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地震後》

重建,刻不容緩

【打造希望】

◎撰文/葉文鶯

只要師生還在簡陋的建築物上課,
「地震」災變的陰影就抹滅不了;
正因如此,希望工程一刻也不容緩。


大白天,排列整齊的綠色軍用帳棚緊閉著,一名婦女在附近安靜地撿拾使
用過的寶特瓶,約莫五、六歲的兒子兀自在操場邊玩耍。

一大片校園,原本今天該到這兒上學的大兒子反倒沒來,因為簡易教室還
沒建好,復課日期被迫延緩;兩個孩子不能回到小學、托兒所上學,儘管
媽媽迫切需要一份薪水充作家用,卻不得不拒絕原就業工廠的催促,「不
能放著小孩自己在家呀!」她說。

房子震壞、教室倒塌,家堳搕ㄕ瞴A學校也去不得,家長擔心孩子鎮日在
外閒晃、荒廢功課,甚至鬧事、學壞,寧可「孩子優先」,卻也間接影響
就業,而這不過是災區一個家庭的現況。

「災區學校停課一週,
即使無法說出有多大影響,可以確信的是──
對學童一定會有影響!」


「教育對孩子未來的影響,沒有人能明確衡量,但從常理和學理上思考,
災區學校停課一週,即使無法說出有多大影響,可以確信的是──對學童
一定會有影響!」

教育部國教司司長吳明清認為,目前雖然已使用簡易教室復課,然而只要
學生和老師還在簡陋的建築物上課,「地震」災變的陰影就抹滅不了。

正因如此,重建永久校舍的「希望工程」才更須加緊腳步。按照工程預定
進度,學校在九十學年度八月開學時,學生在心理上已逐漸復原,嶄新的
校舍也正要迎接他們。

「透過學校的生活與學習,讓孩子重回熟悉的生活環境和軌道,什麼時間
起床、什麼時間與小朋友一起歡笑、甚至什麼時間挨老師的罵……讓孩子
回到生活常軌,他們才可能慢慢健康起來。」吳明清說。

當學校進入重建,師生對於未來便會產生憧憬,吳明清比喻這就好比慈濟
給予廣大災民協助,對於他們的挫折給予支持鼓勵,使原本孤單的人的努
力,有人得以分享。慈濟成為受難者心靈寄託的分享對象,而校園重建也
具有同樣的意義。

受難者希望擺脫陰影,而給予受難者支持鼓勵的人,也希望有具體的東西
帶領他們邁向未來。值得重視的是,如果重建過程緩慢,可能導致人的熱
誠和對未來憧憬的力量就此磨損。吳明清說:「也許有人認為,為了美好
的未來,大家再辛苦個半年、一年也沒關係!」事實上災民的心情不是外
人能夠體會的。

儘管諸如全盟、人本教育基金會等民間團體建議教育部藉此重建機會,再
造國民教育發展的契機,將一向作法傳統、保守的國民教育,帶向「開放
」、「人文」、「多元」的教育新潮流,因此要求規畫縝密周延,寧可放
慢腳步。

不過,教育部仍然認為重建工作愈快愈好,只要進行規畫時比以往更用心
,應該可以克服時間上的不足。

「民間機構援建校園,除了實質的經費挹注外,
更重要的是對台灣社會的鼓舞,
以及對教育工作者的勉勵。」


「重建是一項辛苦的工作,所以我們鼓勵災區的校長要有使命感和熱誠,
願意留下來與災區重建一起奮鬥!」吳明清表示,當學校重建完整後,或
許有些校長會離開,但接任的校長可以繼續充實軟體設備,相信歷經兩、
三任校長後,南投縣會成為全省的模範學校,其他縣市學校都得來此觀摩
軟硬體設備和老師參與重建的教育精神呢!

至於這次諸如慈濟等民間團體的參與,吳明清指出,截至目前為止,由民
間援建的中小學達一百一十四所,經費約八十億七千萬,這顯示台灣民間
力量是很重要的資源。

吳明清表示:「民間機構援建校園,除了實質上的經費挹注外,更重要的
象徵意義是向全世界和台灣人民宣示:民間對於教育的重視。這不但是對
台灣社會的鼓舞,同時也是對教育工作同仁的勉勵。」

「坦白講,如果沒有民間認養,政府還是責無旁貸,但重建的經費龐大,
所能分配給學校的補助款自然緊縮,只能優先照顧到一般教室和少數專科
教室的基本需求;如此一來,就無法讓學校透過重建機會,展現新教育、
新學校的風貌。」吳明清也指出,民間資源豐沛卻也有限,勢必無法在一
、兩年內將過去三、四十年的建築汰舊一新,因此,校園重建規畫應具擴
充性。

萬仞千山,從眼前一小步開始。同樣地,校園重建工作,眼前看似不足的
部分,也須仰賴「時間」和「資源」的累積逐一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