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記事》

重建區的驪歌

【九二一地震後】

◎撰文/何貞青


這一屆的孩子,
見證了校園的崩毀,也看到希望在重建;
失去優裕的外在環境,心靈卻建構出更寬廣的版圖。
如今,那些悲傷、恐懼交織的日子漸遠離,
淬煉後的童顏少了懵懂,增添了溫厚,
只因他們從無數關愛中大步走來,
並在感悟珍惜中繼續前進。



▲重建區的驪歌.之一


《告別童稚年代》

兩班變一班



◎撰文/何貞青


「這一年過得好快樂!因為來到和平國小上課,認識了許多新朋友,還擁
有兩位最棒的老師,讓我都不想畢業了!」集集國小六年甲班一位同學說


九二一地震後,集集國小教室倒塌,學生全部寄讀到鄰近的和平國小校區
上課,兩校同是六個年級六個班,合併上課後,彼此多出一半同學,也多
了一位老師,原來的小世界突然豐富多彩起來。尤其對成熟如小大人的六
年級而言,這告別童稚時代的最後一年,更是特殊難忘。


從十五變成三十九


驟變的學習環境,突然多出來的老師和同學、一時間還真讓人適應不來。

「應該要感謝地震,讓我們班從十五個小朋友變成三十九個,日子熱鬧多
了!」和平國小張宏仁老師開玩笑說。

「雖是借用和平國小的教室,但其實集集的孩子比較強勢,反而是和平的
孩子包容性較大。」集集國小王麗玲老師說。的確,二十四比十五,光是
舉手表決就壓倒人家了。

事實上隔閡不可能沒有,但是「我們一直告訴孩子,在這個班上沒有集集
國小,也沒有和平國小,我們只有一個六年甲班,大家要相互扶持,共同
度過國小最後一年。」

學生人數暴增,在個別照顧上無法如過去一般面面俱到,但整個同儕互動
和人際關係的學習卻大有收穫。

張宏仁老師說,以前和平只有十五個小朋友,連打個躲避球都很沒意思,
現在三十幾個湊在一起,體育課就熱鬧起勁了!還有原本考試都只有十五
人比拚,「常常一不小心就考第一名!」現在多人競爭,名次變動大,反
而促進良性競爭;大家會跟好學生看齊,程度好的會教落後的,孕育出一
種相互提攜的學習環境。

當然,這一切都靠兩位老師充分的溝通配合。

由於和平國小的課程進度較快,張宏仁老師特別利用休息時間為集集的孩
子補課,不論課堂上或私底下,每位學生他都一視同仁,不會偏袒自己學
校的孩子。

看到張宏仁輕易帶領孩子唱歌跳舞,王麗玲也趕忙利用寒假進修,把丟掉
多年的團康經驗找回跟全班分享。其實,併班後老師們也會相互激勵呢!

「九二一真是一場浩劫,但能遇到像張老師這樣心胸開闊又無私的人,集
集的孩子真的很有福氣。」王麗玲老師說,「正因為他不分彼此,所以我
也告訴自己:決不可以偏心。」

兩位老師同改一本聯絡簿,對每一位學生作家訪,所有學生狀況都瞭若指
掌,為了不讓孩子起分別心,有時還輪流扮黑白臉,「總要有一個領導中
心鞏固起來,才不會出現雙頭馬車,讓孩子無所適從。」這種信任、配合
的互動模式,自然也影響到學生。


生命中的第一場別離


一般而言,學童經過變動之後,心境難免不安多變;六年甲班是校內年紀
最大的孩子,想像中該是敏感複雜的。但這一班學生卻彷彿向陽的花樹,
呈現一股自信大方的氣度。

集集的楊伊婷以前在班上總是拿第一名,併班之後第一名被搶走了。雖然
很難過,可是她沒有灰心,也沒有嫉妒別人,而是更努力把第一名拿回來
。對於曾經打敗過她的同學,伊婷說:「他也很有風度哦!我們是君子之
爭,友誼不會因為這樣破壞掉。」

「我們班一下子人口暴增,雖然混亂,但亂中有序,很有趣!」和平國小
的湯龍輝是學校的大隊長,升旗時全校都要聽他喊口令。原本就很優秀的
他,有了更多交流學習的同伴,也激發出不少潛能,「集集的同學來了之
後,我在球類競賽方面就多了陳明揚這個玩伴;學藝方面呢,有楊伊婷切
磋功課。最高興的是有兩位優秀的老師陪我們。」

