒無常的他,讓太太吃足了苦頭。

慈誠隊師兄知道了,送他「靜思語」和慈濟活動錄影帶,並給予他許多的
關懷。

「不要痛苦,越痛就越苦;要痛快──快快過去。」

「人生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

上人的法語,漸漸使他不平的心恢復過來,但洗腎症候群──頭痛、虛脫
,使他常告訴自己:「身體不好,不能參加共修活動,請假好了。」

慈誠隊授後,聽到羅明憲師兄說:「慈誠隊員證不是畢業證書,而是行菩
薩道的註冊單,現在更要開始好好做。」

「我聽到上人的三個願,第一個是『不求身體健康,但求精神敏睿』,彷
如當頭棒喝。因為上人說,人吃五穀雜糧,那有不生病的;佛法說,身體
是四大假合,是假體,不必太執著。至此我才如夢初醒。」

浪費兩三年的時間盲目去追求身體健康,卻失去太多造福的機會。覺醒之
後,他積極參與慈濟,才發現,這個團體中處處可遇善知識,愈是用心體
會,就愈慶幸自己有福緣。



身病心不病


每週一三五晚上,他下了班就到豐原一家醫院洗腎,每次大約要花四到五
小時。

「我天天都抱著感恩心──勞保一次給付四千元,若不是政府德政,我想
沒人負擔得起。」

把身體交給醫生,把心交給佛菩薩,張師兄把洗腎當作「享受」,「在整
潔的洗腎室,『享受』素食晚餐,『享受』看電視、『享受』聽錄音帶、
看書。」

心情開朗,身體也跟著活動起來。助念,訪貧,收善款,輔導會員,他忙
得不亦樂乎。

有些鄰居覺得很好奇,問他:「洗腎不是要洗一輩子嗎?你怎麼好了呢?
換腎了嗎?」

「我每個星期都要洗三次腎。」

「喔!看你氣色好好,好健康的樣子。」

「我是很健康啊!尤其『心』更健康。」



現身說法


第一次跟著組長張碧珠師姊參與訪貧,看到一位脊髓損傷病人,已臥床二
十多年,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流著淚,拉著他手說:「你們一定要再來喔!


每每想到這一幕,他心裡就隱隱作痛,萬一那個老媽媽往生了,她的兒子
怎麼辦?

他怕組長因為擔心他的身體,不敢叫他多參與活動,所以就主動打電話:
「今天有工作嗎?」「有事別忘了我哦!」

組長看他那麼精進,跟他說:「我捐一個腎給你好嗎?」另外一個師兄也
曾很認真的跟他建議:「我們去配對看看,如果不排斥,我捐一個給你。
」慈濟人的法親大愛,令他感動不已。

竹南有位慈誠師兄的友人也是腎友,整天愁眉苦臉,封閉自己,於是請張
師兄去輔導。

「健康的人勸他,他有理由:你沒洗腎,不知道洗腎的痛苦;而我是洗腎
的人,所以講話較有力量。」

颱風天,張師兄開了二、三小時的車去他家,對他說:「這種天氣,好好
的人都會躲在家裡,而我,也是洗腎的人,冒著風雨前來,為的是什麼?
」……

破除我執、我相,不怕人問起,不怕人指指點點,那位腎友已經可以平衡
自己,走到陽光下了。



迎向太陽


隨著心境的改變,脾氣也明顯改變。

初洗腎時,因為心情惡劣,對護士很兇,經常惡臉相向,護士一緊張,倒
楣的還是病人。

「現在面對同樣狀況,我會很俏皮問她:『沒打進去,還要扎一針啊?我
可不可以說一個字──痛!』」

有時候護士受了委曲,他會察言觀色,婉言安慰,或幫大家加油打氣。護
理長說:「如果每個洗腎病人都像你,那就太好了。」

有些腎友,年紀輕輕,不去工作,整天自怨自艾,張師兄覺得很可惜。「
痛苦、煩惱人生難免,但幸福和喜悅卻是要自己學習創造的。」

不要被病痛打倒!容光煥發的張師兄現在的座右銘就是:簡單。

「該吃就吃,該做就做!」他呼籲:要吃得簡單,蛋白質攝取過量,易造
成身體的負擔。吃飽就好,不求吃好,因為吃得太精緻,反而對身體有害
無益。



感謝病苦


感恩慈濟,感謝病痛,他說:「人在病中會發願,總說等病好了要廣行善
事。但人是健忘的,往往病好了,願也忘記了:而我的病,分分秒秒都在
提醒我,要時時刻刻發好願、力行好事,所以病是我的良師益友。」

「我做得不夠,但至少還能發揮一個功能,就是無聲說法。」張師兄說。

張廣輝師兄,一位身病心不病的「健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