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 妙筆生畫

       ◎文/插畫志工


      插畫志工──別人用說的、用寫的,他們用畫的。

畫中話

      口述/張鈞翔
      撰文/林美依

      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相機,我,用畫畫寫日記。

      常在早晨初醒的剎那,腦中清晰地浮現一些畫面,也顧不得刷牙、洗
      臉、吃早餐的正常程序,總趕緊提筆畫下這些可能稍縱即逝的「寶貝
      」。

      隨時捕捉靈感與感受,對我而言,不僅記錄自己的學佛歷程與生活體
      會,同時也是種練習。就像看電視時,別人看的是劇情,我注意的永
      遠是風景與畫面,觸景生情時,馬上以簡單線條畫出來;這樣日積月
      累,若想表達一種情緒或一些意境時,畫出來的東西會與想要呈現的
      感覺較吻合。

      因為平常已經在做「功課」了,當收到月刊下的「插畫訂單」時,便
      較不愁靈感匱乏,因為我的「私人儲藏室」裡,已有豐富的資源備索
      。

      學佛以後,知道畫畫和學禪到最後都是捻花微笑,不用說便明白,所
      以我也盡量朝化繁為簡的方向努力。

      我的作品中幾乎不曾出現過人的臉或表情,只畫背影,或把動作表達
      出來,一切點到為止,除留下充分的想像空間之外,亦希望讀者能仔
      細推敲,解讀畫中想表達的意涵。

      像三六三期「美哉!慈濟心燈」一圖,特意把光芒畫得很大,人變得
      很渺小,藉以喻期眾人在心燈光芒的籠罩之下;同期「漂浮的蓮花」
      ,講的是國際賑災感受,整個畫面以在沙漠裡出現蓮花來構圖,試著
      用矛盾的表現方式,讓讀者有一種衝擊。

      此外,如三六四期「花滿心田觸處皆春」中的插圖,用黑與白兩種顏
      色來比喻現今的社會,屋頂上的那朵花,正是在這樣污濁的環境中,
      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最美焦點。三六七期「從雲端到平地」,人坐在雲
      上面,像長老,自己體會到還要再走下來,是那種菩薩不捨眾生之情
      ;同期「生命暴流」,則想表達出為人母者從私愛中解脫,轉化成大
      地母親的感覺。

      這幾年,在教兒童畫當中,兒童也教了我很多。像他們畫一個人的臉
      時,兩個黑圈圈代表眼睛,一條線是嘴巴、一條線是鼻子……大人們
      都說他們幼稚,其實我們也是從最單純的成長開始複雜的。

      總之,回歸到原點就是童心啦!做人如此,作畫也如此。

紙上導演
      
      文/羅方君

      記得過去求學時代,肩負著母親深深的期許,學了十多年的音樂,然
      而,自始至終,我都未捨棄我的最愛──繪畫。

      每當從陽明山的學校下課後,就直奔到新店山上燕子湖的畫室習畫;
      日子中除了忙於應付學校課業之外,生活的重心不外乎就是學琴、練
      琴和習畫,人際關係上就變得單薄些。

      甚至,這樣的情感竟也轉入到對藝術幾近「食古不化」的堅貞態度;
      我眼中看到的只有達文西、塞尚、畢卡索等大師不朽的成就,而我是
      那般輕狂、不屑一顧其他的創作表現形式,就比如「插畫」吧!又怎
      知多年之後,竟會以插畫為創作的核心呢? 

      接觸插畫工作始於去年《慈濟》月刊徵尋插畫志工,老實說,在初步
      的階段畫了一些不甚純熟的作品,因為從傳統「純藝術」的表現方式
      ,到大眾化、生活化的插畫創作,是需要一段「陣痛期」。

      而母親當初反對我以繪畫為事業的心意,又再次困擾著我,更何況來
      做插畫志工呢?甚至曾有一位父執輩的親戚笑稱:「自己都呷沒飽,
      還要去做志工。」

      能走到這個地步,應該是自我的期許吧!

