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人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寶山與道場
我與環保結下不了緣
◎許文昭
她,是家庭主婦,是公務人員,也是慈濟資源回收的實踐者。
每天清晨四點後的三個小時,以及晚上七點到十二點之間,
就是她的「早晚課」——資源回收時間。
五十五歲的她,究竟那堥茠犖諵O與毅力?



上人一句「垃圾換黃金」的話,深深地印在我的心坎底。想起民國七十九
年,外子配住了二十幾年的宿舍,被徵收回去;結果房子空了半年多沒人
住,亦無改建的跡象,因而勾起我做環保的心念。我想:我有健康的身體
,應該身體力行,把握人生方向;做志工,沒有特定場所,處處都可做,
時時能修行。有了這空屋,就可以暫時用來作為資源回收的倉庫。

說真的,住在市區,又是公寓式房子,想做環保,談何容易哪!於是我把
握機緣,毫不猶豫地開始行動。

首先,我到會員胡太太家,告訴她想做環保的決定。由於我是職業婦女,
既得兼顧家庭、工作,現在又需挪出時間做環保,胡先生聽了用懷疑的眼
光看著我,並隨口說:「你要做資源回收的話,我馬上去買三輪車給你用
。」我說:「好啊,可是你不必買新的,只要中古的,我就很感恩了。」
第二天,胡先生真的把他買的三輪車拉到我家。



萬事起頭難


剛開始,自個兒悶著頭做。每天下班回家,料理好晚餐,差不多七點左右
,我就拉著三輪車(因為不會騎,只好用拉的)到附近的雜貨店、二十四
小時便利商店、電器行……,只要店門口有紙箱,我就進店裡告訴老板:
「我是資源回收的,門口的紙箱是不是可以給我?」有些老板很高興的給
我;有些老板則開出代價──箱內的垃圾一起帶走。「做事起頭難」,我
完全照他們的意思去做。

裝冰箱的紙箱又大又高又重,我常在拆箱時因為用力不當使手指頭受傷;
膝蓋也常因拉車走太遠而發炎,但是,不論多辛苦,依舊照常地做。

當時紙價低,一公斤只有一元左右,拾荒者比較少,所以每經過垃圾堆,
如果沒有拾荒者在翻撿的話,我就在那裡撿。每天晚天上三輪車都載得滿
滿的才收工,工作到十一、二點是常有的事。

儘管做得筋疲力盡,只要睡一覺,第二天精神就來了。早上四點多起床,
把放在對面巷弄牆邊的三輪車及堆放的回收物拉去倉庫存放,然後回家準
備早餐,再趕去上班。

住家離上班的地方騎腳踏車只要十幾分鐘就到了。為了方便在上下班途中
沿路撿拾可回收的東西,我特別在車子後架加上寬鐵架,只要看到路邊有
紙箱或報紙,我就隨手搬上來放在車架上帶走。

我的資源回收工作也在公司推展,我在各股、各課置放空紙箱,請同事們
把不用的紙張隨手放在裡面。



環保娘子軍


每天忙裡忙外,時間過得特別快。自己一個人做了好一段時日,邊做邊打
聽附近那裡有人在做環保。以往因白天上班無暇出去走動,鄰居幾乎都不
認識,後來經友人介詔一一去拜訪。

我拜訪的第一位是在樓下的吳師姊,當時她還是慈濟培訓委員,平常她是
騎腳踏車做資源回收,回收物都放置在牆角。

第二位去拜訪住在五守新村眷區的趙太太、文太太,還有附近的林太太等
。趙太太用的工具是家庭主婦每天上街去買菜的手拉車,她每天早上固定
拉著菜藍到新莊華南銀行騎樓下的派報中心幫忙,等報紙發完畢後,多餘
的報紙都歸她處理。

我們把五守新村當成資源回收的總定點及分類聯絡等場所;我們的環保工
作就這樣連線起來。感恩這溫馨的環保緣,因有共同的理念與行動,使原
本不相熟的關係,而今已成為一隊環保娘子軍。於是我開始規畫如何改善
單打獨鬥的情形。

