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走進慈濟社區
◎黃淑燃
《尼泊爾賑災圓緣》之二


六月十八日傍晚七時許,一行人自尼國首都加德滿都開了近十小時的車,
抵勞特哈特縣寶拉衣慈濟社區時,已是夜幕低垂……。

走過「地無三里平」──滿是石礫的社區小道,走近慈濟社區的山角紀念
碑旁,人未站妥,即見一位年約四十餘,皮膚黝黑,看來飽經風霜的中年
男子向我們走來,問道:「您們怎麼隔那麼久才回來!」……



我們回來了!


時隔四個月餘,對於慈濟人的再次關懷造訪,他們已把我們當作自家人,
不經意問這句「回家的話」,讓所有的師兄、師姊們心中不覺暖了起來…
…。

在這片與台灣相距數千里的國度中,也許尼國人民永遠不知道什麼是「佛
教慈濟功德會」,也許他們也從不曾了解「台灣」位於世界那一個角落;
而留在他們眼中的,是一群來自東方國度的人,用真實的雙手為他們拂去
九三年世紀洪勞的陰霾;存留於心中的,是一群身著藍天白雲衣服的「外
國人」,懷抱著佛陀二千五百年前所遺教的大愛,遠自「台灣」將大愛的
種子帶回這片佛陀的故鄉,寬廣、無盡地播撒於尼國大地之上……。



大災復甦,開展新生


六月十九日午時,於馬克萬普縣市政廳所舉行的巴當波卡里慈濟社區贈鑰
儀式圓滿結束後,部分住戶雖尚未領到住房鑰匙,但已開始計畫新的謀生
技能。我們看到一戶十口之家,攜家帶眷從水患後的臨時棲身之所,赤腳
徒步走了兩天到達慈濟社區,將二、三大布袋的簡陋家當安置於新房前,
就馬上著手重新開始他們的新生活……。

住巴當波卡里慈濟社區第 227號的 RAM PRASHAD 夫婦,一早即將所有的
家當陳列出來,並開始販賣一杯三盧比的尼國奶茶和咖啡。身著紅色沙麗
衣(一種尼國傳統的婦女服飾),喜上眉梢的妻子,歡喜的將欲出售的小
芭蕉雙手迎上與慈濟團員結緣。

RAM  先生興奮地表示:「慈濟給我們住屋之後,住的部份已無需擔憂,
今後將在家門前做些販賣茶點的小生意來維持生計。」而在旁協助翻譯的
工地建築師也高興的透露,他是 RAM 夫婦的第一個主顧,早上 RAM先生
剛開業的第一杯深具尼國風味的奶茶,就是他買的。

而住在附近的另一個受益戶──一為尼國婦女與三位小孩,正蹲在家門口
前。同行的工地建築師告訴我們,這位太太與先生在慈濟社區未完工前,
就一直住在工地堙A白天協助建商建設慈濟社區,建商則提供三餐及工資
。這種讓災民投注力量建設自己的家園的方式,不僅將「如何學習感受─
─愛」的課題植入社區居民心中,且從這種互動關係堙A他們也感受到慈
濟人如何將點滴大愛藉由有形的建物,貫穿於尼國大地之上……

當我們計劃前往探視其他住戶時,在旁的葉師兄突然激動的表示:「就是
他!就是他!兩年前被大洪水沖到兩公里以外,三天後被直昇機救回來的
那位!」

這位被人群稱為「歷史人物」的中年男子,住在巴當波卡里慈濟社區八號
。只見他站在旁邊不知說些什麼才好,手中緊緊握著剛拿到的土地所有權
狀……。

他小聲地說自己住的方面已無虞,目前正努力找尋合適的工作機會,以取
代位遭遇水災之前的鐵匠工作。

不少受益戶看到慈濟人時,紛紛合起長期勞動而長滿粗繭的雙手,語慈濟
人互道:「阿彌陀佛!」當下我才了解:原來,感恩的臉孔都是一樣美麗
……。



生活與教育逐漸步入常軌


在四個慈濟社區──巴當波里卡、寶拉衣、敘卡波里卡、桑塔埔慈濟社區
中,以去年遷入的慈濟社區,居民的生活改善最明顯,以寶拉衣慈濟社區
為例,目前已有社區管理委員會,並且有模範街。

抵達寶拉衣慈濟社區時已近日暮,昏暗的天色下仍看得出每戶庭院前的玉
米田,早已蒼綠茂盛;雖然社區內沒有電燈,但在相機鎂光燈的照射之下
,我們隱隱約約可以看出屋內的家具隨著生活穩定而逐漸增補,以有床、
有壁飾,有些人將家中牆壁以炭灰彩繪、粉刷一番,甚至有些家庭還增設
鐵窗,以防盜侵入……。有人在自己屋後的土地上種植小辣椒、花果、蔬
菜以維持生計。

一場大雨後,行經敘卡波里慈濟社區一間房間時,耳聞小孩們在室內讀書
的聲音,走進一看,大約有十五名、年約五歲至七歲的孩子們,席地坐在
愛心屋的水泥地上,用小黑板兒粉筆正在學習尼泊爾文。

