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童顏

      企劃•撰文/陳玉芳


      智利詩人(Gabriela Mistral)說:
      「世界上有很多事可以等,唯有孩子不能等。
      因為他的骨在長,他的血在生,他的意識在形成......」
      孩童,是人類的希望。
      一棵小樹苗的長成,需要陽光、水與養分,還有主人細心的照料;
      正如孩子需要大人們的安全懷抱與愛心呵護。
      然而,占全球多數的大人卻讓孩子們過著貧窮、戰爭、饑餓、
      失學的日子──一個失落了愛的世界;有的甚至來不及體驗這



殘骸

      手上只有幾幅世界醫師聯盟(M.D.M.)從車臣帶出來的圖畫。

      在孩子的畫中,坦克車尚未出現前的祖國,是青山綠水,是可以跳舞、
      可以騎馬的天堂。然而,戰爭帶走了平靜的生活,美麗的花不再開,泥
      土不再芬芳。世界留給孩子的,只有模糊血肉、殘缺肢體,以及炸彈、
      頹樓的影像。

      車臣的孩子,沒有童話書,沒有玩具糖果,更沒有麥當勞叔叔。

      對他們而言,人一生中最深刻的童年記憶,也許只留存戰爭的殘酷與人
      類的仇恨。


      車臣

      •一九九二年十月──宣布獨立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俄羅斯揮軍車臣
      •一九九六年九月──與俄羅斯簽訂和平協議,結束長達二十個月的戰
      事,估計有近二十萬人死於戰爭
      •一九九七年一月──車臣大選,曾擔任反抗軍領袖的馬斯卡多夫當選
      總統。他說:「人民已厭倦戰爭,如果人民信任我,我們有機會享有更
      光明的前途。」



饑餓
      
      衣索匹亞的小朋友有著在陽光下發亮的皮膚,還有一口顯得異常潔白的
      牙齒。然而,曾經有一年,一百萬衣索匹亞人死於饑荒,其中有很多兒
      童遭殃。

      他們從誕生就注定要餓肚囊,有的甚至還要與牲畜喝同樣的水,喝得肚
      子大大鼓鼓的,卻沒有醫師可以看病。饑荒、髒水、傳染病甚至 AIDS
      ,都是這兒孩子必須面對的難題。


      衣索匹亞

      •歷史上的衣索匹亞,並非就是貧窮落後的代名詞
      •有「非洲屋脊」之稱的衣索匹亞,曾經土壤肥沃、農業發達。但自一
      九八○年代開始,連年天旱饑荒,內戰不斷,從此開啟衣國人民苦難的
      生涯
      •在大片豐沃的土地上,因農耕工具與技術落後,實際開發的十分有限
      ;加上國家預算百分之五十用於軍事,人民生活難獲改善,如今衣國已
      是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死亡
      
      從九四年開始,盧安達孩童的生活泰半是在難民營中度過。逃亡、饑餓
      、屍體與霍亂...... 侵襲著稚嫩的心靈。

      有的孩子被射殺在教堂裡;有的孩子死在離鄉途中;有的孩子病死在霍
      亂的肆虐下;有的孩子被地雷炸死;有的孩子餓死在媽媽的懷中;有的
      孩子......

      無辜的孩童們並不明白,政府、種族的相殘與他們何干?更不懂單純的
      生命裡,何來這平白無故的浩劫?



      盧安達

      •氣候溫和、物產豐饒的盧安達,昔日素有「非洲瑞士」之稱,但現在
      的盧安達卻因胡圖族與圖西族人的相殘,釀生本世紀末人間最大的悲劇
      •一九九四年──發生種族衝突,五十萬人遭屠殺,四百萬人逃往鄰國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在國際救援組織協助下,約五十萬名難民踏上
      返鄉之途,救援人員發現四千多名孩童和家人失散或遭拋棄
      •據聯合國統計,薩伊境內至今仍有成千上萬的盧安達難民流離失所



孤伶
      
      也許是天性使然,也可能是文盲比例極低的緣故吧!在勘災行中所接觸
      的難民營和殘障兒童之家的孩子們,在和陌生人接觸時,並不會顯得生
      澀、害羞,反而相當活潑、好奇。

      初時,他們站得遠遠地,但沒多久就一個個靠攏過來。當他們瞧見我們
      拿著相機拍照時,還指指自己,比「ㄎㄚㄘㄚ!ㄎㄚㄘㄚ!」的手勢,
      希望我們也幫他拍照!

