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如何陪伴他人走出喪親之痛?

【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安心計畫】

◎撰文/李開敏(台灣大學社會系兼任講師)

陪伴不是接過對方的痛背在自己身上,
而是伸出自己的手,讓喪慟的家屬知道:
有人同行。


悲傷源自失落,死亡是終極的失落。死亡的形式和遺族的悲傷調適有很大
關係。毫無預警的意外死亡,較預知及有時間緩衝的死亡,對遺族是更困
難接受、也需要更長時間的調適。

九二一地震導致成千的家庭破碎,無數家庭在遽失家人後,面臨解組的殘
酷考驗。無論城鄉,有的走了兩代、有的僅存一人,有的人震驚、麻木,
有的哀痛逾常……調適不好的會陷入沮喪無力、喪失活力與求生意志,或
轉向酗酒或發展出生理症狀,必須及早預防。

助人者要自覺也要示範穩定

悲傷輔導需要經驗、敏感與同理心,一般來說,有三類人可從事:專業人
員、受過訓練的義工、已復原的家屬。

輔導過程中所說所做,不是出於自己的需要,而是為了對方的需要;也就
是不因自己的不安焦慮而喋喋不休,或轉移話題;不強把自己的價值觀或
想法加在對方身上,要能省視自己的成見甚至偏見;保持開放的心,敏察
喪親者的需要,也保持清明的心,分辨自己與對方的狀況,掌握彼此的界
限,不逾越、不糾結。

地震造成的創傷是集體式的,助人者須洞察自己的反應,因為陪伴家屬的
同時,我們只有清楚自己的狀況及限制,才能保有平衡的心,也才能示範
出此時家屬極需要的安定感、穩定感;並在助人歷程中感受活潑的心,比
如靈光一現的創意、學習、交心的感動與成長。

陪伴不是接過對方的痛背在自己身上,而是伸出自己的手,讓喪慟的家屬
知道:有人同行。

聆聽、陪伴,是最基本的支持

在同一場災禍中倖存的家人或族人,都會背負著沈重的罪惡感,太多內在
的自責:「為什麼不是我?」「如果我……」這樣的罪咎很難解套,彷彿
要為逝者的亡故負責。

相對於內心的愧疚,生還者多半也有強烈指責的需要。因為對莫名的大災
難,除了驚恐,也挑起心中種種憤恨不平,恨建商、恨天地不仁,怪政府
、媒體、氣此時暴露的人性弱點……

透過訴說、回憶、分享,悲傷可以找到一個宣洩的出口,即使勾起傷心,
如此的面對仍是絕對必要。因此旁人能夠聆聽、陪伴,是最基本的支持。

對於強烈的情緒表達,無須制止、建議、說教,任何人遭此巨變,都會有
難以承受的悲痛、憤恨;此時聽者的接納、尊重、給予空間,是很重要的


幾個引導的方法:

【喚起現實感】

悲傷輔導中,有時我們用「現實感」來引導──

「事發那麼突然,你也嚇壞/受傷了,究竟能做什麼救出家人?」
「如果真的回頭去救,可能的後果是什麼?」
「幾千人喪生,是不是都是他們家人的責任,沒把他們救出?」
「如果家人有錯,是什麼錯呢?」

有時經過現實感的加強,家人終會承認:如此天災,人各有命,生者無罪
,自己也是災難中的受害者。

【易位法】

輔導中也可嘗試「易位法」問家屬:

「今天若走的是你,你會怪家人嗎?」
「你的家人如在天上看到你如此傷痛及不原諒自己,他會怎麼想?」

如果當事人能轉換角度,站在逝者立場,較能抽身看到自己的沈溺,或許
會願意為逝者放下心頭重擔,好好地照顧自己,不再苛責自己。

其實平心靜氣地想想,大家都是受難者,無人倖免,即使保住性命卻失掉
了親人、房子,前途茫茫,自己重傷纍纍,也是直接的受害者,何忍再加
諸責難?

輔導關係穩固時,有時我會誠懇地告訴當事人,逝者已解脫,但無法解脫
的是生者,他打算困在離苦傷悲中多久呢?他還要懲罰/不原諒自己多久
呢?

