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大愛村》

娜魯灣托兒所

◎撰文/何貞青


這堣@共三十五位小朋友,
從三歲到六歲都有,
個個像活力充沛的小蠻牛。



白雪公主、胖胖熊、小飛鳥笑瞇瞇地立在小木屋的牆上,睡眼惺忪的孩子
仰頭一看,眼睛都亮了!

這麼多可愛的卡通人物當中,還有雄赳赳的原住民圖騰和剪影,再對照小
木屋內一張張輪廓分明的臉蛋、水汪汪的大眼睛,原來,這是一間原住民
小朋友的托兒所!


風琴聲響起

娜魯灣托兒所位在埔里原住民大愛村的後門,是間美麗的小木屋。

中午時分,木屋旁傳出陣陣飯菜香,白紅美老師正為小朋友烹調可口的午
餐,聽到肚子咕嚕咕嚕的作響,蔡麗玉園長的風琴聲終於響起,通知大家
吃飯時間到囉!

「老師,我不要吃這個啦!」小女孩賭氣地從口中拉出咬了一半的小魚干
,還拖著一絲長長的口水。

「那很營養呀,好孩子都要吃哦!」聽完她乖乖地把剩下一半塞回嘴堙C

「老師,你看我吃最快,已經第二碗了!」小男生非要跟老師炫耀不可。

「好,好,慢慢吃,不要把飯粒掉到地上……唉呀!妹妹妳怎麼又把湯弄
倒了……」即使捧著飯碗,蔡麗玉和林淑惠老師也難得扒一口飯;一會兒
要防止盤子堛熙螂鶢鴞a上,一會兒又要擦拭一張張飯粒糊成的大花臉。

三十幾個小小孩一起吃飯,就是這麼驚天動地。


美麗小木屋

熱鬧、活潑、朝氣,是娜魯灣托兒所給人的第一印象,這堣@共三十五位
小朋友,從三歲到六歲都有,個個像活力充沛的小蠻牛,需人費心照料。

這所原住民大愛村托兒所,緣起於九二一地震後,因聚居在宏仁國中帳棚
區的小朋友為數眾多,整天跑來跑去,一度發生小孩失蹤事件,最後雖是
虛驚一場,卻引發大家成立托兒所的構想,讓學齡前的孩子獲得良好照顧
,家長安心工作。

正逢慈濟協助興建大愛屋,便特別規畫出一棟美麗的小木屋,作為托兒所
的園地。當時大家也為托兒所所長人選傷腦筋,畢業於師範大學幼教師資
科、擁有十幾年幼教經驗的蔡麗玉,自然就成為眾人心中適當的人選。

「十年前我就退出幼教工作了,中斷這麼久實在很怕帶不來這些小孩。」
蔡麗玉掙扎良久,後來想到自己的房子在地震中未受到太大損害,「或許
上天這樣安排,就是要讓我專心為托兒所做點事吧!」

去年十一月,組合屋還未完工,托兒所就先在臨時處所成立,蔡麗玉也從
家庭主婦變成小朋友的守護者。


累點沒關係

比起一般的托兒所,娜魯灣雖然規模不大,但在許多教育團體熱心協助、
提供經驗下,漸漸有了穩定的基礎;老師們在教材、餐飲上力求完善,希
望住在簡易屋的孩子,也能快快樂樂地學習與成長。

一間托兒所的成立與運作並不容易,考量到家長們的經濟,娜魯灣收費低
廉,但又要顧及品質,經常是入不敷出,尤其小朋友的教材是一大負擔。

災後初期雖有很多人捐贈教材,但課程必須不斷更新,如今已不夠用了。
老師必須絞盡腦汁,利用有限資源創造出吸引人的課程,或者安排室外課
帶孩子多出去活動,否則,「小孩子沒興趣,我們也會沮喪啊!站在老師
的立場,總希望給孩子最好的。」專心照顧孩子之餘,蔡麗玉還得分心尋
求善心團體的贊助,以維繫托兒所的運作。