      難民營一天只供電兩小時、供水三小時,一萬五千人只有二十九個水龍
      頭可用。沒有教室、沒有學校、沒有書本、沒有任何運動設施;全家五
      、六口人就擠在幾坪大的破舊帳棚裡,吃、喝、睡、住都在一起。這擁
      擠的情形也發生在殘障兒童收容之家。

      由於兩地都位處郊外,加上貧窮沒錢,除非孩子生了重病,才會被送往
      城裡就醫;許多病童在未及送醫前,便斷送了生命。

      殘障兒童收容之家的孩子,吃飯要排隊,還不一定吃得飽;身體冷了,
      找不到多的衣服穿;不小心生病了,也沒人能帶他們去看醫生 ......
      他們的父母不知身在何處,是往生了?還是和他們失散?在孩子小小的
      心靈裡,根本沒法思考、也不知愁。

      比較起來,難民營中的孩子算是比較健康的。最起碼,他們能到處跑;
      當父母出去尋找食物時,大小孩揹著小小孩也能四處結伴玩耍。

      九六年勘災途中,我們隨身攜帶了糖果,看見孩子,便忍不住掏了出來
      。我想全世界的孩子都是相同的,天真、善良、無憂無慮,一件小小的
      事情就可以讓他們覺得好快樂。──張世忠口述(現任慈院醫師)/何
      惠卿整理


      亞塞拜然

      •位於歐亞交界,有著輝煌的歷史文化,曾是中亞最富庶、盛產石油的
      國度,但經過前蘇聯的壓榨和連年的戰亂,如今淪為一個貧窮破敗的國
      家
      •獨立於一九九一年,目前難民們所居住的地區雖是自己的國土,但對
      於未來他們充滿了茫然,和西鄰亞美尼亞的停戰協定也不知會持續到何
      時,所以對於孩子的教育問題,暫時也無法有個確定的作法──當生活
      都成問題了,還談什麼蓋學校、買書本?若真的蓋了,又不知能夠維持
      多久?



驚懼
      
      為了果腹,孩子自製泥土彈珠,希望打中空中的飛鳥,以暫解饑餓。

      水池中,淺淺的水,濘濘的泥,七、八歲的小孩正拿著一張破網,一次
      一次地往水裡撈。身旁的同伴光著銅黑身體,半個身子陷入泥池,雙手
      在泥中認真地摸索著,讓人看得既心疼又擔心,即使泥中藏有什麼活的
      東西,想必也和人一樣餓昏了頭,正張著口等待獵物。──梁安順

      走在髒亂、惡臭的羊腸小徑,看到成群衣不蔽體的孩子,在垃圾堆中翻
      找生火的材料及可利用的舊物,夕陽餘暉映照著他們蹲在垃圾堆裡尋尋
      覓覓的小背影,令人為之心酸......──劉銘達

      發放現場,一個光著身子的小男孩在撿拾掉落的米粒,後來見他累得在
      椅子上睡著了,手中卻還緊緊抓住那包米......酸楚不禁湧上心
      頭。戰火無情,稚子何辜?──靜淇

      翻閱柬埔寨的檔案資料,最令人震撼的,莫過於一家十四口因不堪饑餓
      服毒而亡的慘案。

      選擇死,真的是一種解脫嗎?對於無法選擇誕生的柬國孩童們,又有多
      少條路可供他們選擇?

