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這一天,我等了好久!

◎撰文/賴麗君

我好奇地問等候看診的Umsani,
腹中的孩子是第幾胎?
「第十胎。」她的回答令我大吃一驚!
但存活下來的只有五個,
其他四個孩子皆相繼罹患熱病或痢疾喪生。
生活在這片土地上,貧窮,讓疾病肆無忌憚地盤據上身。


三十歲的Suwaresihi走進掛號處,立刻引起一陣騷動,她過度隆起的背,
彷彿身負重物;正當大家竊竊私語時,她緩緩地將衣服拉起,一顆如布袋
般的腫瘤,少說也有十幾公斤重。

「從八歲到現在,這顆瘤我已經背了二十二年了!」 Suwaresihi  說,以前
睡覺不小心壓著,有如錐心之痛,後來竟也麻痹了。除了這一顆巨瘤,她
的身上還爬滿大大小小的瘤。

貧窮,讓這些瘤肆無忌憚地進駐  Suwaresihi 體內,吸取她原本不多的養分
。「我終於可以藉由這次義診將瘤割除,這一天我已經等好久了!」
Suwaresihi興奮地說著。

一次小感冒的看診費
相當於農人一個月薪水的六分之一,
看小病都難以負荷,何況是大病呢?


在印尼,即使一個簡單的手術,一般民眾也可能付不起昂貴醫療費用,何
況是窮得有一餐沒一餐的貧民。印尼慈濟人特別選在聯絡處升格為分會的
前兩天(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二十六日),於西朗市 (Serang)舉行
大型義診。義診科別除了一般內科、小兒科、牙科、皮膚科、眼科、婦科
及外科手術,也首次增加假牙裝置。

這次義診除了當地陸軍和空軍醫院提供醫師、器材外,金光集團及波羅蜜
基金會動員了多位志工參與,新加坡、菲律賓的慈濟人醫會也有多位醫師
支援。

原本台灣有四十多位志工欲前往,卻因集集大地震災情慘重,轉而投入賑
災行列,故縮編為十一人,由慈濟醫院副院長林俊龍、德悅和德愉兩位師
父領隊。

兩天義診共動員一百二十位醫事人員、三百位志工,可說是一場盛大的跨
國性義診。為避免人潮擁塞,義診分兩個現場進行,一為當地政府提供的
大禮堂,一為陸軍醫院。

義診未開始,大禮堂外便擠滿等待的人潮,很多都是全家大小一起來。

五十歲的 Mintarsih指著八十歲的婆婆及二十六歲的女兒說:「我母親患有
白內障,現在眼睛幾乎看不見;女兒不知為何經常頭痛,我自己也患有氣
喘。我們都是種田的鄉下人,沒錢支付醫療費,有病只能拖一日算一日。


臨時手術房外等候的大部分是婦女,她們是帶孩子來動兔脣手術,一眼望
去,少說也見到二十幾位兔脣小孩。大裂縫在小小嘴脣上劃開,嘴脣也就
畸形地往上翻裂,有的甚至是雙兔脣,牙齒如同小白兔一樣長出嘴外。

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兔脣小孩?陸軍醫院外科醫師 Sumaqsudi 說:「不是我
們這堥葀憛B腫瘤特別多,實在是因為居民太窮了,根本沒錢治病!」

在眾多婦女中,我注意到抱著一歲孩子、肚子微隆的Umsani,好奇地問她
腹中的孩子是第幾胎?「第十胎。」她的回答令我大吃一驚!但她補充說
,存活下來的只剩下五個,其他四個孩子皆相繼罹患熱病或痢疾喪生。

當地鄉下飲水大部分是取自河水或未過濾的井水,洗菜、洗衣、洗澡,甚
至連排泄也都在河邊,一旦水質遭到污染,造成傳染病肆虐,一發就不可
收拾。

「我們沒錢看病,孩子罹患這種病,就只有等死!」Umsani眼眶微濕地說


只因貧窮,生命竟如此不堪一擊。

當地的貧窮由他們的薪資約可窺知,務農為主的鄉村居民,平均每天薪資
在六千至八千印尼盾之間(約台幣二十四至三十二元),一般工人平均每
月薪資約為二十五萬印尼盾(約台幣一千元)。

一次小感冒的看診費用需一萬印尼盾、拿藥另需一至三萬印尼盾,相當於
農人或工人一個月薪水的六分之一,看小病都難以負荷,何況是大病呢?

一九九八年印尼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工廠倒閉、大量裁員,目前許多人尚
在失業中,最近又鬧乾旱,農人的生活也是相當困窘,溫飽尚成問題,其
他的更不用說了。

腫瘤有像巨石般長在背上、
像雞蛋般哽在頸部、像乒乓球裝在眼睛堙K…
病症千奇百怪,當地人早已司空見慣。


走進臨時手術房,一股噁心的藥水味撲鼻而來,幾個上了麻醉劑的孩子沈
睡在手術台上,醫師們正熟練、輕巧地為他們「整容」,忙碌地無暇拭去
停留在額頭上豆大的汗珠。

為了不辜負遠道而來的病患,醫師們幾乎是一個接著一個手術,直到下午
四點才吃午餐,晚間九點手術完畢才用晚餐;他們說不知為何,面對這些
病患,就忘記自己的存在,自然就不覺得累或餓了。

