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希望工程特別報導》

「現身」說法˙林葉

【有心無難事】

◎撰文/賴麗君


「我現在唱歌可是有條件的喔!」
罹患麻瘋病五十多年的林葉說,
「五十也好、一百也好,
希望大家都能為希望工程盡點力。」



當林葉走進教室,不到一百五十公分的身材,並沒有引來太多的注意,直
到她上了台,塌陷的鼻梁和彎曲不規則的手指,活生生映在大家眼底,才
引來眾人好奇的目光──一位痲瘋病人,卻流露出一股堅毅的自信。

「各位老師,我是一個沒有讀過書的人,站在這婺礞j家說話,好像是在
孔子面前賣弄文章,所以我今天是要來讓大家看,看看一個痲瘋病人這五
十多年是怎麼走過來的……」

林葉細細柔柔的聲音雖略帶感傷與無奈,但卻有著更多的堅強,每一次的
演講,她總是以這樣謙卑的口吻做開場白。但不知為何,許多人一聽到這
些話,心奡N有股莫名的感動。

聽完林葉的故事,老師們的手帕早已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以前林葉每次
演講完總會唱一首歌,今天她似乎忘了。

「林師姊,您是不是忘記要唱一首歌呀?」有人提醒她。
「沒有忘記啊!但是我現在唱歌是有條件的。」林葉神祕地說。
「沒關係,任何條件我們都答應!」

這時林葉才說出她的條件:「因為九二一地震,許多災區孩子都還在簡易
教室堣W課,慈濟要為災區學校重建,需要很多經費,希望大家都能盡一
點力量,五十、一百元都好,小力量匯集起來就是大力量,希望大家幫幫
忙!」

說著她就唱起一首慈濟歌選,雖然已經講了兩個鐘頭,但是她依然努力唱
完一首長達五分鐘的歌,唱畢,立刻引起一陣熱烈的掌聲,接著,一千、
兩千元的捐款踴躍而來,一下子便募集了幾萬元的善款。


帶著藥包四處演講

以前,林葉就是慈濟社區茶會、營隊活動經常受邀演講的來賓;九二一地
震後,她更是一天接兩、三場演講,也不管自己有沒有時間休息。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沒受過教育,怎麼好意思到處現身說法,但現在
是非常時期,我一定要走出去向大家說。以前,我不大好意思向人家募款
,很怕被別人誤會,但這次為了災區的孩子,我就跟大家說,聽我唱歌可
是要錢的哦!我的力量有限,只能這樣做。」林葉說。

事實上,林葉的身體狀況並不允許她這樣往來奔波操勞,因為她患有心臟
病,醫師提醒她要多休息,避免勞累,但她卻是一個很「叛逆」的病人。

「有時,她很不舒服,還強忍著去演講;好幾次發病,都對我們說:『現
在回去了也沒關係,你們剛好可以幫我助念!』」常陪林葉到處演講的慈
濟委員田月榮說。

除了國內,林葉也常受邀至海外演講,舉凡菲律賓、印尼、日本、加拿大
……已經到過將近十個國家;最近,她更常遠赴海外為希望工程募款。

參加海外慈濟人的活動,行程往往相當緊湊,尤其舟車勞頓,倍加辛苦。

「我看她有時真的好疲倦,可是又強撐著上台,唯恐病情發作,她都隨身
攜帶著藥,她跟我們說:『自己身體不好,出門在外就必須把自己照顧好
,不要去麻煩到別人。』她就是這樣會為別人著想。」曾隨林葉赴印尼演
講的慈濟委員曾秋香說。


寫一個字要一分鐘

歷經數百場大大小小的演講,林葉已練就出一套絕招──因材施教。有時
,她來不及準備演講內容,到了現場,只要稍加觀察聽眾相貌、大概身分
來歷,就知道要對他們講些什麼。

「因為我沒受過教育,也不太會寫字,無法事先擬草稿,只能想到什麼就
說什麼,沒什麼組織。」

儘管林葉這麼說,其實只要聽過她演講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樣一個
在樂生療養院住了五十多年的病人,可以對佛經那麼深入,對人生哲理那
麼透徹。

「佛經是硬背起來的,因為我不識字,就請懂的院友逐句解釋給我聽,我
邊聽邊背,每天複習,一本《無量壽經》就這樣背了起來。」林葉說,平
常也會聽上人開示,並藉由廣播吸收資訊,「每一次聽上人講話,我都很
感動,覺得他是針對我說的,所以聽了就用心記起來。」

後來,在一次機緣下,林葉更發憤習字。

那次,林葉赴日本參加慈濟人茶會,有人請她簽名,但林葉認為自己連寫
字都有困難,於是加以婉拒。同行的慈濟委員顏惠美一再鼓勵她,她才硬
著頭皮簽下名字,但是左看、右看,怎麼看都像鬼畫符,不禁為之汗顏。
回台後,她開始練習寫自己的名字,並抄寫《無量壽經》,前前後後花了
一年時間才抄完。

由於手指扭曲變形無法正常握筆,她只能將筆夾在食指與中指之間,一筆
一筆慢慢刻畫,一般人寫一個字只需幾秒鐘,她卻得花上將近一分鐘;因
為使力磨擦,手指經常脫皮紅腫,有時過於用力甚至破皮流血,但她依然
忍痛繼續苦練。

