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地震後》

翠巒部落的慈濟屋

【娑婆法音】

◎撰文/馬紹.阿紀

晨曦中,
我看見大部分的房子幾乎沒有傾倒或是殘破的現象,
這些用鋼骨架構而成的樓房,
依然安分地矗立在先前規畫好的格局當中。


來到翠巒部落已近深夜,這個素有「慈濟村」之稱的泰雅部落,是南投縣
仁愛鄉最偏遠的部落。

四年前,我在華崗遇見住在翠巒的盧運,他帶著發高燒的女兒到梨山的衛
生所打針。於是我尾隨他的貨車,穿梭在蜿蜒起伏的農路上,一路盪到了
位在山谷之間的翠巒部落。

「你怎麼還敢來這堙H」這是九二一地震後盧運看到我的反應,似乎像在
問我怎敢出現在烽火蔓延的盧安達一樣。但比起東勢、埔里的災情,我除
了感受到他和家人的驚魂未定,從屋內的格局來看,這堛漕a情似乎只是
「極度的驚嚇」。

我望著隆起的地板問他:「這是地震造成的嗎?」他顯得有些尷尬,不知
如何回答,「我也不曉得,可能是吧!」看來,翠巒的鄉親們暫時是平安
的,於是我們開始交換地震發生當天,外界和這個偏遠部落各自的災情。

清晨,部落的老人圍在火堆旁邊閒聊。「年輕人,你一定要來拍我的屋子
,我的屋子都裂開來了,不能住了!」一位老媽媽看見我肩上的攝影機,
用委屈的語氣控訴著大自然的災害,迫使她無家可歸。

晨曦中,我看見大部分的房子幾乎沒有傾倒或是殘破的現象,這些用鋼骨
架構而成的樓房,依然安分地矗立在先前規畫好的格局當中。

「我的家在那邊,我帶你去看!」老媽媽指著一座山丘被杉木圍繞的水泥
屋。看來,她是翠巒部落唯一的「受災戶」了,而這一棟屋子,也是部落
中,少數不是由慈濟所捐贈搭蓋的屋子。

「我們部落的居民大部分都住在慈濟捐贈的房子堙A地震當天晚上,很多
人都從二樓滾下來,大家逃到路邊的空地避難。」我看著一排、一排由結
實的鋼骨所架構的房子,聽著部落族人述說當天逃離屋子的驚惶失措,似
乎可以想見地震當時帶來的威力。我看著他們驚懼的表情,心中默默地感
謝慈濟當時搭蓋這些房子的「慈悲之心」。幸好,大家安然無恙。

當然,地震的災害也間接讓翠巒部落的族人成為災民,道路的塌陷使得部
落對外的交通完全中斷;甚至在地震發生之後的四十八個小時,讓所有山
區部落的音訊陷入一片黑暗。雖然直昇機的救災空投,暫時解決了翠巒居
民的飲食問題,但是長期以往的道路狀況,再度隨著地震的災害而更加惡
劣。

回復日常的生活,對許多經歷這次地震災難的人來說,或許是一種奢望,
但是幸運躲過了一場災難,更應該期待與珍惜未來每一天「平凡的生活」
。翠巒部落雖然偏遠、雖然平凡,但比起外界倒塌的大樓所造成的慘痛悲
劇,翠巒部落算是幸運的,因為他們住的是富有慈悲與關懷的「慈濟的屋
子」。

(轉載自《公視之友月刊》第十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