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見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盲者心聲
◎揚歆
許素卿師姊,民國四十一年生,居住宜蘭縣羅東鎮。育有二男一女,從事
耕農與種花,家境尚稱良好。因為信仰上走火入魔,以致在不由自主的情
況下,親手挖去一對眼睛。經慈濟委員鼓勵,成為正信的三寶弟子,並鼓
起勇氣重新展開另一段人生。




三年多來,依靠諸佛菩薩的慈悲加被,摸索在黑暗中的我,漸漸學會了煮
菜、舂米、炒花生、車布邊、換拉鍊、釘鈕扣……這些原本就十分熟悉的
家事。有很多時候,我並不認為自己已經失去一對眼睛,好像做什麼事也
都和明眼人一樣俐落。這不正應驗了先前在佛菩薩面前許的願:在我念佛
念到心開目明有感應的一天,就要把我的故事說出來。

我是因為信仰上走火入魔,才會從一個健康人變成雙目失明的瞎子。

當時為了小兒子功課不好,我像一般焦急的母親一樣到廟媬N香祈福,那
家宮廟香火很盛,信徒很多。我萬萬沒有想到,同樣拿香拜拜的人都平安
無事,為什麼只有我會出意外?

八十年的農曆正月初五,夜已經很深了,我和先生在回家的半路上就出事
了──那個聲音,自從到廟裡拜拜,就常在耳邊響起的男人的聲音又跟著
我,聲色俱厲地說我做錯了,絕對不肯饒我,一定要我的命……我像發狂
一樣打開車門滾落在地,我的眼前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依稀只記得
有支水銀燈不斷的朝我頭上砸來,那個聲音又說,就算饒我不死,也要我
一對眼睛──我全身顫慄,頭好像有千鈞重,我的先生緊緊抱住我,卻無
法制止我瘋狂的用手剜開自己一對眼睛……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心眼明比較要緊


第一次住院,我在長庚住了二十多天。我的眼睛成了兩個大窟窿,醫生用
外科手術取我的腳底、臀部、面頰的肉,填補那兩個黑洞。雖然承受了肉
體和黑暗的雙重痛苦,有先生和女兒陪伴在身邊照顧我,一時也不覺得有
什麼不方便。

回到家,有天趁著先生和女兒不注意的時候,手堭伂蛘齯礞y想到後院揉
揉洗洗。通道是我平常走慣的,我兩手摸著牆壁慢慢移步前行,嗯!應該
到了!這裡是我平常洗衣服的地方,我蹲了下來,準備摸出面盆,打開水
管;卻──四壁摸了一圈卻什麼也沒有找著。情緒一下子全翻騰出來,我
忍不住放聲痛哭:我還有那麼多的心願未了,任務還未達成,為什麼讓我
就此瞎了雙眼?

我不禁想起美玉姊經常鼓勵我到慈濟拜見上人,我卻以「忙」為理由,一
遍又一遍的婉拒她的好意;我那堛器D,從此我再也無法見到慈悲的上人


女兒看不到我的行蹤,慌慌張張地跑出來找我,看見我哭,她也哭了。先
生接過我手上的毛巾為我拭去滿臉涕淚,他柔聲勸我,他說這些日子以來
,孩子都在偷偷的哭泣,他要我想開些。我說:你不會瞭解黑暗的恐怖,
你也不會瞭解我內心的痛苦和無助,從前到後院去,三步併做兩步走;現
在我費了好大力氣卻怎樣也走不到……。我對先生說,你給我一些時間,
我會勇敢的站起來面對現實;但你要我現在就看開放下,我卻怎樣也做不
到啊!

從那天開始,我就自我封閉起,有大半年的時間,連房門都不想踏出去,
直到美玉姊來看我。她牽起我的雙手,將戴在她手上的念珠套在我手腕間
,勸我要念佛,她說上人講過:「業障來時要歡喜承受;歡喜受,業就消
得快。」她又說上人曾言:「眼睛瞎了沒有關係,就怕心也瞎了!用心看
,用心聽,心眼明比什麼都要緊!」

美玉姊走後我問我自己:我還需要念佛、布施,需要作功德嗎?做好事一
定會有好報嗎?那我為什麼會瞎了雙眼?我內心一再的交戰掙扎……。後
來轉念一想,我僥倖能夠不死已是大幸,我應該多念佛、多布施,多種福
田才對!