這些孩子們的「書本」,是用所有可能收集到的廢紙,採最簡陋的方式裝
訂成冊,有多少紙就裝訂多厚的「書本」,非常克難。

透過翻譯了解,慈濟社區堛漱鬙嬤C個月繳交五十元盧比家教費,請老師
前來教授孩子們課程。每天兩小時的課程雖然不足以跟得上完整的教育模
式,但至少給予孩子們一個學習的機會。



大愛回歸佛陀的故鄉


不論慈濟人走到那一個社區,人群總是蜂擁而來,不知他們是好奇「外國
人」的出現,抑或他們猶記得去年來自台灣人愛的關懷,所以眼快、腳快
地前來與慈濟人作情感接觸?

回溯兩年前,水患災民由數根乾樹枝和一塊膠布,支撐起家「無」四壁的
茅草屋生活,到慈濟今天建設完的水泥屋相較,再度確認用大愛撫平眾生
的苦難,是所有慈濟人的使命與責任。

六月二十一日我們拜訪尼泊爾社會福利委員會副主席邦迪先生時,邦迪先
生向慈濟人表示,尼國歷史上有一位菲古迪公主(BRIKUTI)曾到中國傳
教,「她是尼泊爾女兒前往東方中國傳教,而今天台灣的女兒(意指上人
)來到尼泊爾發揮愛心,這二者是一樣的,她們同樣做到了:將愛帶過去
……。」

是的,二千五百年前佛陀誕生於尼泊爾,教義在東方中國發揚;二千五百
年後的今天,慈濟將佛陀的「大愛」,又毫無保留地帶回佛陀的故鄉──
尼泊爾,實際、落實……。



我們做到了!


◎戴月紅


回顧這兩年來的尼泊爾國際賑災工作,師兄姊們輪流放下私務,以接力賽
方式,一棒接一棒地勘災、評估、規畫、督建;如今賑災工作告一段落,
以往滿目瘡痍的災區,重建後已充滿蓬勃的生機,所有的慈濟人都為災民
感到高興。

一間間慈濟愛心屋前,有農作、花香,還有孩子們的嬉鬧聲,工作人員看
在眼裡,感動在心底──辛苦有代價了!回憶兩年來的甘苦經驗,點點滴
滴在心頭,讓我們也來分享他們走過的足跡……



純樸本質


「一下飛機就有許多小孩擁上,爭相摸我們的行李,只要他們摸到一下,
就會向我們要錢。看到這一幕我的心很痛,我知道他們不是惡劣的孩子,
實在是太餓了才會如此,在貧窮下要維持尊嚴是不容易的。」陳健師兄說


而多次進出尼國的徐祥明師兄,則談到,前年到尼國勘災時,孩子們對陌
生人的贈與都十分靦腆;一年後卻常看到孩子伸手要錢的情景,甚至包圍
在車子出沒處,非常危險!「尼國災情嚴重,有許多善心人士前來關心,
隨手給予金錢和食物,這樣下去不但對他們的生活沒多大幫助,反而令他
們失去了純真的本質,真令人難過,給予關懷的方式應該要慎重。」



樂天知命


師兄們又說,剛到尼國就可感受到風俗的差異,「例如以『搖頭』代表肯
定之意;用『草』刷牙;還有『用菜切刀』(刀是固定在桌上)……當時
真是看傻眼了!」

「和臺灣很大的不同是尼國路上幾乎看不到胖子。」陳健師兄談到。然而
,吳添福師兄卻發現,尼國人很愛護生命,雖然相當貧苦,但不像台灣人
什麼都吃;那媯U子、鳥都不怕人。

「有次下雨,看到許多尼國人跳入水池中洗澡。問了才知:為了省水,平
時是嚴禁洗澡的,難怪他們洗澡時是如此快樂。」陳健師兄回憶說。

「他們物資生活雖然遠不如我們,可是沒有冷漠的臉孔,常常掛著滿足、
感恩的純真笑容。」這是大家共同的心得。陳健師兄曾經問一位尼國工人
,每天工作十四小時以上,一個月才賺五百元台幣的日子苦不苦?他說:
「快樂,因為至少還有工作。」雖然這樣的所得不夠養家活口,但尼國的
失業率達60%,很多人沒有工作可做。



人情回味


從災區回到首都,搭乘二次大戰留下的小飛機也是難忘的經驗,據說平均
一年掉下四架!「加德滿都盡是山區,雲霧繚繞。由於沒有導航系統,駕
駛員得用肉眼和經驗來判斷狀況、躲避雲層,還有乘客需塞棉花以避噪音
。」;「沒有停機坪,飛機停在草地上,上面還有許多牛群,牛聽到警報
聲會自動跑開。」

那兒的道路也是讓人刻骨銘心的。「不是震得我們的頭快掉下來,就是輪
胎陷在泥中,甚至連擋風玻璃都震落了。還有吃灰塵、下車開山闢路,更
是常有的事。」這是大家共同的記憶。

