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從風雨飄搖中站起

       文 / 陳 秋 山

       當 愛 隨 風 雨 瀰 漫 山 際 , 山 中 歲 月 再 不 黯 淡
       寂 寥 。

       從 人 車 喧 嘩 的 台 中 市 區 , 循 著 便 捷 的 公 路
       輾 轉 進 入 風 光 秀 麗 的 南 投 縣 山 區 , 寬 闊 的
       三 十 米 大 道 搖 身 一 變 為 蜿 蜒 曲 折 的 山 間 小
       路 , 一 路 上 山 水 競 秀 , 夏 蟬 爭 鳴 , 展 現 出
       一 種 生 生 不 息 的 活 力 !

       沿 著 左 彎 右 轉 的 行 進 路 線 , 可 看 見 座 落 在
       山 谷 間 , 只 有 幾 家 零 散 住 戶 的 原 住 民 部 落
       ; 他 們 以 往 多 從 事 農 耕 , 無 可 避 免 的 必 須
       墾 伐 山 坡 地 , 而 因 為 沒 有 做 好 水 土 保 持 ,
       一 遇 颱 風 豪 雨 沖 刷 , 往 往 山 崩 地 陷 , 釀 成
       難 以 收 拾 的 殘 局 。

       許 多 人 的 生 活 從 此 陷 入 困 境 , 而 一 些 原 本
       就 有 飲 酒 習 慣 的 人 , 更 因 此 藉 酒 澆 愁 ; 身
       心 健 康 深 受 其 害 之 後 , 醫 療 問 題 使 得 難 捱
       的 日 子 更 顯 窘 迫 !


宛 如 「 桃 花 源 」
       民 國 八 十 三 年 八 月 七 日 , 強 烈 颱 風 道 格 橫 
       掃 台 灣 , 造 成 許 多 地 方 嚴 重 受 災 , 慈 濟 於 
       全 省 勸 募 救 災 專 款 , 對 許 多 災 區 及 時 伸 出 
       援 手 。 其 中 , 南 投 縣 信 義 鄉 的 人 和 村 雖 無 
       嚴 重 災 情 傳 出 , 但 村 中 一 慈 濟 長 期 照 顧 戶 
       的 木 屋 卻 嚴 重 傾 斜 、 漏 水 , 搖 搖 欲 墜 。 
 
       如 此 惡 劣 的 環 境 , 對 健 康 情 形 一 向 不 佳 的 
       案 主 有 害 無 益 , 因 此 , 慈 濟 人 為 他 蓋 了 一 
       間 平 實 堅 固 的 慈 濟 屋 , 於 同 年 十 二 月 竣 工 
       。 
 
       兩 年 後 的 一 個 午 后 , 我 隨 著 南 投 一 組 師 兄 
       姊 來 到 人 和 村 這 個 屬 於 布 農 族 的 部 落 。 
 
       沿 著 村 民 平 日 出 入 的 羊 腸 小 徑 , 車 子 在 案 
       家 附 近 一 間 雜 貨 舖 前 的 廣 場 停 住 。 群 聚 著 
       未 加 鎖 鍊 的 狗 兒 們 , 還 有 幾 隻 沒 有 柵 欄 束 
       縛 的 雞 、 鵝 , 自 由 地 在 廣 場 上 閒 盪 , 使 人 
       想 起 陶 淵 明 在 「 桃 花 源 記 」 中 提 到 的 「 雞 
       犬 相 聞 」 景 象 , 大 概 就 是 如 此 吧 ! 
 
       此 地 房 舍 多 被 鋼 筋 水 泥 建 築 所 取 代 , 像 雜 
       貨 舖 這 種 老 舊 木 造 房 已 不 多 見 , 而 經 年 承 
       受 風 吹 雨 打 後 的 修 補 , 像 衣 服 上 的 補 丁 一 
       塊 一 塊 的 ; 站 在 換 上 「 新 衣 」 且 「 步 步 高 
       升 」 的 鋼 筋 水 泥 夾 縫 中 , 顯 得 黯 然 失 色 ! 
 
       在 師 兄 姊 下 車 前 , 許 多 坐 在 門 前 長 板 凳 上 
       聊 天 的 老 人 、 婦 女 和 小 孩 , 睜 著 明 亮 大 眼 
       好 奇 地 觀 望 , 以 一 種 對 陌 生 人 的 疑 惑 神 情 
       交 頭 接 耳 地 談 論 著 ; 直 到 步 下 車 揮 手 寒 暄 
       後 , 他 們 才 知 道 是 熟 識 的 「 阿 彌 陀 佛 」 來 
       了 ! 又 走 了 幾 步 路 , 來 到 大 門 敞 開 的 案 家 
       時 , 行 動 不 便 的 案 主 與 滿 頭 華 髮 的 母 親 正 
       坐 在 客 廳 等 候 。 
 
 
群 力 共 築 愛 之 巢
       案 家 是 一 個 單 親 家 庭 , 於 民 國 七 十 八 年 十 
       二 月 成 為 慈 濟 長 期 照 顧 戶 , 直 到 案 主 三 個 
       兒 子 陸 續 就 業 , 有 穩 定 收 入 改 善 生 活 後 , 
       今 年 二 月 主 動 提 出 結 案 。 
 
       六 年 多 來 , 慈 濟 人 協 助 行 動 不 便 且 因 嗜 酒 
       導 致 肝 硬 化 的 案 主 就 醫 、 戒 酒 , 叮 嚀 他 定 
       期 服 藥 , 使 病 情 得 以 穩 定 ; 又 協 助 他 們 重 
       建 受 颱 風 侵 襲 而 頹 圮 的 家 園 , 讓 一 家 五 口 
       免 受 風 吹 雨 淋 之 苦 。 
 
       雖 然 已 不 再 是 慈 濟 的 照 顧 戶 , 但 多 年 來 的 
       情 誼 , 促 使 慈 濟 人 仍 時 常 前 往 拜 訪 , 就 像 
       對 老 朋 友 般 的 關 懷 ! 
 