這特殊的一年,也終將在六月畫下句點。六年甲班的孩子有些要直接上集
集國中,有些打算到外地去念,面對生命中第一場小小的別離,他們還不
太懂得哀傷,反倒是老師們依依不捨。

「這一班在我們兩個老師的生命中,永遠佔著一個重要的位置。」王麗玲
說,因為,他們一起走過九二一,一起迎接千禧年,共同參加熱鬧的運動
會,還打破兩校歷來傳統,遠至外地畢業旅行……第一次帶畢業班,情感
下得深,又是災後併班的特殊情況,想忘也忘不了,這分記憶是永永遠遠
的。

「希望他們以後走得更順利,平平安安度過青澀的年少時代。」張宏仁老
師深深祝福。

「當他們遇到挫折失敗時,回想國小生涯曾經有過那麼多朋友作伴,還有
兩位真心愛過他們的老師,因此能產生信心向前,那就夠了。」王麗玲老
師也期望地說。





悶熱的六月天,午後的微風輕拂,吹下幾朵枝頭燦放的鳳凰花瓣,張宏仁
和王麗玲帶著孩子們在禮堂練唱畢業歌,不時的嬉鬧聲,顯示離別的情緒
還遠在天邊,對未來的憧憬與好奇反倒在心底躍躍蠢動。

或許,要很久很久以後,他們才會回想起曾有一個熱鬧的午後,他們與同
伴一起大聲唱歌,聽兩位老師輪流教唱歌舞……那是生命中最初、也最值
得懷念的時光。


不分彼此



◎撰文/何貞青


阮義忠所拍攝的慈濟希望工程海報,兩位可愛的小女孩吸引無數目光,她
們正是集集與和平國小三年級的學生。

那天前往集集採訪兩校畢業班時,順道帶去幾張海報給學校留念。「我原
本還想跑到台北仁愛路口的看板前去拍照,這下子不用去啦!」集集國小
簡泗淵校長接過海報眉開眼笑,迫不及待跟和平國小陳豐信校長及小朋友
們分享。

災後為了不浪費資源、不耽誤重建進度,集集國小決定不蓋簡易教室,轉
而借用和平國小教室併班上課。兩校相距不遠,學生家長都認識,接送也
方便。

值得一提的是,溫文的簡校長和樸實的陳校長,兩人還是初中同學,畢業
四十多年,因為地震相互協助,彷彿又變成同窗,「朋友們來這堿搘L時
,也都順便來看我啦!」簡泗淵校長笑說,這個合併後的學校,從校長到
學生都是好同學。

兩校學生水乳交融到什麼程度呢?

五月下旬集集鎮五所小學舉辦聯合運動會,由於各校行政需分立,集集還
是得跟和平競賽。但學生們平時混在一起上課,早就分不出誰是集集、誰
是和平?大隊接力賽跑時,接棒竟然一團混亂,大家都傳錯了學校!

