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人間】 大自然的啄木鳥 環保行動派鄭青輝

       文 / 謝 莉 娟

       環 保 志 工 , 另 一 種 人 間 淨 土 的 預 約 者 。

       這 些 人 , 放 下 身 段 , 投 身 在 理 不 清 的 雜 物
       堆 中 ;

       這 些 人 , 投 注 時 間 , 只 為 傳 遞 一 分 天 人 共
       存 的 和 平 觀 念 ;

       這 些 人 , 有 大 企 業 家 、 小 老 闆 , 也 有 上 班
       族 、 家 庭 主 婦 、 學 生 . . .

       他 們 各 有 要 扮 演 的 角 色 、 要 盡 的 職 責 , 但
       總 不 忘 時 刻 關 心 所 愛 的 鄉 土

       ─ ─ 台 灣 。



       午 後 二 點 四 十 六 分 , 台 北 的 天 空 是 灰 喪 著
       臉 的 。

       站 在 繁 忙 的 十 字 路 口 , 往 來 盡 是 震 耳 欲 聾
       的 喇 叭 聲 , 鄰 近 碧 綠 色 的 捷 運 施 工 圍 牆 ,
       似 乎 也 隔 絕 不 了 轟 隆 隆 的 噪 音 ; 騎 樓 間 隨
       意 停 放 的 摩 托 車 、 散 落 滿 地 的 塑 膠 袋 和 翩
       翩 飛 舞 的 廣 告 紙 , 不 僅 翻 攪 起 這 個 城 市 的
       不 堪 , 也 翻 攪 起 心 中 對 田 園 生 活 的 神 往 。

       上 人 說 : 「 生 態 環 境 決 定 於 人 的 心 態 , 垃
       圾 、 污 染 也 是 人 類 慾 望 的 延 伸 ; 有 製 造 垃
       圾 的 心 , 就 會 製 造 出 垃 圾 來 。 」 此 刻 , 越
       來 越 相 信 , 做 好 環 境 保 育 工 作 不 是 為 私 人
       的 利 益 , 而 是 莊 重 地 面 對 生 命 的 表 現 。


不以為意的破壞力
      
       鄭 青 輝 , 一 個 默 默 關 懷 鄉 土 的 台 灣 子 弟 , 
       他 說 : 「 因 為 愛 台 灣 , 所 以 關 心 生 活 環 境 
       的 轉 變 與 惡 化 ; 投 身 於 環 保 工 作 , 是 想 讓 
       台 灣 更 美 、 更 好 。 」 這 是 他 回 饋 鄉 土 的 方 
       式 。 
 
       談 起 關 注 環 保 的 因 緣 , 鄭 青 輝 回 憶 道 : 「 
       十 幾 歲 北 上 當 學 徒 , 有 天 和 哥 哥 一 起 搭 火 
       車 回 鄉 下 , 他 買 來 剛 上 市 的 易 開 罐 飲 料 請 
       我 喝 。 」 緩 慢 的 車 速 、 優 美 流 暢 的 田 園 風 
       光 、 清 涼 的 飲 料 , 恰 與 愉 悅 的 心 情 相 映 成 
       趣 , 「 不 一 會 兒 , 哥 哥 把 手 一 揚 , 空 罐 子 
       就 這 麼 丟 出 窗 了 ! 」 
 
       這 突 如 其 來 的 舉 動 , 讓 鄭 青 輝 無 限 感 慨 , 
       再 放 眼 望 去 , 鐵 道 兩 旁 盡 是 垃 圾 、 雜 物 叢 
       叢 , 「 一 個 美 麗 的 生 活 環 境 , 就 因 為 一 張 
       、 一 罐 不 以 為 意 的 廢 紙 張 、 空 罐 子 而 淹 沒 
       了 ! 」 從 那 時 起 , 他 用 心 觀 察 環 境 的 變 化 
       , 從 蒐 集 資 料 開 始 累 積 自 己 的 環 保 知 識 , 
       並 在 生 活 中 力 行 「 維 護 環 境 」 的 觀 念 。 
 
 
環保路上覓得知音
       鄭 青 輝 笑 著 說 , 婚 後 多 了 太 太 這 位 得 力 助 
       手 , 讓 他 更 能 投 注 於 環 保 工 作 , 「 有 句 成 
       語 說 『 如 虎 添 翼 』 , 就 是 這 個 意 思 。 」 
 
       所 以 , 假 日 常 見 他 們 伉 儷 情 深 地 , 一 面 遊 
       走 各 風 景 區 散 心 , 又 夫 唱 婦 隨 地 撿 拾 垃 圾 
       , 為 遊 客 起 示 範 作 用 ; 在 添 了 兩 個 寶 寶 後 
       , 更 是 全 家 大 小 一 起 出 動 。 
 
