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見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莽丈夫的懺悔淚
◎主講/證嚴上人
柯國壽師兄,民國四十七年生,台中縣大甲鎮人。國中畢業,就在車床工
廠任學徒。七十年退伍回來,開始創業,成立「重壽機械公司」。八十年
,進入逢甲大學企業管理進修班研習兩年後,在公司實施「技術入股,利
益分紅」制度,有較多的時間,能夠心無掛礙的投入慈濟工作。

他原是一個會打太太的莽撞丈夫,八十年底認識慈濟後,完全改變惡習,
八十四年,和夫人李定娥師姊共同授證成為慈濟委員,柯師兄並出任為慈
誠隊員。




別看我外表斯斯文文的,原先卻是個暴虐的丈夫和父親,如果不是踏入慈
濟,讓上人的法水層層摘除我那兩面做人的假面具,恐怕我的家庭就要陷
入支離破碎的境地了。上人說:「懺悔即清淨」,現在,我已覺今是而昨
非,我願當眾再懺悔一次。

懺悔,真好!



婚姻瀕臨危機


我出生在大甲小鎮,國中畢業後就到工廠當學徒作黑手,總算學得一手車
床的好技藝。退伍歸來,父親作主為我完婚,然後給了我五萬元開始創業


在夫妻胼手胝足的初期,我尚知溫柔體貼,等事業成長到一個階段,員工
愈來愈多,自己竟擺起大老闆的派頭;大聲喝斥像在罵小孩一樣,員工受
不了流動性很大,自己也弄得焦頭爛額。

為免工人跳槽及廠商退貨,只好忍氣吞聲,壓力一層層堆積在心頭,無處
宣洩,回到家,所有的氣憤、委屈一股腦兒全傾瀉在太太孩子身上。一言
不合我意,立刻拳打腳踢。太太為了四個孩子,一再的容忍我,我卻不知
悔改。有次看她每晚都外出,居然起了疑心跟蹤出去,才知道她的太陽穴
被我打中已經輕微腦震盪需要吊點滴,連驗傷報告也偷偷準備了好幾份,
以作為訴請離婚的依據。我的婚姻已瀕臨危機,我還天真的以為反正我每
次都有說對不起,一切就可煙消霧散了。

幸好我遇到慈濟。八十一年底,鄰居大哥娶媳婦,我們鄉下習俗,一家有
喜,街坊鄰居都會過去幫忙。喜宴結束,我發現隔壁的大嫂正從我們掃成
堆的垃圾中翻出保特瓶、啤酒罐,然後將鋁罐、塑膠瓶分開放好,甚至連
廚房師傅用完的醬油瓶一一再倒過---又累積了大半碗醬油。我太驚訝了
!憑她是鄰長的媳婦,家裡也很富有,不知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舉動?她微
笑的告訴我她正在學「惜福」,因為她參加了「慈濟功德會」,師父教人
要惜福、要愛惜物命,將可回收資源分類在利用,垃圾一樣可以變黃金;
至於回收來的錢正好可以幫助師父蓋醫院和學校。我和鄰居也都歡喜共襄
盛舉。

一個多星期後,我協助大嫂將鄰居們送來的資源載到內埔的回收站,一整
車居然只賣到三百多塊錢而已;我的心頓然涼了半截。正準備離去之際,
一部載滿報紙、空罐的貨車浩浩蕩蕩的開進來,開車的是位年輕的小姐,
我趕緊上前協助。卸完貨,他笑盈盈的從駕駛座旁抱下一個大約週歲還抱
著奶瓶吸奶的小娃娃;大嫂告訴我,那位小姐就是內埔的委員王淑芬師姊
。我被當前這幕景象給震攝住了,活到三十五歲年紀,從來不曾看過有人
做善事做到這般盡心盡力的。當下,讓我好生慚愧。我表達想投入慈濟工
作的心意,就此開始參與大甲地區的共修和環保活動。

後來從師兄師姊口中知道,上人教導我們做資源回收不在於金額的多少,
而是除去貢高我慢後,那分「不求回報的歡喜布施的心」,我投入環保工
作也就更帶勁了。

剛剛加入慈濟前半年,我習性難改,還是會動手打人,直到那天當眾起來
懺悔為止。當天是大甲委員每週固定的共修活動,研討過上人的「靜思晨
語」後,接著是現身說法,組長思齊師兄鼓勵過去有做錯的人,要有勇猛
心起來懺悔,他又說:「慈濟有三大法門,第一就是懺悔法門……」
,我的耳朵嗡嗡作響,冷汗直流,

我遲疑著猶豫著,不知該不該起來懺悔……最後,還是鼓足勇氣站上台前
,向大家懺悔我過往的行徑。不可思議的,當眾發露懺悔後,心頭感到無
比的輕安快樂。從此,我再也沒有打過太太和孩子。



