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座談】 輔導人員怎麼辦?

      主持人:

      身為觀護人,盧師兄覺得受保護管束的孩子完全是觀護人的責任嗎?
      有沒有可能讓家長積極面對的方法?
愛,需要用「心」感「受」
      盧蘇偉:

      我們在分析很多青少年偏差行為的過程,發現每種層面都很複雜,好
      像沒有個案是很相關的,唯一相關的是「親子關係不良」。

      剛才我們一直在談這個問題,我得到一個很好的省思就是:到底什麼
      是愛?什麼是礙?

      中國人造字很有意思,「愛」就是用「心」感「受」。如果父母能去
      感受孩子的心,給孩子需要的,我相信那就是「愛」;如果父母給的
      是孩子不認為需要的,就是「礙」。

      這個差別好像很少,卻是非常關鍵的;就像剛才那個案例,站在媽媽
      的立場絕對是愛,所以不要他的孩子和這個女的在一起,影響課業;
      但問題是媽媽沒有「感受」到這個孩子的「心」。

      所以怎樣去了解孩子真正的需求是蠻重要的。但是,很多身為父母的
      人自己的需求也從沒有滿足過;要求一個從小就沒有被深刻尊重過、
      或真正領受過別人對他的關懷和愛的人去愛別人,是很困難的。

      所以,表面上父母都很愛孩子,都做了做父母該做的事、該講的話,
      但如果對孩子的關懷都不是孩子要的,事實上那是在傳達一個壓力、
      一個干預的訊息,可能都是無效且是反效果的,引起的只是親子衝突
      。

      因此,觀護人在跟孩子的父母親溝通時,通常會不斷提醒:如果想要
      改善親子關係,要放棄以往的互動方式,否則非但不能改善孩子的問
      題,甚至還會越演越烈。

      我們認為不管孩子發生什麼問題,重要的是親子間的互動是否有改善
      。如何建立良好的親子互動,讓孩子因為喜歡這個人、喜歡父母,而
      願試著改變行為?這是非常大的關鍵。

      我常感覺父母也是很無奈的,不是沒有用心,而是力氣沒有使對地方
      。我們在社區或很多場合進行親子成長課程時,一再強調父母自我的
      覺察、自我探索、自我的成長與改變。很多父母親不知道自己要的是
      什麼?對孩子的期望是什麼?只是一味的要孩子這樣那樣,但真正要
      的是什麼並不清楚。

      我的孩子有天從幼稚園回來,說他從溜滑梯摔下來,我很緊張問他有
      沒有怎樣?他說沒有。我問他:那你一定有哭?他說沒有,我就很驚
      訝。因為我的孩子一向很軟弱,一跌倒就會哭得哇哇叫。我很奇怪地
      問:你怎會沒哭?他說,你們又沒有在旁邊,我哭給誰聽?

      那時我才知道,我的孩子會這樣軟弱,原來是我們的原因。因為捨不
      得他跌倒,一跌倒就問他痛不痛?有沒有怎樣?所以,父母親太多的
      關心有時也會造成不良的互動。

      不適當的愛會給孩子造成壓力。在我接觸的少年中,很多用煙蒂燙自
      己的手、割自己的手,只是在傳達一個訊息:沒有得到父母真切的愛
      ,渴望父母注意到他的存在。因為有些父母親惟有在孩子割手、自殺
      時,才發覺孩子的存在。

      所以,如何讓一些無奈的父母親力氣用對地方,需整合社區資源,提
      供父母一個成長學習的機會,學習看到和孩子的互動問題出在哪堙H
      我想這是很重要的。
輔導,需要「等待」的過程
      剛剛王醫師提到,是不是有一個人或一個機構可以替代父母親,坦白
      說,那太難了。

      我們常覺得我們觀護人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啦啦隊」而已,除了
      給孩子掌聲外,我們真的不能做什麼。我們一個人要輔導兩百個小孩
      子,光是記他們的名字就是很大的負擔,甚至為了能深入輔導,而必
      須對孩子有所選擇、過濾,不同的孩子分別做不同的輔導方式,留下
      大概三、四個,我們做很密集、很深入的輔導。

      這樣我們可以知道他們要的是什麼,但就算知道、也給對了藥,還需
      要很重要的「等待」。有些觀護人會覺得很無奈,經常講重複的一句
      話、做重複的事,孩子卻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我覺得「等待」在
      輔導過程中是很重要的;因為「等待」也是改變的動力之一,我們有
      這樣的認知後,才會給他持續的關懷與支持。

      最近我在慈濟出版的《夢魘》一書上,針對吸毒個案提到「水療法」
      。我對孩子說,只要每天早上空腹喝一杯水,喝兩個月,毒就會排出
      來。所以每次孩子來,我就問他們:有沒有喝水?因為叫他們喝水表
      達的是一種支持,讓他們能在喝水的時候覺得自己似乎變得好一些。
      一直不斷叮嚀他喝水,就是在傳達一個關懷的訊息──希望他能把身
      體的毒排出來,在社會上做一個很有用的人。而且告訴他:你看你已
      經喝了一個禮拜、兩個禮拜、三個禮拜的水了,再不喝就要從頭開始
      。孩子就會每天早上去喝一大杯水。

