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手相連》

兩姊妹

【安心計畫】

◎撰文/賴麗君

孩子在畫布上畫下甜蜜的家園;
爸爸、媽媽微笑的模樣;
音樂盒娃娃快樂地跳芭蕾舞……
還有鼓勵自己的話:「只要堅強不要哭,加油、加油!」


走進榮總五一病房,迎面而來的是一陣銅鈴般的笑聲以及璀璨的笑靨。

「慈濟媽媽!你們來了!等你們好久囉!」女孩今年十一歲,右腳膝蓋以
下全部切除,左邊整條腿也幾乎用層層的紗布包紮著。

躺在女孩隔壁病床的是她的姊姊,姊姊的左小腿也用層層紗布包紮著。

地震不僅奪走小女孩的腿,也奪走他們的父母、大姊及弟弟,留下她們面
對天人永隔的悲哀,以及身體錐心刺骨的疼痛,年幼的心靈、小小的身軀
,如何去承受這場殘忍的悲劇?

可是女孩總是綻放開朗的笑靨,面對每一個關懷他們的人。

「他們表現得太快樂,快樂得令人疑惑,其實孩子不哭才令人擔心,因為
我們無法看見深藏在他們內心的傷口。」常去關懷他們的慮瑒師姊說,兩
個孩子從小生長在清苦的家庭,也許是困苦的環境磨鍊出他們堅毅的個性
,學會壓抑住內心的脆弱地帶。

不哭

假如孩子表現出來的快樂只是一種壓抑,那又是怎樣一種悲哀?

照顧兩姊妹的嬸嬸鼓勵他們作畫,將心堜珝Q的畫在畫簿上,希望能讓孩
子抒解心中的悲痛。

孩子在畫布上畫下甜蜜的家園;爸爸、媽媽微笑的模樣;音樂盒娃娃快樂
地跳芭蕾舞……,並在畫布上寫著給爸爸、媽媽的話:「爸爸、媽媽,我
過得很好,您們過得好不好?我們好想念您們,祝您們健康快樂!」還有
鼓勵自己的話:「只要堅強不要哭,加油、加油!」

偶爾,兩姊妹相約一起到醫院角落寫生,像個小畫家般,屏氣凝神地一筆
一筆描繪,每一幅都栩栩如生。這麼小的孩子怎會有如此造詣?女孩說:
「以前跟著大姊學的,大姊學過素描,很會畫畫。」女孩提到姊姊的時候
,一絲悲悽閃過稚氣的臉蛋。

每天孩子腿上的傷口都要換兩次藥,換藥很痛,如同在傷口的地方刺針,
有時如同剝皮。去探望她們那天下午,我親眼目睹這令人膽顫心驚的一幕


當醫師將包裹在姊姊小腿上的紗布掀開,我看見姊姊的左小腿凹進一個大
洞,醫師說因為長時間重壓,小腿的肌肉壞死,所以將壞死的肉挖掉,切
割大腿的肌肉移植。

換藥時,兩姊妹抓住我和師姊的手,以減輕疼痛,當醫師將敷在傷口的舊
紗布夾起來,並將塗滿藥的新紗布敷上時,姊姊沒有哭,還對著我吐舌頭
、做鬼臉,但是我感覺她的手卻越抓越用力。

這時,另一位醫師正用一根棉花棒沾上藥幫妹妹清理一個很深的傷口,棉
花棒在傷口處重複旋繞塗抹,妹妹痛得忍不住哭叫起來,師姊和醫師一直
安慰著她。

已經兩個多月了,她們每天接受兩次換藥,忍受一次次撕裂傷口的痛苦。

妹妹因為傷勢嚴重,已經進出手術房三次了,那種恐懼、那種疼痛,叫兩
個幼小的孩子如何承受?

九二一之後,又發生多次地震,半夜她們哭醒過來,眼前再度浮現九二一
當日的情景──大樓在漆黑中倒塌、許多人的悽慘叫聲、生死的拉鋸……
這一場夢魘何時才能醒來?

有愛

自從兩姊妹住院後,嬸嬸及嬸嬸的媽媽每天輪流看顧,幫孩子準備三餐、
洗澡、餵藥等。台中地區慈濟委員亦常常前往關懷,並贈送兩姊妹各一張
輪椅,以幫助她們行動。

為了讓孩子早日重新站起來,師姊盡量鼓勵孩子自我照顧,例如自己吃飯
、做伸腿運動、推輪椅。

「孩子需要的是關懷與鼓勵,而不是過度的保護,過於保護反而會抑制孩
子的發展空間,這樣對孩子是不公平的。」

慮瑒師姊說,有時孩子會用哀求的眼神看著你幫他們推輪椅,但必須忍痛
告訴她們:「不可以!你們要要自己來哦!」畢竟每個人都不可能照顧她
們一輩子啊!

有時師姊會講一些勵志的小故事給她們聽,希望她們從中獲得力量。當孩
子身體不舒服時,師姊就會幫她們抓抓背,按摩身體。

「有一次我幫姊姊抓背,她忽然轉過頭對我說,慈濟阿姨你好像我媽媽…
…」張罕師姊說,每次去醫院看兩姊妹,心中總有一股不捨。

除了慈濟人的關懷,台北師院每星期都有兩名學生輪流前往當義工,每天
從早到晚陪伴兩姊妹及協助課業輔導。

為了提高兩姊妹學習興趣,他們將幾何圖形做成立體圖案,並將課文抄寫
在海報上,貼滿病房的牆壁。

孩子的同學也將自己的畫畫及祝福語貼在牆上,有了這些可愛的圖畫、海
報,整個病房頓時充滿活躍的氣氛,像沈浸在童話世界一般。

其中有一張可愛的心願卡,孩子在上面寫下許多願望,姊姊寫著:「將來
好了,要當攝影師及導遊。」妹妹則寫著:「希望爸爸、媽媽早日投胎到
好的人家去。」



在許多人的鼓勵、關懷下,孩子漸漸康復,十一月八日我和師姊再次去看
她們時,姊姊興奮地告訴我們,她已經會走路了!

為了證明她不是騙我們的,她坐著輪椅將助行器推到走廊,然後用雙手握
著助行器,一步一步慢慢地前行,雖然每一步都很吃力、很困難,尤其受
傷的左腳每使一次力,就痛一次,但是孩子沒有喊疼。

也許孩子的未來會像現在一樣,步步艱辛,但是我們相信:孩子不會放棄
前進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