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人文》

心路通向何處

◎撰文/靜原

人有一顆靈動的心,有一雙會走動的腳,
讓腳步跟隨著純淨的心念往前走,
去尋找一條適合自己成長的路。


【物我合一】

微雨天氣,帶「老莊選讀」課程的學生去山腳下的蘭園踏青兼戶外教學。

莊子是個自然主義者,在鳶飛魚躍、海闊天空的思考中形成豁達跳脫的生
命態度。對莊子而言:生命只是「一」,沒有所謂生死的懸念,或是非美
醜的比較;整全渾樸的思維概念應大於個別分析的語言表述。「天地與我
並生,萬物與我為一」,正是現代「生命共同體」宣言的最佳寫照。

既然人與萬物可以相生,那「可知可樂」也就應該是相通的。莊子與惠施
的辯論是千古絕唱,此中最為膾炙人口的則為濠梁之上有關魚之樂的辯解


莊子與惠施在濠水的石梁上閑遊。

莊子說:「你看水面上的三條魚,從容地游著,多快樂呀!」
惠施說:「你不是魚,怎知魚是快樂的?」
莊子說:「你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魚的快樂呢?」
惠施說:「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但你既然不是魚,那麼你也無法知
道魚的快樂,是完全無疑了。」
莊子說:「我是在石梁之上知道的呀!」

想像一下當時情景:風在吹、柳在飛、水在流、魚在游,一派自然活潑的
氣象。魚相忘於江湖怎會不快樂呢?惠施把自己和外面分開,好像築一道
圍牆般,把自己困住,因此他不相信外面的世界也是可知可樂的;而莊子
的心,則是四通八達的,沒有把自己和外界分開來,他的心敞開著,他常
見天地萬物一片快活。

【生命原點】

生活周遭有好多人也像惠施一樣,凡事只站在分析的立場,來分析事理意
義下的真實性,而不相信這世間還有所謂的真誠美善。如何讓生命回到原
點,去感知萬物的存在,是蘭園戶外教學的目的。

承園主人盛情,我們師生四十多人飽覽了各種蘭花,也體會了在原生林中
植物之間共生共存彼此不相害的關係。從自然的觀察思考,我期望學生能
了解:人與人之間也應共生共存,而更重要的是尊重生命的差異,但不要
有太多的價值判斷,畢竟是以「人」為本呀!

其間比較特別的是兩株同品種的海棠花,因種植的環境不同,而產生不同
的姿態。一株種在溫室堙A花粉紅葉翠綠;一株種在溫室外,雨露陽光直
接灑落,花褚紅葉暗綠。在生命力極強的台灣原生蘭旁,我們試著作生命
的聯想──

學生問:「海棠花紅色好還是粉紅色好?哪一株比較有價值?」
我說:「價值是人為的標準,以物觀物,物無貴賤。」
學生又問:「如果溫室內的海棠想長成溫室外的樣子,有沒有可能?」
我說:「機率很低,因為整個外在的因緣條件不支持它。」
學生開始抱不平了,他說:「這樣對海棠花是否太不公平了,它永遠無法
作選擇或改變;而人活在制式的環境堙A又有多少機會能改變呢?想想蠻
悲哀的。」
我安慰學生:「植物自己不會走動,可是你是人啊!人有一顆靈動的心,
有一雙會走動的腳,讓你的腳跟隨你純淨的心念往前走,去找一條適合自
己成長的路走。」

【適己之路】

適己之路在哪兒?

馬陸在草地上忙碌異常,朋友三歲的孩子仰頭問我:「阿姨,蟲蟲走來走
去要走到哪堨h?」我愣了一下,我不是蟲我不知道,那「人」呢?

每天太陽升起落下,人們往來穿梭,究竟在追求什麼?現代人不可避免地
要在物質的世界行走,在無盡的競逐中喘息,到底怎樣才能停下來呢?

上人云:「知足」,知足而後止。能感知生命的踏實,除卸物質的牽絆,
生命的紛擾才能停止下來。一旦停下來便能照見生命的底蘊。無非是「愛
」而已矣!

在大愛浸潤的人性源頭堙A我們看到鳶飛戾天、魚躍於淵的自然愉悅景象
;也看到適己之路,不是專業、不是職業,而是一條「有你、有我、有他
」的志業之路。

生命只是「一」,「萬物與我為一」,此心同此理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