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鮮花」子民

◎撰文/惟法、謝景貴


參加岱柏柏罕醫院擴建落成、
了解慈濟醫療站及供水系統運作情形,
和衣索匹亞的饑荒現況,
是我們造訪「鮮花」子民的主要原因。



衣索匹亞(Ethiopia)確實相當遙遠。

我們於五月二十六日晚間搭機抵達泰國曼谷,轉搭衣索匹亞航空公司班機
,中途在印度孟買(Bombay)停留後,再飛衣國首都阿迪斯阿貝巴(
Addis  Ababa ) ──意指「鮮花」的城市;到達時已是次日當地時間上午
十一點,行程共計十八個小時。

此次任務除了參加岱柏柏罕醫院( Debre  Birhan )擴建落成捐贈儀式,與
了解慈濟一九九三年對北秀省( Shewa)三年醫療衛生援助計畫、安全供
水系統目前的運作情形外,另一項任務就是了解衣國因乾旱引起的饑荒現
況,以作為未來援助評估之參考。


〈糧食問題〉


一九八四年至一九八五年,衣國發生了舉世關注的大饑荒之後,國際社會
協助衣國建立了一套預防災害重演系統,由歐美國家共同捐贈三十七萬五
千噸的糧食儲存在衣國;每逢發生糧食短缺情形,糧倉會先借給衣國政府
足夠應付災情的糧食,等衣國下一次糧食收成再還給糧倉。

目前,衣國的中央存糧主要儲存在八個不同的糧倉。五月二十八日,我們
拜訪了距離首都東南約一百公里的那札瑞斯( Nazareth ),這堛滬傱x設
備可以儲存十萬噸的糧食。

管理人員告訴我們目前糧倉存量未滿,但已經開始發揮它的功能,尤其最
近這一個月,進來的糧食都儘快地分配到需要的地方。

受到這兩年來乾旱的影響,衣國的糧食生產量銳減;由於國際社會已及時
反應,估計所缺的糧食在各方支援下,應不成問題。然而,歐美各國希望
藉由援助的機會,迫使衣索匹亞和厄立特里亞( Eritrea)停止爭戰,以致
未來的援助糧將暫緩運交給衣國。

天災加上人禍,最後受苦受難的還是無辜的老百姓,面對這樣高度政治性
的爭議,我們也只能徒呼奈何。


〈醫院落成〉


五月二十九日,法國世界醫師聯盟(MDM)安排我們搭乘兩輛吉普車及
一輛四輪傳動貨車載運著行李,沿著柏油路一直往北趲行。

道路兩旁盡是一望無垠、熱帶性的草原,由於缺乏供水設備,加上久旱缺
雨,小石頭處處可見,草地一片枯黃,牛、羊毫無選擇,勉強吞食,皮可
見骨。

沿途不時可見以石頭為建材的圓錐型建築,通常是三至四幢建築再圈以石
籬為一個單位,分散在山中的小丘上。遠遠望去彷如林立的蘑菇叢,這樣
的景象愈往北走愈明顯。

經過三個多小時後,終於抵達岱柏柏罕鎮。這婸P首都阿迪斯阿貝巴滿街
皆是計程車的市容迥然不同,主要交通工具是兩輪的載客馬車,或用來載
水、載物的驢;沒有馬、驢的家庭,婦女只好自己背負著盛水用的陶甕、
或上山砍來的木材,形成這幅小鎮的特色。

岱柏柏罕鎮隸屬於北秀省,位於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北方一百三十公里處,
全鎮五萬多居民加上北秀省約一百八十萬人口,就只靠這所擁有近一百張
病床、也是該區唯一能動手術的岱柏柏罕醫院。

岱柏柏罕醫院是一棟有六十五年歷史的舊建物,手術室、X光室、檢驗、
門診區全都雜處一起,不僅空間擁擠、動線凌亂,更糟的是衛生環境惡劣
,院內感染情形十分嚴重,連該院負責人最近都因幫病患動手術不慎被感
染。

一九九八年十月十五日慈濟與MDM簽約,計畫兩年內資助岱柏柏罕醫院
進行擴建,以提升當地醫療品質及服務。內容包括:新建手術室、分娩室
和血庫室,擴建門診區,修整所有病房及增建一間X光機房,並興建十間
廁所、維修病房區的供水管線。同時,提供檢驗技術人員、醫療及行政人
員和外科護士在職訓練與進修,以及補充基本醫療用具等。

五月三十日上午九點,我們參加了岱柏柏罕醫院擴建工程啟用儀式,由慈
濟基金會代表和北秀省副省長迪卡(Atdkilt Teka)先生共同剪綵,一起揭
開了以中文、英文和衣文書寫的紀念碑。

儀式中,醫院負責人若德( Daniel Zewde )醫師、衣國政府災難防治委員
會官員格別構(Kassaw Gebeyaw)先生、當地民眾代表以及MDM援助衣
國計畫執行負責人喬塞•費南德斯 ( Jose  Fernandes )都分別致詞;感謝
慈濟自一九九三年以來對當地的援助,尤其岱柏柏罕醫院的擴建完成更深
具意義。


〈訪醫療站〉


一九九三年,慈濟針對北秀省曼斯基斯區進行三年醫療衛生援助方案──
興建或整修兩個衛生中心、十四間醫療站及十五個集水站;此外,當地醫
護人員的訓練以及病歷、藥局的建檔與管理,也是當時方案的主要重點。

