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掌聲響起
「國內首例非親屬骨髓捐贈」捐受者相見歡
◎陳美羿
八十一年七月,十五歲的魏志祥在一場莫名的高燒之後,經證實罹患血癌
,霎時,如旭日初升的生命逐漸殞落,充滿歡樂的家庭也從此黯淡沈寂…
…。

魏志祥經化學治療達到緩解狀態,但病情仍在一年多後復發,此時唯有「
骨髓移植」一途可挽回這條年輕的生命;然而在親人組織配對均不合的情
況下,到那堨h找相符的骨髓?就算找到了,對方肯為一個素不相識的陌
生人捐出部分骨髓嗎?

魏家人在疑慮中等待著希望,終於在八十三年三月,透過甫成立五個月的
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找到配對相符者──就讀於台大的葉美菁。

儘管未獲父母同意,葉美菁不改初衷地決定捐髓救人;因著這分堅持、這
分勇氣,魏志祥的生命終於有了延續的機會;也因而開啟了國內非親屬骨
髓捐贈的先河。

移植手術後,葉美菁一如往昔過著平淡的日子,捐髓一事對她彷如春夢一
場,了無痕跡。

但對魏家而言,受人點滴當湧泉以報,何況承受的是如此珍貴的生命之泉
!復原情況良好的魏志祥,在移植前就期盼能和救他一命的大姊姊相認,
然而礙於規定,捐髓者與受髓者在一年內不得相見,他的心願始終不能實
現。

今年五月,魏志祥捎來一封信,向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表達他懇切的心
意:「……自從她的骨髓植入我體內那一刻,我就一心期待與大姊姊見面
,當面向她道謝……。假如哪一天大姊姊就在我身邊,而我卻不認識她,
我會難過一輩子的……。」這封信轉到葉美菁手上,在她首肯後,經由資
料中心安排,選定骨髓移植一年後的母親節當天,讓他們首次會面。

感恩的心情,歡喜的淚水,在溫馨與期待的氣氛下,一場相見歡於焉展開
──




五月,感恩的季節;母親節,感恩的日子。

去年母親節,十七歲的魏志祥,躺在總隔離病房。有緣又陌生的骨髓正在
他的體內流淌;找到了「家」,骨髓安住下來,生生不息,源源不斷。他
,攀住了一線生機。

「我最大的願望是和捐髓給我的大姊姊見面,向她道一聲謝,因為我的生
命是她給我的。」當時魏志祥向主治醫師王成俊說。

但依國際慣例,除非是捐髓、受髓雙方願意,而且要等一年後,才能讓捐
髓者和受髓者相見。從死亡邊緣搶救回來的魏志祥及其家人,就在充滿感
恩與期待中,靜靜的等待著。

今年五月十四日,母親節,魏家父子從新竹趕來花蓮,他們終於等到了要
和恩人見面的日子── 



期待


從位在慈濟醫院二樓的慈濟部走向記者會會場,志祥頻頻向樓下大廳張望
。雖然馬上就要見面了,他還是忍不住期望在人群中找到那位「長頭髮的
大姊姊」。

到了二期講堂,記者的鎂光燈「喀嚓喀嚓」閃起,他是焦點,高高挺挺,
穿著花格子襯衫,戴鴨舌帽。身為國內第一個非親屬骨髓移植成功的案例
,幸運的志祥成為媒體的最愛。

「緊張嗎?」

「現在心情如何?」

「你第一句話要跟大姊姊說些什麼?」

「你有沒有模擬見面的情形?」

面對記者的詢問,志祥只是微微笑著,既興奮又期待,一切盡在不言中。



啟幕


大姊姊早已來了,但為了製造相見歡戲劇性的高潮,暫時不露面,使大家
對這位既有愛心又勇敢的「神祕女郎」,更加好奇與期待。

慈濟基金會總管理中心副總執行長,也是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主任林碧
玉師姊,是記者會的主持人,她首先引用《無量經》經文:「頭目髓腦悉
施人」,闡明佛陀教示乃在於力行菩薩道。「上人一向呼籲器官捐贈。二
十多年前,上人去探望一位罹患白血病的小朋友,因為在兄弟姊妹間找不
到相合的骨髓,而當時法令又禁止三親等以外的器官捐贈,無法進行骨髓
移植,因而痛心愛莫能救。」

「前年修法通過,慈濟蒙衛生署及各醫學中心推薦,上人經深入評估,了
解骨髓捐贈『救人一命、無損己身』,乃毅然擔負起建立『台灣地區骨髓
捐髓捐贈資料中心』的重任。」

「經一年多的呼籲、宣導,到今年五月初,已有八萬四千人的資料庫,足
見台灣愛心人口密度之高,已可洗刷『貪婪之島』的惡名。」

一年前主持這項骨髓移植手術的三總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王成俊,面對記
者的攝影機,表示「很緊張」。「選擇母親節辦『相見歡』更具意義。」
他說:「葉小姐『隱名埋姓』已一年多了。」

