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座談】 父母怎麼辦?

      主持人:

      問題家庭容易產生問題青少年。但現在的孩子比以前幸福,他們物質
      生活無虞、養尊處優,現在父母的教育水準也提高,一直都給孩子最
      好的,但孩子還是產生問題。

      很多父母可能會覺得很無辜,因為他們已經在生活壓力的縫隙之間給
      了最好的,還要他們怎麼辦?
愛,莫期待回饋
      李玲惠:

      現在公共電話很方便,孩子在學校只要一通電話:「媽!我沒有帶ㄨ
      ㄨ。」媽媽就送來了,我還看過家長是拿到教室,躲在窗戶旁邊,偷
      偷地傳進去。幾乎每天我們在國中國小都會看到這樣的畫面。長此以
      往,孩子就會覺得我只要一通話就可以解決問題。

      如果你的孩子是這個樣子成長的,試問:你怎麼叫他去負責任?我們
      的孩子怎麼學會負責任?這是我舉的一個普遍性的現象。

      王浩威:

      「愛」的同時,經常也製造很多挫折感。

      像李老師講的那樣的父母──現代孝子孝女,基本上都是有期待的,
      隨著孩子年紀慢慢長大,萬一孩子沒有給予適當的回饋──沒有成績
      很好、沒有很乖,這時父母會開始產生很多挫折、抱怨、指責。其實
      ,愛跟沒有愛很難分;而含有期待的愛就像是一種投資,期待報酬。

      我們常在電視上聽見「孩子,我要你比我更好」「孩子,不要輸在起
      跑點」,這種看似愛的表現的口號,把孩子變成為父母爭光的「代表
      選手」;因為被愛到,所以要回報很多。

      我最近有一個臨床案例。一位國立大學三年級的女學生休學了,她不
      知道自己要讀什麼,雖然大家都誇讚她優秀,從未給家人造成負擔,
      但她回想這一生,都在和別人計較功課,擔心變成第二。最近,她突
      然覺得父母親的鼓勵很虛偽,她認為那根本不是對人真正的尊重。

      她好像是突然之間對自己的人生產生茫然,但問題其實是從小就開始
      累積的。
愛,是靜下來「傾聽」
      也許可以先從國家層面去想。譬如社會福利,歐洲人為什麼生孩子可
      以補助?因為照顧小孩真的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再來,是目前的家庭功能到底是增加還是減少?現在的小孩好像比以
      前幸福,被愛得很多,但大部分都是物質上的,而且是可以立即完成
      的,因為被整個社會結構所要求,必須做什麼事都要很有效率,父母
      也就都很有效率地在處理他們的愛。但像「傾聽」,卻必須靜下來,
      無法用有沒有效率去評估。

      所以現在的小孩到底是被愛得更多,或者是被愛得更少?我一直都覺
      得很困惑。

      就某方面來說,現在孩子被提早釋放出來,必須面對放學回家沒有人
      ,必須學習獨處。但小孩子被提早釋放出來學校並沒有能力接,除非
      學校也能具備類似家庭的功能。

      只是,從來沒看過一個家庭五十個小孩的。如果一個爸爸或媽媽能愛
      二、三十個小孩就很了不起,那一個老師能得到班上二、三十個學生
      的信任也實在是很成功了,剩下來的十個、二十個如果是所謂的壞小
      孩的話,其實不見得是這位老師不夠好。

      同樣地,一個主任或一個校長也不可能注意到五、六十個老師。但如
      果這個學校只有十幾個老師,校長就可能跟每個老師都很熟,就可以
      幫助老師在愛這些小孩時,了解到底遭遇到什麼樣困難。但很不幸地
      ,我們都是大校。

      所以要把學校的結構改變,改成小校、小班,而能承接部分的家庭功
      能;否則我們必須在家庭與學校之外,再找其他的可能性。像觀護人
      制度是一種,但也只適用於某些例子。
愛,要不斷持續
      要讓孩子感覺被愛、被關心應該不會太難。我目前長期心理治療中的
      青少年個案有七位,其中有一個孩子是厭食症。他媽媽說他從幼稚園
      中班開始變胖,等到他爸媽正式離婚,他開始變瘦。