趙太太收集的是報紙類,首先為她訂製一台箱型的手推車,另外再買兩台
推貨車供大家使用。就這樣各自在負責的地方工作。我和吳師姊相約每晚
七點左右在定點見面,一個拉三輪車、一個推車,做得非常投入,我們風
雨無阻,總是滿載才歸。剛開始附近居民有人說我們「走火入魔」、「頭
殼壞掉」;而我們卻真正是「甘願做,歡喜受」。

有一天晚上,我一個人拉著三輪車,車上載個大鐵窗,走到巷口時,後面
響起喇叭聲,回頭一看,有部汽車駛來,我趕緊靠邊不敢動,深怕刮到他
的車子。結果他一個急轉彎進巷,碰到我的三輪車,汽車被畫了幾條很明
顯的線。當時車主下車看了好一會兒,我一再地向他道歉,他一句話也沒
說地就把車子開走了。

雖然是他開得太快,但我心裡還是過意不去,回家後告訴先生事情的經過
。先生說:「他看你是個撿破爛的歐巴桑,只好認了。」

在外面活動久了,認識很多人,他們慢慢地了解我們所做的事,也會自動
把舊報紙及能回收的物品送到定點去。也有些人缺乏公德心,把垃圾放在
回收定點,遇到這種情形,我們還必須清理掉那些垃圾,以免影響附近環
境。



終於有車子了


回收物多的時候,我會向人借車,請會開車的男生幫忙開去回收場賣。自
己沒有載貨車,實在很不便,常為車為人傷腦筋。有時能順利借到車,卻
沒人會開車;有時有人會開車,卻又借不到車。

民國八十一年上半年,同做環保的林太太結束她的工廠,將中古的發財車
捐出供作我們資源回收用,我對她感恩再感恩──終於有了車子,大家都
非常高興。我們在車身噴上「佛教慈濟資源回收車」,讓大家知道此地有
慈濟資源回收站,希望人人能從自己家庭做起,更希望熱心人士來加入我
們的環保行列。

自從有了車子後,人手雖稍有增加,但仍覺不夠,整天我家的電話聲不斷
,不是這家的報紙很多要送給慈濟,就是那家工廠紙箱要送給慈濟……有
時一頓晚餐都沒法一次做好。尤其是星期天,常做到超過做午餐的時刻,
那時我的心就七上八下,深怕先生不高興。回到家時,看到先生正忙著燒
飯,我連聲說感恩,並做一樣他最喜歡吃的菜來感謝他的體諒。

雖然有了車,美中不足是缺會開車的男生,於是常請公司年輕的女同事幫
忙開車載紙去賣。如遇學生寒、暑假,五守新村裡如諸家三兄弟、文家及
王家兒子等,都很樂意來參加資源回收工作,並幫忙開車載廢紙、廢鐵去
賣。



學會開車方便多


民國八十二年夏天,我上班的公司有九位女同事同時報名學開車,那時我
有點兒心動,要不要和她們一起去學呢?可是我已經五十五歲了,是否超
過了學開車的年齡?我請同事撥電話去教練場問,結果我的年齡沒超過,
可見還年輕。

上課時間是利用中午一小時,往返有車接送。我有些猶豫──因為白天上
班,早晚做環保,唯一能休息片刻的中午去學開車,行嗎?但想到常找不
到人幫忙開車,如果學成後對環保工作更有幫助,犧牲午睡一個月又何妨
?於是我決定去學。