去年母親節前夕,葉小姐捐出骨髓給魏小弟。經一年觀察,魏小弟的骨髓
、染色體、週邊血液,都正常良好,證實移植成功。「而且魏小弟的0型
血型也變成和葉小姐同樣B型了。」

「除了慈濟,沒有一個團體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建立全亞洲最大的資料庫
。」王醫師說:「在此我要提出一個小小的呼籲。」

他說:骨髓不是「龍骨水」。抽骨髓和抽血差不多,只是抽血如在河裡取
水;抽骨髓如在源頭取水而已。「骨髓是生生不息、源源不斷的。」王醫
師說:「骨髓不因累積而擁有,也不因存在而增加價值。它是因有『需要
』才有價值啊!」

失去健康才知道健康的可貴。「使別人都能健康快樂的活下去,應是接近
佛家慈悲喜捨的精神吧!」



男主角


即將面對救命恩人,是怎樣的心情?

魏志祥的父親魏柔木先生說:一週前,接到通知,知道可以和捐髓者見面
,全家都很高興,因為已期待一年了。「感謝慈濟、感謝王醫師、感謝葉
小姐。」

小小男主角魏志祥說:「期待已久,心中又高興又害怕,不知如何向大姊
姊表達救命的恩情。現在的感受,無法用言語形容。」「罹患血癌的人不
要放棄希望,因為有慈濟在啊!」志祥不忘給病友打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大家的期盼下,林副總再度上台介紹骨髓移植的
始末。去年第一例要移植時,同時有兩位配對相會。聯絡第一位時,她歡
喜同意,也進一步做混合淋巴球試驗,確認和病患的骨髓相會,她也再三
表示絕對沒問題,約定五月六日移植。進行移植前一週,王主任為志祥做
「殲滅療法」,也就是用高劑量的化學藥劑把骨髓細胞統統殺死,好植入
捐贈者健康的骨髓。

「五月一日,捐贈者表示:抱歉,不能捐了。」林副總說:「當下想到的
是:魏小弟這一條生命怎麼辦?要如何挽救?」

費盡全力去溝通,對方居然失蹤了。

萬般無奈下,只好找第二位配對上的葉小姐。當她知道原委後,說:我沒
有說「不」的權利。

「移植成功了。但她是活在沒有掌聲的舞台;一個月後的記者會上,她默
默的坐在角落邊,沒有曝光。」

幸好葉小姐表現了大無畏的精神,不但及時延續了魏小弟的生命,也為「
骨髓捐贈、無損己身」做了最好的見證。



女主角


「惜緣」歌聲響起,講堂的大門啟開。眾所企盼的葉小姐笑容滿面的走進
來,後面跟著她的母親和姨媽。記者早已蜂擁向前,鎂光燈此起彼落。這
真是最動人的一刻。

魏先生和魏志祥站起來,熱淚盈眶。有人遞給志祥一束花,志祥拿著走到
大姊姊面前,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淚奔騰而下。

葉小姐一把摟住他,靠在他肩上。志祥也伏在葉姊姊肩上,泣不成聲。所
有與會的人感動得頻頻拭淚。

應攝影記者要求,面向大家拍照。兩人依偎著,簡直就是一對相親相愛的
姊弟!

「葉小姐現在就讀台大社會系四年級。她說:為了救人,只要病患需要,
再捐十次也願意。」林副總說。

原來形容自己成為國內第一位非親屬捐髓者,是:「突然,被推出來選美
,又意外戴上后冠」的葉美菁:「今天,我好像火星人登陸月球。有一堆
地球記者包圍著我,因此,有一點小小的緊張。」

「左手做的事不要讓右手知道,所以本不想跟魏小弟見面,因為事情過去
就算了,這只是一種緣分罷了。」姣美的葉小姐說:「但是,聽說很多人
對我很好奇,而且我也願意出來澄清一些人對骨髓捐贈的疑慮──骨髓捐
贈對捐贈者是無害的。」葉小姐呼籲大家一起加入志願捐髓的行列。因為
,「說不定下一個需要的人就是自己」。



掌聲響起


「站在這裡,非常慚愧。」葉媽媽──黃聰蘭女士,語帶歉意的說:「當
初美菁說要捐贈骨髓,我大力反對。」

葉媽媽歸因於常識不足,以為有後遺症。「真是很幼稚、很無知。在此向
魏先生、魏小弟說一聲:對不起!」葉媽媽轉過身去,向魏家父子深深一
鞠躬。「至今我才明白骨髓捐贈的真實意義,我想,媒體做得宣導不太夠
。」

大家都笑起來,因為底下坐的都是媒體工作者。

「這種有意義的事,應該讓社會大眾了解越多越好,希望大家來響應。」
葉媽媽說:「幸虧女兒堅定,才沒有造成終生的遺憾。若不是女兒那麼勇
敢和執著,或許就害了魏小弟一命。」

葉媽媽證實:骨髓捐贈,跟捐血一樣,是很安全的,不必擔心。她說:女
兒捐髓之後,仍是這麼健康,這麼漂亮!