      除了水患與旱災帶來的饑餓,柬國孩童牧羊時要面對被地雷炸傷的危險
      ,隨時有被赤棉焚家奪糧的威脅,就這樣活在恐懼中......


      柬埔寨

      •位於中南半島,氣候溫暖潮濕、土壤肥沃,農業發達,但困於長年內
      憂外患
      •一九七五年──政權落入共產黨赤棉手中,處死大批知識份子,殺害
      上千名教師與僧侶;估計有一百至三百萬人喪生
      •一九七九年──越南入侵扶植新政權
      •一九九一年──赤棉重啟戰火。(盤據泰柬邊界的赤棉,以伐木與開
      採寶石維生。近五千人的兵力不時騷擾鄰近地區,政府軍屢次清剿皆告
      失敗)
      •分布於全球各地約一億枚的地雷中,柬國就埋有八百萬枚以上。根據
      國際紅十字會統計,因地雷受傷治療的柬國人中,有百分之二十三是無
      辜的兒童



苦學
      
      尼泊爾,名列世界十大貧窮國家之一。

      尼國的小孩長得黑黑瘦瘦的,帶著深深的輪廓與甜甜的笑,大大的肚子
      裡頭,長滿了寄生蟲。

      尼國文盲多,佔總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貧困失學的孩子不少,常見衣
      衫破舊的孩子揹著裝滿柴枝的籮筐,赤足且吃力地走在黃沙滾滾的路上
      ;有的孩子則要放牧牛羊,幫助家裡生活。

      尼泊爾從前童工制盛行,小小年紀就得做粗重的勞力工作,後來國際組
      織要求尼國政府制定法律禁止之後,卻又導致這些貧苦的孩子們成為「
      街頭遊童」,當乞丐、扒手維生。

      勞特哈特縣的慈濟屋落成後,貧苦人家的孩子們才開始讀書。社區裡幾
      位家長集資,請一位老師到家裡來教書,十五、六個小孩就地坐在水泥
      地上,用粉筆在小黑板上學習尼泊爾文,書本還是用廢紙克難拼裝成的
      。


      尼泊爾

      •在世界最高峰喜馬拉雅山下,是一個風景如畫,有著很多古老廟宇的
      國度
      •十九世紀,尼國貴族間進行權力鬥爭,獨裁統治者將尼國與世界隔絕
      了將近一個世紀,「鎖國政策」導致今日的落後貧窮;約有百分之九十
      的人口以農業維生,但許多人只能勉強糊口
      •一九五一年,人民革命推翻了獨裁政權,隨後加入聯合國,尼國終於
      向外界打開大門。尼國壯美的山色吸引著來自全球各地的旅客,觀光業
      成為尼國最大的外匯收入來源



現實
      
      據說,外蒙人是個非常疼愛孩子的民族,他們將國內最漂亮的建築,留
      給幼兒園使用;也願意在自己溫飽之餘,照料孤兒。外蒙的孩子應是幸
      福的吧?

      然而,政治的現實卻帶來生活的殘酷。過去長期受前蘇聯控制,外蒙的
      民生、工業、甚至醫藥用品都依賴俄國甚多;一九九二年冬天,蘇聯解
      體、撤軍之餘,也撤走了所有物資。

      於是,近千所幼兒園關門了;原本即受聯合國關注的嬰兒高死亡率,馬
      上又面臨工廠停擺,奶粉大量缺乏的威脅;全國面臨半饑餓的人口,有
      百分之四十五是兒童。

      慈濟人前往勘察的過程中,也曾遇見許多令人心酸的景象。

      ──一對母女住在一間破爛小屋裡,女兒生病臥床,無藥可醫,母親也
      帶著病。

      ──一位婦人帶著兩個小孩,小孩穿著德國紅十字會救濟的衣裳,放食
      物的袋子裡,卻只有一小塊黑得發霉的麵包。

      ──一對帶病的老夫婦,吃著路上撿來已腐爛的動物內臟......

