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與企業》

多一分關懷與付出
志業與事業並行

◎整理/編輯部


「事業與志業可以並行,學業與志業也可以兼顧;百分之多少的比例不重
要,重要的是你是否願意去付出。」

三十二年前,杜俊元從美國IBM華生半導體實驗室回台後,即投入學術
界及產業界,創辦華泰電子與矽統科技。今年三月一日,被喻為「台灣半
導體產業開路先鋒」的杜俊元,未參與矽統科技首座晶圓廠量產慶功宴,
卻出席在政大商學院,以「多一分關懷與付出──志業與事業並行」為題
,發表演說。



外界所知的杜俊元,可能是一名曾經捐贈大筆金額給慈濟的成功企業家;
不知道的是,身為慈濟志工的他,和一般慈濟人一樣也是從「做」中入門


加入慈濟之後的杜俊元,身分由一位億萬富翁,變成了一位能放下身段的
志工,他的所言所行,為台灣社會注入了新的價值觀。究竟,是何原因讓
他有此轉變?使他甘於放下開疆闢土的事業,把重心移轉至志業的經營上
呢?從以下杜俊元演講內容的摘要,可窺知其心境轉變緣由。



【賑災經驗,震撼心靈】


能夠與慈濟結緣,首先要感謝我的太太──楊美瑳。一九八八年,她回花
蓮參加小學同學會,在靜思精舍聽到證嚴上人的開示後深受感動,從此加
入慈濟行列。

她認為證嚴上人能領導這麼龐大的志業,從事濟世救人的工作,一定有很
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便希望我也能一同參加。

當時我很忙,總覺得家中有人參加慈濟做好事就夠了。但我太太很有耐心
,常帶回一些慈濟的書刊、錄音帶。雖然這些資料我都看過,對慈濟也有
進一步的認識,但她仍認為我不夠深入,想盡辦法要帶我參與慈濟的活動


她用了兩年的苦心引導我,終於讓我在一九九○年加入慈濟,授證為榮譽
董事。然而榮譽董事只不過是捐錢而已,捐錢容易,捐時間、體力就困難
多了。

一九九二年五月,我參加慈濟大陸賑災到江蘇、安徽,每天隨著團員們「
透早出門,半暝入門」,本以為洗完澡後就可以休息了,豈知還要開檢討
會、報告、做記錄,研究明天要怎麼做才會更好。那次的賑災經驗讓我非
常震撼,也使我肯定慈濟這個團體很值得去學習、投入。

後來,我又去柬埔寨賑災。看到一個小孩睡的地方比我家的狗還差;提的
水髒得我都不忍看;一根臘腸被蒼蠅吮得那樣,他還留了一個月捨不得吃
……想想那樣的景況,若說我生長在那堙A會有多能幹,我不相信。

其實剛加入慈濟時,我覺得慈濟這個團體有點亂。因為在「護惜他人善根
、善念」的前提下,每件事只要有慈濟人想服務,上人一定都說好。以企
業經營的觀點來看,這樣的效率奇差無比。

進一步深入後,我發現慈濟「亂中有序」──一件事有二十個人要做,這
二十個人自己會去協調,把事情圓滿解決。

這讓我體會到,做志業不能用經營企業的成本觀念來考量,重要的是自我
管理以及善解、包容。



【走過生死,心境丕變】


自從參加慈濟後,我看事情的角度完全不一樣了!

以前,我對員工不夠親和、要求非常嚴苛,老是以自己做事的標準要求員
工;走進慈濟後,我再也沒有責備過任何一位員工,而以感恩的心、鼓勵
的態度來對待他們。這種觀念要轉變很難,但這幾年我真的很用心,總算
有點小小的成果。

為何我的心境會如此轉變呢?一九八七年,我到夏威夷參加台大電機系畢
業二十六周年校友會,左胸突然出現絞痛,經急救後得知是冠狀動脈阻塞
。這次遊走生死間的歷劫,讓我決定捨棄權力與財富。

一九八八年,我將公司正式授權給專業經營團隊負責,只參與重大會議,
在董事會重要策略上從旁協助。這種「放下」不是放下所有責任,而是放
下經營權予經營團隊,其他如資金籌措、重大投資案這種責任,我還是責
無旁貸的。

雖然壓力還是會有,但沒有煩惱、掛礙,因為現在我經營事業並不是為了
賺錢,而是為了公司員工,希望年輕一輩有機會接棒,帶他們走上成功之
路,分享他們的喜悅。

最近幾年,是我這一生最感平靜的時候。我抱持著隨分隨力的原則,當團
隊提出可以達成的願景,我一定全心全力配合。該做、能做的事情一定去
做;該做但不一定能做的,只好量力而行。

現在有很多人認識我,國際上有很多投資案也講明就是要找我,他們說寧
可讓我賺錢,因為他們曉得我賺了錢還是會捐出來,做對社會有益的事。
雖然我在慈濟的付出僅有一點點,卻有很多看不見的回收,不管是精神面
或實質面。



