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來自童話王國
記武漢慈濟兒童福利院

◎撰文/葉文鶯

「請把我的歌帶回你的家,請把你的微笑留下……」
彷彿來自童話王國的小仙子,
孩子們以清揚的歌聲、曼妙的舞姿、爽朗的笑容,
散播歡樂,回饋愛。


將午後的藍天白雲留在太魯閣,過夜。武漢兒童福利院二十多位師生在傍
晚返回靜思精舍,為晚飯後即將在觀音殿登場的年終感恩晚會預作準備。

其實,準備功夫都在平常,十八位小朋友只需在眉清目秀的臉蛋上,以粉
底、腮紅、眼線和口紅,勾勒出一張張適合在舞台上亮相的臉即可。未上
台前,這是一群還需要師長叮嚀關照的小學生;上菻寣A他們卻是受過訓
練的表演者。

快樂王子鍾華

記得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底,結束在湖北水患災區的物資發放,慈濟賑災團
員一行於返台前夕,順道拜訪位於武昌花園山上的武漢慈濟兒童福利院,
院童們也以這般明豔的臉龐、擅長的歌舞歡迎訪客。

方擊完大鼓,濃眉大眼的鍾華再度登台演唱「快樂王子的小船」,為他伴
舞的幾位小女孩──李笛、李竹姊妹與姚娜、王霞、熊晨晨、佘文靜等,
動作輕柔,面對觀眾時眼尾帶笑。

一朵小小花呀!漂在清水溪
像隻小小船啊!游在大海
小小花甲蟲呀,請你坐進去
你是快樂王子,漂亮又神氣
我輕輕吹口氣讓船兒向前去
祝你一路順風到童話王國
伊呀伊,伊呀伊
美麗善良的小公主
她在銀河堙A她在銀河堙K…


像在童話王國堸竣F一個長長的夢,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九九九年的最後
一天,窗外的黃鶴樓不見了!依然是一曲「漁舟唱晚」,平時於琴房一遍
又一遍練習古箏的月香,提著裙尾將上台獨奏時,吐吐舌頭,心情挺緊張
,因為站著的地方是「慈濟」的發源地,創辦人證嚴上人坐在左前方,而
眼前的觀眾則全是慈濟朋友。

時空全變,反主為客,然而歌聲受人注意的鍾華,卻一點兒也沒變──歌
聲、笑聲、台風、長相,還包括他的身高。

不平凡的志願

對鍾華印象深刻或說喜愛,不僅因為他歌唱得好,更由於一年前的一次對
話,發現這個先天患有侏儒症的孩子,個兒不過四、五歲模樣,卻擁有不
平凡的志願。

「長大了要做什麼?」基於對這孩子歌喉與台風的讚賞,希望從他口中印
證一個大有可為的前景,「是不是要當歌手?」他慧黠的目光告訴我,沒
猜中。

「我要創辦一個音樂學院。」答話並非脫口而出,可見他思考得很仔細。

「教很多人唱歌,是嗎?」鍾華不急於說明,所以我又提供了一個自以為
是的答案。

「我要招收有音樂理想的人!」聲調不急不徐,氣度令人汗顏。

鍾華,是罕見被棄養的男童之一。福利院院長李光蕙表示,院內約五百位
院童,男童人數僅占十分之一。由於大陸實施節育政策,一般說來,男童
多因缺陷才被棄養;另外受到中國傳統「重男輕女」觀念影響,許多父母
不得不忍心放棄健康可愛的女嬰,寄望下一胎生子傳後。

遭父母棄養的小孩被放在車站、碼頭、火車上、民家或福利院門口,有的
孩子甚至才出生第一天就離開父母,也因此,常有飢餓體弱致身心大受影
響的。

李光蕙指出,福利院內設有嬰兒班、幼兒班、學前班、特教班及普通教育
班,院童年紀從零歲至大學畢業不等,身體羸弱或患有殘疾的孩子,由院
內提供康復訓練、住院等專業醫療照顧。

值得一提的是,院方依照孩子們的興趣,在一般課程之外,安排專業教師
指導,開發院童在音樂、舞蹈等藝術方面的天分。

雖出身不幸,福利院內很多孩子像鍾華一樣,藉著這些興趣展現活潑熱情
的生命力,他們對自己的表現與未來充滿自信,這也使我們相信院內一百
七十位老師及工作人員,必然給予孩子們足夠的愛。

長江畔的童話王國

武漢慈濟兒童福利院,是湖北省唯一以孤兒為主要收養對象的福利院,一
九二八年由美國天主教創辦。

一九九四年,慈濟人因賑災因緣參訪該院,見該院經費短絀,兩名嬰兒共
擠一張嬰兒床,建築空間老舊不足,大孩子與嬰幼兒不得不被分開安置在
不同建築物內,照顧管理上均感不便。

此外,由於缺乏空調和保溫箱,院童必須忍受夏天高達攝氏四十一、二度
的炎熱,以及冬日嚴寒的考驗。因此慈濟在一九九五年捐建一棟佔地一萬
零六百四十一坪,集醫療、康復、教學、娛樂、收養等多功能的綜合大樓


大樓在一九九七年十月四日落成啟用,更名為「武漢慈濟兒童福利院」,
成為慈濟在大陸援建的第一座兒童福利院,結合養育、治療及教育的功能


座落在長江江畔,紅瓦白牆,造型像座童話王國般的兒童福利院,設備與
管理俱佳,儼然成為湖北省福利設施的指標。李光蕙去年致電,有了中央
空調來調節室溫及大鍋爐供應熱水,四、五百位院童沒有一個人身上長痱
子。