      照片裡,外蒙的孩子多是圓臉、白白胖胖的,然而他們常常是一塊餅、
      一杯糖水就是一餐了。

      對於未來,外蒙的孩子們,還有好長的冬天要過,好長的路要走。


      外蒙古

      •一九二四年──在前蘇聯扶持下宣告獨立,成為蘇聯附庸國
      •一九九○年──蘇聯解體後將境內駐軍全部撤回
      •畜牧為主要經濟活動,但大量生產的羊毛卻不易外運
      •近年,推動經濟現代化,設立了約三百座大型農莊,讓一半以上的游
      牧人口定居農莊,從事畜牧。今已有一些建材、肥皂等民生用品工廠,
      但絕大部分仍依賴中國大陸和俄羅斯提供
      •一九九四年,與中共簽訂友好條約,中共提供天津作為蒙古輸出港
      •政治自主後,經濟改革遭遇困難,物價飛漲與通貨膨脹一直未紓解



堅強
      
      同樣是中國的下一代,泰北、大陸、台灣的孩子,卻各自過著不一樣的
      生活。

      在泰北六十四個難民村、六萬五千多人中,有近兩萬兩千七百多個小朋
      友。

      泰國政府要求各學校只能教泰文,於是大人們得另外找老師、找時間為
      小朋友上中文課。雖然這兒的小朋友無法自由學習中文,但無論大人或
      小孩卻又是如此堅持當一個中國人。

      在泰北難民育幼院工作七年的卓小姐回憶,曾有個叫李阿華的十一歲小
      男生,非常想讀書,但因為家裡窮,繳不起學費。有次學校老師催他繳
      學費,他停了幾天沒去上學。

      老師覺得奇怪,於是到他家裡訪問。阿華的母親才對她吐露實情:「阿
      華最近一直纏著我要錢繳學費,我實在沒錢給他,他就向我要了一塊山
      坡地和一些種子,開始整地、播種、澆水,現在地上已經慢慢長出了葉
      苗......」

      在一旁靜靜聽著的阿華不好意思地說:「老師,等菜長大,我拿到市場
      賣,有錢繳學費,我就會再去上課了。」老師不禁抱著阿華熱淚盈眶。

      泰北孩子的成長,常必須有堅強相伴。

      孤兒、貧困、單親;大小孩揹著小小孩;住在易著火的茅草屋裡;生病
      沒有醫生看......

      看著泰北孩子的遭遇,不禁令人懷疑:究竟,身為中國的下一代,是幸
      或不幸?


      泰北

      •民國三十八年,一批饒勇善戰的滇籍戰士,退入緬甸境內當游擊隊
      ,一度成為反攻大陸山河的希望。然而,後來輾轉流亡至泰國北邊,成
      為名符其實的「國際孤兒」,這就是現今泰北難胞的由來
      •這批戰士因曾助泰軍消除邊境苗共勢力有功,始得在泰北山區居留下
      來。然而,在深山叢林中生活,耕地有限,沒有泰國公民證又無法下山
      工作,只能困守山中
      •對於這齣因歷史陰錯陽差釀成的悲劇,台灣「中國災胞救助總會」曾
      有長達十二年的泰北計畫,但已在民國八十三年結束。雖然也有來自台
      灣各界零散的幫助,建立孤兒院、募衣、募款與徵求中文老師,不過都
      因經費、人力等等緣故,無法長期在泰北做有系統的整體援助
      •如今,隨著歲月逝去,戰士們已老去,下一代有些可取得泰國公民證
      ,然而卻不知該認同自己是泰國人還是中國人?


