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南投國小的戶外教學

◎撰文/阮義忠


【探望母校】


一早,南投國小二年丙班的二十七位學生已在校門口的一小塊空地集合好
了。懷胎九月、距臨盆期已不遠的導師林佩萱,並沒有被胎兒的負荷給拖
累住,依舊精神爽朗地帶課。她自個兒站著,讓同學們蹲下來休息,將手
上的一疊資料分完之後,說:

「今天我們要做戶外教學,拜訪鄰居『藍田書院』。你們每天都會從它的
面前經過,但今天要特別仔細看。它不只是我們南投、甚至也是全台灣的
重要古蹟。同時,它還跟我們南投國小有很深的淵源……」

事實上,藍田正是南小的前身,它們攜手走過了一個世紀,卻差一點就毀
在九二一地震的浩劫之下。

五十七個班級的南投國小,教室全毀的就有四十一間。而剛耗費鉅資修葺
一新的藍田書院,外表看起來並無大礙,但內部結構卻已受損;三合院的
左右廂房已被列為不得靠近的危樓,只有後進的兩層樓正殿局部對外開放


今天的戶外教學,在我看來就像是:受傷慘重的兒子要去探望重病臥床的
母親一樣。令人在痛惜之餘,也感受到親情與血緣的力量。



【愈好奇的眼神就愈亮】


已從事七年教職的林佩萱老師,才調來南小兩年。由於蔣碧珠校長的支持
,她開始設計與社區資源有關的教學內容。今天正是她新課程的第一節課
。她的準備工夫很夠,發給孩子的是一份要填寫的觀察表格。題目依次是


「還沒進入藍田書院前,我想書院媟|有……」
「進去參觀之後,我發現有……」
「藍田書院和一般的廟有什麼不一樣……」
「……」

孩子們的好奇心一下子全被打開了。黃敏婷、張瑀琴、張宜庭、陳彥樺、
林家禾、劉貝妮、張瓅勺擠在門檻前,對著梁柱、門匾上的木雕紋飾比手
畫腳;簡浩致和盧文學說著說著就頂起嘴來;洪崇瀚倒是最先發表意見:
「這堥S有七爺、八爺、牛頭馬面。」

林岱潔和李冠儀則是比旁人耐得住性子。她們安安靜靜地觀察,一臉的專
注在逆光中發亮有神,彷彿懂得了以往不明白的事情一樣。好奇的眼神總
是亮的;就像有愛的臉總是美的一樣。



【余爺爺說故事】


這次的調查報告要算是難產了,因為這個歲數的孩子顯然還不具備從同中
找異、在異中求同的觀察能力。他們吱吱喳喳地儘說些令人莞爾的童語,
至於報告根本就沒人完成。

不過,林佩萱老師並沒有氣餒。她把孩子帶到一樓找主任委員余爺爺,請
他老人家講故事給大家聽。於是一堂和人人都有關的歷史課就以風趣的方
式開場起來:

「於清朝道光十三年建成的藍田書院,是我們南投子弟的第一所學堂。民
國前十四年的時候,南投國小雖然成立了,但校舍還沒蓋好,學生就在書
院的廂房念書。有六屆畢業生都是從這堨X去的……你們的爸爸媽媽、祖
父祖母都是這麼念完小學的……」

余爺爺把鄉土情懷注入了他的話語之中,二年級的小朋友雖然體會不出他
的心意,但隨著成長他們會愈來愈懂得的。那時再回頭尋根,就會踏實而
有著落。



【歷史與未來】


上完課之後,學生橫過馬路就回到了學校。以後天天打照面的藍田書院,
對孩子有了新的意義。他們也曉得了這堬蔽薊漱ㄛO一般的神明,而是文
昌公和孔子的學生──七十二先賢。他們也才明白:為什麼廁所門口不是
標明「男生」和「女生」,而是「觀瀑」和「聽泉」。而到底哪一個才是
女生廁所,不會走錯?

南投國小的重建是由慈濟「希望工程」認養。校長蔣碧珠有所構想,希望
在視覺規畫上將書院和學校串成一體。中間隔著的這條文昌路,如何使它
成為行人道,而中間不設牆,或者只是矮牆。這樣歷史和現在與未來就會
有一條更清晰的脈絡了。

上完這堂戶外教學課之後不久,林佩萱老師請了兩個月的產假。她生了個
三千七百公克的胖男孩,取名黃靖閔。也許有一天,黃靖閔也會到藍田書
院去上課,而也有一位奶奶或爺爺會講故事給他聽。一代又一代,在藍田
書院聽故事長大的南投子弟,有一天也會成為說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