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心中有愛就不孤單

       ◎文/葉文鶯

      十三年前,突來的貧病打擊令秀冬難以承受,
      買了包農藥準備了結生命,
      那知藥還擱在窗台,慈濟委員就來了,
      像陣及時雨,澆熄了她想「一死了之」的念頭。
      如今,她以菩薩的心腸結眾善緣,
      過著獨居卻不孤單的生活。

      七十歲的秀冬猶記得十三年前第一位出現在她家的慈濟委員。

      當年,她本想以一包農藥抗拒突來的貧病打擊,那知藥還擱在窗台,
      花蓮慈濟委員劉興和師兄就來了。

      劉師兄就像及時雨,澆熄了她「一死了之」的念頭,不但經濟上有功
      德會資助,使她絕處逢生,後來更因了解慈濟,而參與捐款和招募會
      員的工作。
命運,沒有牌理可言
      民國七十二年成為慈濟照顧戶的秀冬,直到八十四年因獲得政府低收
      入戶補助和老人年金,慈濟才停止濟助。

      秀冬話說當年──

      「那時為了三餐拚得像牛一樣,也曾跟著阮尪到基隆當礦工,工作雖
      粗重,我們女人也是照做。」秀冬示範當時把繩索繞在身上拖著運煤
      車的情形。昔日生計重擔這會兒倒教我們看見她的老態吃力。

      後來,她的丈夫在一次礦坑災變中喪生。唯一的兒子長至二十多歲,
      結識了一位女友,「那個女人不想跟我住在一起,其實我也沒有強迫
      他們,可是兩個人就這樣出去,到現在也不知人在那裡。如果能夠成
      全他們一家,這樣也好啊!」秀冬為兒子出走一事抱憾至今。

      四十多歲的秀冬就這樣成了獨居寡婦,為了生計開始做起炒米粉、四
      神湯的小吃生意。「透早五點去買菜,七、八點開始準備,煮好以後
      四處賣,從早上賣到下午兩點多,回家之後又開始洗菜,準備隔天的
      生意。」秀冬手藝好自然收入不惡。

      「我煮的蛋,生熟恰恰好、真Q,不會太生,又不會老得讓蛋黃吃起
      來太鬆。」自她得意的神情足見當時確實賺了些錢。

      她又說,不做生意的時候,自己是很愛打扮的,總是把頭髮梳得老高
      ,是當時被稱為很高尚的「細姨仔頭」,衣服當然也要穿得漂亮。

      秀冬手頭有點錢,朋友就來找她合夥投資。在「賺更多錢」的誘惑下
      ,她很快把錢捧給別人,不料卻上了當。不但那朋友存心騙錢,接下
      來的一個互助會也被倒了,而倒會的那人前不久還向秀冬開口借錢,
      她也果真湊了七千元給他。

      經這雙重打擊,秀冬身無分文,一時情急氣悶,就病了!

      她去看病,醫師一帖藥開價三千,「我那有錢?不如死了算了!」秀
      冬花了三十塊買了包農藥準備自殺。

      「那包農藥後來被師兄收走,這條命是被慈濟救回來的。」
節食捐款,甘之如飴
      秀冬每個月到靜思精舍領取生活補助金,漸漸了解證嚴上人的濟世理
      念,當上人呼籲賑濟大陸洪澇時,她雖是照顧戶的身分,依靠每月兩
      千元的補助金度日,仍毫不思索地捐出一千元。

      「吃飯有米和鹽就夠了,可是那些災民浸在水裡面,真苦哇!」秀冬
      的喜捨帶動其他照顧戶紛紛一百、二百、三百不等地隨喜布施賑災;
      有一陣子,她三餐都以芹菜葉子佐飯,而今憶及,倒也甘之如飴。之
      後不久,在一次為大陸賑災募款的義賣園遊會上,她又捐出一萬元,
      這些錢是她生病住院時,親友給她的。

      秀冬行善布施的那分捨得,至今仍教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和師姊們既感
      恩又心疼。慈濟醫院社會服務室鄧淑卿主任由於工作的緣故,和秀冬
      認識得早,她說:「秀冬是個很知足的人,幾次住院,親戚鄰居來探
      望,塞給她一點錢,她都攢存下來,累積了一萬五千元就捐助醫院購
      置病床。」

