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一月十八日∼二十二日《十二月十二(二)∼十六(六)》

真實的喜樂


▲靜思小語:物質享受帶來的快樂,虛幻而短暫;造福人群、廣結善緣,
      才有真正的自在。


菩薩媽媽

為土耳其震災在當地監造大愛屋及禦寒帳棚的宗教處高級專員謝景貴,一
去四個月後,終於與此次前往舉行啟用典禮的二十多位師兄姊,一起回到
台灣。

念子心切的謝媽媽,也隨慈濟團員遠赴土耳其,期間深受慈濟大愛感動,
十八日與全體團員到台北分會向上人報告此行心得時,親自向上人表示,
從今願將兒子鄭重託付上人,自己也發心要當慈濟委員,「擁有那件莊嚴
的旗袍,是我的目標!」

這幕母子情深的場面,令與會者動容,上人讚歎謝媽媽是「從平常的媽媽
變成菩薩媽媽」。

上人表示,凡夫的生活虛虛幻幻,總是不太真實,錢賺得多好像很快樂,
但這種快樂非常不踏實,何況賺得愈多愈重享受、愈會消福,不如將生命
用於造福人群、廣結善緣,這種快樂十分踏實,才能真正使我們來去自在


土耳其建屋工程相當不易,三百多戶大愛屋從興建到完成,以及為再次地
震災民搭設的兩百頂帳棚,景貴師兄自始至終都在當地奔走接洽大小繁瑣
雜事,期間因為強風、暴雨、大雪不斷,加以當地人民信仰回教虔誠,每
日要行五次禮拜,致使工程總難剋期完成。

在惡劣的天候以及困頓的人事下,房屋與帳棚終於能夠交予災戶,其品質
之優讓當地政府及人民稱讚不已。落成典禮當天,除災戶及慈濟人外,還
有眾多當地民眾來參加,人山人海的場面可謂盛況空前!

上人在台北分會五天歲末祝福期間,幾乎每場必言及當初發起援助土耳其
及科索沃,目的在「有形的救災難,無形的救自己」,希望喚起台灣人民
的大愛心以凝聚善的福業,遠離災厄致祥和;而今欣見土耳其災戶已能身
心兩安,更盼大家再發揮愛心普救天下苦難人,使愛的氣候強些,就能化
開災難。

總統候選人來訪

對於不約而同依次前來拜訪上人的三位總統參選人連戰、宋楚瑜及陳水扁
先生,上人亦與他們談到慈濟在土耳其的建屋因緣,以及墨西哥與委內瑞
拉水患、大陸及北朝鮮發放大米等事。

上人對前來受證榮董的連戰先生表示,慈濟國際賑災非常期待更多愛心人
士共同響應,以締造善業,使台灣永遠是無災無難之美麗寶島。連副總統
對於慈濟國際賑災印象深刻,表示曾在宏都拉斯水患之時前往該國,看到
慈濟人已在當地做消毒防疫工作,當時還曾與慈濟人共用早餐。「台灣是
個愛心輸出國,慈濟的貢獻很大,令人感到很驕傲!」

上人也提到希望工程,強調這是新世紀新建築,除注重硬體牢固外,也將
透過校園整體規畫,融入人文藝術氣息,使學生們自然接受良好的環境教
育,陶鑄端正的人品。上人亦說明目前遭遇的難題,如必須遷建的新校地
未有著落、礙於突然頒布的都市規畫而不能建設校舍,以及迫於年限未到
不能拆除舊建築等法令限制。連副總統表示將進行了解後從旁協助解決。

宋楚瑜先生來訪時,盛讚慈濟在九二一期間發揮及時救難動員力,使災民
們身心安頓。上人詳細說明慈濟在此次地震的作為,「針對下一代教育的
希望工程,真是非常重的擔子!雖說是在關心學生,其實何嘗不是在關心
社會,因為孩子的教育有問題,將來就會形成社會問題啊!」

聽取慈濟希望工程之特色,以及國際賑災「要得人疼惜就必須先付出愛心
」的理念後,宋先生讚言,台灣想要步入國際舞台,慈濟以大愛走出最成
功的一條路!