       當 初 得 知 慈 濟 要 為 他 重 建 新 房 時 , 案 主 一 
       則 以 喜 , 一 則 以 憂 ; 喜 的 是 將 有 安 全 堅 固 
       的 房 子 可 住 , 憂 的 是 舊 房 子 拆 除 後 , 如 果 
       慈 濟 人 爽 約 , 那 他 可 是 連 勉 強 容 身 的 破 屋 
       都 沒 了 ! 最 後 , 在 師 兄 姊 的 承 諾 以 及 多 年 
       來 互 動 良 好 的 保 證 下 , 他 終 於 答 應 讓 慈 濟 
       人 動 土 興 工 。 
 
       由 於 地 處 偏 遠 山 區 , 村 中 對 外 交 通 要 道 又 
       多 為 狹 窄 巷 弄 , 雖 然 拆 除 工 作 很 快 就 完 成 
       , 但 朽 木 、 碎 瓦 、 廢 土 與 建 材 的 搬 運 卻 頗 
       費 折 騰 。 當 挖 土 機 動 工 開 掘 時 , 更 發 現 地 
       基 中 遍 布 堅 硬 的 大 石 頭 , 工 程 因 而 受 阻 。 
 
       在 大 力 奔 走 尋 求 電 動 鑽 廠 商 支 援 時 , 老 闆 
       得 知 是 慈 濟 委 員 的 請 託 , 二 話 不 說 地 連 押 
       金 也 免 了 , 就 親 往 工 地 協 助 , 讓 工 程 得 以 
       順 利 進 行 。 事 後 , 也 只 象 徵 性 地 收 了 五 百 
       元 工 資 。 
 
       除 此 之 外 , 還 有 一 些 承 建 廠 商 響 應 慈 濟 的 
       義 舉 , 發 心 捐 出 部 分 工 資 , 連 颱 風 來 襲 , 
       只 要 仍 可 施 工 , 都 義 不 容 辭 地 隨 慈 濟 人 前 
       往 趕 工 。 這 股 愛 與 善 的 循 環 , 也 間 接 地 化 
       解 了 案 家 與 鄰 屋 親 友 的 宿 怨 。 
 
       如 今 , 那 看 來 堅 固 美 觀 的 房 子 , 褪 去 了 重 
       建 前 破 落 景 象 的 影 子 , 門 前 依 舊 一 片 峰 巒 
       疊 嶂 如 波 瀾 壯 闊 , 遼 闊 的 視 野 讓 人 看 了 心 
       情 開 朗 。 
 
       有 了 新 居 後 , 案 家 的 未 來 也 有 了 堅 實 的 立 
       足 點 。 而 它 不 僅 是 一 個 避 風 港 , 更 是 結 合 
       許 多 人 的 心 血 , 風 雨 無 阻 建 築 而 成 的 「 愛 
       之 巢 」 。 
 
 
提 燈 照 路 山 中 行
       精 神 不 是 挺 好 的 案 主 , 日 前 檢 查 出 有 肺 結 
       核 , 兩 個 星 期 須 下 山 一 次 , 至 鎮 上 醫 院 做 
       追 蹤 檢 查 、 拿 藥 治 療 。 師 兄 姊 再 次 叮 嚀 他 
       多 注 意 周 遭 環 境 清 潔 的 維 護 , 才 不 致 辜 負 
       這 好 山 好 水 的 「 供 養 」 。 
 
       不 諳 國 台 語 的 案 母 日 語 流 利 , 較 年 長 的 師 
       兄 能 與 她 溝 通 。 原 本 有 些 羞 澀 的 她 , 在 師 
       兄 姊 的 簇 擁 要 求 下 , 以 天 賦 的 清 亮 嗓 音 , 
       唱 了 兩 首 東 瀛 旋 律 的 布 農 族 歌 曲 , 在 大 家 
       一 致 的 讚 賞 與 掌 聲 中 , 她 泛 起 一 片 燦 爛 的 
       笑 容 。 
 
       現 在 孩 子 都 已 能 自 立 , 且 每 月 固 定 寄 生 活 
       費 回 家 , 雖 然 年 輕 人 血 氣 方 剛 , 難 免 讓 案 
       主 擔 憂 , 但 撥 雲 見 日 、 漸 入 佳 境 的 未 來 已 
       是 可 期 待 的 , 師 兄 姊 勸 他 要 寬 心 養 身 , 才 
       有 福 氣 享 受 含 飴 弄 孫 之 樂 ! 
 
       離 去 前 , 天 已 暗 , 幢 幢 厚 重 的 山 影 沒 入 了 
       深 沈 的 黑 , 村 落 裡 陸 續 亮 起 溫 暖 的 燈 火 與 
       電 視 機 的 聲 音 , 使 山 居 生 活 不 再 那 麼 寂 寥 
       。 
 
       順 著 來 時 狹 窄 的 巷 弄 , 轉 入 較 寬 廣 的 二 線 
       道 山 路 , 駛 出 人 和 村 後 , 在 沒 有 半 盞 路 燈 
       的 蜿 蜒 山 路 中 , 靠 著 微 弱 車 燈 的 引 導 , 小 
       心 地 開 往 埔 里 鎮 。 提 燈 照 路 的 慈 濟 人 , 你 
       們 辛 苦 了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