開始學做人


農曆初一,上人南來台中時,我依例到台中分會聆法拾寶。有一次一位師
姊哭的好傷心起來問道:「師父啊!我知道慈濟很好,但是先生會阻擋我
,家人會反對我;我該怎麼做先生才會贊同,進一步和我走上這條菩薩道
?」上人的手指頭輕輕指向那位師姊說:「那就要看你囉!」我猛然醒悟
,幸福美滿的家庭是建立在雙方的互助互信上,如果我想再取得太太的信
賴,必須由我本身的改變做起。

晚飯時候,我興致昂昂的向太太提到上人說的慈誠隊須遵守十戒的事,又
說上人呼籲爸爸不但要回家吃晚飯,還得回家幫太太做家事。不料太太冷
冷的回我一句:「光聽不能受用,做得到才了不起!」當頭澆我一盆冷水
。我按耐住性子對她陪笑臉:「對!對!想要參加慈誠隊還得通過考核,
現在請你幫我打分數,看等到年底時我夠不夠資格讓上人授證?」師姊噗
哧笑出聲來,一場將起的風暴就此化解得無影無蹤。

過去,我根深柢固的以為教育孩子當然得發命令、用權威,所以四個孩子
經常在挨打。有一回為了小兒子玩火,我這個狠心的父親居然用水管打的
他跪地求饒才罷手;晚上到房間探視孩子,看他還在嚶嚶抽泣,屁股紅通
一片只能趴著睡,我不禁掉下眼淚。自己教育無方,卻不容許父權受到挑
戰,真是愚癡啊!直到我聽到上人言:「用菩薩的智慧教育子弟,用媽媽
的心愛一切眾生」,我不斷的思考這句話的涵義。

那天,我又看到茶几上放著一只吃了半個的蘋果,如此糟塌食物,我不禁
火冒三丈,繼而轉個念頭:是菩薩在考驗我了,看我如何運用菩薩的智慧
教育自己的子弟?我座了下來,拿起那只蘋果咬了一口,鬆鬆的不怎麼好
吃,我用心把它吃完,一面在思索等會兒該如何和孩子溝通?看孩子們個
個低垂著頭,等待將來的處罰。我要他們坐下來,我說,爸爸講個故事給
你們聽。

我提到以前小時候和母親到市場賣菜,看見水果攤上進口的富士五爪蘋果
,指著它要母親買給我吃,結果母親笑著罵我是傻孩子,一擔菜才賣三、
四十元,一只蘋果就要四、五十元,我們是吃不起的!只有在家中長輩臥
病時,我們才有機會嚐到蘋果,而且是切成好幾塊的──孩子們都聽的入
神。我說非洲的孩子鬧饑饉沒有得吃,肚子大大的,很可憐;我們吃不下
時就要想到地球上還有人沒飯吃。此後,再也不曾看過浪費食物的情形了
。很高興自己又往前跨越了一小步。



有捨才能得


這一切,都看在太太眼堙C當我第一次帶師姊到台中分會參加聯誼會時,
美蘭師姊要我起來現身說法,太太事先並不知道,聽我在台上懺悔,她已
淚流滿面。事後,組長帶我們夫婦去拜謁上人,她一見到上人立刻雙膝落
地號啕大哭起來,上人牽起她的手柔聲問她哭些什麼?師姊說:「感恩上
人!救了我們一家人,把我先生調教的這麼好,感恩上人!」說到這裡她
已泣不成聲。上人安慰她說:「不會啦!你放心啦!以後他再也不會欺負
你了!」跪在旁邊的我也以淚水盈眶。從此以後,師姊投入慈濟工作還比
我更為精進勇猛哩!

我的家庭已經撥開陰霾,天天都是晴空萬里。但工廠的電腦車床是二十四
小時不停的運轉,仍然讓我放心不下。為了增進管理工廠的知識,我也到
逢甲大學參加企業管理進修班,滿腦子的利益分紅、員工入股制,想到自
己半生辛苦的成果就要讓別人來分享,就捨不得拿出來應用。後來,看見
教授的手提箱裡居然有上人的「靜思語」,深為自己跟對明師感到慶幸。
上人常說:「有捨才能得,才是真捨得;放手即滿手,須放得下。」我徵
得太太同意後決定試行看看。現在員工也能分紅,他們都將工廠當成自己
的家,賣力在付出,流動率等於零。而我只須負責外務就好,工廠都不用
我操心了,另外,我還賺到好多時間可以投入慈濟的工作。像我為了醫學
院開學回到花蓮三天,沒有我在旁邊督促,員工依然趕工做到凌晨兩點多
……。現在我工廠的員工和家屬都是我的會員了。

上人淺淺的道理,卻讓我深深的受用。有人問我天天這般歡天喜地,到底
我從慈濟賺到什麼?我說,賺到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賺到一個豐盈甜美
的人生。年底,我們夫婦就要一起接受上人授證為委員了,我相信,我們
會更用心的攜手走在慈濟菩薩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