【儀式轉移】

減輕思念、不捨、罪惡感的方式很多,宗教儀式、布施植福、念經回向等
,都讓遺族有機會透過某些方式實際地紀念逝者,或為他們盡一點心力;
民間的摺紙錢、蓮花、燒衣物等習俗,都提供了具體的哀悼方式,在參與
過程中與親友結伴,感受到支持。

我始終努力學習以更輕鬆與正面的態度看待「死亡」。比如西方的追悼會
可以是歡喜的,主題常是「慶祝某某人的一生」( celebrate  someone's life
),有歌有回憶、有笑有淚,這樣不針對「分離苦」而更兼顧「生前歡聚
」的悼念方式,值得我們借鏡。

【創作發揮】

創作在悲傷治療上的效果也不容忽視,日記、音樂、詩文、繪畫、手工藝
、舞蹈、戲劇等,在在都有洗滌與淨化心靈的作用。「安妮的日記」「周
大觀的詩」以及九二一之後的音樂會、雕刻等,都可見到人類透過藝術文
化創作,讓苦難昇華的本能。

【放鬆練習】

此外,令人難以承受的是,災變亡故者的死亡形式所伴隨的慘烈、變形,
家屬悲痛的強烈情緒造成視、聽、嗅、觸覺上難以抹滅的記憶。因此,認
屍的家屬或陪伴的志工、挖屍的消防及軍警等救難人員,常在災後出現一
些壓力症候群,如:惡夢、記憶再現,身體不適乃至身心解組的狀況;這
些症狀在輔導過程中常運用放鬆練習、冥想,來教導當事人用更多的方法
減緩症狀。

地震後,身心常感到「天搖地動」,是很典型的壓力反應。我有時帶的放
鬆練習只是邀請大家安靜地深呼吸,練習蹲馬步,在靜中找回雙腳踏穩土
地、以及身體的平衡與重心,讓身體能加強並記住一個放鬆與穩定的經驗


如果再加上心靈層面,可以邀請對方冥想身體累積的壓力、緊張與所有沈
重的情緒,透過腳底的湧泉穴釋出;或是用自己的腳丫和地球說話,緊緊
地貼近、告訴地球:「我愛你。」「很抱歉,曾經給你的破壞,請原諒。
」災難將我們和宇宙的信任關係拆毀,這部分的重建也相當必要。我常告
訴團體成員:「與其活得提心吊膽,不如把精力用來修補天人關係。」

【轉念法】

同樣的,如果當事人活在悲苦思念的深淵,無法自拔,我會邀請他每次以
淚洗面時,用一點時間「轉念」──將「不捨」、「不甘」轉為祝福,祝
福對方離苦得樂。我們的祝福也可以配合深呼吸,每一口深呼吸都在心底
送出一朵代表祝福的蓮花,一朵給逝者,一朵給眾生,一朵給自己。練習
轉念的同時,也緩緩地轉換了情緒,放大了自己關懷的角度。

【幽默法】

很多人無法接受沉重時還有幽默的空間,然而幽默是極佳的良藥,也透露
著我們面對災痛雖無奈,卻可以選擇不同的方式應對。一位災區阿嬤說:
「呷飽等地震。」又說:「這麼老了還有機會來露營。」她的自嘲中有她
因應災難的智慧,值得學習。

地震後很多人說,看到別人笑就心中有氣,喪親者更是哀戚愁容。對前者
我會不解地問:「全台灣的人都不笑會讓我們復原得快些嗎?」後者我會
耐心等待,有一天當我看到悲傷的面孔閃過一抹笑容,我會告訴他:「真
好,你又能笑了,在天上的親人一定很開心。」



悲傷輔導需要相當大的專業人力,配合社區特性,並結合地方及志工資源
,提供個別、團體或家庭的諮商,以協助社區走向復原。


受災民眾的哀傷與創傷

◎撰文/魯中興(台北市立療養院臨床心理科主任)

面對創傷

一般人在遭到人力不可抗拒的天災人禍後,除了造成身體傷害外,還會產
生哀傷及所謂的「急性創傷後壓力反應」。

以下是個人面臨創傷時常有的反應。儘管這些想法、感受及行為非常令人
不適,但我們必須記住這是面對超乎尋常、極度壓力後的正常反應。

◎想法

•反覆夢到有關傷害的夢境或夢魘
•為了建構一個不一樣的結局,會在心中繞著意外事件重新加以編組
•難以專心或記住事情
•懷疑自己的靈性或宗教信仰
•重複回想意外且難以抑制

◎情感

•有麻痹、退縮或斷線的感覺
•當有些事物勾起意外事件的回憶時(特別是聲音、味道),會感到害怕
 、焦慮
•對日常活動缺乏參與感及愉悅感
•多數時間感到憂鬱、鬱悶
•會突然發脾氣或極度不安
•對未來感到空虛及無望

