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初冬重回北朝鮮

◎撰文/李委煌

曾聽說,朝鮮是「朝日鮮明」──
即清晨之國的意思,
象徵朝鮮人民嚮往光明之意。
無論真實如何,
這名稱給人偌大格局的意象。


能夠重回一般人印象中只有「陌生」兩字的北朝鮮,思緒毋寧是激昂的;
六月中旬發放化肥回台後,我的記憶常不經意地躍梭在兩地之間。經由香
港、北京前往平壤的路途,像是條時光隧道,將我身處的時空感,擺盪於
質樸與繁華之間。

曾聽說,朝鮮是「朝日鮮明」──即清晨之國的意思,象徵朝鮮人民嚮往
光明之意。無論真實如何,這名稱給人偌大格局的意象。

十二月的北朝鮮

十二月的北朝鮮,像幅由層次不同的黃色系所繪成的畫──從眼前的枯黃
路樹,到滿山谷的乾黃稻田;再沿著田邊的黃泥土堤,到遠方壯闊的黃石
丘陵;近乎三百六十度的寬廣視野,我們的車輛就這樣踽踽獨行於無際的
北朝鮮公路。

我揮揮手向路邊的小孩致意,只見他愣了一下,靦腆地褪下手套,亦朝我
揮手回應。儘管秋、冬山川的景致迥異,朝鮮人民的素樸與有禮,卻依舊
令我感到熟悉。

北朝鮮極目所見盡是冬眠沈寂之景,枯黃的大地裹覆一層薄霜,氣溫的寒
凍令所有生機氣息暫歇,但四處都有孩童在結冰的川面上滑木橇;糧食的
窘困,似乎襲不倒單純的快樂。

農人多乘此空檔修復毀損老舊的農耕機具、翻土整地、自製肥料,好整以
暇地等待明春雪融後播種時節的到來。

儘管天災連年不斷,米糧與燃料極度匱乏,然自尊甚強的朝鮮族人,卻依
舊咬著牙強調:「路走得艱辛,但我們仍要笑著往前走!」

有人說,正因為沒有「比較」,所以沒有「苦」;地球村一角的北朝鮮,
像是塊遺世獨立的村落,百姓們安貧喜樂,所以不感到苦。

「馬鈴薯」革命

北朝鮮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副委員長金正基,曾在向慈濟尋求糧援時提及
,「吃大米、喝肉湯、住瓦房」,是北朝鮮人民的宿願。糧食缺乏造成國
家配給系統崩潰,據說近幾年秋收後,大家多只分配到幾個月大米。

聽當地一位婦人說,他們去年秋收後曾吃過一些白米,至今就再沒碰過了
。羅寶琴表示,她在發放時,曾見到一名中年男子抓起從布袋掉漏的大米
,直往嘴堸e;不知是他太思念白米的滋味,還是珍惜米糧的「惜福」動
作?

一位翻譯人員說,過去每年秋收後,農場皆以拖拉機運載大米,將一年份
的配給量逐戶分送村民;此時家家戶戶著盛裝迎接,歡舞慶豐收。然自九
○年代後,這樣的豐沛繁榮景象已不復見,據信此五年來,因糧食不足或
營養不良死亡者至少有數十萬人。

為扭轉人民飲食習慣上對大米的依戀,北朝鮮自去年起,發動大規模「馬
鈴薯」革命,希望透過擴大種植耕地、實驗加工方法與烹煮配料搭配等,
糾正傳統視馬鈴薯為卑賤食物的心態。

與飢餓應戰

在金正基的安排下,我們前往開川市最大的人民醫院慰訪。冷颼的建築物
似已無人使用,走到三樓,連一個人影也沒瞧見,當院長欲帶我們參觀手
術室時,竟遍尋不著醫師,原來醫師也外出領大米了!這堛姜磢熙h乏,
真是普遍性。

院長表示,五年前醫院設備與車輛被大水沖毀,至今仍未復原;加上國家
糧荒嚴重,住院病患的三餐伙食也無法供給。由於缺乏運輸車輛,醫院無
法運載煤炭燃料,住院病患的棉被甚至也得自行準備。在這樣惡劣景況下
,儘管北朝鮮醫療費用完全免費,病患也多不願到醫院就診。

目前北朝鮮許多醫院皆缺乏營養品,許多人因吃了以玉米粉混草根雜糧的
「替代食品」而致腸胃不適。因國家製藥原料不足,醫藥的生產近乎停擺
,許多醫院不得不依賴傳統草藥。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最新統計,每天晚上全球有八億人口餓著
肚子上床睡覺,其中有兩億孩童生長發展嚴重受阻;此數字甚至還大於全
歐洲與北美洲的人口總和!