看到孩子們慌張迷惑得不知該傳給誰,一旁的家長、老師早哭笑不得!當
然,兩校包辦了倒數一、二名,卻證明孩子真的是不分彼此。

「有了這一段共同上課的經歷,將來這些孩子很快就會適應國中的生活,
對他們而言也有好處。」陳豐信校長說。

注重教育、胸襟寬廣的兩位校長,為孩子開創一個資源共享、多元學習的
環境,將來,這些孩子也會比別人更懂得惜福與分享。



六年都同班


◎撰文/婁雅君


又是驪歌輕唱的六月季節,南投縣國姓鄉福龜國小沒有象徵畢業的鳳凰花
樹,卻有一棵靜靜守候在校園一角、狀似烏龜的老榕樹。它,看著孩子長
大,也看著孩子離開。

六年甲班,全校唯一的畢業班,校園堛漱@草一木都有他們點點滴滴的回
憶。在涼亭,有三五好友的交談笑聲;鞦韆下,有歡樂的嬉鬧;籃球場上
,有師生分隊競技的畫面。

地震後,校園環境有了改變,教室也換成校門外右側的小木屋。毀壞的校
舍與田園小學成了孩子們在福龜國小最後一年的記憶。

「地震後來學校看,教室的『鐵絲』都跑出來了。」欣宜說。

「那個叫『鋼筋』,鐵絲怎麼蓋房子?欣宜的想像力真豐富!」同學在一
旁笑道。

想到相處了六年的教室在一夕間毀壞,欣宜還是有一些難過與不捨。

不過,這樣的情緒並未在孩子的心中停留太久,去年十一月完成的田園小
學立刻吸引了孩子們的注意力。「我最喜歡田園小學的小木屋,很漂亮,
而且(校園)沒有圍牆喔!」

田園小學前是一大片果菜園,這樣的空間,滿足了孩子活潑好動的天性。
下了課,可以去澆澆水或享受田野之樂,利用社會課焢蕃薯則是孩子們的
最愛。

「畢業後我會想念主任、老師……全部的東西,還有升旗唱國歌時飄來的
山豬味道。」

外在環境的改變並未影響同班六年的情誼,甚至有的人從福龜國小幼稚園
就開始同班,難怪孩子會毫不猶豫地說:「我們全班都是好朋友。」

「有一次同學放屁,真臭耶!全班同學都衝出教室外,連老師也跑出來。
」提及這個共同的回憶,大家都笑成了一團,還偷偷地望著那位施放毒氣
的同學。

「小胖幼稚園的時候,就是這樣胖胖、呆呆的,他脾氣很好,被老師罵還
是笑嘻嘻的。」

不論是六年或是更久的同窗之誼,即將畢業的這一刻,孩子們紛紛道出了
對同學的祝福。俊毅看著從幼稚園就同班的好朋友家維說:「以前和現在
的家維都很可愛,希望你可以再長高點。」家維則希望俊毅的功課愈來愈
好。

對老師,孩子們也是依依不捨。「因為教室太熱,許主任都會帶我們去大
榕樹下上課,而且我最喜歡聽許主任講喜怒哀樂的故事給我們聽。」

「主任,希望我們畢業後您還是一樣的美麗!」這是孩子們簡單而真摯的
祝福。



▲重建區的驪歌.之二


《畢業心情》

畢業典禮那天……


◎撰文/石昌生(南投縣集集國中)


說到我最難忘的一年,便是一九九九年!因為我們的畢業旅行正好和九二
一集集大地震同一天。

「各位同學,以上注意事項到此結束,解散。」解散後,三年級每一位同
學的臉上無不掛上一抹笑意、一絲興奮回到教室。九月二十一日連續三天
是我們的畢業旅行,明天就要出發了,誰能不高興呢?

然而,誰料想得到,我們最高興、最期待的一天,竟也是集集鎮人民大浩
劫的一天。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點四十七分一陣天搖地動,令大家的心情
由聖母峰頂掉落到美國大峽谷谷底了……

當父親大叫地震時,我們才由床上匆忙地跑出來,全部跑到屋子後的空曠
田地避難,由於餘震接二連三撲襲而來,原本很快可以到達的距離,感覺
竟變得好遙遠。

天亮後,我到學校、住家四處一看,許多房子不是倒了,便是塌了,看了
令人不寒而慄、毛骨悚然。由於我們家是新蓋的,又是父親親自監工,所
以很幸運地逃過了一劫。

我們學校教室損毀嚴重,暫時先借用和平國小的禮堂,直到簡易教室蓋好
,才搬回去上課。後來,得知慈濟要援建我們學校時,大家心情都很高興
,雖然我們三年級的同學使用不到,但是可以造福以後的學弟學妹們。


悲傷的回憶


◎撰文/李宜軒(台中縣東勢國小)


記得以前,我總是很羨慕六年級的大哥哥、大姊姊即將畢業,但現在換我
要畢業了,心中覺得萬般地不捨。

六年級藏著我許多悲傷的回憶。無情的大地震不但摧毀了校園,也帶走了
本校十四位小朋友的生命。其中,本班的鍾英吉同學就因為這次地震,喪
失了寶貴的生命。陳璟文同學也因父母雙亡、弟弟罹難,跟著姊姊到基隆
投靠叔叔。

地震後復課第一天是十月四日,那天我到學校,看到許多好友、同學,心
中很高興,但──卻少了鍾英吉、陳璟文及幾位寄讀的同學。當我聽到鍾
英吉罹難的噩耗時,我簡直不能相信!我感到很悲傷,想哭,卻又欲哭無
淚。或許我太天真了,以為自己沒事,別人也一樣。但──事實是殘酷的
,他畢竟是去世了,留下無限的悲哀。

也因這次地震,我們剛開始和別班併班上課,擠得像沙丁魚一樣,後來搬
到簡易教室,最後又搬回上段班的教室。

在這六年中,對我恩惠最大的是老師──不論是那位老師。他們的諄諄教
誨會永遠印在我的心版上。


最克難也最特別


◎撰文/廖卉婷(南投縣中寮鄉至誠國小)