上人說過:「在生活中時時學習,在工作上處處修行。」上人的法語給了
我很大力量,我有信心,所踏出的每一步都在考驗著我。而我也在這種情
況下學會了開車。

自從學會開車後,我那部三輪車因破舊不堪,功成身退,靜靜地靠放在巷
弄的角落,作為一個集中點,供街坊鄰居置放可回收的物品。



甘願做,歡喜做


同組的師兄師姊都遠在台北,新莊只有我一個人在帶動環保,有感孤掌難
鳴,因此結合更多有志環保的人一起做,定點也隨著增加了。

胡媽媽是利用已經停止使用的「守望相助亭」作為她的回收站;陳師姊用
的是住家樓梯下面的空間。陳師姊沒有上班,佷用心地做環保,每天把舊
報紙收回來,從一樓搬到三樓,很整齊的排著;她人很瘦但精力卻很充沛
,三、四天就到處堆得滿滿的,又借用鄰居的院子放置回收物。每當我們
清理她的定點時,必得借用大卡車來載。她的回收工具只是個小推車,就
有這麼大的收獲,真是把握人生,發揮她的使用權。

住在五守新村內的文太太,為人可親、熱心又發心,是位虔誠的佛教徒,
大夥都叫她文師姊。文師姊的丈夫中風臥床十餘年,她將丈夫照顧得妥妥
當當的,她相信因果,從沒怨言,也鼓勵兒子加入我們的環保行列。有一
段時日全靠她開車,平時師兄姊們工作後卸下的棉手套、分類鐵罐、鋁罐
,一包一包分裝後再用鐵絲封住袋口等工作,全是她包辦;有時我感冒或
受傷,她待我就像對家人般的關心和照顧,要兒子送藥到公司給我吃。每
次載廢紙去賣回來時,錢都交由她保管,她開心地說:「我最喜歡天天都
有『功德錢』收。」

身為「將軍夫人」的趙太太,先生少將退役,她白天幫人帶小孩,只能利
用早晨投入慈濟資源回收工作。每天清晨四點多她就到派報中心幫忙,一
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無休,四年如一日。趙太太自從有了箱型推車後,收
穫越來越多,常推不動,沒辦法回來,就打電話到處求救兵。我請她早上
別打電話吵了別人的好夢,我會每天開車去支援。她的名字叫梅花,梅花
是愈冷愈開花,她是愈冷愈早出去做環保。她的毅力、堅忍,令我好感動


我每天做資源回收、上班、收善款,偶爾也參加助念及其他活動,忙得像
陀螺似地團團轉,早已不知休憩閒暇為何物了;朋友們碰到我都說:「你
啊,看看你!已經是十足撿破爛的歐巴桑了!」我只是笑笑。雖然忙,可
是日子過得踏實、自在。



是寶山,也是道場


我常一個人開車到垃圾堆去翻撿。別小看垃圾堆哦!它可是寶山、道場呢
!垃圾堆裡什麼都有。現在的人不知惜福,不知道丟了多少的福分啊!環
保團員許先生在附近租房子住,家當全是我們從垃圾堆撿回來的,一應俱
全呢!附近社區老人們閒坐聊天的桌、椅,有不少也都是我們撿回來的,
好用得很哪!

曾經撿過一大箱玩具作為義賣用;好的書分類後賣給舊書攤;小朋友的課
外讀物,以及最喜歡的「小叮噹」漫畫,即分送給會員的孩子,另外有些
書則帶到公司供同事的小孩輪流看。還有經書、善書等,就送到廟裡。也
曾撿到一個紙箱裡頭裝有佛教的念珠、法器等,還有法師講經錄音帶、經
書等,真是如獲至寶!我還撿到過一尊白石觀音菩薩,好莊嚴啊!至於大
大小小的腳踏車,如果還能騎的就送到公司去,大的大人騎,小的小孩騎
。其他電器可說要什麼有什麼。



不可缺少的環保伙伴


除夕那天我心想,家還沒整理好,今天不能出去了。等吃過晚餐,整理好
家後,心想:今晚拾荒者都休息了,誰來做回收工作呢!我忍不住藉著倒
垃圾的理由,又去垃圾堆看看。

結果,哇!好多報紙及書刊!於是我趕快回去推車,一車一車地推回定點
存放,一下子整條巷子都快被我的回收物佔滿了。因為過年回收場休息幾
天,所以我用塑膠布蓋好暫放在巷子裡。回到家已是十二點。