期盼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河北。

      在一深山農村裡發棉衣時,遇見小紅孤零零地瑟縮一旁,眼中流露著期
      盼。問她幾歲了,她囁嚅地回說十歲了,再問她今天怎麼沒去上學吶?
      兩行眼淚撲簌簌地流在她圓圓的臉上。以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沒錢
      念吶!」原來前幾年小紅的爸媽相繼離世,成為孤兒後被善心的親友收
      養,有口飯吃就得感激了,何況是上學。

      在江西一所剛開學的學校裡,遇見他;小小的個子,髒髒的衣服,格外
      引人注意。他說得一口地方腔很重的普通話,非常努力地聽還是懂得有
      限。透過旁人翻譯才知,原來他的父母不知是雙亡或是離家,沒人收養
      的他只好開始流浪;前幾年幫人放羊討口飯吃,最近流浪到這所學校來
      。旁人議論紛紛,有人說他好可憐吶,但是學校老師說他又不喜歡念書
      ,只靠著博取別人的同情來糊口,於是老師說了一些方言,把他趕到我
      的視線之外。

      大陸多省常遭洪澇之苦,洪水一來就淹沒田地、住屋甚至學校。然而,
      水災一過,在樹下、在民宅,立刻可見一群孩子坐在幾塊板凳,就著臨
      時拼湊的木板桌子,上起課來。

      大人們喊出「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口號,即使沒錢,還是想辦法讓孩子
      讀書。像在江西飛劍潭鄉的父老們,便努力用一塊塊磚,想砌出村裡的
      希望──蓋所學校一圓孩子的上學夢。

      但生活豈能事事盡如人意,貧困的農村生活、學校的建築設備與師資,
      都成為大陸農村教育亟待解決的難題。


      中國大陸

      •中國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之一,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
      •大陸人口居世界之冠,由五十六支民族組成,至本世紀末將超過十三
      億人。過多的人口消耗了經濟成長的果實,按世界標準,中國大陸仍是
      一個貧窮國度
      •一九七九年後,大陸實行改革開放政策。然而,蓬勃的經濟成長卻帶
      來貧富不均、貪污與高通貨膨漲率等問題,並導致一億多個農民成為流
      民(盲流),遷徙各地找工作,造成社會問題

      【參考資料】
      .錦繡出版,《放眼新世界》,台北市,一九九六年





慈濟國際賑災紀要




       《急難救助》

地區 時間 災情 援助方式 備註
孟加拉 1991 水災 善款轉致國際紅十字會
統籌運用
.
菲律賓 1991 火山爆發 交菲國政府統籌運用 證嚴上人捐出
麥格塞塞獎獎金
中國大陸 1991-
1997
青海大雪災
雲南麗江大地震
餘為水災
親自勘災與賑災,方式:
•發放食糧與棉衣被
•發放生活補助金
•援建房舍
•援建學校
救援省分包括:
遼寧、河北、河南、
湖北、湖南、安徽、
江西、浙江、江蘇、
廣東、廣西、福建、
雲南、青海,共十四省
外蒙古 1992 寒冬
嚴重缺糧
發放禦寒衣物、奶粉 以援助貧因學童
老人、孤兒為主
尼泊爾 1993-
1995
暴雨成災 捐建一千八百戶房舍
土地由尼國政府提供
居民遷入
尼泊爾慈濟屋
盧安達 1994 政變 與M.D.M合作在薩伊
邊境戈馬城設立醫療站
慈院醫師王英偉
加入醫療站救援工作
柬埔寨 1994- 水旱災 •捐贈抽水馬達及柴油
以灌溉旱地
•重災省發放米糧
、種子
•捐贈兩萬多件衣物
包括馬德旺在內
己有多省稻米收成
幾內亞
比 索
1995 醫療資源
極度缺乏
援助價值十萬美元的
藥品
可供一千兩百床病患
使用
車臣 1995-
1996
戰爭 與M.D.M.合作,提供
五個月醫療援助
.
甘比亞 1997 經濟狀況不佳 募集兩貨櫃夏季衣物
予該國人民
.

