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使者】 老 伴

       ◎文/張素蓁(慈濟醫學院護理研究所研究生)
              邱艷芬(慈濟醫學院護理研究所所長)



      這是我第三次到罹患腦中風的吳先生家,卻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

      記得第一次家訪臨去前,他女兒說了一句讓我既心酸又疑惑的話,她說
      :「如果我希望父親早點死掉,是不是很不孝?」一時間,站在門邊的
      我們都呆住了。

      進行第二次家訪時,應門的還是女兒,回答問題的也都是她,空氣中嗅
      得出她對父親的不滿、對母親的心疼,以及對我的防禦。

      一個月後我再度造訪,只有吳太太在家,看過吳先生後,她跟我談了許
      多,過程中不時講一句「也不怕你知道!」好像有許多祕密在裡頭。

      她跟吳先生都是再婚,兩人經人介紹認識,為了相互有個依靠,決定共
      組家庭,並育有三男兩女,也帶回吳先生前妻所生的女兒。

      他們的兒女都算乖巧,大女兒任教國小,二女兒遠嫁德國,三女兒專科
      畢業後出家,兩位兒子目前都在花蓮上班,雖不同住,但一有時間就會
      回家裡幫忙。

      說到這裡,看得出來吳太太眼中閃著滿足的光芒,我心想,人生至此夫
      復何求!但一提到先生發病的經過,她又一臉無奈。

      八十四年元宵節那天,她正在廚房裡準備拜拜的東西,突然聽見從客廳
      傳來先生的大叫,然後「碰!」一聲,她還來不及關掉爐火就衝出去,
      只見先生滿臉是血,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吳先生個頭大,她也不知哪來
      的力氣一把抓起,然後隨便拿一條毛巾之類的布壓住傷口,呼喚鄰居幫
      忙送急診。

      處理完傷口,一個多鐘頭後吳先生就醒了,醫師診斷為中風,但吳先生
      直說沒事,吵著要回家。

      回來後,吳太太熬了一些稀飯,他吃完後倒頭就睡,傍晚要起來上洗手
      間時爬不起來,再度就醫,就再也沒站起來過了。

      這一年多來,吳先生無法言語,只有手還勉強可以動,都是太太天天餵
      他稀飯、翻身、擦澡;直到八十五年五月,吞嚥情形越來越差,嗆到的
      次數也越來越多,六月底終於因吸入性肺炎住院。出院時,他身上多了
      一條鼻胃管及尿管,並做了氣切。

      她說剛回家時連痰也不會抽,還好女兒由德國回來兩個星期,和她一起
      照顧,現在女兒回去了,只好自己來;她還一直解釋女兒希望父親死掉
      的想法,並不是心裡真正的想法,只是離家太久,嫁到德國前又跟父親
      鬧了一點意見,所以......

      我笑一笑沒說什麼,畢竟那是個相當敏感的話題,也是隱私;或許,這
      時的吳太太需要的不是建議,只是一個能聽她傾訴的對象吧!



護理手札


      家有長期慢性病患的家屬,因長期照護內心所累積的壓力及掙扎,可想
      而知,但卻常被忽略;探訪者在關心患者病情之餘,若能再給家屬一些
      關懷的表示,如傾聽他們的心聲,或能給鼓勵與安慰於無形。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