我快要畢業了。

回想過去這一年所發生的事情,真的無法相信,因為這一年非常的特殊,
老天爺安排我們遇上九二一大地震,這場史無前例的浩劫,使我們感到害
怕、驚嚇;可是,也讓我們知道了世界上其實有許許多多的善心人士,以
一顆慈悲的愛心,不辭辛勞來關心我們、安慰我們和幫助我們,真不知要
如何感謝他們。

地震過後兩、三週,老師進到半倒塌的教室,搶救一些還有用的教具、運
動器材和課桌椅。第四週後,老師通知我們要開始上課了。

剛復課時,只是在車棚下上課,後來學生家長提供一塊地給學校蓋簡易教
室,也就是所謂的鐵皮屋,作為暫時上課的場所。午餐時,因為沒有場地
,所以就在跑道上搭一個雨棚,當我們的「餐廳」。

有一天,校長在朝會上宣布,台南市協進國小邀我們全校師生到他們學校
去遊學。經過兩個禮拜的他鄉遊學,承蒙協進國小全體師生、家長會及慈
濟媽媽,還有好多好多善心人士的幫忙與心靈重建,大家才漸漸地把可怕
的地震給淡忘。

後來,慈濟援建了我們學校,不但給我們蓋美麗的校園,慈濟媽媽、慈濟
爸爸,每隔一、兩個禮拜就來學校帶活動,教我們手語歌、做玩具氣球…
…帶給我們無限的歡樂與喜悅,這是地震前所沒有的。

每次慈濟媽媽來看我們,都會像對待自己的親生子女一樣,摸摸我們的頭
、抱抱我們,給我們無限的安慰和勇氣。這些點點滴滴都將永遠烙印在我
們每一位師生的心底,一輩子也忘不了。我們也都立下志願將來要做一個
「慈濟人」。

不過最可惜的,還是我們的畢業典禮,因為我們的畢業典禮沒有場地可以
舉辦,試想一生中第一次的畢業典禮竟是這麼克難──沒有華麗的布景與
配樂,沒有遮風蔽雨的屋頂……

雖然少了布景及配樂,我們卻得到更多人的關懷與祝福,這將是往後帶動
我們奮發向上、樂於助人、愛人的原動力。

你能說我們的畢業典禮不特別嗎?


逝去這一年


◎撰文/吳宛儒(台中縣東勢國小)


好快,我就要向這充滿我六年回憶的母校說聲再見了!

那一夜,校園步入恐怖的深淵,幾位同學也離我們而去,美好的記憶變得
支離破碎;但很意外的,一個不熟悉的班級,讓我的校園生活變得多采多
姿。

坐在僅存的教室堙A聽著老師諄諄的訓勉和講課,心堨u是在等待,等待
下課鐘聲的響起,那與平常沒什麼兩樣,只是,小學的時光已漸漸遠離,
國中的生涯則逐漸來臨。

在校園的每一角,我們曾在碧綠如茵的草地上一起捉蜻蜓,一起看雲,一
起在涼亭婼秅捋*滿B繪畫,一起編織美麗的夢。就要別離了,不知這些
美麗的夢,何時才會再重現?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天邊的星星一樣在閃耀,那鳳凰樹已綻放出鮮
豔的花朵,那難忘的驪歌將為我們演奏出最感傷的樂曲,迴盪在我心中,
久久不散。

再見了母校,再見了老師、同學。這美好的回憶將收藏在我最可貴的寶貝
盒堙A永遠不會變黃、變淡,永遠不朽。


失去,更懂珍惜


◎撰文/蔡宜伶(嘉義縣民和國中)


這一年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一年啊!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這天,相信很多人這輩子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
,很多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和親人從此天人永隔,即使當天是多麼高興地在
一起,過了那一刻,就只能永遠成了回憶。

我們永遠無法得知天災人禍什麼時候要發生,所以珍惜與人相處的分分秒
秒,不為小事與人爭執是很重要的,不要總是等到失去後才懂得珍惜,到
時不管怎麼彌補也沒用了。經過這次地震,我更加體會了這個道理。

九二一地震後又來了一個一○二二地震,這個地震震垮了我的教室。一切
發生是那麼地突然,我都還沒找到時間細細回想這兩年是如何度過的,它
就在幾天的時間內夷為平地了。

幸好有慈濟援建我們學校,讓我們暫時可以在鐵皮屋堣W課;不過在鐵皮
屋堣W課也挺辛苦的,大太陽一照,整個教室熱烘烘的,像烤爐一樣。但
是我們應該要懂得惜福,因為至少還有可以念書的場所,不用在外忍受風
吹雨打。