五月三十一日清早,揮別了岱柏柏罕醫院,車行約一個鐘頭,顛顛簸簸抵
達了眉熱若醫療站(Mezezo Health Station)。

七、八位村民用擔架抬著一位婦人來到醫療站,詢問之下才知道,這位婦
人已經在自己的家堬ㄓU一位新生兒,母親是來醫療站取下胎盤的。看到
醫療站時時發揮救人的功能,大家都感到相當喜悅。

這間醫療站是在一九九五年完成,主要建物包括門診室、產房、廁所和員
工宿舍,服務約一萬五千位村民。然而根據衣國整體的基礎醫療網規畫,
每五千人的地區就應設置一所這樣的醫療站;由此可見此地醫療匱乏的情
形。

這堛漕悀籊t統有兩個來源:一是使用自來水,將水用馬達抽上水塔後儲
存使用,但這個系統經常沒有水;一是自山上引來山泉,另外造一個儲水
池,不只供應醫療站用水,也免費提供村民取水(村堿F府的供水站是要
收費的)。

離開了眉熱若,我們繼續前往巴須醫療站 (Bash Health Station)。由於當
地沒有電力供應,醫療站堛犒q燈是靠太陽能,保存藥品的冰箱則使用柴
油、電力兩用的設計。

這些醫療站平均每天約有十到十五位病人,醫護人員(醫療站沒有醫師)
的月薪大約是三百七十元(約合台幣一千五百元左右)。

據醫護人員表示,醫療站藥品嚴重不足,藥品主要有兩個來源:一是政府
提供預算購買,一是國際捐贈(IDA, International Dispensary Association
)。我們在架子上看到的幾乎都是國際捐贈的藥品,由於村民來拿IDA
的藥品需要付錢,即使是一瓶兒童用的感冒藥也要索價六元(約合台幣二
十四元),許多貧窮的村民根本無法負擔。

再往北行,抵達了瑪哈瑪達(Mehal Meda)。用過午餐後,繼續探訪另外
兩個醫療站,順便了解乾旱對這個窮困之鄉造成的影響。

熱眉羅醫療站 (Zemero Health Station)是在一九九三年完成,也是整個方
案中最早完成的醫療站。由於當時只是整修而非重建,且歷經七年時間,
所以建物本身已疲態畢露,然而內外環境倒是打理的相當整潔。

醫療站外仍見村民排隊取水。村民告訴我們,村堣w經取不到水,只剩醫
療站的水龍頭還有水。

趕著夕陽的餘暉,我們最後來到了采辛納醫療站(Tsehay Sina Health
Station );一樣的設計理念,一樣的缺藥,十公尺深的水井堿搊o到波光
倒影,和今天各個醫療站的情形一樣,仍能維持供水。


〈雨季不來〉


六月一日早上八點,我們走訪瑪哈瑪達衛生中心(Mehal Meda Health
Center)。該中心係二十八年前興建,一九九四年慈濟與MDM合作整修,
並捐贈越野救護車,成為方圓十六萬人口依賴的衛生中心。

一九九八年十月世界展望會( World  Vision )出資,擬將此中心擴建為區
域醫院,只是執行至今,許多周邊配套措施未能完成,其中最主要原因是
醫技人員嚴重缺乏,沒有麻醉師等配合,所有需要手術的病患都必須送往
岱柏柏罕醫院。

蓓蕾娜 (Belaynesh Atlaw)小小的身軀踡縮在病床上,看不出已經有五歲
半,小女孩罹患的是先天性心臟病,由於沒有旅費送到岱柏柏罕醫院,只
能留在這媃[察,打打點滴充數。

另外一位小產的婦女,因為失血過多被送來住院,除了同樣付不起旅費前
往岱柏柏罕醫院外,醫師很無奈地告訴我們,就算她有錢去,也沒辦法輸
血;因為當地血庫只能以血換血,除非有家屬隨行捐多少袋血給血庫就能
換多少袋血出來,否則縱使有錢也買不到血。

午後,我們開始往距離約三百公里外的首都阿迪斯阿貝巴趕路,除中途造
訪莫拉利衛生中心(Molale Health Center)外,就沒有再停留。

這一趟醫療站造訪之旅,值得安慰的是,它們依然扮演著治病救人的功能


回到首都,我們拜訪了衣國災害防治準備委員會(DPPC, Disaster
Prevention and Preparedness Commission ), 聽取乾旱災情簡報,也詢問了
許多問題。接著又陸續走訪了當地的非政府組織 ( NGO )──基督教救
援發展協會(CRDA, Christian Relief and Development Association),以及
總部位於美國的關懷(Care),大致了解衣國的災情及現況。

衣國有近百分之九十的人口以農維生,每年靠的是兩次的雨季──小雨季
是一到四月,主要雨季是六月中旬到九月中旬,來決定今年作物豐收與否


過去兩年來平均降雨量不足,長期乾旱的結果造成農產不足,是這次饑荒
危機的主要原因。原本寄望今年初的小雨季能帶來甘霖,卻由於全球氣候
大反常,又讓農民們失望了。據科學家預測,反聖嬰現象要到今年夏秋之
間才會結束。

最後,我們回到了MDM辦公室,喬塞也提供了一些他們所作的調查報告
。我們皆一併帶回,提供本會作未來援助的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