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記事》

分享

◎撰文/葉文鶯


東光國小高羚詠說,
等她家新建的鐵皮屋完工,
也許會寫信跟台北西門國小的蔡豐微分享心情。



「你的家呢?」「房子有沒有受損?」「現在住哪堙H」是九二一地震後
,中部重建區內取代「呷飽麥?」的典型問候語。

倒房無數,受災戶唯尋得一安身之處,才談得上進一步著手復原。然而到
目前為止,還有人住在帳棚堙F「露營」了七個月,實在太難為他們了!

南投縣魚池鄉東光國小是一所迷你學校,全校只有一百一十二位學生;在
地震中,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學生家房屋全倒,學校損毀的情況也很嚴重。
學生白天在簡易教室上課,晚上回家的居住品質也較以往落差甚大。


湊成一個家

六年甲班的鍾誌豪原本住磚造平房,和哥哥共用一個房間;目前暫住的地
方,兄弟倆與父母四人擠一個房間,床還是爸爸的老闆送的。

誌豪說,家堥S有衛浴設備,「白天到學校上廁所,晚上借姑媽家的;洗
澡就跟鄰居借。」不知是否還只是個小男生,我設身處地感受到的不方便
,他卻說得輕鬆。在他眼中,真正關心的是「爸爸希望貸款趕快撥下來,
這樣才能在自己的田婸\新房子。」

洪詩晟的爸爸是鐵工,地震後兩星期就在原地增建鐵皮屋;半倒的家保留
了廁所、客廳和一個房間,一家五口將就著住,倒也像是恢復了以往生活
;只是詩晟仍然沒有自己的房間,必須到廳堂的神桌做功課。

洪宗憲描述他的家,是在「帆布棚下面的帳棚堙v,預計蓋兩層樓的鐵皮
屋很早就請工人開始搭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工程一直拖,後來雨又一
直下。嗯──最近大概快好了吧!」

更教他覺得無奈的是,「廁所本來沒倒,都是那可惡的怪手挖的時候(清
除倒房)弄倒了!現在只好向隔壁借!他們的廁所也倒了,重新蓋在房子
外面,所以我晚上照樣可以去上廁所。」

宗憲的家有六個人,加上鄰居兩位老人家,八個人共用兩間廁所。至於浴
室,雖然圍了一個隱密空間,可是洗澡水必須從外面提進去;宗憲經常幫
家人提水,輪到他洗時,大概累了或懶了,總之,並不是天天洗澡,經常
被同學當作笑柄。

不過,他倒也很想得開,對取笑他的同學叫道:「喂!不能輕視同學啊!



小學生的友誼

災難中也滋生了難得的情誼。東光國小家中房屋全倒的學生,都獲得了來
自台北西門國小師生的關懷援手。

因緣來自於西門國小校長黃文瑞是東光國小校長杜淑華的學長,基於這分
情誼,杜校長原服務的魚池鄉明潭國小師生,曾與西門國小師生進行城鄉
交流。

九二一地震後,聽聞南投縣為重災區,黃文瑞校長立即偕同該校家長會長
奔赴明潭國小探「親」;抵達後才發現杜校長已於兩個多月前轉任東光國
小。

了解兩校災情返回台北後,黃校長在校內發動募捐。將總額五十多萬元全
用來補助明潭、東光兩校家中全倒的學生。

每戶發給一萬元的補助,可以做什麼呢?

「拿去鋪水泥!」東光國小六甲黃景輝在舊曆年前告別帳棚、香菇寮,住
進新建鐵皮屋。

「可以當作生活費或蓋房子。他們捐錢幫助我們,我們心堳黹矽部A很感
謝西門國小。」五年甲班吳雯純的家境稍好,正準備重建鋼筋水泥的房子


「西門國小送卡片給我們,教我們不要傷心,我看了很感動!」三年甲班
王婷紅還說:「地震時,我們和鄰居都一起煮菜,大家相互幫助。」童稚
的話語中,傳達了九二一所震盪的溫情。

婷紅的父母平日種植香菇,她說現在香菇產量減少,所以媽媽受僱幫人家
剪香菇、爸爸栽豆子。敘述這話時,小女孩流露出「安心」的神情。

又有人說,西門國小同學的來信還問到:「房子倒了,你們家有沒有人受
傷?」從這些問候中,他們感受到別人的關心。

六年甲班的高羚詠曾與西門國小四年級的蔡豐微通信,她說等她家新建的
鐵皮屋完工,她也許會寫信跟蔡豐微分享心情。





當他人最需要的時候,及時傳送的溫情最美!截至目前,震災重建工作還
在進行中,如果有人不想錯過什麼的話,是不是該有所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