      相信觀眾們可以不必成為羅浮宮、美術館的朝聖者,面對深奧華美的
      鉅作,因「所知障」而感到羞赧;或因崇高、神聖不可侵犯的情節,
      而讓藝術形成無可碰觸的禁地。

      將自己從不朽的純藝術宮殿中抽離出來,轉換一下角度來欣賞「插畫
      」所帶來的魅力吧!這就如同我們會被交響樂磅礡氣勢所撼動,當然
      也可淺嘗小奏鳴曲所帶來的愉悅。

      在接到每一篇文稿的同時,我也閱讀到每個人生命中無可取代的歷程
      。無論是抽象的空間思維,或是感性寫實的文章,在有限的時間裡,
      都必須轉化成一幅幅簡潔明瞭的另一種視覺世界;我需不斷咀嚼文章
      內容及其時空背景的意義,盡量讓自己融入情境中,必要時更得走訪
      實地作記錄、拍照,像一個全能的導演,把劇本內容以視覺圖像呈現
      給觀眾。

      花了十多年的時光追求主流藝術的價值觀,而從現在起,我開啟了「
      插畫」這條路──這是我另一個階段的開始,它開拓了我的視野,也
      讓我真實體會舞台上特個角色所扮演的人生。

心如工畫師 能畫諸世間
      
      文/劉建志

      古時,有一位非常吝嗇的富翁。朋友們都勸他布施行善,但他未曾想
      過利用自己龐大的資產,來濟助貧人。

      佛陀知道了這件事,便來到富翁的居所,向他開示布施之法益。

      佛陀說:「一個人今生今世能生活富裕、美滿、安詳……,皆源自於
      前世之誠心布施。」

      富翁聽了佛陀開示後,非常感動。很想學習如何布施,於是懇請佛陀
      指導布施的方法。

      佛陀隨手摘拾幾技草,放在富翁的右手。

      佛陀說:「你把右手當成自己,將左手當成別人。然後,將這支草交
      給別人。」

      於是,富翁試著將草交給左手。自己覺得仍然無法坦然地將草布施出
      去,反覆又試了幾次。終於……

      他悟道了!

      左手還是自己的手呀!就愉快地的將草交付給左手了。

      吝嗇的富翁學習到布施的快樂,最後連所有的家產及最寶貴的生命,
      都慈悲的布施給需要的人。

      這是佛經裡的一篇小故事,我聽了深深地感動。

      我從小自學繪畫、摸索音樂,酷愛各類藝文,打造出屬於自己玩味的
      生活哲學。由於成長環境的漠視,常有「欲取鳴笛奏,恨無知音賞」
      之憾。所以,長年都將所得之菁華鎖入囊中,孤芳自賞。吝於施捨,
      恰似吝嗇的富翁。

      數年前,在巧妙的因緣下,拜見證嚴上人。

      上人提到,他所提倡四大志業之文化工程,仍需各有所長的人來參與
      建設。

      恰巧,當時我在台北的客寓,剛好毗鄰台北分會。我覺得可以用我所
      長的「畫」來結好緣,也是很好的布施方法。

      我想起讀到《華嚴經》中,覺林菩薩偈言: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
      。藝術著重形式表現,如能由人身之「六識」感應,提升視覺及聽覺
      的無上境界,使得心靈的空性開啟、放大。

      所以,心靈的布施與身性的布施,是同樣殊勝,且不可思議啊!

      近年,我遠離台北,遷至中部鄉下,與慈濟文化中心暫別,但沒離開
      過我的願心。

      每當接到《慈濟》月刊,一頁一頁輕輕地翻啟,彷彿看見一朵優雅的
      白蓮花,在深藍無垠的虛空中,片片蓮瓣坦然的綻放,清明無瑕。

      「心中無形畫,彩畫中無心,然不離於心,有彩畫可得。」是呀!只
   要用心耕耘,是無所障礙的;只要多用心,布施的蓮花是朵朵開呀!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