空間不足也是一大問題。一間教室,三十五個大、中、小年紀不等的孩子
必須混成一班,更麻煩的是上課、玩遊戲、吃飯、睡午覺全都在這一間小
木屋內。當孩子們一用完餐,老師就趕快放他們出去玩,然後捲起衣袖彎
腰擦地、清理杯盤狼藉,動作必須迅速,因為小朋友一下又要進來上課,
根本沒有喘息的時間。日復一日,餐餐如此,真佩服老師的耐性與體力。

「累一點沒關係,我們最擔心的是小朋友的安全。」托兒所的遊樂設施只
有外界捐贈的兩隻木馬,遊戲時間沒搶到木馬的人,只好在庭園娷蝶u跑
跳。

二、三月間的豪大雨,造成草地多處下陷,老師得時時盯著,以免哪個孩
子跌入坑坑洞洞,怎麼跟家長交代!

幸好蔡麗玉最近向外爭取到經費,預計把庭園設計成安全的遊樂場,讓孩
子玩個痛快,也減少教室太小的空間壓力。此外,村子堥銗L孩子也可以
共同分享這個場所。


小豪也想玩

事實上,三十五個精力旺盛的小孩,只有三位老師帶是不夠的,扣除負責
餐飲的白紅美以及尚屬新手的林淑惠老師,實際教學幾乎全落在蔡麗玉身
上,她還得負責對外聯繫,同時兼顧人事工作,簡直分身乏術。

每天,已屆中年、孩子都要上大學的蔡麗玉,都得帶著三十幾個小蘿蔔頭
隨著音樂搖擺起舞、蹦蹦跳跳高唱:「我是哈囉Kitty貓,大家喜歡的Kitty
貓,喵…喵…」傍晚放學,孩子們興高采烈跟爸媽回家,只見老師癱在那
堙I

由於財務壓力及空間飽和,托兒所無法再擴編招生,不少期盼加入的小孩
可就失望了。

六歲的小豪老是在教室門口張望,當初父母曾幫他報名,後來不知怎地卻
沒讓他來念。他一會兒向認識的小朋友招手、扮鬼臉,一會兒跟著媄銂
音樂起舞唱歌,後來乾脆趴在門檻盯著玩黏土的小朋友,滿臉的羨慕。

蔡麗玉終於注意到這位小人兒,看他眼巴巴望著堶情A忍不住心疼地問:
「想不想玩?」小豪眼睛一亮連連點頭。

「來!跟小朋友坐在一起!」

這天正好開慶生會,小壽星熱情又大方:「老師,他是我的朋友,我的蛋
糕可不可以分他吃?」「我的黏土可以分一半給他玩!」小豪很快融入這
個團體,快樂地吃蛋糕、玩黏土。

「為了讓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顧,實在應該再增加有經驗的人手,再擴展活
動空間。但限於經費的問題,我們只能繼續努力了。」蔡麗玉稍顯疲憊的
臉上並沒有失去信心。


一張張笑臉

雖然面臨許多難題,但每天看著小朋友像小樹一般朝氣蓬勃的成長,讓人
既欣慰又充滿期待。

每當托兒所舉辦活動或大掃除,村子堛瑰糮O媽媽一定出動幫忙;庭園
美麗的花花草草,是家長們合力整理的成果;小朋友若去郊遊,家長也會
同行照料,增加親子互動機會……屬於全村的托兒所,自然成為眾人細心
呵護的目標,這堛漱p朋友是很幸福的哪!