      以前遇到這樣的孩子都會覺得束手無策,把他送到勒戒所、精神科做
      一些治療,效果都很有限。但是我們發覺:在有限的過程中因為我們
      「沒有放棄」,其實很多時候還是很有用的,而且不需要借助很多人
      力與物力就能做到。
熱誠,需要自我激勵來維繫
      像李主任剛剛提到,導師在學校很重要,因為導師與父母一樣都處在
      高度壓力中,一進到學校就開始擔心今天孩子會不會又出什麼事情。
      在那種高度壓力下與孩子相處,經常會遇到很大的挫折,這就是老師
      與父母學習如何自我激勵的時候了。

      像我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無論多晚睡覺,早上六點一定起床,每天
      都睡眠不足,都是用毅力起床,而且還要保持高度熱誠,這沒有一個
      自我激勵的方法是辦不到的。有時,同事會覺得我是「精神異常」,
      經常在工作一半時,到走廊自言自語說:「我很棒、我很喜歡自己、
      我會做得很好…… 」然後,再回去工作。

      尤其天天要接很多個案,有時會受一些個案情緒的影響,就沒有很好
      的輔導品質。這時,除了要有很強的自我覺察能力,及李主任提到的
      宗教熱誠外,我覺得「自我激勵」是蠻重要的。

      有時在車上很疲憊時,會有一絲念頭:我需要這樣辛苦嗎?這個念頭
      起來時,又要告訴自己「我很棒、我很喜歡自己,我會做得很好」。
      所以包括我的主管都很懷疑,我一年要出書,又有兩百多場演講,及
      研究計畫,一個人怎麼負擔四五個人的事情?

      但我覺得生命就是不斷自我挑戰、自我超越,因為自己對生命不斷充
      滿希望與熱誠,所以才有能量來幫助這些孩子。

      有時孩子一直哭,哭得很無奈時,我也會告訴他:「老師跟你一樣無
      奈,但是在很無奈時,我會告訴自己:『我很喜歡自己』。」這個孩
      子就會覺得很訝異,會覺得很好玩。

      對於輔導,我覺得是在享受過程。我也發過願,希望每個到我這裡來
      小孩,離開時,都是帶著笑臉的。所以在過程中,我會不斷地傳達我
      的關懷,即使他對我存著懷疑,我還是要去存入這分關懷,讓孩子未
      來在面臨一個重要抉擇時,能有一個「自我控制」的能力,而且慢慢
      增加這樣的能力;這樣就會使傷害降到最低。
陪伴,時時給予掌聲
      有人問我:輔導個案的成功率有多少?我說,可以說每個個案都成功
      ,也可以說每個都失敗。因為每一個人都可能在生命過程中犯任何的
      錯誤,所以我們在幫這些青少年時,不要期待他們回饋什麼,因為那
      是求不得的。

      我們只希望陪他們走生命的一段路,存入一分我們的關懷,扮演他一
      生中「貴人」的角色。

      剛剛李主任說叫老師「媽媽」,實際上我就是被一位老師這樣帶大的
      ,所以每年母親節,我一定多買一張卡片、一份禮物。由於對這位老
      師的感恩,讓我願意去陪與我有緣的孩子走一段路,我不想改變他們
      ,我沒有這樣的能力,但我會不斷給予他們掌聲。

      ※聽他怎麼說……
是不是太遲了?
      他,二十歲左右,滿身是血地被送到慈濟醫院;醒來時,雙腳已不聽
      使喚了。

      他是在國二暑假開始走樣的,不過,成績仍然維持不錯,所以父母並
      未覺察到他的異樣。第一次打架是因同學們起鬨,盲目地揮棍打傷了
      人;他說:「一個人不敢做壞事,兩個人就有膽量,三個人更是可以
      無法無天了。」

      當進出警局成了家常便飯,他也許下了一個願:「希望這輩子能成為
      黑社會老大!」因為,電視上黑社會老大看起來都很有英雄氣慨──
      有錢有勢、威風凜凜。

      高一寒假,有人以幫他增加黑社會勢力為餌,要他販賣人口,他隨便
      向女孩們說說,真的就有人跟著去了。面對如今癱瘓的事實,他醒悟
      說:「還好是我先讓別人『做掉』,要不然不知還會傷害多少人。」

      對於父母在他受傷後,仍細心地關照他,他有說不出的悔恨:「為什
      麼我這麼不懂事,這麼不孝!」

      然而,這一切是不是都太遲了呢?

      ◎志工的話:

      癱瘓之初,他情緒沮喪、封閉自己。我們不斷地為他做心理建設,告
      訴他:「沒有手,還有腳呀!重新振作,就有機會彌補家人。」  

      兩年後,他終於克服了心理障礙,甚至到慈濟暑期營隊中現身說法。
      他現出萎縮得不及女孩手臂粗的雙腿,告誡大家:「這就是教訓!你
      們千萬不要學,知道嗎?」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