「社會的希望在子弟,子弟的希望在教育。」面對陳水扁先生,上人亦說
明希望工程,陳先生知悉慈濟遭遇的難題,表示關切,末了則讚歎不已:
「慈濟是台灣的希望與驕傲!」

上人表示,希望台灣穩定平安是多數人的心聲。「愛的力量無限大,唯有
愛心人多,才能形成愛的氣候,社會才能祥和。」

陳先生肯定慈濟入世志業:「慈濟雖然不談政治、外交,其實卻做出了最
好的政治與外交,實能補政府之不足!」

無論是歲末祝福的大場開示,或與人座談,上人莫不寄望大眾真正深知人
人是彼此依存的生命共同體,當發揮助人的善心,闡揚人性之美;並苦口
婆心再三言及「每年對外三願,每日對己三求」,既自勉亦勉眾──願人
心淨化、願社會祥和、願天下無災難;不求身體健康但求精神敏睿、不求
事事如意但求毅力勇氣、不求減輕責任但求增加力量……



一月二十三日《十二月十七(日)》

協力導人向善


▲靜思小語:愛心密度愈高,台灣的未來愈有希望。

結束歲末行腳

行車走北宜公路,在知名的「九彎十八拐」山路上盤旋,天冷而林蔭濃暗
,風呼呼地吹著,益添景物蕭索之感。在如此冷寂的天候中,時間不知不
覺地流逝,近十時左右,眾人在宜蘭聯絡處下車。

隨即舉行歲末祝福,隨同上人前來的台北靜思手語隊,「有始有終」地在
這最末一站表演「三十七助道品」。環島一周,上人滿懷感恩開示說:「
每天與人間菩薩共聚,使我感到台灣社會很有希望──這分希望來自於台
灣愛心密度甚高,大家和心協力導引人心向善,這分菩薩悲懷在九二一的
悲痛之後,尤令人感動與珍惜。」

過午之後,再步上行程。參與慈濟希望工程的建築師黃建興,曾邀請上人
參觀其設計的蘇澳蓬萊國小,上人如約過訪。該校創校七十三年,占地一
公頃餘,全校六班一百七十名學生,是十分迷你的學校。黃建築師參與該
校工程約在十年前,分四期完工。因為學校有許多高齡樹種如樟、榕之類
,故在規畫景觀時以保留美麗校樹為重大考量。今位於校門入口,為全校
精神標誌的一棵大榕樹,據當地父老表示,在學校未建設前,這樹即已存
在,樹齡至少八十年以上了。

除黃建築師外,該校總務主任林清松先生,也一路詳細解說諸多學校規畫
特色。大家走訪校園四周,聽得輕風吹拂枝葉沙沙之聲,以及小池潺潺流
水聲,寧靜清雅的氛圍教人衷心喜愛。上人佇足漫步其間,上人幾次露出
愉快神色道:「真是好美啊!」最後在辦公室堙A黃建築師把握時間,就
其設計的希望工程幾所學校模型,請教上人看法。

上車再赴歸程,當經過太魯閣入口牌樓,片刻之後便抵達精舍,暮冬歲末
行腳於此畫下圓滿句點。



一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十二月二十(三)∼二十一(四)》

生時踏實,死時自在


▲靜思小語:時刻懷抱大愛,生時歡喜輕安,死時安詳自在。

慟靜銘之逝

二十六日志工早會,上人勉勵大家要看開人生,把身體的、心靈的污染和
煩惱去除。身體上要多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事,廣結善緣;心靈上要時
時刻刻自我警惕,不論是近親或是不認識的人,都要用平等心去對待,切
莫計較,計較的人生不快樂!

八時三十幾分,上人在向印順師公上人請安時,醫院來電告知靜銘師姊已
於八時三十分往生。

匆匆趕往醫院助念堂,遠遠即傳來念佛聲,靜銘師姊的遺體方由病房轉移
到此。德慈師父等常住師父已帶領志工師姊們在布置靈堂。

上人走到遺體旁,輕輕地掀起蓮花被,對靜銘師姊說:「慈濟路很長,需
要人來接棒。師父在這媯巧p,妳要放下一切心結、一切煩惱,很歡喜地
快去快來。要記得啊!」上人強忍淚水,殷殷叮嚀。

走出助念室,上人獨自進入一間暗室,情緒略調整後,才面對大家,沉痛
之情難抑。師姊之女美珠及家眷數人見到上人,不禁啜泣。上人哽咽道:
「現在不是哭泣的時候,妳們要虔誠為她念佛,祝福她可以解脫。」

中午過後,上人再度來到助念堂。常住師父帶領輪班的師兄姊及家屬莊嚴
肅穆地念佛。佛號聲中,靜銘師姊遺容栩栩如生,表情安詳自在,令人感
到安慰。由台北趕來的數十位資深委員齊聚追思靜銘師姊,上人也過來安
慰大家;提到靜銘師姊種種,許多人不禁潸然淚下。