       「 雖 然 人 手 增 加 了 , 但 垃 圾 好 像 越 撿 越 多 
       ; 甚 至 看 見 辛 苦 撿 拾 的 『 資 源 』 , 被 隨 隨 
       便 便 地 回 填 在 淡 水 河 岸 。 如 遇 豪 雨 或 颱 風 
       , 河 水 大 力 沖 刷 , 這 些 垃 圾 勢 必 又 被 沖 回 
       河 裡 , 這 麼 一 來 , 我 們 付 出 的 社 會 成 本 會 
       比 原 本 處 理 垃 圾 的 經 費 來 得 龐 大 。 再 想 想 
       因 河 川 污 染 所 造 成 的 傳 染 疾 病 , 這 等 於 是 
       另 一 種 慢 性 自 我 毀 滅 。 」 說 到 這 裡 , 強 大 
       的 無 力 感 襲 上 鄭 青 輝 的 心 頭 。 
 
       然 而 , 就 在 七 十 九 年 , 鄭 青 輝 意 外 地 結 識 
       了 一 群 志 同 道 合 的 朋 友 。 
 
       「 上 人 在 板 橋 舉 辦 的 『 多 給 社 會 一 分 關 心 
       與 愛 心 』 講 座 中 提 到 , 我 們 應 該 好 好 愛 惜 
       與 維 護 生 存 的 空 間 , 使 台 灣 成 為 真 正 的 文 
       化 淨 土 ; 上 人 並 以 慈 濟 人 做 環 保 的 實 例 , 
       鼓 勵 會 眾 加 入 環 保 的 行 列 。 」 
 
       當 時 , 除 了 難 掩 覓 得 知 音 的 喜 悅 之 外 , 鄭 
       青 輝 也 恍 悟 到 ─ ─ 做 環 保 不 單 單 是 撿 拾 風 
       景 區 的 垃 圾 , 更 是 無 聲 的 行 動 教 育 , 且 要 
       細 水 長 流 。 因 此 , 他 努 力 規 畫 住 家 型 的 「 
       資 源 回 收 站 」 , 矢 志 在 社 區 建 立 環 保 觀 念 
       。 
 
 
從包容善解到溝通教育
       
       鄭 青 輝 認 為 環 保 觀 念 應 先 在 家 中 落 實 , 他 
       告 訴 孩 子 們 : 「 人 人 都 有 責 任 關 心 環 保 , 
       為 改 善 生 活 空 間 盡 一 分 力 。 」 
 
       為 建 立 社 區 的 共 識 , 鄭 青 輝 在 鐵 工 廠 前 空 
       地 , 擺 置 回 收 桶 , 並 自 製 宣 傳 單 , 鼓 勵 社 
       區 居 民 隨 手 做 環 保 。 除 了 紙 類 的 回 收 , 他 
       還 將 回 收 寶 特 瓶 、 鐵 鋁 罐 的 觀 念 , 推 廣 到 
       每 個 家 庭 中 。 
 
       最 初 , 居 民 不 明 就 裡 地 將 可 回 收 的 資 源 和 
       一 般 垃 圾 , 通 通 往 鄭 青 輝 家 門 口 堆 , 讓 他 
       們 常 得 花 費 許 多 時 間 整 理 。 鄭 青 輝 總 一 面 
       告 訴 自 己 : 「 先 善 解 、 包 容 , 再 找 機 會 溝 
       通 、 教 育 。 」 另 一 方 面 , 也 召 開 家 庭 會 議 
       和 孩 子 們 商 討 對 策 。 
 
       「 最 後 , 我 採 取 孩 子 們 的 意 見 ─ ─ 擴 大 桶 
       子 容 量 , 並 明 確 標 示 各 桶 應 放 置 的 回 收 物 
       , 再 與 鄰 居 溝 通 空 地 使 用 方 式 。 」 漸 漸 地 
       , 社 區 居 民 的 分 類 工 作 果 然 愈 做 愈 好 了 。 
 
       曾 有 一 年 的 時 間 , 鄭 青 輝 與 其 他 師 兄 配 合 
       板 橋 清 潔 隊 的 載 運 時 間 , 打 掃 居 家 附 近 的 
       四 維 公 園 ; 幾 次 下 來 , 公 園 附 近 的 住 家 發 
       現 這 一 群 不 是 清 潔 隊 員 的 人 , 竟 然 定 時 前 
       來 , 紛 紛 起 了 好 奇 心 , 再 過 一 陣 子 , 大 家 
       也 逐 漸 將 公 園 視 為 家 裡 的 一 部 分 , 懂 得 用 
       心 去 維 護 了 。 
 
