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和創作賽跑的人
莊奴藉填詞「吐絲」

      文/何惠卿

      半杯苦茶半杯酒,半句歌詞寫半天;
      半夜三更兩點半,半睡半醒半無眠。
      半生寫作半生空,半為金錢半為名;
      半已入土半尚存,半口氣在半力爭。

      ──莊奴創作感言•半字歌

      幼年莊奴,在母親古詩詞歌賦指導下牙牙成長;童年的他,受雙親多
      年教育啟蒙,也愛上塗塗寫寫。於是,從長篇大論、寫日記,慢慢地
      學會精簡文字,到能準確地以詩詞表達心中的感受,在不斷嘗試下,
      莊奴逐步走出自己的文字風格。

記憶成為創作泉源

      莊奴誕生在古都北平。在那裡,傳統、豐富的中國文化資產,是他信
      手可得的學習泉源;徜徉在充滿自由、歡樂的空氣中,他怡然而自在
      。

      他會和同學利用空檔暢遊西山、頤和園、北海等文化古蹟,冬天打雪
      仗、秋天賞楓景、夏天觀蓮花,春天,則三五邀伴,四處玩耍;獨自
      靜處時,他會借本書,翻越北平圖書館的石欄杆,跳到隔壁南海公園
      的草地裡,找株垂柳,席地而坐,和他心愛的「文學」約會。

      年齡稍長,在自身意願與父母鼓勵下,遷往大後方讀書,繼而從軍;
      親睹強敵侵略、歷經八年抗戰、跟著顛沛流離……

      這段畢生難忘的記憶,讓莊奴由一個純拙少年,成長為滿腔熱血的壯
      碩青年,也使他有著一顆早熟、敏銳的心。這,無形中亦奠定了他日
      後寫歌的深厚基礎。

磨鍊培養創作實力

      跟隨政府來台,莊奴開始了生命的另一旅程。

      在大陸期間東遷西徙的生活,更加堅定莊奴不論身處何時何地,皆能
      靜心寫作;曾任記者工作,對他文筆的磨鍊也助益頗多。儘管軍中生
      活忙碌不已,他的創作卻從未間斷。

      涵泳於寫作之樂的莊奴,對己要求極嚴,不只隨手取紙、埋頭就寫,
      還把各方舉辦的徵文比賽當做磨鍊的機會,如此聚沙成塔,他的創作
      功力更加雄穩了。

      「剛來台灣時,軍隊每年都有參展活動,為了使作品達到一定水準,
      我要求自己篇篇全力以赴,每年一定拿冠軍;於是這也變成我創作的
      原動力。」這樣的訓練,使「得獎」一事對莊奴而言,漸漸變成是水
      到渠成;作品一投出去,他的注意力便即轉到下一篇創作上。

      七○年代,在一場記者招待會上,有人問莊奴:為什麼你六十歲了,
      還能寫出很年輕、俏皮的歌曲?莊奴回答:第一,我曾經走過年輕;
      第二,我現在還在讀書;第三,我還在看、還在學習;第四,我還在
      「吐絲」(指創作)。他指出,創作是人生經驗的累積,多看、多聽
      、多想是最佳良方。

慈濟豐富創作內涵

      晚年,與慈濟結識、與佛接近,使莊奴感到欣慰。

      「摸索了這些年,在寫詞路上,也漸漸為自己開闢出一些道路,」莊
      奴說:「但一進慈濟世界,發現無論男女老少,只要碰面或在一起做
      事,『感恩』二字總是不離於口。」這景象讓他心有所觸,遂寫下「
      感恩」一詞──

      和風慢慢的走過園林
      為花木帶來無限溫馨
      靜思精舍響起一片
      響起一片感恩
      細雨輕輕的走過草原
      為大地灑下無限滋潤
      靜思精舍響起一片
      響起一片感恩

      嚴格說來,莊奴並無宗教信仰,但在他的作品中,卻不時可發現一位
      創作者隨時省思的習慣,正如「問心」中的一段──

      我曾一個人在探尋
      何處是慈濟的大門
      經過那靜思的指點
      發現精舍就是芳鄰
      我曾反反覆覆的在追問
      什麼是慈濟的誘因
      經過那靜思的查證
      一切善念來自善心

      這是莊奴嘗試從不同角度,解答自己的好奇和疑惑,也道出心中對慈
      濟人、慈濟事的領悟。

      有回,精舍志工早會上,常住師父邀請他和大家分享心得,他用了兩
      句對聯,交代自己這幾年的感觸──

      跟時間賽跑的人
      圓慈悲為懷的心

美善付諸創作行動

      平日,從古典文學、翻譯小說到介紹山水風光的節目,都在莊奴涉獵
      範圍之內;他也相當關心社會脈動,愛看報紙,會和他人討論國家大
      事,說到慷慨激昂處,往往血脈賁張,滿臉漲紅。而且,他不只說說
      而已,還會進一步行動。

      民國八十一年健康幼稚園林靖娟老師為救娃娃車上的小朋友,不幸遭
      烈火吞身,莊奴和王建勛知道後,被她的義行感動,立刻提筆創作「
      永恆的真善美」,一個寫詞、一個譜曲,送到電台播放,表達對林老
      師由衷的追思。

      英勇的救人行為
      贏得了舉國欽佩
      崇高的捨身精神
      閃耀著人性光輝
      望穿秋水,風雨如晦
      親愛的林老師,不知你幾時回
      天地謳歌,日月相隨
      偉大的林老師,永恆的真善美
      永恆的真善美