《長期方案》

地區 時間 災情 援助方式 備註
衣索匹亞 1993-
1996
饑荒內戰 與M.D.M.合作,在北秀省
曼斯基斯區進行三年
「醫療援助方案」:
•建立十三個醫療站
•改善飲水狀況
針對一萬八千名
兒童提供維他命與
營養食物
泰北 1995-
1997
歷史戰亂 「泰北三年扶困計晝」:
•舉辦農業講習、經營
華亮農場
•補助熱水塘、
帕黨老人院傷殘老兵
生活費
•建屋九十一戶
泰國慈濟人接續關懷
,經常前往老人院
陪伴老兵聊天、唱歌
,並在當地僑界發起
募衣等活動
亞塞拜煞 1996-
1999
戰爭 與英國倫敦大學合作
「亞塞拜煞三年
援助方案」:
•提供帳棚、毛毯、
營養補助品
•為其勸募醫療設備
與禦寒衣物等
提供薩蕾伊兒童之家
殘障兒童衣物、醫療
與營養
象牙海岸 1996-
1999
街頭遊童 與M.D.M.合作,
進行三年援助方案:
•設立兒童之家,收容六
至十五歲流浪兒,培訓
閱讀及生活技能
有一萬四千名街童可
受益

希望
     
      文/陳秋山、陳玉芳

      普遍印象認為,台灣現在的小孩命好,豐衣足食,教育普及,資訊發達
      ,整個大環境提供給下一代的養分,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然而在豐裕的表象下,誰見著那些找不到生存位置的小孩是如何過活的
      ?

      小均是一位讓慈濟社工「很心痛」的單親小孩。他的媽媽不知去向,經
      常滿身酒氣的爸爸,在一次錯把鹽酸當醇酒吞下後,食道受傷,無力負
      擔家計,意志也愈來愈消沈,終致跳樓尋短;小均最後跟著阿嬤生活。

      不完整的家庭結構、不可靠的經濟、不穩定的生命,這般動盪的童年,
      顯然充滿著很難快樂得起來的記憶。又加上阿嬤在面對不幸的時候,只
      是怨天尤人,對小均在學校功課不好,除了煩惱就是嘮叨,無法了解孩
      子的心情,長久處於缺乏溝通的環境,讓小均變得愈來愈沈默......

      小山是個原住民孩童,爸爸去世後,媽媽改嫁,後來撫養他的叔叔又因
      車禍造成脊髓損傷。一連串的不幸意外,讓小山在念完小學後,為了生
      活就留在山上果園幫忙。

      這事看在社工員眼中卻是心疼:如果學校離家夠近的話,也許小山就可
      以每天回家,也兼顧果園工作;如果社會資源夠健全的話,或是大人的
      觀念重視教育的話......,也許小山就可以有不同的選擇,不同的人
      生。

      缺乏完善的教育環境,家庭經濟狀況不佳,甚至醫療資源缺乏,再再威
      脅著這些原住民孩童的健康、營養與受教育的權利。

      慶幸的是,原住民孩童泰半有著樂天開朗的性情,快樂是簡單易得的。
      他們對人好奇,喜歡聊天、互動,可以一整個下午都沈浸在像跑步、追
      逐這樣單純的遊戲中,偶爾也跟大人去打獵、耕作;雖然他們常看起來
      灰頭土臉,但那是他們用身體貼近大自然所獲得的快樂印記。

      唯令人擔憂的是,當有一天必須在整個社會價值中生存時,他們的體質
      能否適應?

      近幾年來,透過保護兒童相關法案的通過,似乎喚起社會大眾對孩童生
      存權利的重視,但放眼台灣,雛妓、流浪兒、受虐兒、棄嬰等藐視兒童
      幸福的問題依舊存在。

      名作家林清玄曾說,所有的孩子都是老人投胎來的,他們擁有智慧與人
      性中最美好的特質,是值得由小孩變成的大人們,學習與珍重的。
      
      何時,我們才能真正學會尊重孩童,如同尊重自己一般,愛所有的孩子
      ,如同愛自己一般?希望,有那麼一天,台灣能成為──孩子們的快樂
      天堂。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