手術後的孩子躺在休息室,志工為他們擦澡、搧風,一個孩子醒來,突然
號啕大哭,大概是麻藥退了,他痛得舞動手腳、拚命掙扎,尖銳的喊叫猶
如刀刺般地痛人心扉。

「這麼愛哭,這樣就不像小勇士了,剛剛大家還說你很勇敢呢!」父親按
住他的手,志工們極盡所能安撫著他;半晌,他才停止哭泣,又慢慢地睡
著。

離大禮堂不遠的陸軍醫院也正在進行眼科、疝氣、甲狀腺、腫瘤等手術,
這次腫瘤手術人數似乎多了不少,一位婦女告訴我們,村堣@個罹患腫瘤
的友人上次接受慈濟義診,手術相當成功,所以介紹村堻\多人前來。

病症千奇百怪,尤其是腫瘤,有像巨石般長在背上、像雞蛋般哽在頸部、
像乒乓球裝在眼睛堙K…這些林林總總的病症,令人覺得不可思議,但對
當地人來說,早已司空見慣。

當慈院副院長林俊龍忙著診斷病患,一個男子帶著他的妻子,哀悽地走進
來,「醫師救救我的妻子吧!她的胸部都潰爛了!」男子說,妻子已是乳
癌末期,以前曾開過刀,但是傷口惡化得相當嚴重。她的妻子翻開上衣,
露出一片腐爛流膿的胸部,令人不忍卒睹。

林俊龍仔細診斷,安慰他們不要悲傷,因這是大手術,必須大量輸血,所
以安排婦人過兩天再到陸軍醫院動手術,並囑咐婦人要多注意營養,因為
手術最怕嚴重貧血。

志工們將手術後的病患一個個抬到休息室,第一次目睹手術過程,與病患
如此貼近,魏良旭心中百感雜陳:「人到了手術台上都是一樣的,生命是
如此脆弱和無奈,活在這世上又有什麼好爭的?」

雖然許多陪伴病人的志工不會說印尼話,但是從他們對病人的肢體語言,
已傳遞了深深的關懷與祝福。

「村民跟我談起慈濟長期在當地發放及義診的種種,
令我相當感動,所以我決定去尋找他們,加入他們的行列!」
第一次參與義診的 H.Gunawan醫師說。


兩天的義診活動共診治四千四百八十一人,除了西朗縣市民眾外,有少部
分人是遠從蘇門答臘來的,因為他們早已耳聞慈濟義診服務的完善。

印尼分會負責人劉素美表示,每次義診完都會對病患做持續追蹤治療,尤
其是手術患者,一定安排他們繼續到當地醫院複診,直到完全康復為止。

而每一次成果的背後,其實也都蘊藏著許多的心血。統籌義診的陳福成說
:「這次義診共籌備了三個月,醫師、場地、器材都需要花時間去溝通、
借調,也要花時間去向居民宣傳,尤其手術部分更要審慎過濾患者是否適
合動手術,以免他們千里迢迢白跑一趟。」

由於印尼目前只有二十位受證委員、十九位幕後委員,往往一個人要充當
好幾個人用,「雖然要做得事情很多,但是我們都樂於付出!」王淑惠說


義診的經費是靠當地慈濟人平時點點滴滴的募款,及許多印尼台商及華僑
本著「取之當地,用之當地」的理念所共同成就。

自一九九五年,印尼慈濟人在西朗縣施藥嘉惠肺結核病患,並陸續舉辦大
大小小的義診後,帶動了不少當地醫師的參與,這次義診便有許多醫師主
動前來報名。

一九九九年八月曾到花蓮慈濟的印尼空軍醫院手術主任  Chandra,這次就
帶領許多當地醫師前來參與。他說:「我現在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在印
尼成立義診中心,照顧到每個窮人的醫療需求。」

當地全國性組織「家庭計畫醫療協會」成員 H.Gunawan醫師說,認識慈濟
是因一次到 Cilincing村義診,當地村民跟他談起慈濟長期在當地發放及義
診的種種,「我聽了很感動,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充滿愛心的人,所以我決
定去尋找他們,加入他們的行列。很高興這一次我終於找到了!」

由於新加坡人醫會醫師是首次參與印尼義診,感受頗深。雖然語言隔閡,
但是當地人純樸、真摯的一面令他們印象深刻,印尼貧民的醫療困境,更
讓他們許下再次前來義診的心願。

義診完,他們將帶來的止血刀捐贈予慈濟印尼分會,而負責人馮寶興也把
在德國購買的消毒儀器及麻醉機捐出,以作為印尼分會往後義診之用。

「雖然每次義診都是歷盡挫折與困難,但是看到當地許多人願意投入與付
出,所有艱辛似乎都不見了;尤其看到居民藉由義診拔除病苦,縱使有再
多磨難要我們去承擔,也是一種甜蜜的負荷啊!」劉素美說。

後記

背部長瘤的Suwaresihi因嚴重貧血及營養不良,當地慈濟人協助她轉入 RS.
S.M.大醫院,並注射營養針及輸血,師姊也每兩天帶營養食物給她食用。
一個多月後, Suwaresihi  已是個健康、強壯的婦人,當地醫院於一九九九
年十一月九日安排 Suwaresihi手術,目前她一切情況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