 
環保工作是每一天的事
       然 而 , 環 保 工 作 並 非 一 蹴 可 幾 , 須 長 期 投 
       注 心 血 、 奉 獻 勞 力 , 才 能 見 得 一 點 點 成 果 
       。 此 外 還 有 人 誤 解 慈 濟 做 環 保 只 為 「 垃 圾 
       變 黃 金 」 , 斷 了 拾 荒 者 的 生 活 , 甚 至 不 了 
       解 回 收 的 意 義 而 送 來 整 包 垃 圾 . . . 面 對 
       種 種 變 化 球 , 聰 明 的 環 保 志 工 該 如 何 「 揮 
       棒 」 ? 
 
       鄭 青 輝 說 , 推 動 資 源 回 收 初 期 , 或 許 絕 大 
       多 數 慈 濟 人 的 心 態 是 為 籌 得 更 多 的 建 設 基 
       金 ; 如 今 慈 濟 推 動 環 保 受 肯 定 , 各 角 落 、 
       各 階 層 都 有 人 主 動 投 入 , 透 過 潛 移 默 化 喚 
       起 大 家 關 懷 鄉 土 的 心 , 慈 濟 人 這 時 只 是 扮 
       演 一 個 觸 媒 的 角 色 , 真 正 感 人 、 有 力 量 的 
       還 是 那 些 「 透 風 落 雨 嘛 照 做 」 ( 颳 風 下 雨 
       照 樣 做 ) 的 小 娃 娃 、 歐 吉 桑 、 歐 巴 桑 或 老 
       阿 嬤 , 為 地 方 環 保 努 力 的 毅 力 ! 
 
       至 於 阻 礙 了 拾 荒 者 生 計 的 說 法 , 鄭 青 輝 表 
       示 , 慈 濟 是 採 取 與 拾 荒 者 相 互 配 合 的 方 式 
       參 與 回 收 , 曾 經 , 就 有 廠 商 想 將 大 宗 回 收 
       工 作 交 由 慈 濟 人 處 理 , 慈 濟 人 除 婉 拒 , 還 
       鼓 勵 他 將 大 宗 回 收 物 直 接 交 由 拾 荒 者 或 固 
       定 的 回 收 場 。 
 
       在 回 收 工 作 的 推 行 中 , 鄭 青 輝 也 曾 面 臨 兩 
       難 的 局 面 , 當 回 收 廠 裁 撤 無 利 可 圖 的 回 收 
       項 目 時 , 他 依 然 堅 持 要 照 顧 好 周 遭 環 境 的 
       原 則 , 請 廠 商 再 支 援 , 所 以 整 整 有 兩 年 多 
       的 時 間 , 塑 膠 和 玻 璃 類 都 是 無 價 回 收 。 「 
       環 保 工 作 是 每 一 天 的 事 ! 雖 然 有 些 種 類 沒 
       有 廠 商 負 責 回 收 , 但 還 是 得 一 樣 樣 細 分 出 
       來 , 設 置 回 收 桶 , 這 是 環 保 教 育 嘛 ! 」 鄭 
       青 輝 在 落 實 環 保 的 行 動 上 , 一 點 都 不 馬 虎 
       。 
 
 
為後代和歷史負責
       「 改 善 髒 亂 的 環 境 是 可 以 從 小 處 著 手 的 , 
       像 有 人 亂 丟 垃 圾 , 就 應 該 鼓 起 勇 氣 上 前 勸 
       導 ; 另 外 , 環 保 工 作 的 推 行 需 再 加 入 專 才 
       , 讓 具 概 念 的 人 有 計 畫 性 地 來 引 導 , 而 媒 
       體 報 導 層 次 也 要 不 斷 提 升 , 因 為 這 些 都 是 
       『 無 聲 教 育 』 , 只 要 有 人 帶 頭 動 , 其 他 人 
       就 會 學 著 做 。 」 
 
       鄭 青 輝 凝 視 手 中 的 茶 水 , 感 慨 地 說 : 「 做 
       環 保 真 的 是 在 為 歷 史 和 下 一 代 負 責 , 因 為 
       將 來 還 有 人 要 住 在 這 塊 土 地 上 , 我 們 無 權 
       破 壞 它 。 」 
 
       跟 自 然 打 交 道 其 實 很 簡 單 , 只 要 用 一 顆 愛 
       護 的 心 , 除 了 足 跡 , 什 麼 也 不 留 、 不 取 。 
       或 許 , 在 環 保 的 工 作 上 , 真 的 需 要 多 幾 個 
       像 鄭 青 輝 一 樣 , 不 計 較 辛 苦 的 「 傻 子 」 吧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