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記事》

地震改變的事

【九二一地震後】

◎撰文/葉文鶯


不論經歷任何險難,
有人作伴總比獨自一人強多了。
未來,當孩子重新回味,
「友誼」或許是他們患難時期所獲得的最珍貴禮物。



〈二年甲班的雞〉

大地震改變了許多事,包括南投縣竹山鎮延平國小二年甲班這一對實驗雞
,也不例外。

牠們在被孵出的第二天被送到班上,當作自然學科的觀察對象。級任老師
呂雪娥說,通常觀察一個月後,學生了解羽毛的成長等變化,便會在同學
或老師之間徵求主人收養。令人訝異的是,這兩隻雞已經六個月大了,依
然是該班的「寵物雞」,鎮日在校園內自由活動,並未被「驅逐」出校。

「以前是不能留下來養的,可是地震之後,校園到處都很亂,所以牠們白
天在教室附近或後山走動,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每天傍晚,由幾個男同
學負責把牠們關回籠堙A放在教室後面。」呂雪娥說,他們班每天都會到
廚房要些青菜和白米飯給雞當食物,不過最近開始給這兩隻雞加菜,額外
吃些飼料了。

「我沒養過雞,可是按照『教學指引』所講,母雞通常在第三個月就會生
蛋。現在都六個月了,沒生過一顆蛋,真的很奇怪,我還特地請幾個男同
學跟蹤,看母雞是不是把蛋生在外面,結果還是沒有。我曾聽說如果母雞
把蛋生在外面,牠就不會再回雞籠,直到有一天從外面帶了剛孵出的小雞
回家。」

為了揭開謎底,呂雪娥毫不放棄,她喜孜孜地說:「不久前有人告訴我,
應該給雞吃點飼料才長得好,所以我買了一大包。真的耶!母雞吃沒多久
就變得很肥,屁股都快垂到地上了!而且雞冠很鮮紅。」

「看起來好像快生雞蛋的樣子,妳怎麼不幫牠做個窩呢?」

「有啊!那個大碗就是我拿來的,原本鋪了幾塊布,可是母雞一直啄,把
布拖出來;後來又換了紙片,牠也不喜歡,所以我今天請小朋友回家看看
能否找到一些稻草。我希望我們班的雞不要像張主任說的,是一隻不孕的
雞。」

「不會吧!我們學校的老師都沒有不孕啊!」校護黃小姐不假思索地冒出
這句話,令人發噱。

「會不會被地震給嚇壞了呢?」

「不會吧!出生後一個星期遇到地震就受驚嚇,連長大了也生不出雞蛋?
」呂雪娥簡直不敢相信這種說法。

「我們每天早上把牠們放出去,妳不知道,公雞反而比較撒嬌,常挨在我
腳邊,微微伸出牠的膀子碰碰我,好像在說:『為什麼不早一點放我出來
?』有時下課時間,公雞看我遠遠走來,就跑來我這堙A偶爾還會啄啄我
的腳呢!」呂雪娥說。

聽起來像是一對快樂的雞,母雞怎麼可能不下蛋呢?為了早日抱雞寶寶,
二年甲班師生正在努力中。


〈梅花梅花幾月開花〉

今天忘記戴眼鏡的涂佑哲蹲在地上,任女生們尖細的聲音如轟炸機般,在
他頭頂迸響。

「幾月開花?快點講啊!」沒戴眼鏡,似乎連腦袋也不甚靈光了,佑哲顯
得優柔寡斷,被逼問了幾次,才說:「二月。」

「錯!再來。」佑哲的答案被堅決地否定,班上同學高興著答案沒洩底,
遂退後幾步,再度將手拉成大圓旋轉,朝他大喊:「梅花梅花幾月開花?


又陷入苦思的佑哲仰著頭,期待某人的祕語或眼神透露丁點訊息,幫他早
點猜中謎底,屆時他就可以在四下奔逃的同伴塈鴙荋嬰滿u鬼」了。

每當下課時間,孩子的雙腿像裝了彈簧似地奔出教室,憑著人數、遊戲型
態和一陣喧譁各自佔領地盤,然後很快專注於遊戲中,自得其樂。

即使戶外活動空間受地震影響而受限,在這偌大的網球場上,除了一年丁
班在玩「梅花梅花幾月開花」的團體遊戲,高年級學生也打起排球。同一
時間堙A四年丁班的女生正利用教室前方一小塊空間玩「打結」,憑著猜
拳闖關,直到五六人被自己弄得身體翻轉不得;又有幾個男生在圍觀討論
,他們帶來的怪獸對打機,無論何時何地都能提供樂趣。

誰的童年沒有遊戲?跳馬、大風吹、尖斗笠、擲沙包……像火車經過一連
串的隧道,最終才駛向終點,即使成人世界堙A也仍然存在著各式各樣的
遊戲與規則。在遊戲塈捊~,在遊戲中結交好友,在遊戲中創造與變化,
在遊戲中學習合作與互讓。當你覺察自己的世界已經有一種回不去的「單
純」,那麼,去跟孩子遊戲吧!