隔天我起了個大早,雙手握著念珠合掌向佛菩薩虔誠祈禱。我說,佛祖啊
!失明的人好痛苦、好無助!但願我是最後一個!我向菩薩發願,從今開
始,我要天天念佛,念到最後一口氣為止;念到我眼睛看得到的一天,就
要把我的故事說出來。



阿彌陀佛賜我勇氣


我開始念佛,每天都很虔敬的,專心一意的念佛。有天念佛告一段落,恍
惚看到一道光芒,正像柔和的月光照射在我的眼前,隨我的視線在移動,
讓我暫時忘卻黑暗的痛苦和無助;我內心好歡喜,相信這是佛菩薩的慈悲
賜與。我想起二哥告訴我的話,現在的我就像個剛剛開始學步的孩子,慢
慢走、慢慢學,步伐站得穩,就不用依靠人家了。

於是,我開始學習做家事,伴著佛號聲,我練習洗碗、打電話、擦地板…
…有好多次,碰到椅子、撞到牆壁,我就大聲叫出:「阿彌陀佛!」燒熱
水時,冒出了火星,我不知道,伸手去摸,燙著了手,我就大叫:「阿彌
陀佛!」幸好沒有出過什麼意外,我對念佛就更有信心了。

一天,美玉姊來收功德款時,我說,女兒剛好不在家,我想到廚房學煮飯
;半年來,女兒擔心瓦斯危險,都不讓我走近廚房一步。美玉姊鼓勵我,
有信心一定做得到;但叮嚀我要注意瓦斯、小心菜刀。那晚,我鼓足勇氣
走進廚房,扭開瓦斯,當我聽見大火哄哄的聲音,內心砰砰直跳;我默默
祈禱:阿彌陀佛慈悲!賜給我智慧和勇氣,讓我順利克服它。我含著淚水
,鼓起勇氣煮好晚餐。

將近六點,孩子們陸續回來,看見桌上的飯菜都很驚奇。我迫不及待地想
知道他們的反應,孩子們回道:「媽!豆腐本來就熟的,熱了更好吃啦!
魚一邊燒焦了,一邊還那麼香啊!青菜有煮熟,真不簡單。謝謝媽媽!」

聽到這裡,不覺一陣心酸。半年多來,我沒有盡到做妻子和母親的責任,
反而處處拖累他們;女兒為了我,辭去農會的工作;先生在我最危險的時
刻拚死護住我,現在我不能再幫先生下田刈草,他又得分心照顧我;我內
心感到無限的痛苦與慚愧。家人不但不嫌棄我煮的菜難吃,還安慰我鼓勵
我,我真的好高興!

從此以後,我總趁著女兒到園媮晱憐^來,就偷偷的下廚學切菜、學煮飯
。有好幾次,菜不是燒焦了,就是鹹得不能入口;我毫不放棄,繼續學,
一直做。我想,總不能長久把女兒留在身邊;我已經學會做飯菜,應該進
一步學習縫補衣服。

於是,我拿著一條被單,坐在裁縫機前面,伸出手輕輕撫摸機器,不覺喃
喃自語:「裁縫機啊!裁縫機!你伴我二十年了,你可知道你的主人卻從
此再也看不到你了!」想到這堙A我又是一陣心酸哽咽。我默默祈禱阿彌
陀佛慈悲,讓我再次提起勇氣,克服這層難關。我擦乾淚水,咬緊牙關,
伸出顫抖的手,慢慢摸、漸漸移動,終於一針針車下去。我摸摸看,車得
不夠平整。我重新拆開,再車,一次又一次,共車了六次,才把散碎的布
邊車好。摸著那層車好的布,我雙手合十,感謝菩薩慈悲,讓我再度克服
難關。



感謝一切善知識


我坐在裁縫機前,回想事情剛剛發生的時刻,四哥大聲罵我不孝,竟然讓
年老的媽媽天天在為我悲傷流淚。四哥那天來,我把炒好的花生給他看,
四哥興奮的叫道:「花生都沒有炒焦!我要趕快拿給媽媽看!」後來四哥
告訴我,媽媽說了:「看得見的人都會把花生炒焦了,何況她眼睛都失明
了,很好啦!」媽媽您不要擔心!女兒已經很不孝了,不能再讓您為我擔
憂煩惱。

您知道開刀補皮有多痛苦嗎?四哥卻一定要我做義眼,他說:「你臉上沒
了兩個眼球就像是活的骷髏,你不考慮自己,也不能嚇到自己的子孫啊!
」我只好忍痛接受手術,前後開了六次刀,做好右眼再做左眼。想不到我
義眼做好後,四哥卻因意外往生了……。

我今天能夠站起來,第一要感謝我的先生和孩子,是他們接納我殘缺的外
表,包容我的一切。另外,我還要感謝美玉姊,我的哥哥、嫂嫂和親友們
,不斷的鼓勵我安慰我。尤其是美玉姊,她教我念佛,帶我進入慈濟世界
,引導我聽「慈濟世界」廣播、聽「渡」的錄音帶,樂生院那位林葉師姊
好感人哦!她手腳不斷萎縮,比我更可憐,卻為人帶大了十八個孩子;我
只是眼睛看不見,手腳都還健全,我不應該自暴自棄。她的故事對我啟示
很多。

阿彌陀佛!現在,我和女兒最嚮往的是花蓮的靜思精舍,最想拜見的是證
嚴上人,先前我已錯失機會了,可不希望又再空過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