【發心立願,笑容滿面】



在美國完成學業後,我服務於IBM紐約華生研究中心。一九六八年因父
親生病回國,身為家中獨子於是請調回台灣。翌年在台大電機系做客座副
教授直到一九九一年,前後有二十三年時間。

離開教職後,本想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沒想到參加慈濟,上人請我和太
太到慈濟醫學院擔任慈誠爸爸、懿德媽媽;今天又有機會到政大與各位結
緣,所以說:「世事難料」。

雖然世事難料,但人生一定要有目標、方向,即所謂的「生涯規畫」,才
不致讓一生空過。大家還這麼年輕,應該想想自己這一生到底想做什麼?
要為自己的人生立定方向。

一般人常說「立大志、做大事」,在慈濟團體則是「發大心、立大願」,
這兩者是有差別的。前者,心中還脫不了功成名就的成分;後者,則是完
全利他,故力量大、煩惱少。

三十幾年來,證嚴上人帶領慈濟人從本土慈善做起;而今四大志業、八大
腳印已邁向國際地球村。之所以能如此,最重要的是因為大家一起「發心
立願」。

常常,我們看到很多師兄姊為志業忙得不得了,卻總是笑容滿面,說不累
是騙人的。他們身體雖累,但精神很愉悅,往往回家一躺下就睡著,因為
「忙人無煩惱、忙人無是非」。

發心立願,生活才會比較愉快、輕安自在;若一直想要「立大志、做大事
」,追求名利,心中不免苦惱重重。大家不要太計較短程利益,應該從年
輕時代就廣結善緣。

事業可與志業並行,學業也可與志業並行;百分之多少的比例不重要,重
要的是你的心是否願意去付出?若是有心,一定排得出時間來服務人群。
慈濟有很多師姊是家庭主婦,她們是家業、志業並行,發揮的功能可大了




【付出無求,心無掛礙】


在事業上真正要有所成就,恐怕不只需要專業知識,而應講求待人處事的
功夫。從歷史觀點來看,許多豐功偉業的人,其特點就在擁有寬大的心胸
;有多大的心胸、氣度,就有多大的成就。

IQ很高而EQ很低的人,成就不一定好。我鼓勵大家在學校多參加一些
社團,讓自己有參與、學習與成長的機會。參加社團活動,學習如何助人
、利他,正是訓練EQ的好方法。

這些年來參加慈濟,我也常警惕自己──付出時無所求,且要做到「不起
煩惱」。在經過前年、去年對慈濟小小的捐贈,引起外界的注目後,媒體
報導帶給我們不少困擾與壓力,這並非我們所願,但我們以「不起煩惱」
作為處理準則。

其實錢多錢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分心意,只要善念相同,大家都是平
等的。個人的力量有限,能做的也只是盡量做到心無掛礙、輕安自在。大
家參加社團、學習服務,心靈也要有所定力、有所把持,才不會對你們的
精進、學習產生障礙。

剛畢業的學生要踏出第一步真的不容易。但只要放下身段,把服務當作修
行,不在乎自己是政大學生,撥一點時間出來,什麼事情都可以做;第一
步踏出去以後,一切就好辦了。




放下,心更寬
杜俊元速寫


◎楊倩蓉


「他的腰比任何人都彎得低。」這是慈濟人眼中的杜俊元。

「他對人非常親切,平常極少穿西裝,都穿公司夾克來上班。」這是華泰
電子公司員工眼中的杜俊元。

「每天都會看到一位老先生在住家附近主動打掃公共區域。」這是鄰居眼
中的杜俊元。

接觸慈濟之前,杜俊元曾經是妻子口中「最不浪漫的人」、員工眼中「要
求相當嚴格的老闆」。能與慈濟結緣,杜俊元總不忘感恩自己的太太楊美
瑳。

十二年前,楊美瑳因緣際會接觸慈濟,從此不但發心走入慈濟,更千方百
計引導另一半共行於慈濟菩薩道。

杜俊元回憶道:「我家師姊不但帶回許多慈濟刊物給我看,只要電視上有
證嚴上人開示的節目就刻意播放出來。」久而久之,杜俊元覺得這位法師
開示的內容雖然平易,卻極有哲理,於是跟著妻子走入慈濟。

一九九五年,杜俊元大病初癒後,醫師囑咐他要在家休養百日,每天走一
萬步健身;不久,剛好社區堶t責掃地的老先生離職了,於是他拿起掃把
開始掃地,一直掃到現在。

他說:「掃地可以體會很多事情,比如碰到貓、狗大便,心媊控o很髒、
會排斥;但不掃,心堣S有掛礙,掃了一段時間,也就很習慣了。掃地若
不掃心地,也沒多大意思,所以說,現在要我生氣不容易了!」

年紀大了才接觸慈濟是杜俊元的遺憾,因此他勉勵政大學子:「我想告訴
這些年輕朋友,不一定要等到賺大錢、事業有成了,才想到要為別人付出
,其實現在就可以培養一顆慈悲的心,將服務人群作為人生的目標。」



■講師簡介■


出生:一九三八年
學歷: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美國史丹福大學電子工程博士
現職:矽統科技董事長
   華泰電子執行董事
   慈濟南區榮董聯誼會召集人
   大愛衛星電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