      在莊奴的作品中,也經常可見大自然潛移默化的足跡,如「綠遍天涯
      香四方」中寫道──

      小星星也有惻隱心
      月亮更俱古道熱腸
      時常在漫漫的黑夜裡
      為人間放光芒、放光芒

      「歷經三十一年的發展,慈濟人分布海內外二十餘國,他們做的事都
      是一樣的──幫助苦難的人。這分精神正如『芳草』、『紅花』開遍
      世界各角落般,教受助的人起歡喜心。」莊奴說。

以孩子心聲創作兒歌

      九三年,第十屆「國際熊貓節」在四川成都舉行,邀請大家一起為即
      將瀕臨絕種的熊貓寫歌,藉此喚醒社會大眾保護動物的善心。莊奴也
      參加了這次的徵詞比賽,且榮獲第一名──

      大熊貓、小熊貓,可愛的乖寶寶
      寶寶眼睛看著我,希望我對她好
      大熊貓、小熊貓,一天比一天少
      倘若再不關心她,她就要不見了
      熊貓不見了,誰來逗我笑
      誰在一旁聽我唱歌、陪我樂逍遙

      「在孩子的世界裡, 最熟悉的就是花啊、草呀、鳥兒、蜜蜂、蝴蝶、
      螢火蟲等小動物,大人要懂孩子的心,就要從他們熟悉的事物著手,
      才易打入孩子的心靈。兒歌也是如此,能寫出孩子心中的話,自然就
      能引起共鳴。」這也是當年他的作品「快樂的孩子愛歌唱」,被中廣
      甜密家庭合唱團的小朋友票選為團歌的原因。

以真情感受創作「手杖」

      前幾年,莊奴因中風住院,妻子擔憂不已,日夜陪在他的身旁;出院
      後,她也陪著他風雨無阻地到醫院做復健。這分真情莊奴感受在心底
      ,化作「手杖」一詩,送給了妻子──

      在坎坷的人生旅途上
      感謝你靠緊我的身旁
      從此不再覺得恐慌
      是愛心給了我力量
      當無情的風雨交加時
      有你的扶持,不再徬徨
      我最愛看你的笑臉
      淚光裡閃耀著希望
      你,就是我的手杖
      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手杖
      這輩子有了你
      我才能豎直脊樑、挺起胸膛
      你,就是我的手杖
      生命裡時刻不離的手杖
      這輩子有了你
      才懂得相依為命、地久天長

      風風雨雨,走過人生,如今,對愛情,莊奴和妻子也有了自己的定義
      ──愛情就是奉獻。

回首創作來時路

      近年,莊奴把創作範疇延展到大陸,從長江、三峽、黃河、嘉陵山水
      ,到萬里長城、重慶古都、奇山勝岩……紛紛成為他筆下內容。希望
      透過文字、歌曲的口口相傳,把美麗故國昔往詳細記錄,讓世人在短
      短數分鐘之內,即能體會到先人偉大的足跡,與生長土地上值得學習
      的、悠遠的故事。

      回首來時路,對於人生,莊奴認為,專業知識有可能滿,但做人不可
      能滿,所以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

      對於文人,他卻以為,文人一定要有傲氣,以激勵自己不斷前進。若
      一個文人沒有傲氣,就不能稱為文人。

      對於創作,他也有自己的見解:「我只是比你們早生幾十年,當你們
      到達我這個年齡時,成就可能比我高很多!」莊奴鼓勵有心學習的後
      進。


      ◎莊奴小檔案

      •現年七十五歲
      •北平中華新聞學院畢業
      •民國四十一年,以「英雄愛國上戰場」榮獲五四文藝獎
      •民國四十二年,在報上投稿,被作曲家周藍萍發掘,邀請為電影「
       水擺夷之戀」作主題曲「願嫁漢家郎」,紅極一時
      •著名作品屈指難數,有王藍著作改拍而成的戲劇「藍與黑」、電視
       台大戲「萬古流芳」、「一代暴君」主題曲;鄧麗君主唱的「小城
       故事」、「原鄉人」等歌
      •接觸慈濟後,因認同慈濟所從事的社會工作,在上人邀請下,致力
       於慈濟歌詞創作,作品眾多,有「大家來做阿彌陀佛」、「小菩薩
       」、「心願」、「大愛走過三十年」、「靜思」……等,深為慈濟
       人喜愛



      ※《慈濟》月刊與我

文字長久,月刊也長久

      我對文字的喜愛大概偏執,在眾多的慈濟媒體中,最吸引我注意力的
      ,是文字,譬如月刊。同一事件和人物,聽了廣播,看了電視,仍然
      會去翻看文字,享受掀動紙張的快感。

      原以為只是出於習慣,慢慢會變的,然而卻不。正如有蛋糕作早餐,
      卻貪戀油條;也如發明了電視,人們仍然垂愛電影。

      文字與人腦的關係甚為微妙,字與字之間那窄窄的縫隙中,想像力可
      以任意馳騁。對我而言,人物或個案一拍成影視原味就變。很多導演
      將《紅樓夢》的書變成影視,觀眾橫豎都不滿意,說那決不像真正的
      賈府。

      文字有她永恆的魅力。如今我明白了,為什麼在美國三大廣播電視網
      收視率不斷提高的同時,美國十大報刊的發行量仍節節上升。

      所以我說:文字長久,月刊也長久。

      ──潘鳴•《慈濟世界》主編(美國)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