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地震後》

發現美麗新校園
張世鐘建築師

【打造希望】

◎撰文/楊倩蓉

「案子可以少接,心思卻得多花!」
張世鐘經常奔波大吉國中做田野調查,
以深入了解當地環境特色與人文風貌,
構思中的美麗校園,也會是社區居民終身學習的管道。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寒流過境的大吉國中,學生瑟縮在帳棚與厚紙板搭建
的臨時教室艱困地上課。

九二一震災摧毀了校園建物,除了僅剩的兩間教室與廚房外,放眼望去幾
乎看不到任何建築,只有滿眼蒼翠的樹木,若不是學生散聚其間,還真會
讓外來訪客以為這是一所廢棄的園林。

通往大吉國中的這條鄉間道路,地勢高低起伏,住在各村落的學生大多得
騎上半小時以上的腳踏車,才能到達學校,辛苦可見一斑。

然而艱辛的不只是學生,還有居住在大吉國中鄰近務農的居民,由於水資
源缺乏,只有隨四季轉換栽種一些鳳梨水果及煙田等旱地;農忙生活加上
人口老化問題,大吉國中成了民雄鄉僅有的兩所國中之一。

「這是一處貧脊的農村,附近都是看天田。」如何縮短城鄉差距,讓鄉下
孩子也能擁有小而健全的學校,是負責嘉義縣民雄鄉大吉國中重建工程建
築師張世鐘一直努力思考的方向。

讓居民關心學校

嘉義民和與大吉兩所國中都是十月二十二日地震後慈濟希望工程增援的學
校,十一月初臨時接到徵召的建築師張世鐘,儘管起步較其他希望工程建
築師晚,還是堅持先對大吉國中做完整的田野調查後,才開始設計學校重
建圖。

張世鐘很贊同慈濟對百年建築的要求,他認為建築物要建得好,除了硬體
方面整體設計要做好,也應該表現出對環境的尊重與在地精神,田野調查
即希望能夠發掘出它的在地性與人文風貌。

經過數次實地走訪,了解大吉國中附近的環境與人文,張世鐘發現台灣城
鄉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都市孩子到處都有學習的機會,但鄉下交通既不便、資源又少,所以鄉
下學校應比都市學校具備更多功能,扮演類似社區文化中心的角色,讓居
民可以充分使用。」

然而,鄰近居民一向視學校為孩子念書的地方,頂多清晨到操場慢跑,很
少想到學校與社區如何互動。因此,當七個村的村長接獲通知,受邀參與
討論學校重建議題時,第一個反應大都是:「蓋學校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甚至還有一位老村長說:「我已經七十多歲了,也用不到啊!」

進行一段時間後,他們了解到新建的學校將提供居民社區學習與終身教育
的管道,大家的心思便開始活躍。

「以前他們從沒有想過學校可以為社區做些什麼,後來大家紛紛提出想法
與意見。有人希望建游泳池,因為村媟|游泳的人很多,但沒有一座游泳
池;還有人希望興建禮堂,作為假日活動聯誼的聚會所,因為長久以來,
他們缺乏一個完善的活動中心。」

穿過樹林上學去

至於學校的設計,說來令人莞爾,校舍被震垮後,大家才發現大吉國中擁
有令人欽羨的一大片青翠樹林,只是以往被建物遮蔽而遭忽略,「如何保
存和表現這些樹木的美麗,成為設計上的重點。」張世鐘鄭重地說。

張世鐘的田野調查還有另一項發現──從住家建築到周遭環境,村民相當
珍惜資源,例如新房子用舊材料興建、以堆肥滋養果樹、利用具有隔熱作
用的中空竹子作為抵擋台灣地理的西曬問題,或是使用附近的卵石作為住
家的擋土牆。

此外,他還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當地屋舍習慣採迂迴曲折的方式
建築。「常常是田地在前,經過一段蜿延小徑才可看到住家,不僅具隔音
隔曬效果,也顯示出鄉下人樸實、內歛的一面。」

張世鐘將調查心得融入學校重建的設計中,他不希望新建成的校園過於都
市化,或像傳統學校開門見山的景象,而是保留大吉國中最美的一大片樹
林,藉由有限的縱伸效果,讓入校的師生先經過美麗樹林再抵教室。

在大吉國中的重建藍圖堙A有多功能的專科教室,白天可供學生學習家政
、音樂、電腦及各式技藝,晚間及假日則提供村民使用;另外,還有完善
的活動中心與操場,在現有二點五公頃的三角形校地中,盡量朝小而美、
小而完善的規畫進行。

在愛中實現理想

從民國七十四年開始做建築到現在,留著一小撮山羊鬍的張世鐘苦笑地說
:「沒有一點理想在堶情A還真是不容易堅持下去。」

十幾年的建築經驗,接觸太多台灣建築業的陋習與怪現象,張世鐘有嚴重
的公共工程失落感。

「設計圖畫得好是在保障設計品質及監工權利,但有些包商就是有辦法跟
你比手法,他可以改變你原來設計的材料與工法,施工品質自然受到影響
。」張世鐘舉例這次大地震一直為人垢病的建築物,就是因為有太多的「
共犯結構」造成監工不嚴,才會弊病叢生。

「我很感激慈濟能夠讓我有機會來參與希望工程,它隔絕了很多的利益與
瓜葛,讓建築師能夠專心設計,這是學校重建的契機所在。」就算再忙,
張世鐘也不辭辛勞地來回奔波大吉國中探訪,不斷尋求最好的設計方向。

「我的案子可以少接,卻必須多花心思在希望工程上。」張世鐘的感觸其
實來自於九二一地震的巨大衝擊。地震當天巨烈搖晃,家住台中二十一樓
層的他,聽到鋼筋扭扯、天花板及各種管線的摩擦聲音,到現在都還覺得
自己需要做心靈重建,更何況是那些受災嚴重的災民。

接案以來,張世鐘也看到慈濟希望工程融入眾多人的愛,「包括建築界的
菁英,像是建築界前輩許常吉的加入;許多建築師不辭路遠從宜蘭、高雄
前來參與;還有老榮民捐出畢生積蓄……真是不容易!」

「每天我都覺得壓力很大,想想如果辦好學校,讓學生與社區居民都能在
鄉下好好發展,這就是希望!」張世鐘激動地說。

對張世鐘來說,懷著戰戰兢兢卻又愉悅的心情投入希望工程,是他對建築
多年的理想與抱負施展所在,特別是看到孩子仍縮在無法遮風蔽雨的大樹
下上課,更讓他覺得,如何為孩子設計出最完善的學校,乃是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