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證特別報導》

當代「給孤獨長者」

【慈濟榮譽董事小檔案】

一九八六年八月十六日,慈濟醫院開幕前一天,上人為感恩捐款滿百萬元
贊助建院的大德們出錢成就慈濟志業,特地頒發慈濟榮譽董事聘書。他們
有的是事業成功的公司負責人,有的則是市井小民。

榮董,只關懷慈濟的發展,但不參與行政事務;每年並享有一次免費的慈
濟醫院健康檢查,這是本會對榮董表示由衷感恩的實質回饋。

佛陀在世時,給孤獨長者因喜捨財物給孤苦無依者而得此美名;榮董們為
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無私付出,個個都是現代的「給孤獨長者」。


☆之一

錦上添「花」

◎撰文/葉文鶯

〈授證暨公元兩千年願望〉

彭衛來:我希望家庭更和樂,並且妥善安排時間,以布施更多時間、人力
    和物力做慈濟,而且做得沒煩惱。


九二一發生時,彭衛來正好待在全台地震最頻繁的花蓮,被震醒後,同住
在精舍寮房的人了無睡意,有的擔心家人是否平安。半小時後,獲知重災
區在中部。

次日,慈濟醫學院慈誠懿德會的成員仍然照原定課程上課,與彭衛來同是
北區人醫會的六位醫師,心堳o掛念著災區人員傷亡,急需醫療救護,上
起課來有點心不在焉。

捱到中午,六位醫師決定搭飛機回台北,同時聯絡北區人醫會十多名護士
,大夥兒在台北集合,開車下台中。

彭衛來說:「大家都是接到通知就從工作崗位離開,像國泰醫院開刀房的
護士高玲玲,來的時候還是穿著開刀房的隔離衣呢!我們這些穿著西裝的
懿德爸爸也沒回家,還好提包堨豪荋N有準備藍天白雲制服!」

車子行駛到中寮,醫護人員與當地師姊及災民們兩相對望,大家都掉淚了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家破人亡」。

他們趕緊搭棚準備展開醫療服務,可是當時嚴重的傷病患多設法外送,患
有感冒、腸胃疾病或一般外傷的民眾,跟其他災民一樣,最急著想要的是
獲得帳棚和睡袋,顧不得身上的病與痛。

人醫會將隨車的一百多個帳棚和睡袋發放出去,並向災民解釋物資必會陸
續補給。除了慈濟之外,其他個人或團體每有物資送達,總委託慈濟協助
發放,於是人醫會成員分成兩組,有人義診,有的負責發放物資與慰問。

「一位老太太被送到醫療站時,已經奄奄一息,不知道是受驚嚇、受風寒
,還是缺乏營養,我們中、西醫一同會診,兩個小時後,她從昏迷中醒過
來,這是我所看到比較危急的病人。」彭衛來說,由於災區斷水斷電,同
一批人醫會成員在第三天撤回,由下一批接替,後來他又去過一次義診。

非但如此,彭衛來還到埔里大愛屋工地當了兩天小工。他說:「不管聽人
家說或者看照片,久了都容易忘,所以我要親自體會。去工地的前一天正
好下雨,地上都是爛泥巴,踩下去好像拔不出來,我們挖地基、搬鐵架,
反正聽命行事就是了。」

「還有,去參與勸募對人生的感受才多呢!在為土耳其震災募款時,老實
講,我一天向人家所募來的錢,比自己每天賺得還少,可是我們要學習的
是就是向人彎腰、鞠躬,即使你說了老半天,人家連十塊錢都不願意投下
去,我們還是向他鞠躬。

『樂捐』,就是要人家高興捐,如果一個人手上有五塊錢,他沒有捐出來
是正常的,因為那是他的錢;如果他捐出來,那是人家的一片好心啊!我
覺得人生難得有這樣的功課可以學習啊!」

許多災民輾轉得知彭衛來的聯絡電話,除了道謝,有的還繼續向他請教疾
病保健,也有覺得服藥效果不錯的,彭衛來甚至義不容辭郵寄藥劑與患者
結緣。他說:「人都親自去看病了,更何況只是寄點藥過去。我還覺得自
己付出太少了,應該做得更多呢!」