大年初四那天,到公司參加團拜後,趕快去清理巷裡的回收物。紙廠今天
開張,隔天又要休息到九日,所以今天得清理掉。我一個人搬上搬下,一
車即是幾百公斤重,一個下午賣了四車。慈濟人嘛!女人當男人用,雖然
很勞累,但是有了收穫,就不感覺累。每天工作回來,文師姊總會為我準
備恢復疲勞的茶水,所以我的精力永不匱竭。

雖然有兩部車,但工作越來越多,仍感覺不夠用,常常得向人借大車,有
時工廠要求前往載紙箱,若是箱子很大,一定得用大卡車才方便,大車跑
一趟,小車則要跑三趟。志工們一再向我提起希望能有一部大車,大車能
節省許多時間。雖然有道理,可是我想不必要花那麼多錢去買一部大車,
而且車要稅金、要保養,又耗油,也不常用,還有其他安全問題……於是
我一直拖著。後來禁不住趙太太一再地催,於是在八十三年夏天由大家湊
錢買了一部中古車。

大家對車都是外行,也沒人負責保養,有一次兩部小車的部分零件壞了,
必須開去修,而修車的地方一路上車子很多,我不敢開去,只好無奈地望
車興嘆;但是想到今天要是沒修好,明天就沒得用,還是鼓起勇氣自己開
去修車廠。一路上心裡念著「阿彌陀佛」,很小心地開。修好了一部再回
去開另一部來修,經過一個下午,兩部車都修好了。車修好了精神特別輕
鬆,小車可是我做環保不可缺少的伙伴。



用四「勿」湯充電


自從紙價飛漲後,拾荒者增多了,我就沒有再去垃圾堆撿拾了。每星期三
大夥兒一起出來工作,只收各定點的回收物;如果臨時有人要求前往載紙
,梁太太和我誰有空,誰就去載。梁太太的加入,分擔我不少工作。

每天早上我開車去載回附近超商留給我的報紙,再去支援趙太太,等派報
中心收拾好後,我便開車運回五守新村定點,再由梁太太接棒,開去賣掉
;有時候自己開去賣後,才趕去上班。

每天這樣戰戰兢兢的,日子過得很充實。認識我的人,碰到我時都說:「
妳怎麼愈做愈胖呢?」我說:「是啊,師父都用四『物』湯(編按:即四
『勿』──勿意、勿必、勿故、勿我)給我充電啊!要不然怎麼做環保。




快樂多過辛苦


我常利用騎腳踏車上班或開車作環保時念佛,一路念大悲咒與佛號。做環
保途中,常發現被車撞死的小狗、小貓,我就找來紙箱把牠裝在裡面,放
在車座上,一路念往生咒及大悲咒回向給牠,等收工回五守新村定點時,
就找文師姊來。

我說:「我帶禮物回來了。」文師姊一聽是禮物,就明白了。等她出來時
,手中已經帶來挖土的工具,我們就在花圃下埋葬牠。

常在垃圾堆旁遇到年邁的老伯、老婆婆,我會先關心他們的生活狀況,有
那些方面需要幫助,或幫他們申請些慈善補助等。遇到過最高齡的都九十
二歲了,如果她撿得太多帶不動,我就多幾倍價錢買她的回收物。有些老
婆婆沒有親人,孤伶伶的一個人住,年紀都八十幾歲了,我們也常去關懷
她們。只要看到需要幫忙的人,一定盡力協助。

回想這四年多來溫馨的環保緣,因有共同的理念,攜手走過的那段時日─
─從拉著菜藍車到現在有兩部小車及一部大車,聊有成就。這段過程所感
受的點點滴滴,如非置身其中,不知快樂多於辛苦。

感恩上人開拓了這條讓我們永遠走不完的菩薩道,我們要更加緊腳步邁進
啊!

慈濟環保夥伴們,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