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下受難的枷鎖──原諒》

思親

◎撰文/蘇慮菩

當父親亟需支撐的力量時,
我又給了父親什麼?


受過日本教育的父親,有著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眸,行事不放縱、不踰矩,
對子女要求嚴厲,那樣的威嚴,總令人不敢親近。也因此,我與父親的情
感,一直是含蓄隱密,有著無法言說的幽微。

父母的婚姻,屬於傳統媒妁之言,為了我們這群子女,兩老攜手辛苦走過
大半輩子,毫無怨言,生活雖不富裕,全家大小倒也和樂融融。然而就在
我們漸漸懂事,生活環境較為提升,稍稍能分擔父母肩上的重擔時,太過
勞苦的母親竟一病不起!

等料理完母親的後事,一向堅強的父親完全變了樣,原本已非健朗的身子
,卻開始酗起酒來,脾氣變得孤僻暴躁,子女的勸說全然當成耳邊風,甚
至因心中不悅而斥責,為此,全家陷入愛怨之中。

一個寒冬的夜晚,看完午夜場電影已是深夜一、二點,我在淒淒冷冷的街
頭猶自漫步,為的是逃避家堨O人窒息的氣氛。回家後,看見昏黃的燈光
從父親房堿y瀉出來,心想父親定又醉得不醒人事;隔著房門,卻聽到隱
隱的哭泣聲,我輕輕將房門推開,竟是父親──抱著母親的遺像暗自飲泣


剎那間,一股爆裂、亟亟欲哭的悲痛充滿胸懷!想不到一向堅強的父親,
也有難以負荷的時候,當父親亟需支撐的力量時,我這不孝的女兒,又給
了父親什麼?

唉!再也不能夠了!其實,我的渴望,只是單純想再聽聽父親訴說當年抗
戰的豪情、想為父親念一段新聞報導……而今,我竟只能在漫漫長夜含淚
呼喚,在夢中找尋。

父親走後,我常到墳頭探望,小心地拔掉每一根雜草,有時,細小的沙會
落在洗石的墳座上,揮不去也撿不起來,只好用吹的,吹得眼睛直冒金星
、直掉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