去年葉小姐在得不到父母同意之下,善意的撒了個謊,說要到同學家寫報
告兩天。捐髓時,是哥哥在家屬欄上簽字的。手術第二天,甫從北京趕回
來的林副總去看她。她表示:一切安好。一小時後,她若無其事的回家,
幫媽媽洗碗、拖地板,因為這天是母親節,當天晚上還要去上家教。

嬌柔的外表,蘊含著驚人的毅力,這是麼樣的一個女孩啊!

記者問她:現在的心境、感想如何?

她說:過去曾念護理系,她相信醫界不會為救一個人而犧牲另一個人的健
康。「但開風氣不為師。因為是國內首位捐髓者而引起注目,或許十年、
二十年後,捐髓已很普遍,就不足為奇了。」所以她的感覺是:沒什麼!

魏小弟呢?

「葉姊姊說她『沒什麼』,可是我……很高興。今天晚上我會『失眠』,
感謝葉姊姊救命的大恩大德。」

王成俊醫師向葉媽媽一鞠躬說:「對不起!可是,我把健康的女兒還給你
了。」



珍貴永恆的禮物


記者會結束,葉媽媽摟著志祥走出來,親暱得像一對母子。

自稱原本「愛玩」的志祥,從骨髓移植之後,變得很用功,在班上都名列
第一。「因為大姊姊是一流學府──台大的高材生,而我,身上流著她的
血液。」

一年來,志祥除了皮膚還有些微排斥之外,其它都很好;打球、運動、讀
書,都跟同年齡的少年一樣。

礙於規定,一年內不能見面。志祥曾激動得想跑到台大去找。

「人這麼多,你又不認識她,你要怎麼找?」

「我想在胸前掛個牌子,寫著『尋人啟事』。」他靦腆的笑著。

魏先生說,新竹很多親戚朋友都迫不及待的要見葉小姐,而且準備了好多
禮物呢!

葉姊姊今天準備了一份禮物給志祥,禮盒上的黃玫瑰還是她連夜親手做的
呢!

志祥今天送什麼禮物給大姊姊?

原來是一個卡通別針!大恩不言謝,送再好的禮物也無法表達──一條活
生生的命啊!

不過,他們今天都共同送給母親一份最好的禮物──健康快樂的活下去;
也證實慈濟送給普天下母親一個最珍貴的禮物:血癌病人的一線生機──
台灣地區骨髓捐贈資料中心。



成就醫學成果──王成俊


◎何貞青


五月十四日的「相見歡」活動,不只是人間大愛的流露,也是醫事科技的
成果展示。

受髓者魏志祥小弟弟的主治醫師──三軍總醫院血液腫瘤科主任王成俊,
在回顧手術前的情況時仍然感慨萬千。

當時魏小弟幸運地找到兩位配對符合者,在諸多考量下選定其中一位醫界
人士,對方也答應捐贈,待一切準備就緒後,卻又臨時反悔。在不立刻動
手術患者就無可挽救的情況下,聯絡到第二位捐贈者──葉美菁小姐。

「和葉小姐面談時很緊張,想到她若拒絕了那該怎麼辦?」王醫師懷著忐
忑不安的心情,向葉小姐解釋所有情況並徵求其意願。葉小姐靜靜聽完後
,只說了一句話:「我沒有權利說『不』,因為有一條生命正在等我救他
!」

就是這句話讓王醫師放下懸宕的心,也讓魏小弟獲得生存機會,更讓所有
血液疾病患者,在漫長的等待中存有絲希望。

經過一年的觀察及追蹤治療,魏小弟除了外表皮膚有些排斥現象外,各方
面檢驗都很正常,和平常人一樣唸書、打球、計畫將來。

此次移植手術的成功,不只拜醫學科技日新月異所賜,更是社會所有響應
捐髓者的愛心所促成的。王醫師特別感恩慈濟的努力:「若非慈濟登高呼
籲,恐怕沒有任何團體能在短期內凝聚這麼多人的愛心。」

雖然骨髓捐贈風氣已開,但有不少民眾仍持懷疑態度,王醫師期望藉由此
次捐髓、受髓雙方的現身說法,來釐清一些觀念──只要愈多人響應捐髓
活動,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就愈完善,也將有更多生命因這一分善念而
得到延續。