      當我們一起好好回溯他幼稚園中班時為什麼胖,他媽媽想到那是他爸
      爸第一次外遇。

      孩子不一定知道家庭發生什麼事情,但卻能感受到強烈的不安全感和
      焦慮,所以靠吃平衡,於是就變胖。

      接下來的過程中,孩子會懷疑:是不是我不夠好,所以爸爸媽媽不喜
      歡我?而拚命去討好父母的結果,居然父母還是離婚。孩子想了很多
      原因,其中之一便是「一定是我太胖了,不夠可愛」。

      其實我還無法和他做到真正的精神分析,只是支持層面的輔導而已。
      每個禮拜固定碰一次面,談談這個禮拜怎麼樣,言談之間持續著小小
      的關心。每次他在我面前都將情緒掩飾得很好,可是當發生危急的事
      或家裡出了大狀況,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

      很多小孩子都需要一個「替代性的父母」,所以我們可以建立一個社
      會制度,只要給孩子持續的關心,讓他隨時都能覺得有一個人會在乎
      他、以他為榮,讓他有一個持續的期待,這就夠了!

      像心理治療一個禮拜一小時,我不曉得剩下的六天又二十三小時他在
      做什麼,但我要放心讓他出去,讓他會覺得他身上有一個人在期待。

      ※聽他怎麼說……
決心的力量
      他們生長在同樣的家庭,家窮卻仍有著溫暖。哥哥愛讀書,弟弟常打
      架;後來,哥哥考上五專,弟弟的老師卻到家裡請他不要去上學了。

      十四歲,弟弟開始闖江湖;不到二十歲,已是位前胸龍後背鳳、隨身
      帶著幾位小嘍囉、耀武揚威四處橫行的大哥大。

      弟弟在外頭的所做所為全瞞著家人,為了讓哥哥安心讀書,他幫忙付
      學費、生活費,甚至當哥哥順利考上高考,遲遲未被分發時,他也出
      面為哥哥爭取權益。

      對於家人、朋友,他情深義重;對於別人,他販毒、恐嚇、收取保護
      費……耍狠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二十四歲那年,他開始洗腎,在慈濟志工的陪伴下,也開始後悔荒唐
      的年輕歲月……。當他想脫離黑道,重新面對生活時,他的老大卻好
      意地為他在台北找了家醫院,要他回去治療,朋友更是屢次到醫院勸
      他回去。

      然而,這一切再也撼動不了他的心,像是狠狠地畫下一道鴻溝,決心
      再也不跨過去了。

      ◎上人的話:

      這就是一念心啊!其實轉心念並不困難,難是難在不願立志下定決心
      。「千里之路始於初步」,不要想只有做一點點惡事沒關係,一步差
      就終身錯;好的方向則寸寸步步都要不斷精進,不要想只進一寸一步
      ,那要何時才能到達終點呢?


      ※聽他怎麼說……
做自己的主人
      他今年十八歲,喜歡喝酒,每喝酒必出事。住在慈濟醫院時,他常認
      真對志工們發願說:「我一定要好好改,回去之後,我會把酒戒掉。
      」出院療傷的日子,他抵不住朋友的誘惑,酒一喝又開始鬧事了。

      一年來,他就這麼進進出出醫院,志工問他,這樣的日子好玩嗎?他
      說:「我也不願意啊!可是我沒有辦法拒絕,反正朋友來了,我就跟
      著走了。」

      對於志工對他的肯定,他不置可否地搖頭說:「我很壞!我真的很壞
      !我會打人、會殺人,現在正等著被判刑。」

      想到將來,他惶恐地說:「一旦進去,我這輩子就完蛋了。」問他當
      初為什麼要做這種傻事?他說:「沒辦法,酒一喝什麼都不知道了,
      朋友叫我做,我就做了!」

      志工們對他的用心,他不是沒有感受到,一而再地讓關心他的人失望
      ,他又懺悔又愧疚,卻又抗拒不了外在的誘惑。

      像是一場永無止盡的輪迴,不斷在犯錯、叮嚀、道歉、失望中轉動。

      ◎上人的話:

      改變習氣就好像翻掌,但對他而言,為什麼會這麼困難呢?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必須不斷為他種下愛的因,幫助他度過不好的緣
      。當然更重要的,還是要靠他自己!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