多年來FAO組織一直在與飢餓奮戰,全球各地戰果相差很大──有的國
家饑荒人口急遽減少;有的國家則顯著上升,北朝鮮就是個例子。

全世界,每天有兩萬四千人因飢餓而死亡,其中四分之三竟是五歲以下的
孩童!今日在開發中國家,有百分之十的小孩,在五歲前因糧食不足而餓
死;饑荒與戰爭只是百分之十的原因,而「長期營養不良」才是最主要因
素。

許多小孩子長期營養不良,正是北朝鮮目前的困境;而這也導致了視力損
害、無精打采、發育受阻、免疫力下降與傳染疾病……開川市人民醫院
躺著一些孩子,罹患的就是這類疾病。

破天荒之舉

當我們抵達第一個發放點「糧政事業所」時,近九千戶的開川市村民群聚
一起,真是令我感到驚訝。也許像這樣成千上萬人的場景,在慈濟九年來
投入國際援助的經驗堥瓣ㄓ眹ㄐA但北朝鮮是個保守的共產國度,別說讓
村民集結,連國際慈善團體想進入都不易允許的。

五十位發放團員順利進入北朝鮮鄉下,親手將大米交到村民手上,金正基
多次聲明,這在北朝鮮是破天荒的頭一遭。他說一般慈善團體能有七、八
位獲允進入視察已屬難得,遑論五十人之多。

然而迫於糧荒問題嚴重,北朝鮮其實不得不較開放了。據聯合國世界糧食
計劃署(WFP)一位派駐北朝鮮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兩年前獲允進入該
國時,像被人視為「間諜」般,那時WFP也僅有「半打人」派駐當地工
作;兩年後的今天,WFP已有四十二位外國人與四十六位當地人協助工
作了。目前北朝鮮境內,約有兩百位國際慈善組織的工作人員。

東方禮儀之族

朝鮮族留存尊老愛幼、禮貌待人、和睦相處的優良風俗,自古就有「東方
禮儀之族」的讚譽;藉由這次發放因緣,終於讓我們見識到了。

簽名領取大米前,每位開川市村民必褪去手套,雙手奉上領米通知單,並
鞠躬向慈濟志工致意;團康帶動時熱情主動,待集合時又安靜迅速地排好
行列。

即使因故發放緩慢,也不見有人抱怨或不耐;大米包數多給,還會自動送
還;鄰人無力帶回過多的大米,老弱婦孺間會相互協助;給小朋友糖果,
他會從口袋堭ルX另一顆,表明已經有了……

由於許多男人都赴礦坑挖煤,前來領取大米的多為婦孺老者。看著眼前一
位背著嬰孩的少婦,我正疑惑她如何攜走這堆比她還重的六十公斤大米,
只見婦人微笑地指指頭頂,要我協助她將大米疊上去。心中擔憂她會扭傷
脖子,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慮了。

有的小孩父母皆不在家,於是小小年紀便成為領米代表。一位小孩小心翼
翼地抓住頭頂上的兩包大米,搖搖晃晃地斜行向前,然後終於不支仆倒於
地。這幅景象,讓我感到的並不是狼狽,而是北朝鮮人民堅韌的民族性。

看村民風霜的臉頰與粗裂的雙手,陳秀娟說,來這堣~兩三天,團員們就
頻頻以乳液塗拭乾裂的肌膚;明顯地,北朝鮮人民粗糙的手似乎可以承擔
、抵擋得更多!


糧援嘉惠八萬七千人

◎撰文/李委煌

慈濟基金會於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四日派出五十位志工,前往北朝鮮發
放大米;這項援糧計畫嘉惠平安南道開川市全區內,家有四至十六歲孩童
及孤老殘疾人士共四萬餘戶、八萬七千餘人。

北朝鮮自一九九四年底以來,連年天災不斷,嚴重影響了農產量;甚至供
給百姓生活物資的國家配給系統,也在捉襟見肘下近乎停擺。

慈濟基金會在一九九八年至一九九九年間,先後五次援助北朝鮮冬衣、食
品罐頭與化學肥料等物資;這次由於慈濟誠正信實的態度獲得信賴,使北
朝鮮首度允許大批志工入境,並深入鄉村將物資親手交給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