王醫師也對所謂「骨髓移植成功」做一番解釋。他表示,一般來說,移植
後的排斥反應及併發症、感染等狀況,在第一年的發生率最高,一年後若
無任何不良症狀產生,則成功率就大為提高;以長期存活率來看,可用兩
年及五年為基準點,如果存活超過兩年,則表示狀況穩定,死亡例將大幅
減少;若存活能超過五年,相對地存活率也更高了。

目前在血液疾病治療方面,除骨髓移植外,尚有週邊血液幹細胞移植及臍
帶血移植兩種。王醫師說明,前者是在捐髓者身上注射「顆粒球──菌落
剌激因子」(G-CSF),促使骨髓中的造血幹細胞增生,同時流到週邊血
液,再從週邊血液分離出這些幹細胞。「由於不需全身麻醉,比較經濟方
便且進步,目前在國內已漸發展,將來有可能取代傳統抽髓方式;不過由
於是將藥物注射於捐髓者身上,基於保護健康者的立場,更應謹慎地觀察
、研究。」

而臍帶血移植,是抽取新生兒胎盤臍帶的造血幹細胞,屬於較新的方式,
王醫師表示,由於缺乏大型醫學研究報告,目前仍處於實驗性階段。



展現大愛──葉美菁


◎黃秀花


現就讀台大社會系四年級的葉美菁,去年五月七日接受抽髓手術,成為國
內第一位非親屬間的骨髓捐贈者。

去年,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為罹患血癌的魏志祥,找到HLA配對相符
的葉美菁時,她幾乎不加思索地一口就答應了。

提及當初捐髓勇氣,葉美菁先是輕鬆地表示:「可能因自己對骨髓移植一
無所知,所以一點都不害怕。」繼而,她正色地談到,大三時,聽聞校內
許多同學跳樓自殺,給她很大的震憾,「為什麼有些人毫不珍惜生命,而
有些人卻為了萬分之一的生存機會而苦苦掙扎?」觸發她認真思索:「生
命之於我的意義何在?」「什麼是人生的意義?」

八十二年八月間,台大醫院發起「搶救生命」──國內首次大規模骨髓捐
贈驗血活動,當時並不很了解捐髓常識的她,只覺得很有意義,就去參與
驗血。抽完血後,看了現場發的宣傳小冊,才對骨髓捐贈有些認識。後來
,在國防醫學院的雜誌上,看到王成俊醫師所寫一篇關於「骨髓移植」的
專題報導,更堅定了她捐髓救人的理念。

由於知道配對成功的機率很小,驗血過後她也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當接
到和病患配對相合的通知時,覺得很意外。「這種比抽獎機率還小而且遙
遠難以想像的事,真的發生在我身上!」當時病患的情況很緊急,她毫不
猶豫的答應了。

「對於捐贈骨髓,我的態度一直是相當確定的──如果不願意捐髓(除非
是健康情形無法配合),當初就不要去驗HLA。一則給病患及其家屬帶
來一線希望,卻又讓這希望幻滅,對他們而言,未免太殘酷了;二則檢驗
費要數千元,何必浪費醫療資源?」

是否擔心過捐髓是不是會影響健康?憑藉曾唸過護理系的背景,使她相信
:「沒有一種醫療行為,會為了救一個病患,而損及另一人的健康;骨髓
捐贈亦然──無損己身,且能救人一命。我相信我會得到最完善的照顧。
」再加上對慈濟有信心,她認定一個事慈善工作的團體,絕可以信得過。

在抽髓手術前,她曾和父母溝通,卻遭到母親的強烈反對。「我想當時爸
媽會反對,不單是基於對骨髓捐贈的了解不夠,最主要還是因為他們心疼
女兒──天下父母心皆是如此吧!然而,從他們對我的保護,我不難想像
另一對父母的焦慮、等待與期盼;換做是我自己的子女、兄弟,甚至是自
己得病,必然也希望對方同意捐髓……」

她想到,如果就此退縮,不僅會危及一條生命,也將造成自己終生遺憾;
如果堅持到底,家人總有諒解的一天。於是,她瞞著母親做了抽髓手術。

捐髓一年後的她,健康的站在眾人面前,活得更快樂、更自在。「當你看
到許多人在生死之間掙扎,正等待萬分之一活下去的機會時,真的會感到
生命是多麼珍貴可喜!自己曾遭遇的挫折、困難,簡直微不足道。」

「身為國內第一位非親屬間的骨髓捐贈者,我能體會別人對我的好奇;然
而我覺得自己只是個平凡的人。」她強調之所以願意站出來,就是要證明
「骨髓捐贈,無損己身」,希望家也能勇於加入志願捐髓的行列。「事實
上,yes和no不過是一念之間;而許多事的改變,往往只繫於這一念
間……」

「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是她捐髓心情的最佳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