◎行為

•過度保護自己及家人安全
•孤立自己

雖然傷痛,但你可以這麼做

•要從意外事件所造成的情緒困擾中恢復,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你得允
 許自己去感受悲傷。而向他人訴說自己的感受是很重要的
•儘量維持家庭常規,如定時用餐或其他家庭習慣,如此可以幫助恢復生
 活秩序感
•情緒不穩時,容易誘使人喝酒或吸毒,反而會引起更大的問題。試著不
 要靠酒或藥物來因應壓力,藥物應在醫師判斷必要時開立
•壓力大時仍能維持飲食正常,睡眠充足等健康習慣尤其重要
•若受不了壓力而不得不發洩情緒時,也要寬恕自己和別人。這個困難的
 時候,大家的情緒都是一觸即發,千萬不要讓壓力變成虐待孩子或伴侶
 的藉口
•不要孤立自己,要多和社區的朋友、親戚、鄰居、同事或宗教團體的成
 員保持聯繫,和他們談談心中的感受

親友可以做些事情,幫助哀傷中的人

◎可以說的話(表現同情和關心)

•以衷心的口氣說:「我很難過!」「我無法想像您的感覺!」
•以真誠的口氣說:「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嗎?」「我做您的支持,若有
 需要,請立刻打電話給我。」

◎不該說的話(有些話像在教訓,或者讓死者顯得沒有價值)

•如果沒有類似的經驗,最好別說:我知道您的感覺
•喔!你還年輕……
•要感謝你曾擁有……
•至少×××不用再受苦了
•世界很亂,你應該慶幸×××脫離苦海到極樂世界
•這是神的旨意
•你應該……你還可以……
•下次運氣會好些
•事情的發生都有原因的

◎可以幫忙做的事

•了解痛苦不會很快消失
•先為他們準備好食物
•提供家務協助或其他可以做的事情
•拜訪或邀請他們出門,給他們一個「休息」的機會
•當他們需要時陪伴他們

◎不該做的事

•不要提供過多酒類
•不要強迫給藥
•不要強迫灌輸宗教
•不要不顧他們
•不要過度保護他們


災難服務人員的壓力調適

◎撰文/魯中興(台北市立療養院臨床心理科主任)

進入災區的救難人員常有的現象

◎常在極度壓力下工作

•人命交關之下,分秒必爭、節奏很快

◎常有忘我狀態

•腎上腺素亢奮,時時處於專注、備戰狀態

◎苦惱狀態

•無法休息,須藉助旁力才能休息
•結束後才發現力量的來源是別人的苦難,因而會有罪惡感
•覺得能力有限,自責不已
•災難的現實很殘酷
•認同受難者
•常不察覺自己心理受到的衝擊

助人者的條件

•需要發揮所有技巧
•能把自己整個帶入
•能在艱苦情況下工作
•需要的特質:有利他動機、成熟、高自尊、自我控制、自發、能忍受模
 糊(有勇氣接受挑戰,能面對突發情況及定位不清的工作)、彈性、獨
 立
•能忍受拒絕,在正式或非正式情況下均可工作

訓練與經驗

•起碼要有創傷學的理論基礎、了解哀傷
•每年要有繼續訓練
•每一個災難均不同,經驗是無價的老師

何謂替代性創傷

•長期在危機下工作,一定會有自我衝擊,須發展因應方式
•替代性創傷 (  vicarious  trauma  ):同理受難者經驗、目擊殘忍、破壞
 後,內在經驗的轉型(主客易位、將自己想像成當事人,過於感同身受
 而未能保持客觀心態);若再反映於所有人際關係,會減低效能、憤世
 嫉俗、退縮、麻木

災難服務人員調適之道

◎創傷會影響五種需求

•安全、信任、自尊、親密、控制

◎如何減少替代性創傷

•要有理論基礎
•不要單獨工作
•整合心理架構後工作:包含整個專業生活、人性,與過去、信仰、社區
 的連結;此工作是廣義專業的一部分,目擊苦難可擴展人性
•放鬆:多做舒緩、怡情、支持的活動:例如聽音樂、做手工藝、尋找清
 靜的地方放鬆心情

為替代性創傷轉型

•創造意義:找出心靈路徑把意義注入一般活動
•挑戰原有框框:注意五種需求的不足,安排生活實驗來挑戰;而許多事
 情不見得有答案,不一定要做得很完美
•建立連結:與家庭、朋友、鄰居、其他救難者的連結能對抗孤獨疏離,
 在其中獲得溝通、歡樂
•鼓勵個人成長:寫作、創作、瑜珈、禪坐,重點在於投入、持續了解自
 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