彭衛來繼去年授證為慈誠隊員,今年的慈濟證件上又圓滿兩朵蓮花──委
員與榮董。雖然還不到退休年齡,不過他自我期許要將擔任慈濟志工的時
間再延長。


☆之二

三喜臨門

◎撰文/葉文鶯

〈授證暨公元兩千年願望〉

許金田:對個人來說,就是把生活當修行,是非當教育,用心做慈濟。還
    有,希望有機會加入慈誠懿德會,回報其他委員用心照顧我們的
    兒子。


九二一早上一直收看電視震災報導的許金田,中午時分接到通知,要在住
家附近採買棉被、麵包、餅乾等食品送到聯絡處,再由師兄開車載往台中
分會。

趁著中秋節三日連假,許金田、張金治夫婦將店門拉下,召集組內的師兄
姊乘著一部九人座車趕到集集災區,聽候當地委員林慎的分派,到各災區
發放物資、慰問災民。

「我擔任香積組,負責煮飯、添飯給災民。有位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看
起來心情相當沈重,他說需要五碗飯,祭拜用的,說完好像快哭了。知道
他要祭拜,我把每一碗添得略尖,心堣]酸酸的。」張金治說,她知道災
民受創嚴重,所以不斷告訴他們:「上人很關心大家,可是災區太廣,他
一個人走不到,所以我們來關懷大家。房子倒了,可以重建;財物損失了
,可以再賺取。看看還缺什麼?儘管告訴我們。」

很多救災人員都在九月二十六日早上那場芮氏六點八的餘震中,體會到地
震的可怕。當時許金田正把物資一一搬到貨車上,一時之間,飲料、餅乾
摔落滿地,他急忙找地方迴避,頓時也才體會芮氏七點三的地震,威力實
在嚇人;同一時間正在排隊等候上廁所的張金治,也驚慌地跟著幾位師姊
衝到戶外。

自災區回來,夫妻倆便一起到街頭勸募,許金田拿著基金會旗幟走在前頭
,張金治捧著愛心箱走在後面,在住家附近菜巿場及各商店門口勸募。想
當年,木訥寡言的家電行老闆許金田,頭一遭上街頭為賀伯風災募款時,
心埵釣Л扭,但歷經慈誠、委員培訓和實際賑災的經驗,如今已不再害
怕了。

張金治說,也有會員或親戚主動打電話給她,表示要捐款,「十一點多,
顧不得中午要煮飯,騎著摩托車就過去收款了!有的會員還問我災區需不
需要蔬菜,他們也可以捐。」張金治說,只要讓更多人的善心匯聚起來,
台灣的福氣就更大了!

許金田去年加入慈誠隊,今年授證為委員和榮董,他最想感謝的是一路上
支持與陪伴他的妻子。此外,大學時代就加入慈青的兒子豪仁是最早觸發
他走入慈濟的人。提及兒子利用當兵休假返家,也跟著委員到埔里賑災,
許金田感到與有榮焉。

「授證代表榮譽,相對也加重責任,特別是慈濟委員的形象,尤其要用心
。」

許金田說這話時,太太也自我反省地說:「我兒子常說,師姑講話都輕聲
細語的。我雖然學佛多年,但有時候就是講話會大聲;自從參加委員培訓
,我便下定決心講話一定要輕聲,不能損及委員的形象。」

與先生同時在今年授證委員的張金治,追隨上人走菩薩道的願心相當懇切
,甚至提到兒子時,她最開心的竟是:「哪天我往生了,我也不怕,至少
我有兒子傳承,他會接續我收會員的善款啊!」


☆之三

「四業」兼顧

◎撰文/黃鵬宇

〈授證暨公元兩千年願望〉

黃千里:一願,時時處處散播慈濟愛的種子;二願,協助慈濟與統一企業
    持續合作;三願,會員的戶數能成長至一千戶。


九二一凌晨四點多,黃千里和太太許美英接獲緊急電話,即刻搭計程車前
往台北市忠孝醫院,協助照顧東星大樓倒塌受傷的災民。到了醫院才陸續
發現送醫的民眾身上衣物單薄,兩人於是又先後趕回家,把家堹酮麊漲
物帶給急需要的人。

看到一位先生因手受傷無法自己穿衣,黃千里親自幫他將衣褲穿上。忽然
間,覺得臉上濕濕熱熱的,才發現對方因感動而眼淚直流,淚水滴到他臉
上。

身為統一超商副總經理兼發言人,黃千里不僅白天忙著連繫統一與慈濟合
作震災勸募活動,晚上還要到東星大樓災變現場值班,但他還是與太太帶
著兩個國、高中的孩子六度上街頭募款。

除了志業、事業和家業,黃千里還多了一項學業。為了因應公司發展及企
業國際化,他每週南下高雄攻讀行銷與流通管理。

事業、家業和學業要如何兼顧呢?黃千里表示:「慈濟是有心人在做,不
是有閒人在做。」只要有心,即使工作、念書還是能做慈濟!因此當興建
大愛屋急需志工時,他特別抽出一天時間參與,拚命工作甚至還因此閃了
腰。