〈升旗典禮〉

學生抬高下巴,食指、中指並攏伸直,兩指尖沿著帽緣做出敬禮手勢,神
情莊重。

集合在網球場上的學生聽從口令向右轉,朝約莫一兩百公尺處的操場,敬
禮;然而,即使視線穿過前方的幾棵樹,也只能想像那緩緩升起的國旗正
在空中飄揚。

二年丙班級任導師曾彩琴說,司令台原本沒有被震壞,後來怪手進入校園
拆除危樓,竟不小心將它壓壞了,所以目前看到的旗竿並非豎立在司令台
,而是在原地架起一根竹竿暫時充當而已。降低高度加上遠距離遙望,這
樣的升旗典禮充滿「象徵」。

自從地震後,延平國小的升旗典禮改為每週二、六早上舉行,逢週休二日
當週就只剩一次而已。也許是教室區距離網球場較近,且球場夠大,所以
今天的升旗典禮改在網球場舉行。

不過看看今天的天氣,連續多日的陰雨初放晴,跑道還有點兒濕,若到操
場集合,腳底容易挾帶泥土弄髒教室,並不適宜。

此外,也許是季節變化,操場上空出現無以計數的小蟲和漫天飛舞的小鳥
。一大早,有個男孩拿著掃帚去驅趕飛蟲,後來只見他衝出「蟲」圍,急
忙揮拍他的頭上和全身,教許多學生見狀,紛紛繞道而行。

升旗典禮雖然是嚴肅的,但對許多一年級學生來說卻相當興奮,因為今天
是他們這一學期初次離開走廊,與中、高年級的學生一同在網球場參加升
旗典禮。

就在拍攝一張張專注而故作嚴肅的表情時,從隊伍的縫隙中,卻意外看見
幾張自行調整身體角度,朝相機微笑敬禮的小臉。「喂,看前面啊!」


〈眾望所歸〉

四年乙班的劉建宏、張琬喻,在去年九月底、十月初先後出走,一個到台
中巿西屯協和國小、一個北上土城清水國小依親寄讀。

「在那邊,要當每一排的組長必須考前八名才有資格,前十六名才可以當
副組長,我在第二次考試的時候終於拚上了,可是當沒多久就回來了。」
實現願望的琬喻說,組長的工作是幫同學收簿子、幫老師發東西等,在她
眼中可是一項崇高的榮譽。

「咦?可是我這學期一回來,就當班長了!」琬喻沾沾自喜,又指指建宏
說:「他也是,當風紀股長。」頓時,一旁的同學立即附帶說明:「因為
我們太想念他們了!」

原來,久違了親愛的老師和同學,琬喻、建宏憑著大家對他們的思念,竟
在選舉新幹部時佔盡優勢、眾「望」所歸,教一路當過班長、副班長、風
紀股長、又擅長電腦的陳冠霖有點兒吃味地說:「我現在什麼也沒當了!


談起寄讀的日子,性情活潑的琬喻滔滔不絕、眉飛色舞地說:「那個學校
好大,外圍就有四個門,大得我連自己的教室都找不到,還得問人家呢!
還是延平國小這種小學校好,不會跑錯教室,而且跟同學很快就都認識了
。」

「告訴妳,我在那邊都跑第一名,其實我在這邊算是跑得比較後面的。還
有,我的書法和畫畫都有進步喔!因為那邊的老師要求比較嚴格,書法字
都要寫在九宮格堶惟O!我平常看書就很快,可以一目十行,老師要求我
們每天必須找兩句成語加上解釋……」琬喻吐吐舌頭,卻一邊享受著被要
求嚴格學習所帶來的成就感。

置身城巿的大學校,建宏也有同樣的感受,雖然寄讀學校的師生都待他們
特別好,甚至琬喻還獲得新老師為她申請的一千兩百元獎學金,可是一想
到父母及要好的同學仍在竹山,能夠重回熟悉的故鄉和校園,才是他們最
高興的一件事。

「好奇怪,為什麼我在那邊會想念爸爸、媽媽和這堛漲P學,回來這堳o
又想那邊的老師和朋友?好想寫信給他們。」琬喻突然又記起什麼似地說
:「在台北的時候,有一天我正在寫字,親戚家的小弟弟突然走過來搖我
的桌子,我氣得打他,雖然他才三歲而已。我想我的身體已經產生一種『
地震抗拒素』了,每當下課我都想往外跑,不喜歡待在教室,我怕又會有
牆壁的磚磈掉下來,有時候甚至想直接從二樓跳下去比較快呢!」

家住琬喻隔壁的同班同學陳佩瑜也說:「地震以後,不知道為什麼每天都
覺得全身很癢喔!」她抖抖身子,被問及身上是否出現紅疹等症狀時,卻
直搖頭。

「我有去九份二山那邊看耶!妳有嗎?」這時,建宏搭腔了。九份二山在
地震後成為一個觀光新景點,然而在這群小孩子眼中,有人葬身此地,不
免產生許多靈異鬼魅的傳說,他們在外人面前更是「津津樂道」。

當孩子們沈浸在自己營造出的恐怖氣氛時,我不禁想著:不論經歷任何險
難,有人作伴總比獨自一人強多了。對於這群逐漸回復吱吱喳喳、活蹦亂
跳的孩子來說,學習環境和品質是目前許多人關注的焦點;但在未來,當
孩子們重新回味,「友誼」或許才是他們患難時期所獲得的最珍貴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