「我練到現在,破皮的地方都長了厚厚的繭,用力捏也不會痛。這就是告
訴我們:人呀!要多磨練,才會更堅強。」

努力跟著院友學了許多字,現在她也能閱讀雜誌,寫簡單的詞句。每天一
有空閒,她就待在佛堂媗玟齱B看雜誌或背佛經,自我充實。

「我現在演講的機會很多,如果每次講的都一樣,不如請大家聽我的錄音
帶。所以我要多讀書、多體會,肚子埵釭F西,才不負人家跑這一趟來聽
。」

林葉說,自己不是天生的演說家,能夠站出來,實在是因為有許多慈濟人
的鼓勵與包容。


六十多個孩子的媽

回想五十多年前,林葉還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因為罹患痲瘋病,被家人
、社會嫌棄,帶到樂生療養院,從此以樂生為家,與社會隔絕長達五十年


「我當時曾經問帶我來的叔叔,什麼時候要帶我回去?叔叔說,等我病好
了就來帶我。可是等了幾十年,家人始終沒有來帶我回去。」

林葉說,當時她幾乎每天以淚洗面,哭到眼淚都乾了,流出血,差點瞎了
雙眼。幾個院友不忍心看她這樣下去,鼓勵她學佛、背經,她才慢慢從佛
經中頓悟,放下凡塵悲苦。

「我們每天早晚都會到佛堂誦經一個小時,念佛經時,我會忘記很多煩惱
、悲傷。」林葉說,在佛堂不僅找到寄託,更讓她成為許多孩子的「媽媽
」。

當時一位院友的弟弟來台北發展,苦於幼子無人照料,她知道後就自願當
孩子的免費保母。孩子放學,她就為他燒飯、洗衣,陪他做功課,直到孩
子的家長下班接回。

後來,這位院友的弟弟有次回鄉,大家看他衣錦歸來,紛紛前來打聽,於
是他就將林葉義務擔任孩子保母的事廣為宣傳,許多鄉親聽到這麼「好康
的代誌」,也舉家遷往台北發展。原本林葉只帶一個,經過一傳十、十傳
百,竟「擴張」至一次帶十八個孩子。每回談起這件往事,林葉就笑說自
己是安親班的「創始人」。

三十年前,家電用品尚不普及,林葉以一雙殘缺的手要洗十八個孩子的衣
服、準備十八個孩子的飯菜,一雙手就像泡菜,幾乎成天泡在水堙C

「因為我的手比較不方便,怕耽誤孩子上學時間,每天三點半就得起床做
飯。梅雨季節是最令人煩惱的,衣服都不易乾,那時孩子家婼a,只有一
套制服,我只好去撿煤炭回來慢慢燒紅,然後將衣服一件件烘乾。」

看到林葉這麼辛勞,許多院友都說,這個「媽媽」比親娘還累啊!幾十年
下來,林葉已經是六十多個孩子的媽,現在又多了一群孫子;因為孩子個
個成家生子後,又將自己的孩子送來給她帶,看來這個安親班的「創始人
」是很難退休的。

有次,一位師兄去找她,又看到她在洗一堆孩子的衣服,不禁讚歎說:「
要讓這麼多孩子叫『阿嬤』,不是那麼容易的!」

林葉可是一點也不覺得辛苦,她反而很感恩大家能夠接納她,將孩子送來
給她帶,「三十年前,大家還很怕痲瘋病,家長能放心將孩子送來我這
,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包容,最大的鼓勵。」


生命中永遠的春天

學佛讓林葉放下人生悲苦,並在她孤寒的人生埵酗F一個意外的春天,但
真正改變她人生的是慈濟。她說,如果沒有慈濟,她現在還是一個躲在樂
生,走不出去的痲瘋病人。

她記得第一次出去演講是在十年前,那時她五十九歲,四十多年來,生平
第一次踏出樂生。

「當初,李佳穎師姊鼓勵我走出去,我非常不願意,因為那時我還很自卑
,怕被人家看,心堣]很恐懼。但是她跟我說,如果我能夠站出來,可以
鼓勵很多人。我想,如果可以幫助許多人,不管怎樣,我都要去試試看。


第一次演講,林葉站在滿座的聽眾前,看著大家好奇的神情,她緊張地腦
中一片空白,趕緊閉上眼睛,想著自己今天為何要站在這堙A是因為要告
訴大家如何從疾病中站起來的呀!於是她找到了開頭,但是講到一半卻忘
記要說什麼,於是她趕緊唱一首歌,佯裝「中場休息」,然後邊唱邊想著
如何接下去,往後唱歌就成了林葉每次演講完的「Service」。

「因為有慈濟人這樣包容的心,我今天才有機會站出來。我感恩慈濟的心
情,是無法言語的。」說到這堙A林葉哽咽住了。

她記得民國六十七年,證嚴上人第一次來樂生療養院,她深深被上人的慈
悲所感動,「他把我們當親人一樣關心,問我們需要什麼,有什麼困難。
我們當時以為慈濟很有錢,就提出許多要求,後來才知道慈濟的善款是靠
十方大德,十元、二十元很不容易募來的,心堹u的好慚愧啊!」

既然十元、二十元也可以救人,林葉心想每月領有政府的生活補助款,用
剩的也可以捐出來啊!於是她從慈濟的照顧戶變成會員,每月定期捐款給
慈濟。民國七十二年,她得知慈濟要蓋醫院,就把自己存了數十年的「棺
材本」十萬元捐出來。

以後每當慈濟為賑災募款,她不但馬不停蹄地奔波勸募,更義不容辭地捐
出自己僅存的零用錢。九二一地震後,她得知慈濟要為災區重建學校,更
是多次捐款。

因為全心投入慈濟,扭轉了她的人生;她不再自卑,不再害怕,更不再是
個病人,她是黑暗角落的光明。

每回演講,她最後總會心懷感恩地說:「依人生來說,我是很不幸的;但
依佛法來說,我是很幸運的,因為我有幸參與慈濟,找到人生的光明,發
揮生命的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