把歌帶回你的家

自十二月二十八日抵台,為期十二天的行程中,慈濟安排他們到太魯閣國
家公園、七星潭、日月潭、牛耳石雕公園、科學博物館等風景區觀光,也
至慈濟台北及台中分會、埔里大愛屋、大林醫院、大愛電視台等地,看看
慈濟的風貌。

「高山青,澗水藍,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壯如山……」
孩子們特地帶來台灣山地歌舞的演出,證嚴上人既感到新鮮,對於他們的
用心更是稱讚。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咱們來做運動……」孩
子們赤腳踩在地板上,有力地跺腳轉圈,這是他們在慈濟醫院大廳,送給
病人及陪病家屬提振精神的妙方。

當「大海的故鄉」唱起時,李竹、李笛姊妹纖細的臂膀上下起伏,似海鷗
悠遊天地;柔軟的身體在地上翻轉,似風起潮湧的浪花。這是精舍發放日
當天,讓照顧戶耳目一新的節目。

「請把我的歌帶回你的家,請把你的微笑留下……」站在台上表演,帶給
觀眾歡樂,院童們此行到慈濟參訪,不僅是作客,同時也扮演志工角色。

同行的音樂教師劉玲莉曾說:「孩子們不能只想著別人給他們愛,他們也
要回饋別人。」記得前年夏天,長江大洪澇,李光蕙在院內發起募捐,孩
子們將零用錢和衣物送給災區的小朋友,且以歌聲舞藝慰勞抗洪搶險的軍
人。

懂得回饋,愛不匱乏。

創作「百子嬉春圖」

記得初次到武漢兒童福利院參觀時,見福利院庭園一面牆上,有一幅以景
德鎮燒陶片所拼成的「百子嬉春圖」壁飾。

當時,望著那一大幅由一片片各式顏色燒陶所拼湊的作品,想像來自不同
地方、不同出身的孩子們,彷若那一片片經歷高熱燒製的陶土片,受到有
心人士的愛惜,才使得一面原本土灰色平凡無奇的水泥牆,拼湊成一幅富
有價值、賞心悅目的傑作,活在眾人的讚歎堙C

「百子嬉春」,顧名思義是一幅吉祥幸福的畫面,慈濟援建兒童福利院,
提供孤兒棄嬰一個平安成長的機會,不也正創造了一個真實的「百子嬉春
」?從這所福利院長大自立的孩子,逐年累計下來豈只成百,而是成千上
萬。

「孩子雖然失去了小家,可是卻有上人、慈濟爸爸、媽媽和老師們的照顧
,每一年,慈濟人都會到湖北探望孩子,我們這一次來台灣,不管到了什
麼地方,都感受到慈濟的愛。我們雖然只來了幾位,但是一定會把所感受
到的愛,與院內五百多位小朋友分享。」李光蕙如此表示。



寶島處處有驚喜

◎撰文/婁雅君

行程的最後一天,中午在故宮至善園。

月香,這位古箏彈得好、孩子中年紀最大的女孩,若有所思地將魚飼料一
顆接一顆丟進池堙C

問她:「明天離開時會哭嗎?」

她抿著嘴,擠出一個微笑,搖頭。

台灣沒有冬天?

初到台灣這個和武漢地理位置、氣候都有段差距的地方,新鮮感自是不在
話下。來台灣的第二天,在木柵動物園午餐時,孩子們對慈濟爸媽之間講
的閩南語很好奇,吵著要學一到十的念法;雖然念得怪腔怪調,仍興趣不
減地學著。

「你們這兒有沒有冬天啊?」高翔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問得我一頭霧水。
怎麼會沒有冬天呢?前陣子的超級寒流真叫人不願再領教了。原來,此時
武漢的樹葉早就枯黃落得一地,與這青山環繞、綠樹滿園的景象大異其趣
,難怪有此一問。

生長在水果王國的我們,對於各式水果,別說是看過,幾乎都吃過了。可
是這些來自武漢的小朋友,看到紅紅的小蕃茄,以為是大一號的櫻桃;咬
了一口蓮霧,都說吃起來像蘋果。

爸爸、媽媽和姊姊

孩子們口中喊的春桂、瑞美媽媽,正齊、丁榮爸爸,以及美玲、逸貞姊姊
,都是隨團的慈濟人。十天的朝夕相伴,彼此培養出一分親切的情感。

到花蓮榮民之家表演時,女孩們起鬨要媽媽、姊姊和她們一樣紮著俏麗的
辮子,紮辮子高手李竹、李笛雙胞胎姊妹已各抓住一人開始行動。紮完了
辮子,媽媽姊姊全成了可愛的妹妹了!

美玲姊姊回憶晚上為孩子蓋被時,雖然他們已經睡著,還會自動將手抬起
來,等棉被蓋好再放下。「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就像他們的媽媽一樣呢!


老稱自己是「星爸」的郭丁榮說:「每次『兒子』、『女兒』們在表演時
,我都比他們還緊張!」

左親右親親不停

中午才問過月香離開台灣時會不會哭,沒想到還沒吃晚飯,她就哭了起來
。知道這種情緒不是說停就停得了,只好在一旁靜靜地陪伴她。

圓緣晚會,小歌王鍾華回顧整個活動:「感謝慈濟爸爸、媽媽……」說到
此,鍾華語帶哽咽,離愁感染了所有人。慈濟爸媽與孩子們相擁而泣,是
感動,是感謝,更是不捨。

回到住宿的地方,幾個孩子聚集在慈濟媽媽的房間,輪流拍照留念。這會
兒,相機的魔力凌駕了離別的氣氛,孩子們又開始嘻嘻哈哈。

最愛黏人的三元,抓到人就左親一下、右親一下,春桂媽媽故意說:「人
家才不要讓你親呢!」三元還是繼續親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