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用心走一遭

短短的陪伴,一生的學習。
看到災難,我們學習到:
能夠再站起來,就值得喝采。
於是,我們敬畏自然,也敬畏人的可能性!



【許一個願】

◎撰文/關欣媛(慈濟技術學院五專部護理科二年級)

記得營隊尚未開始前,我常問自己:「短短一天內,能給小朋友什麼?而
小朋友想要的又是什麼?」這個疑惑在尚未得到任何答案之前,營隊就開
始了。而我,則用心地去付出,付出我的關懷、我的愛。而我,也藉由小
朋友抓回了一些自己曾遺忘的感覺。

在埔里大愛村圓緣時,有個小女孩衝過來,抱著我說:「姊姊,我愛你!
」那個時候,我的眼眶濕了,淚水在打轉,可是,我面帶著笑容,回抱她
,對她說:「姊姊也愛你!」

還有一個小男孩對我說:「千言萬語,比不上一句真誠的感謝──謝謝你
們來。」除了微笑,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能說什麼。或許,我們所能給的就
只有那麼一天,但回憶起來,卻是一輩子的;而我們所給予的愛,也是永
續的。

記得有首歌,歌名叫「愛的力量」,其中有幾句歌詞--

「當我們許下了心願,點亮的光,會溫暖如太陽;當我們許下了心願,千
斤重擔,四兩的肩能扛;放我的心在你的心上,我們同時感覺到,淚水有
多滾燙;放我的手在你的手上,我們同時發出了一分愛的力量。」

因我們許下了願望,一個幫助大愛村小朋友的願望,所以我們點亮了一盞
盞溫暖的燈光;因我們許下了願望,所以我們用我們四兩的肩擔起辦營隊
的重擔;因我們的心在小朋友的心上,所以我們會感到淚水滾燙。

感恩,大家許了這樣的一個願望;感動,大家把心凝聚了起來;無數的感
恩,無數的感動源自我們發出了「愛的力量」。


【小小孩也跑來】

◎隊輔/萬昌鑫(慈濟醫學院醫技系三年級)
 撰文/何貞青

身為快樂健康營總負責人,又是唯一的老鳥,昌鑫在四天活動中說唱逗笑
、百般活躍,是小朋友的開心果,也是營隊學員的精神力量。

「其實我每天過得戰戰兢兢,都快累斃啦!」昌鑫一臉欲哭無淚。的確,
當所有伙伴都是新手,而活動場地與面對的小朋友每天都不一樣時,說句
玩笑話:變化球多到接得手都快脫臼囉!

昌鑫印象最深的是埔里原住民大愛村,原先規定只招收國小學生,但許多
幼稚園的小朋友看到大哥哥、大姊姊,一股腦兒全跑來跟著營隊走。「這
些小小孩當然是不會乖乖坐著啦,你追得愈快他們就跑得愈快,原住民小
孩體力又特別好……」於是一整天喊下來,隊輔們女生的聲音都變成男生
,男生的聲音呢,就聽不見了。

「可是聽到小朋友開懷大笑的聲音,聽到他們相互炫耀剛學到的新知識,
我們快樂健康營的目的就達到了,一切辛苦都值得!」

讓昌鑫欣慰的不只是小朋友的笑臉,還有許多媽媽跟他反應:「我們的小
朋友每天唯一的活動就是騎腳踏車逛社區,逛完也不知道還能玩什麼。很
高興你們來帶動,讓小朋友知道即使沒有玩具,能玩的遊戲還是這麼多,
以後就不會無聊了。」

連社區管委會主委也說學員們就地取材、發揮創意的遊戲設計,給他們很
多構想和靈感,「以後我們就知道怎樣為小朋友舉辦活動了!」

第一次在大愛村的活動讓營隊學員也學到很多經驗,昌鑫說:「我們預計
學期中隔一段時間就回來這幾個大愛村,看看小朋友、帶帶活動,不要讓
他們認為我們只待一天就跑掉了。」


【看到油麻菜籽】

◎隊輔/蔡菊芳(慈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社工研究所)
 撰文/婁雅君

年前關懷活動來到了埔里原住民大愛村,走在了無一人的田園小路,兩旁
滿畦的油菜花正黃。

進入大愛村,菊芳拜訪了住在堶悸漫~民,感覺他們就像平常人一樣。「
其實,人不可能都將傷痕刻在臉上、掛在嘴邊,但是他們能夠再站起來就
很值得喝采!」

還記得,災難剛發生的時候,菊芳在電視上看到人間煉獄般的苦難,感覺
到自己的心都無法承受,只好前往災區以最實際的行動為建造大愛屋出一
分力。

如今看到居民們努力地回復生活,菊芳在第一天的活動後,寫下了心得─


每個人的生命韌性
就像大愛二村路旁的油麻菜籽
隨處散落,也可以隨處生長
災難──
教我們敬畏大自然,也敬畏人的可能性


社工研究生的背景讓菊芳以更多的角度來看這次的關懷活動。但是,「當
一個好的成員」是菊芳對自己的期待。「保持中性的立場,反而可以花更
多的時間去觀察!」

跟隨曾漢榮教授與台中慈濟人進入原住民大愛村居家關懷,她有了另一種
發現:他們並非強勢地進入居民家中,在心態上是很謙卑的,甚至,是可
以被拒絕的。菊芳覺得這種真心的關懷,可以將打擾的程度降到最低。