六度前往尼國賑災的馬來西亞慈濟委員葉燕新師兄提到:「有一回我們的
巴士剛過山區,路面緊接著發生坍方,真是捏把冷汗。不過,行李車就沒
有那麼幸運了,被困在路中好一陣子。」

還有,住「滿天星級」的房間更是有趣。徐祥明師兄說:「有次在荒郊勘
察到半夜十二點,旅社只有兩間房,分別給司機和女眾住,師兄們睡在樹
下看著滿天星斗,大夥兒笑稱越住越高『級』了;但是蚊子也特別多。」

又有一回,葉師兄和黃師兄為了參加第二天的揭碑儀式,前一晚住進災區
,睡在簡陋的工寮中,寒夜裡身上僅蓋著一條薄毯,又有許多蚊子,只好
請他們喝冷的血了!

回憶起最初幾次的勘災,祥明師兄苦笑說:「常常是和當地人照地圖勘察
,可是有許多路都沒標在地圖上,路況和路程也無法掌握,所帶的乾糧常
沿途發放給災民,最後連自己都沒有得吃。」

勘災時水患仍未退,車子常陷入泥中。祥明和添福師兄亦說:「有次已是
下午兩、三點,尚未進食,車子又陷入泥中,著急的是四周渺無人跡、天
又快黑了。一個當地人走過來,一言不發又走了,十分鐘後四面八方來了
五、六十人,拿鋤頭鏟地、木頭鋪路。當車子發動時每人身上都噴滿泥漿
,但大家笑得十分開心。」這濃濃的人情味讓師兄印象深刻。



願力考驗


為了讓規畫善盡美,常常「飯店的床舖是我們的會議桌,每晚討論的是工
作評估、政府談判、材料估價等,其實經過白天的操勞大夥都累了,但仍
須坐在地上,一起腦力激盪。」這心手相連的日子令人難以忘懷。

「工程部黃春騰師兄通常在餐廳桌上畫工程圖,盡責的服務生不敢下班,
整晚在旁。最後兩人成了好朋友,還聽師兄介紹慈濟哩!」祥明師回憶道


「從尼國回來的團員,都會帶回一雙具紀念性的紅豆腳,那兒的蚊子真是
讓人難以忘懷!」

「有不少團員在那兒病倒了,經常發高燒,還好有帶退燒藥,才能化險為
夷。」

「由於飲食習慣差異太大,如『奶茶恐懼症』、『咖哩恐懼症』……,我
們常常中鬧肚子疼,最後只好以泡麵充饑。」

「還有那邊的天氣熱得難受(達攝氏四十度耶!)、上吐下瀉……種種生
活上的不適,一一考驗著我們。」大夥異口同聲地說。



逆境增上


在如此的環境下,最大的考驗還是來自人本身。添福師兄回億道,「去年
春節時,獨自留在加德滿都和尼國政府談論工地方案,眼看著就要被翻案
了,孤寂地走在路上,心想:我們盡心來此幫助他們的子民,為何會如此
呢?但念一轉,既然是基於佛陀的愛來到這兒,就該把一切視為助緣,用
心實踐佛陀的願力,化解娑婆世界的苦楚。」

燕新師兄也說:「當時尼國政府突然變卦,通知要換土地,一切努力又得
重新來過!心裡很急,雖然過年歸鄉心切,但想到寒冬裡待助的災民,還
有上人一句叮嚀:『是不是該把工作做好啊?』讓我重新鼓起信心,努力
再爭取新土地。」

如今,看到集眾心所建的愛心屋一排一排落成,災民歡喜飛揚,甚至以最
高敬禮──「接足禮」來表示心中的感恩,這一幕讓大家非常地感動。「
在貧窮的山區要找到鮮花是很不容易的,但揭碑那天,災民們為了表示感
恩,每人手中拿一串花環,一一掛在我們的脖子上,真不知花了他們多少
時間和心力。」

「雖然他們目前擁有的,僅是遮風避雨的房子,但他們心中的感激,是過
慣文明生活的我們難以想像的。」葉燕新師兄說。



難行能行


受邀擔任慈濟翻譯的蒙藏委員會伊格•古倫小姐曾對師兄說:「以前不認
識慈濟,初接任務時,認為不過是陪一些貴婦人去和當地小孩拍拍照,表
示一下文明人的關心而已。所以第一次出發時,背包中裝了許多漂亮衣服
,打算作為拍照用。結果發現師兄姊們用心、踏實地為災民無私奉獻,不
但改變了我的觀念,也想盡一分心力,努力做好這有意義的工作。」

總之,尼國賑災之行,讓師兄姊們深深地體會到難行能行的真義。這一路
走來,雖然跌跌撞撞、有甘有苦,畢竟是做到了!

上人言:「從善門入,富者施之得福而樂,貧者受之得救而安。」這拔苦
予樂,濟貧教富的慈濟宗旨,又再度地演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