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記事》

竹山下午那齣戲

◎撰文/葉文鶯


打板鼓、奏揚琴……
戲角登場,
戲就要開演了!



打上粉底、腮紅,才在細嫩的眼皮塗上既黑又濃的墨色,怎料組合教室外
面的天空,竟也一片墨污!

烏雲朵朵,飄移變化……「要是下雨,怎麼演出?」「要嘛,下點小雨是
涼快些!」站在充當後台的教室門口和老天爺打起商量,雨點卻禁不住「
刷刷」落地了。

六月二十四日這天,竹山國小組合教室區水泥空地上搭起塑膠布棚,清一
色的矮板凳宛如低頭叩首的臣民,把正前方不怎麼高的戲台子給襯出地位
。方才抵達、吃過午飯的台北縣永和秀朗國小絲竹樂團學生,忙把樂器、
譜架搬上戲台準備試音,揚琴、板胡、柳月琴、琵琶、三絃、曲笛、梆笛
、蕭、板鼓、鈴鼓、中阮、小阮、木魚、笙、鈸……行頭真不少!

秀朗國小六年二十七班組成的歌仔戲及絲竹樂團,五月七日在中和錦和公
園「希望工程」義賣園遊會露臉後,又慨然接受慈濟委員的邀請,於北區
教師聯誼會在竹山國小舉辦的「震動大愛重建『笑』園──師親生成長班
」圓緣日這天,以絲竹樂曲及歌仔戲與竹山鎮小朋友及家長結緣。

彷彿再來一次畢業旅行,在秀朗國小校長詹正信及社團指導老師林容津、
陳孟卿的帶領下,包括師生及愛心媽媽一行四、五十人,浩浩蕩蕩蒞臨南
投縣。



富家女與窮書生


依稀記得陳明章唱過一首歌,內容大概描寫像這樣的一個午后,應該是在
廟前上演的一齣戲,「陳三五娘」是當天的戲碼,後來不知道戲唱完沒有
,總之天公不作美,恐怕等不到曲終,戲台下人群與板凳俱散,一片冷清
的吧!

還好,竹山的雨勢溫和多了。今年在台灣絲竹樂比賽中獲得優等獎的秀朗
國小絲竹樂團二十五位小朋友,乘著歌仔戲團還在著菕B換戲服的當兒,
先以「百家春」、「龍船調」、「阿拉木罕」、「喜洋洋」四首曲子熱場


「賣什細(雜貨)喔!賣什細喔!」挑著擔頭大聲吆喝的,是穿著粗衣的
丑角──書生的下人;身材高佻、面貌清秀的書生李連生,帶著幾分賞玩
風景的暢快心情一同出場,雖是家道中落淪作什細郎,依舊風流不減。

為了閃躲人群避入深巷,不意來到相爺宅第門前。「賣什細喔!」的叫賣
聲落在小姐、丫環耳堙A能不買點胭脂、繡線嗎?刁鑽的丫環言語奚落賣
什細的老實奴僕,故意弄壞絲線不打緊,還砸了人家的擔子,這才引出一
場富家千金與窮書生一見鐘情的愛情故事……

唱腔、身段不愧是薪傳獎得主廖瓊枝老師調教出來的,不但現場掌聲連連
,就在喝醉酒的老相爺懷疑女兒樓台獨飲,遂執起寶劍拉出躲在門簾後方
的李連生,相爺、小姐、書生三人在戲台左右兩側衝過來、擋回去,殺過
去、跳起來的當兒,台下的攝影機和照相機不知何時也罩上雨衣、撐起花
傘,窮追不捨!

雨,停停落落,一個半小時的演出不知不覺進入尾聲。李連生與白小姐雙
雙被軟禁,無助之時卻傳來喜訊──李連生中了新科狀元!封建時代的愛
情戲才因門第相當,男女主角終於換上大紅禮服結為連理。



演戲和看戲的人


「剛才看戲的時候,我就想到了楊麗花,真是精彩!感謝慈濟把秀朗國小
這麼優異的演出帶到竹山國小來。」竹山國小校長陳清水可是一直坐在詹
正信校長身旁,從頭看到尾呢!

詹校長更高興師生一趟遠來,與竹山鄉親結下了歡喜緣。他說,九二一地
震後,有幾位中部的學生北上該校寄讀;校方為協助南投的學校重建,亦
在校內發動師生捐款;如今又得以鄉土藝術表達對重建區的關懷,他們都
感到很開心。

「我們住在都巿,生活一直過得很好,難得有機會到這堥茯搕@看,希望
這堛漱H能夠感受到被關懷。」打板鼓的楊子儀仰著清秀的臉龐說。

彈奏揚琴的曾馨儀則說,一開始,家長們聽說南投土石流嚴重有點擔心,
「後來學校詢問過表示沒問題,爸媽都很高興送我們出門,我們當然興奮
囉!嗯,這堛漱H如果沒什麼消遣,可以來看看戲嘛!」

歌仔戲團指導老師林容津、陳孟卿都是「竹山的女兒」,算是半個客人、
半個地主,自然是此行的嚮導。話說林老師在組合教室巧遇任教於竹山國
小的老同學,少不得親切擁抱一番;而陳老師的父親甫自教育界退休,這
天下午也來坐矮板凳捧場,兩位老師平日的辛勞,怎不被這些歡喜一沖而
散呢?

戲,終歸是戲。領受竹山鎮小朋友代表致贈的禮物和卡片,秀朗國小的學
生謝幕下台,便融入竹山國小師親生成長班活動,玩起說靜思語、吃廟會
的遊戲,恢復孩子般的單純。

咦?誰說「戲子無情」?