「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自省的能力與人生的智慧。」菊芳認為這是一種
生命轉換而產生的智慧,非關學歷或專業。

年前關懷,到底能帶給居民什麼?菊芳想到在行前集訓時,許多講師都一
再提醒同學,不要以為自己可以為災民做什麼。「這樣反而會讓我們去想
,到底我們可以做什麼?就好比我們的本錢就是青春、活力,我們能帶動
的氣氛自然也有別於師姑伯。」

在太平市的原住民花東新村,有著原住民部落特有的自在,不論是家門前
烤火的爐子、或是廣場旁的沙發;人,也是那樣地無拘。洄瀾種子服務隊
員在廣場上以團康和居民同樂,居民也以優美的舞蹈回敬大家。

幾個小朋友和菊芳坐在同一張沙發上,也不介意這個不知打哪兒來的大姊
姊陌生的面孔,大夥一起玩笑嘻鬧著。

「用心走一遭,對人生會有所不同。」菊芳認為,即使無法帶給居民任何
實質上的幫助,但是在生命與生命的交流過程中,雙方會因此而擁有快樂



【兩個經驗】

◎隊輔/邱韋博(慈濟醫學暨人文社會學院公衛系一年級)
 撰文/婁雅君

「從電視上看到災區的景象,我就一直想來,希望能出一分力。」一個簡
單的想法,讓韋博踏上了大愛村的關懷隊伍。

年前關懷的行程之一,是在埔里聯絡處和照顧戶一起圍爐,每一桌都有幾
位同學負責為照顧戶夾菜。當韋博想夾菜給一位叔叔時,筷子在半空中竟
被那位叔叔以筷子擋回了。

「我當時楞了一下,然後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之後,我不敢再幫別人夾
菜了。」韋博腦海中一直想著這件事,或許叔叔可以自己來,而自己一意
要為他夾菜,似乎沒有考慮到他的感受,這樣也就脫離了服務的本質。但
是該怎麼做呢?

韋博在小組心得分享時提出這件事。「其實,不一定只能幫他們夾菜,或
許可以和他們聊聊天!」輔導媽媽的一席話,讓韋博豁然開朗:「這是個
好方法,也是另一種管道。」

韋博了解到服務的經驗是需要自己去累積的。這次不太完美的經驗,也讓
他知道下一次在和別人接觸時,應該先觀察他人的需要,而不是輕率地自
以為是。

「這是我第一次主動和陌生人談話,而且是個奶奶,我估計我們談了大約
二十分鐘左右。」不同於第一天的挫折,韋博在活動最後一天喜悅地告訴
大家自己的突破。

在東勢大愛村,韋博看見一位老奶奶一個人坐在一旁,沒有人陪伴,想到
自己總不能一直停留在「無言的陪伴」階段,一定要把握這最後一天的機
會,否則,這趟服務工作就要交白卷了。

韋博不再多想,拿了一包糖果就朝奶奶身旁走去。沒想到竟聊得很投緣。
臨別時,奶奶說「希望你們再來」,韋博告訴奶奶,當地的慈濟人會常過
來看他們,而且年後也會有其他營隊來辦活動。奶奶解釋說:「希望『你
』還能夠再來!」

聽到這句話韋博內心有遺憾、也有喜悅。遺憾的是,短暫地相處就要分開
了;喜悅的是,自己竟然可以和老人家相談甚歡。「雖然她不知道我的名
字,但是有我這樣一個人存在,並讓她開心,我就覺得很高興了!」


【發現小黑人】

◎隊輔/徐振家(文化大學四年級慈青)
 整理/賴麗君

我要來大愛村關懷之前,其實蠻擔心傷害到小朋友,想像中,他們的心可
能是封閉又敏感,一不小心,就會傷害到他們,但是在接觸他們之後,我
覺得他們非常活潑、開朗,而且比一般小孩來得堅強。

這幾天我發現許多災區的小朋友都曬得很黑,很像非洲的小黑人,我覺得
很奇怪,因為中區的太陽應該還不至於會曬成那個樣子;後來才知道,他
們在搬進大愛屋之前都是住帳棚,那時還是大熱天,每當太陽出來,帳棚
就熱得像火爐,所以他們就被「烤」成那個樣子,但他們並不會覺得很辛
苦,可能是經過災難之後所磨練出來的堅強吧!

在這些孩子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個小孩因為地震傷到脊椎,
在言語、行動上都比一般孩子緩慢,之前他媽媽曾跟我提及他的情況,所
以我就特別照顧他,我發現他並不會因為行動不便而減低參與度,每一項
活動他都很認真參與,和其他孩子打成一片。

活動結束時,他留言給我說:「謝謝你這麼照顧我!因為行動不便,有時
不太喜歡與別人相處,但是你很關心我,使我變得比較願意和大家在一起
。」我看了很感動,因為自己只是付出一點關心,沒想到他就銘記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