家長信任地把小孩交給托兒所,老師回報的是一個個守規矩、有禮貌的小
朋友。舉凡生活習慣、常識、禮儀,都在這個小天地媥i成;每天,總可
以聽到小朋友得意的炫耀:「我昨天很乖,我有自己洗澡哦!」「我會自
己吃飯了!」「我有聽老師和媽媽的話!」

「最欣慰的是,娜魯灣的小朋友每一個都很快樂,沒有人不喜歡來上課的
!」蔡麗玉驕傲地說。

曾經,他們小小的心靈也受過九二一地震的影響。蔡麗玉記得,托兒所剛
成立的那段日子,小朋友都缺乏安全感,只要一點聲音和晃動,就嚇得躲
到老師後面;玩積木時也會學著大人說:「我堆的房子已經全倒了,你那
個是半倒……」或是童言無忌地喊著:「某某人被壓死了……」

如今,在時間流逝以及父母、老師的照拂下,地震的陰影已逐漸消逝,一
張張笑瞇瞇的臉蛋都不再有恐懼了。

「組合屋只能住兩、三年,時限一到會有什麼變化誰也不清楚,至少在娜
魯灣這段期間,我們要讓孩子度過一個平安無憂的童年。」





熱鬧一整天的教室,有沒有一刻是安靜的呢?

午餐之後,老師清理好教室,把所有孩子招呼進來,靠牆的窗邊鋪了一排
軟綿綿的被子,午覺時間到啦!不停蠕動的毛毛蟲們,在老師的注目下漸
漸沈寂。

風兒吹著窗簾輕輕搖曳;窗外廣闊的平疇上,只有田邊溝壑堛漱繻y輕輕
在唱歌;郵差伯伯噗噗的機車,慢慢接近又逐漸遠去……風兒忘了吹拂,
小孩也睡著了……

一覺醒來,又是一個活蹦亂跳的午后!



營造一個原住民社區


◎撰文/何貞青


每逢週六、日,埔里原住民大愛村一片人文薈萃。這個住了一百零五戶、
四百八十二人的村子,有慈濟人來鄉親聯誼、跨界文教基金會舉辦一系列
活動、暨南大學學生每週前來課輔……

「這埵釵ㄓㄖ鼓漕ヾI」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正式遷入,管理委員會主委
孔文博沒一刻閒過。白天,他回仁愛鄉山上種菜;晚上,趕回大愛村加班
處理瑣事。他最大的期望是:「讓全村的居民都培養出社區意識!」

這是一個可愛的社區。當大家開會提議每戶每月酌收三百或五百元,以作
為公共用途,還是有很多人主動多交些錢。其他如就業情況漸趨好轉,生
活穩定平和,青少年善良乖順……讓這堿v溢著一股清新朝氣。

「我們希望朝向模範社區發展,與漢族群保持良好互動,讓外界和埔里的
民眾認同我們。」孔文博認為社區成立後,這種族群關係很值得觀察省思


「當然,如果我們這兩年發展出成果,更希望促使相關單位思考讓這堨
續發展的可行性,讓埔里這個藝文小鎮也具有原住民特色。」

他們不希望養成依賴的想法,像孔文博目前在暨大的協助下,正試著架設
網站,透過網路學習其他社區營造經驗,最重要的,「把我們的編織、飲
食、文化推銷出去,吸引外界的訂單。」這樣婦女就可以在家做手工,有
機會可以去各地參加展售,順便把原住民的歌舞帶去,也是一種文化交流


四十歲的孔文博是仁愛鄉精英村的太魯閣族,曾任南投縣議員、國會助理
等職務,早年雖有志於社區營造,卻因從政無暇顧及。一場天災讓他住進
組合屋,擔負起主任委員的職責,反讓他有更多機會跟許多優秀的社區工
作者接觸交流。

「社區營造工作雖然累了點,但比起以往的政治生涯,心境卻更踏實。只
要生活過得去,我會在這方面多下點功夫。」孔文博表示,這兩年是很好
的學習機會,日後他還想把這堛爾g驗帶回山地部落去推行。

緊接著,村子堶n忙的是文建會倡導的「九二一社區再造方案」,多個團
體在此交流的盛況,既豐富了這個地方的生活,也提升了住民的視野。較
其他山區部落,這埵陬菗◇Z的脈動,也多了分轉變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