「從我認識靜銘至今,她一直病痛不斷,而且有氣喘,每到氣候變化時特
別辛苦;她的人生除了有顆愛心外,其實是很坎坷的。雖然在感情上,誰
都不忍她離去,但是我們要用很超然的心來看待生死。現在她什麼病痛都
沒有了,所以此刻我為她高興。」

上人要大家由靜銘師姊身上學習人生無常的真理,「她是台北的第一顆慈
濟種子……我去台北時……」上人情緒激動無法繼續,停頓片刻,才又說
道:「她是台北第一位慈濟委員,每次我去台北都住她家,台北很多慈濟
因緣都是她促成的。感覺時間才過沒多久,她已經是七十歲的老人了。」

上人感慨地表示,這次出去歲末祝福,感觸良深,看到很多資深委員一年
比一年老了,行動也一年比一年遲緩,甚至有些已經七、八十歲。

「回顧三十多年前跟我走過來的那些老委員,如今剩下已不多了;上台領
紅包的資深委員,很多都已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身體衰敗實是苦事,行
動不像年輕時那麼方便,所以佛陀說生老病死總是苦。」上人開示,其實
生比死更苦,出生時赤裸裸離開媽媽的胎胞是最痛的刺激,因此大家都是
哭著哇哇墜地,只是那痛苦我們忘掉了。臨終那刻的痛苦來自於心中的惶
恐,但死後輕輕飄飄的,有如睡著了,一點都不覺得痛苦。「所以,每次
見到病痛纏身、心又苦不堪言的人,我都會想,要是就此長眠,總是比醒
來又煩惱惶恐、人我是非交煎不清來得好。所以靜銘如此輕輕安安地解脫
,我們應該要祝福她。」

上人鼓勵大家:「由靜銘的身上,我們看出歲月不饒人,所以要趕緊做,
更要把心打開,生死皆自在。」

「她常常怨嘆自己沒有念書,現在她將大體捐給醫學院的學生實習,很快
就可以做一位『無言的老師』。我們要用歡喜心送她走,用歡喜心祝福她
快快回來。」

午後,真華法師特地由台中趕來為靜銘師姊誦經;稍晚,資深師兄姊也將
陪伴靜銘師姊最後一程,送到慈濟醫學院做大體處理。返回精舍前,上人
再次到助念堂探視靜銘師姊遺容。

來去自在

二十七日志工早會,上人談起靜銘師姊往生之事,感嘆歲月不留人,勉眾
把握時間付出良能。

「人生啊!來來去去,匆匆忙忙,幾十年而已,但是凡夫在這短短的人生
道上卻一直都在沈迷中,實在令人心痛。有人從小就不學好,長大後迷迷
茫茫、顛顛倒倒;有些人時常與人爭執不休,在計較、煩惱中過日子;但
也有人及時有一番覺悟──改變過去的迷茫,往覺悟的道路去追求,盡心
盡力去做該做的事,這樣的人生很令人歡喜、欣慰。」

「每次看到老年人還很健康、精神清楚,能常常口說好話、腳走好路、手
做好事、心想好意;或者看到病人意無顛倒、心無雜念,很灑脫自在,即
使臨終時也沒有掛礙,都會感到很欣慰。能在人生最後一刻把心態調整到
沒有煩惱,一切解脫、放下,是很可貴的。靜銘在最後的時刻,走得很穩
、很自在,我們應該為她高興。」

「她將近三十年的慈濟路走得很歡喜,只是歲月不留人,一步一步往老邁
走去。儘管她一生都有病痛,但愛心從沒有退失。九二一震災時,她正住
在台大醫院,無法和其他委員一起投入救災,只好對去探病的人勸募,也
募到三十多萬元。她在病中仍不忘記自己是委員,本分是救急救難救貧救
苦,因此她發揮智慧、把握當下勸募善款,這就是『菩薩心』。」

「到了人生最後一段,她希望落葉歸根,因此轉到慈濟醫院。當我出門行
腳時,她硬撐著等我回來,我回精舍那天非常忙,一步都走不開,她還是
撐到第二天等我去看她。我把她的手牽起來,把福慧紅包放在她手堙A告
訴她要把心結打開、來去自如。隔天,也就是昨天早晨,她走了,走得無
掛礙!」

「我到慈院助念堂看她,向她說:你現在開始要當醫學生的大體老師,記
得快去快回,來當一個好學生。我想她會的,她走得這麼安詳自在,尤其
有這麼多慈濟的同伴們護送她,我相信她以後不會迷失,還會回來在這條
菩薩道上接棒,絕對不會脫隊。」

「讓我們用平靜、欣慰的心送走她;還要以歡喜的心,等待一位天真無邪
、剛來世間就知道要救人的孩子出現在我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