利用碩士課程的報告,他寫了一份關於慈濟在九二一動員的介紹,感動了
同班同學及教授,有人因此希望加入慈濟。甚至在統一關係企業的主管會
議上,他也把握機會介紹慈濟與統一企業為「希望工程」募款的合作案。
「希望他們都能夠成為慈濟的榮董!」

「生命的過程就好比電腦開關機」,黃千里從九二一中對生命的意義有了
一番新的體認;他以為生死就像開關電腦──生命結束後還會再生,猶如
電腦使用後關機再開;重點在開機後如何善用功能;如何使用才是生命的
意義。

他對人生無常的解讀就如電腦當機,因應之策就是隨時儲存自我的福慧,
等於是電腦做備檔般,以因應遭遇大小三災所帶來的無常。

民國八十六年的某天,黃千里聽到上人有關於醫療建設基金的開示,有位
師姊問上人:「有沒有錢?」上人答說:「錢都在大家的口袋堙C」這句
話給他很大的震撼,於是當下發願,希望能在一年內存足一百萬元,協助
慈濟的醫療網建設。

因統一企業與慈濟合作公益活動的因緣,黃千里自民國八十年就加入慈濟
,民國八十五、八十六年先後授證為慈誠與委員。回想早年剛結婚時,連
存款一百萬元都是件不容易的事,如今卻能圓滿榮董,他還為此高興了好
幾天。


☆之四

出錢更出力

◎撰文/黃鵬宇

〈授證暨公元兩千年願望〉

洪志成:期望自己道心永不退轉,更能堅持發揮上人的精神;在災民需要
    時給予援手,讓他們活得幸福快樂!


「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雖然令人傷痛,卻又何嘗不是一個啟示,刺激我
們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災後重建極需龐大經費,繼為自己、妻子和大
女兒圓滿榮董之後,洪志成今年又為在美國念書的兒子洪崇維圓滿榮董,
他期盼兒女們將來也能隨著父母腳步,成為慈濟人。

九月二十日,洪志成與妻子呂清音一同從台中到花蓮,以慈誠懿德會成員
的身分參加慈濟醫學院開學典禮;九二一地震發生後,他們便在證嚴上人
指示下趕搭頭班飛機,回台中救災。

儘管位於二十二樓的家也因地震滿目瘡痍,但呂清音一句「這都是身外之
物」,僅留下在家的女兒和菲傭自行整理,夫婦倆匆忙中僅帶著兩套藍天
白雲,片刻不耽誤直奔台中分會。

震後前三天,洪志成分別到台中東勢,及南投、埔里進行救難工作,還與
另外五位師兄姊帶著三百個屍袋到東勢臨時停屍所。洪志成心中一直無法
平靜,因為未曾有過替亡者裝入屍袋的經驗,他很耽心會對往生者不敬;
後來因檢察官尚未驗屍而無法進行裝屍工作,洪志成反而對這些人感到歉
疚。

從未如此地接近死亡,望著一動也不動的軀體,血淋淋地印證著「人生無
常」,洪志成霎時覺得所有的財富、名利都不再那麼重要。他體認到生離
死別的無奈和無助,「豈能不對生命更加珍惜、尊重?豈能不在短暫歲月
中警惕自己,慎勿放逸?」他對自己這麼說。

「我什麼都不懂,可是什麼都願意做!」在埔里發放站,一位患有輕度小
兒麻痹的十八歲吳姓青年,緩緩地走向洪志成,表達參與志工的意願。

他說,見到各地慈濟人無怨無悔、到埔里為鄉親打拚的精神,讓他頓時覺
醒,決定要用殘缺的身體,為鄉親們盡一分心力。

他說,他曾憎恨父母將他生成這樣,也埋怨上蒼對他不公平,使他多年來
一直生活在悲恨交織的世界堙C但一場地震讓從來只知憤世嫉俗、怨恨雙
親的他,發現比之往生者,他還是幸運多了。

看著青年認真的背影,將成千上萬個運送物資的紙箱整齊疊放、綑綁,洪
志成感動地幾乎滴下淚水。「歡迎你每天都來!你真是一個好棒的孩子!
」受到鼓勵的青年也接連十幾天都前來幫忙。

每憶及上人為實踐「為佛教、為眾生」的大愛情操,洪志成總不禁淚眼汪
汪。

他想起早時以中區榮董聯誼會公關身分,帶著其他榮董回花蓮見上人時,
上人曾多次期勉他投入慈誠、委員行列。他慶幸聽了上人的話,今年同時
授證委員和慈誠,如今不僅是當榮董出錢而已,更能投入心力在慈濟菩薩
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