      除了捐款,三年前為了幫上人做更多事,秀冬也開始在鄰居間募款護
      持慈濟,而她的會員都是「菜巿仔底」的,也就是常在菜巿場碰頭的
      街坊主婦。

      「到目前為止,她的會員共有二十七戶,每個月有三、四千塊錢的會
      款,她先收齊之後,我再過來收。」吳月桂師姊說。
病中的清涼劑
      雖然接觸了慈濟和佛法,但前兩、三年秀冬因為聲帶病變連續開刀、
      做氣切,使她又幾乎活不下去。

      鄧淑卿主任說:「人在病苦的當下,真是分秒難挨,感覺度不過去,
      這種希望趕緊結束生命的心情,一般人很難體會。」所幸有師姊們和
      慈院護士的協助、打氣。

      林照子師姊看秀冬因病苦而心情起伏,曾以螻蟻尚且惜命來安慰她忍
      耐一點,等身體好了就可以做更多好事。秀冬出院休養後,幾位師姊
      也常去陪伴,並說一些醫院病人與疾病奮戰的故事,激勵她勇敢活下
      去。

      照子師姊經常接送秀冬回慈院看診,前去探望她時,偶爾也會帶些鬆
      軟食物。但秀冬那個人很客氣,拿人家一分要回報十分,所以幾次撥
      電話給照子師姊都只說:「你來一下。」等師姊過去了,她便拿出別
      人送來的水果或小東西,說:「我一直留著這些東西等你來。」

      慈院護士秀如、春梅和惠雲等人也不時去看她或以電話問候。一晚九
      點多,春梅打電話來,「阿嬤,餓不餓?想吃消夜嗎?那我吃完再『
      回向』給你好了!」春梅的玩笑話使秀冬忍俊不住,向我們轉述時仍
      是捧腹大笑。她說以前不知道什麼叫做「回向」,直到有人教她回向
      文: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不識字的秀冬自從學會之後,每在早晚課誦完畢即念此文回向給師父
      和師姊們。雖然她知道回向的意思不用在這裡,可是春梅無奇不有逗
      她開心的方式,最令她感到窩心。

      秀如說,阿嬤住院時經常推著點滴架到處走動、與人交談,是個性開
      朗又喜歡廣結善緣的人;惠雲也發現秀冬家境雖然不好,可是很樂觀
      、樂於助人,連她要結婚時,都堅持送她和另一半各一串觀音項鍊。

      秀冬將這些護士們視同孫女,要是她們隔太久「沒消沒息」,特別是
      連續假日也不見蹤影,她可是會想念的;這時候,春梅等人就可能會
      接到她的電話追蹤。秀冬家牆上不但貼了這幾位護士的聯絡電話,連
      惠雲的結婚照也被張貼公告了呢!
菩薩不遠求
      那面牆上,還掛著一襲黑色的海青。「我很早就開始拜觀音了。」秀
      冬說,有一天,她經過一家佛具店,「明明已經走過了,可是眼尾掃
      到一尊觀世音菩薩像,又轉回頭,請回那尊觀世音菩薩。我雖然不識
      字,可是每天上早晚課都跟著錄音帶念,念對念錯就不知道了。」秀
      冬哈哈大笑。

      去年三月,秀冬身體很不舒服,見到月桂師姊就說:「我快要死了!
      」正巧春梅來電勸她到慈院住院幾天。後來,春梅那頭也不知又說了
      什麼,害她不斷發出輕呵呵的氣音。秀冬回頭告訴我們:「春梅叫我
      可別死啊!她說,有人來採訪你,你的事情還很多,不能死啊!」

      過了幾天,秀冬咳嗽不見好轉,體力很差。鄰居見她不見起色,在三
      催四請之下,才把這位客氣得不願意麻煩他人的老鄰居送到醫院。

      「觀世音菩薩,我要去慈濟住院了!」打點幾件衣物和日用品,準備
      必要時辦住院的秀冬,臨出門這麼向供奉的觀世音菩薩像說,隨後由
      鄰居吳小姐開車送到慈院。

      證嚴上人說:「能助人的人就是菩薩。」秀冬不把菩薩當作祈求的對
      象,而以菩薩的心腸結眾善緣,過著獨居卻不孤單的生活;當她需要
      協助的時候,平日她對別人的關心往往回歸到她身上,像菩薩應聲而
      現一般,這可全憑她平日所結下的好人緣!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