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地震後》

車棚下的烹飪課

【校園記事】

◎撰文/范毓雯


白色氣體不是自汽機車排氣管堳_出的,
而是瓦斯爐上沸滾蒸騰的白煙,
因為車棚已成了特教班的烹飪教室。



車棚下,阿超、益安兩人自透明罐中倒出粉紅色液體在抹布上,努力地來
回擦拭白板上綠色的字跡,白板前後搖晃了起來,吊掛其上的鐵網及用掛
勾吊起的砧板、夾子、勺子等廚房用具,也像骨牌般地搖擺起來。

擦淨後,大家陸續跟著老師抄下白板上的食譜,抬起頭時還向旁瞄了幾眼
;站在一旁的我,遂不經意地接收到一個誠摯無邪的笑容。


穿上圍裙,大展身手

「有沒有聽過慈濟啊?」南投縣草屯鎮旭光國中三年十班特教班烹飪課徐
老師,轉頭問身後的學生。

學生們一片沈寂,從小不喜歡上台的我直覺有點尷尬,只好把更多笑容堆
在臉上。

「就是慈濟功德會啊!」

「喔!」學生們恍然明白,一聲聲「姊姊好!」讓我猶如垂頭喪氣的玫瑰
,因吸收到充足的水分而抬頭挺胸。嘿!嘿!這群特教班的孩子,若不說
明白、講清楚的話,似乎和普通班學生也沒什麼兩樣嘛!

阿超搬著牌子老又耐用的大同電鍋,快步走到車棚外約幾公尺距離的特教
辦公室煮飯,其他同學則一一穿上圍裙,在老師吩咐下去提水、洗菜,開
始準備中餐的材料。

烹飪課原來應該在生活訓練室進行,那埵頃p房、烹飪教室、客廳、臥室
等設備,但受地震損壞已拆除;「我們這堥S水、沒電,用水需要到一旁
的簡易廁所,用電則到特教辦公室借用;下雨天會有雨水噴進來,風大時
瓦斯爐還會點不著呢!」徐老師說。

「特教班的教室原有一套衛浴設備可洗澡、洗衣,如今我班上一些重度學
習障礙學生如廁時,就需從簡易教室走段路到簡易廁所,沒有熱水可沖洗
,只能以濕紙巾擦拭,再換上乾淨衣物。」上午一起上烹飪課的黃老師說


「地震後我告訴學生,我們有車棚上課,已經是幸福的,普通班學生都還
在帳棚堣W課,若我們要更幸福,就要把車棚整理乾淨喔!」

回頭問阿超是不是有幫忙整理,阿超露出一付俠客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模
樣說:「大家還有幫其他班級整理呢!」

於是堆積了許多打包物品、猶如廢棄倉庫的車棚,原只有門邊的一台瓦斯
爐和一小塊空地可烹煮,經過徐老師和學生利用兩星期的禮拜三、禮拜四
烹飪課時間,拆封、重整、擺設、布置一番後,終於規畫出圖書室、餐廳
與烹煮的地方。

就像旭光國中去年新蓋的活動中心,現在已成了學生週會集會、老師開會
、校長辦公廳、學生室內體育活動等多功能場地,車棚下也成了善盡利用
的空間。


香味四溢,大快朵頤

學生繼續準備食材,徐老師切著蔥與芹菜,阿超洗菜刀時被一位女同學推
碰了一下,割傷右手食指。

四月中,阿超要參加南投縣技藝教育班餐飲製作的學生技藝競賽,雖然他
的學科表現不盡理想,但手藝可讓老師們讚不絕口。

「我爸也真是的,叫醫師不要打麻醉針。」一會兒,阿超從醫院返回後,
精神充沛。闖禍的女同學眼淚也似乎減少許多。

近午,車棚下飄散出濃烈的香味。

「吃大餐了。」患有腦性麻痹的珮琪開心地說,隨後大家開始大快朵頤地
享用。

午後,陽光從外而內暖暖地照射,另一端準備重建校舍的空地上,地質鑽
探轟隆隆的聲響不再傳出,只剩下群鳥啁啾的鳴聲,學生紛紛進入休憩片
刻的夢鄉中。

「這群學生是學習障礙並非智能障礙。」徐老師提到一位花了整個上午抄
寫食譜的學生,一看到不懂的字便一再詢問,「她是很認真在認字和學字
,而不是只照著字的筆畫寫下來而已。」

後來,徐老師也提到打算在車棚旁用保麗龍的盒子種植蔥、薑、蒜等食用
植物,讓學生在上烹飪課之餘也能觀察植物,分享生命成長的喜悅。

鐘聲一響,靜謐的校園一下子又活絡起來。下午,徐老師把糖醋魚的作法
講述了一遍,卻見孟瑤依舊睡眼惺忪。

「睡不飽啦!」孟瑤半夢半醒地說。

「那妳去把冰箱的兩條魚拿過來。跑一跑才不會想睡覺。」孟瑤立即起身
,單純地聽令行事。

「可不要炸雞爪來吃喔!」徐老師邊用筷子試油溫邊說,請學生小心不要
被油燙傷。

一番料理後,兩條色香味俱全的糖醋魚在大家的嘴中口齒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