為了怕我們因地震而心理受創,慈濟人幾乎每個星期都來學校,教我們手
語、玩遊戲,讓我們心生感動。我想這次地震如果沒有慈濟,我們一定無
法那麼快就有鐵皮屋可上課,也沒人時常來陪我們。以後我也要像慈濟人
一樣多做善事,來報答大家對我們的恩情。

時間一天天過去,畢業典禮也慢慢接近了,心卻愈來愈難過,第一次體會
到,原來分離是那麼令人感傷。



▲重建區的驪歌.之三


《祝福與期待》

更有韌性,迎挑戰


◎撰文/劉瑞珍(集集國中輔導主任)


回憶中,曾經滿載歡笑與豐收的集集鐵路,是聞名全台的觀光景點。許多
人不遠千里慕名而來,只為在穿梭田野小橋、綠林山洞中尋幽訪勝,感受
不同的復古風味。

九二一地震後,頹圮的火車站,斷垣殘壁的市空街景,很難令人想像這兒
曾是街市繁榮、商賈聚集的小鎮。震災距今已逾八個月,災後重建工作也
一一展開,大愛聚集的集集小鎮,對來自四面八方的善心人士,實在心存
太多感激、太多感恩。

六月一日是學校重建動工的日子,我們看到了孩子興奮的臉龐,即使三年
級的孩子在校舍落成前已畢業,但他們樂不可支地表示能見到學校在此時
舉行動工典禮,亦滿懷欣喜。

在困境中,孩子們早學會了知福與感恩,更珍惜三年來難得相聚的這分因
緣。因此,不管同窗情誼、或是師生情緣,似乎在展翅遨翔之際,心中仍
有一分牽掛與不捨,情感也愈加濃馥。

「後不後悔選擇留在集集國中?」即使空曠的校地上留有許多甜蜜的回憶
,但殘破的校園仍逼使一些孩子遷往他校就讀,「不會啊!只要肯用心讀
書,在哪兒就學都一樣!」

多智慧的一句話。是啊!只要肯用心,就不用操心、煩心。這不正是證嚴
上人的開示嗎?事事用心體會,自然心地風光、四時皆榮,香風徐徐;反
之,如果我們無法認同這片心地風光,即使妙音樂動,亦如坐針氈般不自
在。

當許多父母為了孩子的教育而移民國外,寧可當空中飛人兩地奔波時,我
們看到了其中衍生的問題更令人棘手。同樣地,孩子們選擇留下繼續奮鬥
,在暑氣蒸騰的教室堙A揮汗如雨地上課,或是在滂沱大雨中,靜靜地數
著落在鐵皮屋上韻律般的雨聲。這群孩子真教人打從內心疼惜啊!

畢業了,是值得慶賀的日子。也許今夜後在人生的舞台上,他們更有韌性
去迎接挑戰與困難;也許在記憶中這段克難的上課情景永難磨滅。但不管
如何,我們更希望孩子們學會「慈悲喜捨」、「知足、感恩、善解、包容
」,用這分精神繼續在社會上奉獻心力,成為祥和社會的一粒種子,散播
愛與真情。

當然,我們更希望今後這群蓄勢待發、揚帆啟程的孩子,仍能以亮麗的成
績找到自信,肯定自己。上天在震災中剝奪了孩子學習的環境,相信在另
一方面更能成就孩子們的磨鍊。這分苦難的因緣,讓更多人體認慈濟人的
那分無所求地付出,也為孩子許下一個希望的未來。

畢業在即,面對地震所撕裂的大地、摧毀的校園,三年級的孩子感受特別
深刻;有時走過泥濘的校園到簡易教室上課,或者是在揮汗如雨、燠熱沈
悶的教室堣W課,內心的悲戚與無奈,像日月嬗遞般交雜,五味雜陳。

雖然校舍全倒,重建在即,可是孩子們不向命運低頭的韌性與堅強,卻以
另一種方式展現出來。

四月份以來的推薦甄試等升學考試,孩子不因地震帶來的衝擊而受影響,
捷報傳來,有勇志、志航等分別獲得榜首的喜悅,也有欣欣每考必中的歡
欣,甚至在五月中旬的南投體育季活動中,集集國中更勇奪全縣三十一所
國中團體競賽總成績第二名的榮耀。

孩子們在教室倒塌夷平的空曠校地上,利用僅存的場地,繼續認真的學習
;老師們也在校長的領導下認真教學、指導學生,只因我們體認:大愛聚
集的集集國中沒有悲觀的權利,九二一震災震毀了家園,卻震不毀我們的
意志力。

希望大家心手相連,讓全世界的人再一次看到集集重新站起來,藉此校園
重建契機,呈現一個溫馨、全人教育的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